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3 邪情刁难

      几名身着袴褶戎袍的军士昂首阔步的走入官署中,直入堂前叉手问道:“敢问高平男李著作可在堂中?”

  李泰尚自警惕,没有第一时间起身回答,裴汉却已经站起身来,指着李泰笑语道:“这一位便是李著作,你等何事来问?”

  那名发问的军士闻言后便向李泰先作一礼,垂首说道:“我家主公武安公李开府,听闻李著作入事台府,又逢此月在直,特来告贺,恐扰曹属公务,使仆先告。”

  听到这话,堂内众人纷纷起身,裴汉似乎还担心李泰不知对方身份,凑近过来小声道:“武安公李显庆,乃阳平公李万岁之弟,兄弟俱为大行台心腹爱将……”

  李远、李穆兄弟,李泰当然知道,他在虎牢的时候便见过李远,甚至还曾一度把李远当作一个后备大腿,只是还没有找到抱大腿的机会,需求便已经不再那么迫切。

  李远的弟弟李穆突然主动找上门来,不免让他心生好奇,对方究竟打的什么主意?瞧裴汉这样子,他们彼此间似乎还不失联系呢。

  “李开府竟然亲临问候,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快请、快请!”

  李泰压下心中的疑惑,连忙起身共众同僚一起出迎。

  李穆三十多岁的年纪,猿臂熊腰、瞧着很是勇壮,在诸随从的拱卫下,更显威风倜傥。

  当见到墨曹众人行出时,他便入前一步抱拳笑道:“今日恰好在直西兵城,冒昧来访,打扰在事诸位了。”

  “武安公太客气了,闲曹事少,我等同僚正在堂共贺李郎入典记室。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裴汉先作拱手发声,那满脸热情的模样,更让李泰确认他们之间应是交情不浅。

  “喔?那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李穆听到这话也是眉梢一挑,转而望向李泰,不待他开口说话,便先抬手握住了他的手,一脸亲昵道:“伯山时誉我耳闻已久,前者家兄便曾盛赞家教可观,只因杂事缠身,今日始见,风采的确引人瞩目。

  我本意择时向大行台举荐贤良,没想到伯山已经于事先达,果然是俊才难掩,让诸亲友也都大感荣幸啊!”

  李泰本来还在奇怪这李穆主动来见他的意图,听到这里已经有点明白了。这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俨然是在把他当作一个亲近晚辈来对待。

  老实说,李泰倒是不排斥跟李穆交个朋友、搞好关系,甚至以晚辈自居。

  毕竟人家兄弟资历和势力摆在这里,高平李氏李贤、李远、李穆三兄弟,可以说是关陇豪强中混得最好的。

  李贤作牧本州,李远掌军豫西,李穆则宿卫霸府,哪怕北镇豪强如赵贵、独孤信之流,都没有这样全面的人员配置。

  就算之后宇文护当国时期,敢搞掉赵贵、独孤信,但对高平李氏仍要网开一面,仅仅只是逼杀李远父子,对李贤、李穆兄弟俩不敢赶尽杀绝。

  讲到跟宇文泰个人关系之亲近,高平李氏三兄弟也超过了宇文泰那些北镇乡党。

  去年出生的宇文邕还有不久后才会出生的宇文宪,可以说是宇文泰儿子们当中最出色的两个,自小便寄养在原州李贤家中。

  李远更是敢于抽刀威逼独孤信的忠诚马仔,眼前的李穆更不用多说了,河桥之战便救过宇文泰一命,宇文泰也很大气的赏了他十条命,更是西魏为数不多、能在而立之年便担任开府的高级将领。

  李穆少年得志之外,命还挺长,一直活到北周末期骑墙劝进,在隋文帝杨坚那里又混了一百条命。

  只不过,李穆眼下这种做派态度,还是让李泰暗觉不爽。你们家势位再大,老子也一点好处没沾上,哪来的脸在我这个大行台认证的关西分李大头目面前充大辈?

  他来到关西一年有余,这李穆也就在华州领兵,一直没有机会见面,可以说是对方公务繁忙。

  可自己刚刚结束假期、第一天返回台府上班,这李穆就赶过来相见,自己能吸引对方的,无非是陇西李氏嫡系这一出身,可见李穆抬高家世的急迫心情。

  说到底,他只是觉得自己痛失贺拔胜这一强大依靠,正是最软弱彷徨的时候,所以才做此姿态前来相见,省时省力的把事情办了。

  想到这一点,李泰便暗叹一声。之前贺拔胜在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其人已经去世,他便直接暴露在关西时流面前,各种人事纠纷便都涌至当面。

  他倒不觉得陇西李氏这招牌有多金贵,也乐得凭此结识几个势位强援。可这李穆眼下明显没把他当作一盘正菜,上赶着攀附就没意思了。

  老子好歹也是商原新晋土豪、大行台的新小秘,你不稀罕我,我还真不怎么乐意跟你们家交朋友!

  心里这点小情绪,他自然不会表露出来,只是微笑着同众人一起将李穆请到堂中。

  堂内残席还未及收拾,李穆见状也不以为意,只是着令随从再往台府公厨去加了两头烤全羊和几道蒸煮硬菜。

  薛慎今晚还要官学上课,便带着几名属员先行离堂,剩下裴汉和其他吏员于堂中作陪。

  等到新菜送来,李穆先共几人寒暄一番,然后便又望着李泰笑语道:“伯山你少随亲长谋生东州,关西人事想来应该了解不深。恰逢近日宗亲族人要于渭北凿窟造像,为先人积善业、为子孙祈福报。伯山你笔墨精湛,若能执笔述事,事必更美!”

  李泰听到这话,心里便冷笑一声,嘴上则客套说道:“造像礼佛,诚是善迹。我虽然不是沙门信徒,但也钦佩武安公这一份笃诚之心。虽然身不能至,也一定会遣家人输资助事,以慰武安公告事情谊。”

  李穆听他这般回答,眉头便微微一皱,又继续说道:“礼佛之资,自需事主酬给,不必劳烦参事之众。唯此心意,敬佛之余也在于户内睦亲,伯山你孤立关西,想必也好奇此间宗家情事如何,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亲自出席。”

  裴汉也在一边帮腔说道:“王道不安、人间板荡,虽至亲同胞也难免聚少离多,能有相聚的缘分,的确是需要珍惜!”

  “裴参军此言,的确是让人感伤。巨寇未除,家国不安,人间浊气滋生、本末混淆,让人每思愈痛。唯我等在事之众,承恩于上、衔志于怀,不可轻作颓言,捐身尽力,以盼大统。”

  李泰先回应裴汉一声,然后又望向李穆起身作揖道:“多谢武安公屈尊告事,我本应当趋步相从。但我户中丑劣,家君声讯至今未闻,孝义先亏,更无脸面伪善于亲友面前,藏声自晦,只为遮丑,多谢多谢。”

  李穆听到这里,表情已经变得极不自然,皱起的眉头下,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李郎既然有这样的忧伤心怀,更该勤视关西亲故,将此疾困告人,以求群力相助。闭门祈禳,能让危者转安?

  你今将此心事告我,我都已经在自计该要如何助你。若因台府职事烦扰,不能从容寻觅恩亲,我也可代你将此情表白于上,恳请大行台解事放行!”

  李泰闻言后又叹息一声:“失亲之痛,是我一人之不幸。天下沉沦此中者不知凡几,因私误公者着实不多,我并不敢标异于众,但若能得武安公仗义直言,一定重谢足下!”

  李穆也从席中站起身来,凝视着李泰好一会儿,然后才拍掌笑了几声:“好,不愧是名门筋骨!今日相见,实在是让人愉快,我既然应你,一定会奏告主上,你且安待!”

  说完这话后,他便大踏步往堂外走去,李泰干脆站在原处没有挪步,旁边裴汉看了他两眼,一脸的欲言又止,见李穆已经走出了厅堂,这才快步追上送出。

  这会儿,堂中众属员们也察觉到氛围明显有些不对,便有些手足无措,李泰指了指那些没吃多少的加菜笑语道:“武安公豪气惠众,诸位也不要客气,各自分取一些离署归户罢!”

  众人听到这话后,表情这才又变得活泛起来,大人物们交情善恶跟他们没关系,给妻儿打包一些肉菜才是正事。

  裴汉送出李穆后,在官署门外徘徊许久才又返回来,这会儿残席已经收拾完毕,李泰一人留坐堂中,见到裴汉走进来,便笑语道:“裴参军此夜也要留堂?”

  裴汉被他瞧得有些不好意思,默然片刻才说道:“同署共事,所见李郎并非孤僻傲慢之人,所以我才……”

  “小事一桩,不值一提。我对武安公勋业也极仰慕,同朝为臣,与有荣焉。但除此之外,私情上不能融洽和睦,这也让人无可奈何。”

  李泰摆摆手便从席上站起来,往吏员给他收拾的临时宿舍走去。

  高平李氏一门三杰,的确让人敬畏,但这敬畏也不意味着就要无底线迎合。

  你们真要那么牛逼,自己一家就把我老大哥贺六浑给收拾了,把宇文泰这个大行台都给撤了也是你们一句话的事,更不要说我这个大领导的新小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