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05 酒池肉林

      仲夏时节,气候已经变得燥热起来。

  野地里无风则热气蒸人,有风则沙尘迷眼。

  当一行人抵达骊山、转入山道中时,才终于免去了直曝于骄阳之下的辛苦,穿林的细风扑面而来,清爽宜人,高大的竹木茂密荫凉,倚顽石听松涛也是一趣。

  山道起伏变大,李泰便不舍得再耗使马力,翻身下马并就着一处山溪饲饮一番,又认真的将笼头系好。

  宇文护等各自坐骑也都神骏非凡,虽有许多随员,但也都自己饲饮擦汗。好马是通人性的,主人待之越好便越忠心听使,这在战场上配合起来无疑能增添更多保障。

  “伯山你这坐骑神骏不俗,只是鞍辔旧物不够醒目。归后改天去我家里,给你配上一份新鞍。”

  自送出那柄价值不菲的宝刀之后,宇文护就很享受这种操物御人的感觉,一行人在山涧处歇脚的时候,他又指着李泰那河西骏马笑呵呵说道。

  李泰自不会在他面前主动炫耀他这马鞍是大行台的脸面,闻言后只是摆手笑道:“我正自懊悔没将宝刀携行惊艳一途,若再冒昧受此厚礼,这代步的马驹怕也要长藏厩里了!”

  众人听到这话,也都附和着笑起来。

  别的不说,宇文护这一把送礼的确是好奇得很。独孤信人家出手阔绰还在于成名年久,且直当陇右商道,过眼好物数不胜数,又看在贺拔胜的面子上。

  关西人情往来一般都不会这么手笔阔绰,像李泰第一次登门拜访若干惠时,只带了半车的车轱辘,还是高仲密给加了三十两黄金。

  宇文护出手就是价值两千匹帛的宝刀,可能还有点仗势压价的嫌疑。毕竟那是长孙家世代家传的宝刀,象征意义还要大于实际价值。

  不过念华在得知宇文护赠刀缘由时,还瞧瞧跟李泰说宇文护这礼物送的不亏,可见宇文护实得的好处只会更多。

  一行人在这里歇息片刻,又有一路人马前后呼喝到来,随从的家奴通话得知是来自长安的窦氏子弟。

  “继续上路吧,路程已经不远,待入山庄再好好休息。”

  宇文护却没有跟对方于此交谈的意思,招呼众人起身牵马继续登山,显然是彼此乏甚交情。

  这倒也正常,窦氏跟长孙氏一样,包括于谨出身的于氏,都属于虏姓高门,跟宇文护他们这些穷人乍富的北镇子弟不是一类人,哪怕如今混在了一起,心理上也是有些距离的。

  宇文护这家伙性格就是顺毛驴,李泰同其交往日常都得留个心眼,再加上知道宇文护这家伙未来屠龙屠的多么嗨,有意无意也会流露出些许对他的敬畏,这才能玩到一块去。

  山林中再行走一段路程,便来到了贺拔胜去年得赐的那座庄园,较之李泰初来之时所见到的荒凉简陋已经大不相同,远远道路两侧的竹木上便有彩帛扎裹,将这山路都点缀的华丽贵气。

  这自然不是李泰提出的装修方案,事实上他都有些不能理解古人这种炫富方式,你一路摆上几百个美女迎宾也比这样夺人眼球啊,也不怕引起山林火灾。

  他这里正吐槽着,前方便出现两个高台,高台上有身材火爆的盛装伶人翩翩起舞,下方围聚着许多的宾客随从们,一个个伸长脖子看得津津有味,不时拍掌喝彩。

  这倒是李泰的指点,酒香也怕巷子深,长安城那些公子哥儿们就算有玩乐的心,也没时间和精力去自己搜寻玩乐去处,多半还是要听门下亲信部曲们的建议指点。

  所以李泰就告诉贺拔氏兄弟俩,想要保证这会所客似云来,就不能把这些随从仆人不当人看。他们在这里玩的高兴了,就算主人不想来,日常也得不断怂恿。

  经营会所,掮客公关是必不可少的运营成本,更何况就算是免费招待了这些部曲随从,也能从他们各自主人身上把这部分支出重新压榨回来。

  贺拔家兄弟俩对这会所经营的确用心,除了两座伶人舞乐戏台,左近还搭设了数百米长的亭廊供人歇脚休息并充当庄园围墙。除了免费的饮食供应,樗蒲、握槊等搏戏也都应有尽有。

  他们一行人刚抵达这里,便有身穿杂色袴褶的仆人入前,将他们随行坐骑引去马厩。

  念华熟练的接过庄园仆人递上的铜铸号牌,还待提醒几人小心收好、凭此可以享受许多会所中的免费服务,却想到同伴中正有会所的幕后大老板,便泄气下来,但很快又转为兴奋道:“今共水池公同行,我可要于此放怀消遣了!”

  宇文护闻言后便也笑语道:“正当如此!”

  庄园入门是一道硕大影壁,后世广场、车站常见的那种三角形的滚动广告牌,每隔一段时间便由庄中仆人手动转上一次,组成一幅新的画面。

  哪怕只是这么简单的技巧运用,也吸引了许多宾客驻足于此长久观望,每当影壁上的画面变动一次,便响起一连串的惊呼声。

  绕过影壁,视野便豁然开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曲水流觞的竹山,高处引水、剖瓜为杯,凡所宾客都可以在这里任饮一杯。

  但能走到这里的,也不会是只来蹭酒喝的酒蒙子,因为再往前去就是一座雅致竹楼,竹楼高只三层,但内外布置都奢华有加,门窗洞开、歌舞撩人。

  这竹楼外围又联通着一圈的厢室帐幕,传来各种旖旎声语,让不通人事者面红耳赤,通人事者血脉贲张。

  最能动人情欲者,无非酒色财气,这也是李泰教给贺拔经纬兄弟俩的四字箴言。大凡走进这种私密会所的,那都是不打算在这里当个人,大可不必安排外教辅导英语。

  畜生们的趣味还不好迎合吗,无非放浪形骸。

  在进入这竹楼以前,客人们还要走进一个厅堂里,里面自有娇美侍女服侍他们更衣换衫。李泰抬眼看看那厅堂门额所书“卸甲厅”三个字,忍不住又是一乐。

  他虽然提出了创意,但那兄弟俩把细节也是做得很充实。这卸甲厅顾名思义就是卸下防护伪装、安卧温柔乡里,淫靡之余还有几分俏皮。

  念华阔步便往那卸甲厅走去,转头却见宇文护和李泰都没有跟上来,直到宇文护拍拍尉迟纲肩膀示意他陪同,两人才搓着手共往厅中走去。

  “伯山青春少年,忍负欢愉时光?”

  宇文护见李泰止步不前,便笑语问道。

  李泰闻言后便叹息道:“我实在没有萨保兄你这样的定力,恐怕食髓知味然后放浪形骸,索性不近。”

  宇文护听到这话便大笑起来,拍拍他肩膀感叹道:“人间能胜欲克己者几人,伯山敬而远之也是一种智慧。放浪嬉戏的确无益身心,人折于欲终究成就有限。你我仍是功途行者,的确不宜久浸此中!”

  是啊,咱们屠龙大业都还没有开始,哪能被轻易消磨意志!

  心中虽然噱意暗生,但听到宇文护这么说,李泰也不免对他略生刮目相看之想。别管之后宇文护会权欲放纵到什么样子,起码现在还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志气青年,起码在对自我管理这一方面的确不差。

  两人闲步这会所别业中,因为仍是时服装扮,倒也颇为显眼。很快就有各楼穿行的宾客认出了宇文护,纷纷入前打着招呼。

  不多久,身着羽氅宽袍的贺拔纬便大步行来,远远先对宇文护抱拳致礼,又见这两人并未换上于此戏乐的衣衫,便有些忐忑道:“园中布置不合水池公趣味?若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请李郎一定要发声斧正!”

  “很好,已经很不错了!今日来访,本就没有戏乐之心,只共伯山闲游至此,过来看上一眼。”

  宇文护不欲人前与贺拔氏兄弟接触太多,以免暴露他幕后大老板的身份,贺拔纬便连忙将两人引至一幽静小楼中,并让家奴于外防守。

  讲起庄园的经营,贺拔纬也是眉飞色舞。

  李泰在席中见到贺拔纬邀功讨好的模样,又忍不住感慨贺拔胜见到这一幕想必会更心酸。他们家虽然势力不复,但讲到声望,起码应该是不输世道内任何人家。

  贺拔氏兄弟俩闭门自守时,虽然不亲群众,但也总算还能维持些许清高超然,可现在简直就沦为了宇文护的看家护院,偏偏自己还乐在其中。

  宇文护将这段时间收入询问一番后便皱起了眉头:“时令正逢山外暑热,怎么见利反而不如之前?”

  “之前毕竟事业新作,京邑人家蜂拥猎奇。入夏以来,宾客虽然不少,但游囊却不如之前丰厚。还有一些世交子弟,贪欢赊欠,情面所碍,不好催急。”

  贺拔纬略显忐忑的回答道,又频频给李泰打眼色,示意他帮言几句。

  李泰本就不涉他们之间的钱事交易,对此视而不见,心里则暗道还是不能将独孤信送的礼物拿到这里寄售,否则货款分分钟被挪用啊,看来自己还得着手打造另一个销售网络了。

  就算他有让人充值办卡搞活动的思路,也得留着自己用啊。

  “还是要用心,若真有仗势欺人者,我来解决!”

  宇文护对贺拔纬敲打几句后又表态道,他的钱是那么好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