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04 宝刀相赠

      “这口软饭,有点扎嘴啊!”

  李泰一溜烟的跑到山坡上,瞧着谷中独孤信家奴们仍在别墅里游荡搜索、寻找自己的位置,忍不住便叹息一声。

  想起刚才那独孤妙音软语温言的把自己诈到近前、然后咬牙切齿扑杀过来的样子,他又不免感慨这些鲜卑女子性格还真是火辣。

  瞧着下方搜索范围逐渐扩大,他便转身从果园里绕过山坡,这谷中别墅他近日是不打算过来了,只在心里为若干凤那小子默哀片刻。

  回到庄园后,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安全,趁着那小娘子还没意识到他已经跑回来,索性换了一身行装,打算出去避避风头。

  刷不刷BUFF,在此之前也只是脑海里一点噱念,但见这小娘子入庄第一天就把他搞得有点家宅不宁的样子,也自觉得有点消受不起,关键还是自己理亏。

  做人还是得现实一点啊,先把之前独孤信送他的那些礼物变现再说。只不过那些礼物虽然价值不菲,但也都需求不大,想在市场上变现的难度不小。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一个好销路,那就是贺拔经纬兄弟俩在骊山经营的那座会所别业。

  他近日虽然无暇去看,但前几天在台府遇见宇文护时,这家伙还一脸欣喜的表示生意不错,不久前已经收到了第一笔的分红。

  李泰虽不过问他们的合作详情,但见宇文护的表情可知收益必然不差。

  华州是宇文泰霸府的大本营,长安则是西魏朝廷中心。

  那些跟随孝武帝西迁的宗室朝臣们多定居长安,他们可不是崛起短年的北镇豪强,都是早年在洛阳吃多见惯的权贵人家,对生活的享受要求自然不低。

  李泰家里这批高端商货,放在那会所里寄售应该是不愁销量的。把这些礼货变现出来发上一笔横财,李泰便打算正式上马冶铸工坊,搞一个自家的小军工厂。

  贺拔胜部曲中本就有一批冶锻匠人,而且近来李泰还跟河东那些大土豪们搭上了关系。

  比如他在行台墨曹的同僚裴汉和薛慎等,看起来彬彬有礼、人畜无害,但却各自宗族势力强大,是让高欢都感觉头疼的乡土一霸。

  河东地区的乡土势力,可以追溯到三国末期,蜀汉灭亡后大量的蜀人被迁置河东。河东薛氏就是其中的代表,又因此被称为蜀薛。

  五胡乱华时期,定居于汾阴的河东薛氏聚族自保,历经匈奴汉赵、羯胡石赵,几十年间桀骜不臣,后赵暴君石虎引兵数万攻之,都不能使其屈服。

  河东豪强之所以能如此顽固势大,就在于坐拥盐铁之利。特别是河东的盐池,在时下更是获利凶猛的好买卖。为了守护这一重要的地表资源,河东各族又必须要保有数量可观的私人武装。

  薛慎的兄长薛善之前担任司农少卿,管理军屯并冶锻军器事宜,就在于其家族多年的传统与积累。

  李泰跟这些河东家族的交情倒也谈不上多深,但也总算是能搭上话,在自家军功产业还不能形成有规模的产能之前,向他们购买一批武器军械也算是一个选择。

  心里这么盘算着,他便让家人们收拾一些礼物中的精品分成两份,一份留给高仲密维持日常礼节馈赠,一份则打算作为样品送去骊山寄卖。

  他共一众随从们刚刚策马离开庄园,小脸青肿、模样狼狈的若干凤便被数名独孤家健壮仆妇押着从山谷中走来,瞧着转身欲走的李渚生、哭丧着脸喊道:“渚生掌事,我、我阿兄呢?他不能、不能啊……”

  华州城高仲密邸上,中堂里有歌乐声传出,高仲密共长史念华、还有几名宾客,正在堂中神态悠闲的欣赏着伶人歌舞。

  李泰阔步登堂,高仲密见他后便有些尴尬,连忙从席上站起身来,搓手干笑道:“阿磐你今天怎么有闲回家?唉,这里是、退下,你们都退下。”

  “不必不必,若我有扰阿叔和诸位兴致,入席先罚一杯。”

  李泰连忙摆手说道,又跟念华等人打个招呼,入席坐定便先饮一杯果酒解渴。

  他虽然这么说,但高仲密还是有点拘泥放不开,大约是种被亲近晚辈抓到为老不尊的现行,总是有点尴尬。

  李泰倒是觉得平时做点消遣也没什么,哪怕是身负血海深仇,但就是没有能力去报复,总不能天天苦大仇深的折磨自己。

  高仲密这辈子大概都难去亲自报仇了,还不如放松心情享受生活,活得够久还能看到他大侄子一家互相伤害,也能高兴高兴。

  哪怕妻子仍然苟活,就高欢家那一言难尽的家教,细想也是种残忍,还不如微醺度日,别让自己太清醒。

  席中李泰又向念华问起,知不知道贺拔家兄弟俩在骊山经营的会所别业。

  “这当然是知道的,那座别业如今可是名满京邑啊!我所相识诸家子弟,多是彼处常客,竟日流连不倦。我也曾同友人游赏一次,的确是名不虚传!”

  念华本就不是逆境里成长的普通北镇子弟,很有几分洛下公子哥的做派,讲到这一近畿游乐胜地,一脸的神采飞扬:“若非亲临,实在想不到骊山之中还有这样一个雅趣浓盛的去处。只是、只是游囊不丰,不堪长访啊!”

  李泰听到这里,又是呵呵一笑,念华在一众北镇子弟中都身份超然,又没了老子天天耳提面命的监管,家底也还算厚实,都觉得这会所消费有点吃不消。

  可见贺拔氏兄弟俩宰起这些肥羊来,也是非常的心狠手黑,当然除了他们本身家世背景之外,也在于背后还有宇文护撑腰,所以才这么的有恃无恐。

  “我近日正逢闲暇,打算去游赏一下这盛名之处,长史可愿做个向导?”

  他又微笑着说道,念华这人交游广阔,跟北镇新贵和那些洛下老钱们都能说上话,有机会的话,他也想把念华拉进自己的事业网络中来。

  骊山那会所,他虽然不打算沾手,但其他类似的事业,比如一些高端手工商品,他也有一些经营想法,为自己的卢大业积攒本钱。

  念华本就混日子的闲人一个,闻言后便笑语答应下来,约定明早便同赴骊山。

  第二天一早,李泰还在后院挥舞着长槊锻炼臂力,门仆来告宇文护已经登门。他便停下训练,回房洗漱一番,然后便去中堂见客。

  “萨保兄、婆罗兄,你们两位来的这么早,不体恤主人仲夏懒卧的爱好啊!”

  瞧着已经在堂内坐定的宇文护和尉迟纲,李泰微笑着吐槽一句。

  “人间胜景繁美待观,怎样消遣都比帷中懒卧可乐啊!我们哪里是做恶客,是教你不要虚度光阴呢!”

  尉迟纲在北镇武人中身形不算太大,比李泰还略矮几分,但却两臂粗壮跟装了机械臂一样,听到李泰这么说,便要上前拍打他。

  李泰见状连忙跳开,可不敢被这熊货拍到,示意两人坐定,又说道:“行程途远,且先在此简用便餐,待念长史到了,咱们便出发。只听萨保兄夸夸描述,我也实在好奇这别业究竟风采如何。”

  提起这茬,宇文护便乐得合不拢嘴,指着李泰感叹道:“伯山你多巧智啊,若非受你启发,我真想不到,骊山中流淌的哪里是温汤,分明是金泉啊!我今户里用度大享从容,受此惠利实多!”

  说话间,他从腰后抽出一柄带鞘的佩刀,那刀雁嘴曲柄,金光灿灿,刀鞘上还点缀着光彩亮眼的珠玉宝石,一望可知不是俗品。刀身抽出,更如一抹秋虹般冷艳慑人。

  “宝刀赠良朋,伯山你不要推辞,否则我不客气!”

  说话间,宇文护便扬手将这佩刀抛入李泰怀中。

  尉迟纲在一边看了也颇羡慕,指着那刀说道:“萨保兄对李郎你可真是入心,之前几天便一直忧愁该如何酬谢你。我刚告诉他上党王家有高祖孝文皇帝所赐金刀相传,他便就户访买,费绢两千匹才求得!”

  李泰听到这话,一时间也颇感受宠若惊。在他印象中,宇文护可不是什么大方人,之前还拿制式配弓打发自己,却没想到这次居然舍得花两千匹绢买刀相赠,可真是大出血。

  他两手恭敬的捧着这柄佩刀,低头就自身左右打量,一脸无奈笑容:“名刀宝器,谁不喜爱?但如此贵重之礼,我怎舍得佩戴蒙尘,又想人前炫耀,萨保兄可是送了我一桩寝食不安的麻烦啊!”

  “哈哈,那是你的事情,收藏也好、闲用也罢,只是不要回扰我!”

  宇文护听到他这么说,也抚掌笑起来,很是喜欢看李泰被这重礼搞得手足无措的样子。

  正在这时候,念华也自堂外行入,不待与几人见礼,李泰便从席中跳起来,仍做两手托捧姿势,一脸急不可耐的走向念华:“念长史切勿转睛,我有名器宝物要为你洗眼!你可认识这宝器?别、不准用手来摸!”

  瞧着李泰急于人前献宝炫耀的样子,宇文护脸上笑容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