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02 只道寻常

      独孤信邸内中庭,这个人前雍容威武的独孤开府只是背着手仰脸望天,不去看庭中儿女们的哭喊狼藉画面。

  崔氏垂首立在廊前,将两名幼怯女童揽在身后。

  “不准哭!”

  独孤妙音站在两名刚被父亲踢打过的两个少弟面前,跺脚低斥一声。

  这声调虽然不高,却比父亲的责骂声更具威慑力,两少年登时收住了哭声,小一点的独孤穆两手捂着嘴巴,却仍忍不住抽噎道:“我、我舍不得阿姊……”

  听到这话,那妙音娘子眼眶里顿时也涌现泪花,弯腰抚理这小弟额前有些杂乱的碎发,并将他扶了起来。

  这年龄同样不算太大的小娘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头行至父亲身旁跪了下来,语调哽咽道:“阿耶,是我错……我不舍得离家,鼓动弟、妹来我这里吵闹。

  他们、他们都是很好的男儿女子,只我这个户里长姊是个厌物……我怕,因为我从小就知寄养别人家里辛苦。如果一定要送我走,能不能缓出两年?阿、阿母她很不便,照顾不了这么多的孩子……”

  饶是独孤信甚少受此儿女情长的牵绊,此时听到长女柔弱凄楚又颇知事理的话,一时间也大生感慨。

  他转过身来,弯腰想要扶起女儿,这女儿只是深跪不起,他叹息一声将少女环拥身前:“我家娘子不是厌物,你耶虽不常见你,但知我妙音是家中的珍宝。你去太师处,太师也一定会视如己出……”

  “我有自己的耶娘!”

  小娘子听到这话,身躯又是一颤,不待父亲把话讲完便忍不住说道。

  “你耶总是你耶,你弟、妹也永是你的弟、妹。只是你近时不便居家,把你托付给我仁义恩兄、我才放心。过去这段时间,你就回家,我家同过往一样生活。”

  感受到女儿在自己怀中凄楚颤栗,独孤信一时间也有些心软,但也只能如此温声劝说。

  那妙音见仍不能乞求父亲回心转意,小脸上的悲伤渐被坚毅取代,抬头凝望着父亲说道:“怎么会一样?我没做错什么事,却被阿耶逐走。我亲娘去时,我哭得止不住,过后再想起,也懒得再流泪。

  我弟、妹年龄都不如我,长久不见,怎还会想念?以前不常见面,阿耶知道家里有我,就算去后再回,我在这家成了什么?”

  “妙音,无论几时、无论哪处,你都是我家里长娘子。你耶不是厌你,是要护你,他心里也不舍得……”

  崔氏入前用手抹去妙音眼角泪痕,这小娘子有时刁蛮不听管教,有时又懂事的让人心疼。

  “我当然是这家长娘子,但这是道理,不是情义。阿耶你有算计,只是不肯问我愿不愿意。我是抗不过阿耶,一定得听从,但却要告诉阿耶,我并不愿意!”

  这小娘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低头拍拍裙上尘土,又抬头说道:“阿母你早去休息,今后我不再扰你。阿耶,我、我也回房睡了,是要明天走?我记得了,我不再闹,我会去。”

  说话间,她又欠身向两位亲长拜了拜,然后转身对弟弟妹妹们挥了挥手:“收好自己的玩具,回去睡觉!”

  独孤信站在原地,望着女儿背影被房门挡住,心里忽感怅然若失,看着儿女们都回房,他也示意侍女上前将崔氏搀扶离开,自己却仍负手于此中庭徘徊,久久没有离去。

  黎明时分,有仆员入庭洒扫,却见主公正坐靠廊前闭眼假寐,似是一整晚都守在这里,或因晨露浓重,眼角还有几道清晰可见的湿痕。

  听到仆人脚步声,独孤信也顿时醒来,回望一眼仍然门窗紧闭的居室,抬手虚压、示意仆人们小声一些,自己则缓步离开了这里。

  “小娘子今日离城入乡,各种起居用物一定要准备妥当!若有什么用缺不便,即刻补全!”

  稍作洗漱整理,独孤信来到前堂坐定,又恢复以往的雍容威严,敲案凝声说道:“谁若怠慢我家长娘子,此门之内绝容不得!”

  临行之前虽然叮嘱细密,但一直等到护送女儿的车马队伍离开宅邸,独孤信都没有出门去看。

  一直等到家人来告,他才怅然若失的应声,漫无目的的在邸中行走,竟来到女儿居室门前,眼见房中人影晃动,顿时皱眉行入,却见崔氏正指挥几名仆妇打扫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房间。

  “那娘子行前还在关怀,你好好休息,让她安心!”

  独孤信皱眉摆手,示意家奴将崔氏扶走,自己在房间中站了片刻,却忽然自嘲一笑:“亲人分别不止一次,竟被这小女子搞得心怀不安!破胡兄,小弟待你真是不薄,这样知事知礼的子女,谁又舍得让出?待你去后,我一定讨回!”

  塬上田野中,李泰策马轻驰,偶见草丛里野物蹿动便引弓射去,虽不能百发百中,但大半个时辰下来,也射到了七八只扒窝害苗的野兔。

  “阿郎,独孤开府家车马队伍已经自塬南行来。”

  李雁头自南面策马行来并喊话道,李泰闻言后,屈指唇间打了一个呼哨,散在左近的部曲们便纷纷靠拢过来,随他策马往南面行去。

  独孤家队伍今次带队的仍是李屯,彼此塬下接头后,李屯便先笑语道:“行程不远,何劳郎君入此亲迎。”

  “礼不可废。”

  李泰微笑应道,顺便看了一眼独孤家这一行队伍规模,大大小小的牛车马车便有十几辆,随从护卫的武士也有数百人,若不清楚的怕要以为是什么公主王公出游呢。

  “那彩车上便是我家主公长娘子。”

  李屯指了指车队中一驾彩幔垂帷的华丽马车对李泰说道,但也没有要为引见的意思。

  李泰向着那驾马车遥作一揖,倒也不打算入前骚扰,勒转马首与李屯一起同行登塬。

  “娘子,这西塬的风光比东塬要好呢!”

  离家以来,独孤妙音仍是闷闷不乐,与其同乘的贴身婢女则一路小心翼翼的想要让她开心起来,马车登塬之后,那婢女便一脸惊喜的指着车外风光说道。

  独孤妙音随便扫了车外风光一眼,仍是提不起兴致,只是闷声道:“你个小雀儿再来扰我,我就把你赶下车追着跑!”

  “奴、奴只是想让娘子高兴。”

  那年龄只比娘子大了几岁的小婢女闻言后,有些委屈的说道:“娘子你以前还吵闹要出游,这不正好?崔三娘子昨晚还教我说,女子总要告别父母、同良人作配成家,娘子现在不出、以后也是要出的!

  那时还要担心姑翁和不和蔼、夫主可不可观、夫家群众好不好处,可现在全都不用担心,娘子应该……”

  “应该什么?”

  听到小婢女话音突然停顿,独孤妙音随口问了一句,转头望去却发现那婢女只是探头望着车外前方,已经顾不上理她,好一会儿仍是如此,终于忍不住凑过去问道:“你在瞧什么?听不见我说话!”

  “没、没什么。”

  那婢女听到这话后才忙不迭缩身回来,但那视线飘忽却仍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引在外。

  “我不信!”

  独孤妙音推开婢女,自己凑上前,视线巡察一番,却没发现什么奇异风景。

  被挤在一边的小婢女有些忍不住了,在一边提醒道:“娘子瞧人群前面,同李都督并行的那位郎君!那位郎君好神采、好英俊啊!”

  独孤妙音循此指点将视线投过去,恰见到策马正行的少年侧脸,额平鼻挺,脸线如削,勾起的嘴角似笑非笑,身后披袍被风扬起,露出挺拔的腰背线条。

  她觉得这张侧脸似乎有些熟悉,但也未暇深想,只将嘴角一撇,有些不屑道:“只是寻……哒(der)”

  那少年骑士似有所觉,回身向后方瞧了一眼,妙音小娘子这才见到他的全貌,已在唇齿间的字节陡地一滞,变成了一声俏皮清脆的弹舌。

  那婢女初时不解其意,刚从侧方见到那少年骑士回头,前胸却被猛缩身回来的自家娘子后肘撞了一记,吃痛护胸,有些畏惧的缩在一边,片刻后眸子一转,捂着嘴巴弹舌起来。

  “你住口!”

  妙音听到这声音,俏美的脸颊上便有些羞热,握起小拳头在婢女面前晃了晃。

  又过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探头往车前方望去,口中喃喃道:“这背影有些熟悉,脸庞却看不清楚。他是哪家的子弟,怎么跟咱们同行?难道也是来拜望太师?”

  “娘子你怎么会熟悉!这样英俊郎君,见过一眼怎么会忘!奴是没有见过,娘子又去哪里见?”

  那婢女闻言后便摇头说道。

  妙音小娘子正蹙眉回忆,听到这话后则咬唇笑起来:“我也不会忘,那就是应该没见过了。你想不想知他身世来历?”

  小婢女摇头一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奴只是娘子的小婢女……”

  “瞧一瞧,能怎样!我瞧一眼花朵、瞧一眼彩羽,是自己的乐趣。他若怕人瞧,索性待在自己家里不要出门……等等,我刚才说了什么?呃,是彩羽、彩羽!”

  小娘子正喃喃自语,思绪却忽然打通起来,顿时贝齿紧咬,低头在车厢内摸索起来:“我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