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00 再逢宗亲

      李泰站在堂外等了大半个时辰,才听到背后堂内传来渐行渐近的脚步声。他转头望去,便见独孤信缓步行出,脸上戚容收敛、神情恢复淡然。

  独孤信一直走到李泰的面前,停下脚步,视线又上下打量一番,脸上才浅露出几分客气的笑意:“李伯山,谢谢你,高司马告诉我、你对太师照料周全,大补我们这些不能近顾之人的亏欠。”

  李泰小退一步,欠身说道:“太师待我亦恩重非凡,我虽少弱不堪于事,但于我能力之内,希望做到最好。”

  独孤信闻言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出廊外,将这山谷别墅再审视一番,视线又落回李泰的身上,眉头微微蹙起作若有所思状。

  “小园建造虽朴素,倒也雅趣可观。你是居住哪处,引我去看一看。”

  沉吟片刻后,独孤信才又对李泰说道。

  李泰自不知独孤信为何对他的起居表示关心,但还是将他引到了自己的居室。

  独孤信走进去,室内端详一番,又在门前、窗前站立片刻,这才又转头问向李泰:“方才红皮小虾儿是若干惠保儿子,他也住在这里?”

  听到独孤信对若干凤的称呼,李泰顿时大为这小舔狗感到不值,幸亏这小子等得不耐烦已经去别处玩耍去了,若是听到这话,想必会心碎得很。

  “太师平日爱看孩童嬉闹,达摩已经是他膝前知己,常常能赚得欢容。”

  李泰虽然不爽那小子舔态外露的自己都比不上,但终究是自己人,还是要夸奖一下,说话间又指了指若干凤的居室。

  独孤信听到这话后只是叹息一声,然后又说道:“收拾一下,你还有那小子达摩,你们近日就不要再入谷居住了,晨昏问候即可。我听太师说,大行台对你颇见欣赏,值此少壮之年,正该专心于事、勇创功勋。”

  李泰听到这话,既觉得有些诧异,又有点不爽,我跟你挺熟吗,怎么你来一趟,我连在自己家住哪里都得听你安排?

  独孤信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往别墅外走去,边走便说道:“入告太师一声,我先走了。稍后会有人物入此,安排庄人门前等候。”

  李泰瞧这家伙架子端的极大,对自己好像还殊乏好感,也懒得再去送,转身便回到厅堂中。

  贺拔胜正半躺在榻上,瞧着李泰行入便笑语道:“见到如愿,感想如何?我北镇中人物也不是殊乏可观罢,当年旅居江东时,南国那些传承悠久的衣冠旧族,也多被他风采折服,不比你们名族人物差。”

  “岂止不差,简直仗势欺人!”

  李泰听到贺拔胜这无聊攀比,便忍不住闷声回道,顺便把独孤信要将他跟若干凤赶出山谷的事情讲了讲。

  贺拔胜听完后则是一乐,抬眼打量李泰一番才又笑道:“这也不怪如愿失礼,只怪你自己仪态惹人。他既然这么说了,你听从即可。我北镇人家虽然不如你名族治家繁礼,但也有着自己的朴素规矩,闺门有防也是理所当然。”

  李泰听到这话更觉好奇,贺拔胜才又讲出他要将独孤信女儿收做义女的事情。

  “独孤开府答应了?伯父是觉得我跟达摩不够心细?”

  李泰闻言后又是大感诧异,连忙又问道。

  “同你们无关,我也不是贪取别人骨肉之情,只是如愿他……唉,总之于我也是一喜,老景不再孤单。”

  贺拔胜欲言又止,李泰略作沉吟,也能咂摸出此中应该别有隐情,应该不止宽慰贺拔胜老怀那么简单。

  “那伯父,独孤开府可说着几女入舍?是不是日前曾经……”

  既然贺拔胜不肯说,李泰便也就不再打听,转而关心起别的问题。

  贺拔胜听到这话后便白了李泰一眼,冷哼道:“那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想、不要再提。找个时间,于小女子当面教训达摩一番,总该疏解一下人家郁气。”

  “应该的,应该的。”

  李泰闻言后连连点头,心里也觉得若干凤这小子的确欠揍,大家小孩子起争执,你居然还喊大人帮忙,真是不要脸!

  不止若干凤,他心里还觉得这件事也在于贺拔胜的为老不尊,人家几个小孩年纪加起来都不如你大,你还说揍就让人揍。

  一老一小都不是好玩意儿,自己责任倒是不大,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是不敢说。李泰只希望独孤信他闺女明白事理,能认清楚这当中的责任轻重。

  若干凤一蹦一跳的跑进堂中来,小脸上满是兴奋道:“伯父、阿兄,方才我在外庄恭送独孤开府,他还夸我是一个好孩子,比早前相见更知礼可观!”

  李泰闻言后便忍不住笑起来,你个红皮小虾儿!

  既知独孤信要赶他们出谷的原因,他心里闷气便荡然无存。说到底,独孤信还是明白他们这一类人的特质,兰芷虽自芬芳,不求蜂蝶来扰,但也总是免不了。

  李泰对自己还是有要求的,哪怕要做个偷心贼,也得盗亦有道。这件事总得来说不是坏事,既然独孤信打算把闺女送过来,就算不提这要求,他自己也得避嫌。

  于是他便吩咐家人们将自己和若干凤的居室收拾一下、腾空出来,只留下一些日常侍奉贺拔胜的仆员们留在山谷中。

  独孤信做事,也很有雷厉风行的味道,离开庄园仅仅只过了一个多时辰,便有几驾独孤家的马车登塬入庄。

  “仆名李屯,忝列独孤开府帐内,奉主公命,送赠些许浮货以谢李郎照料贺拔太师之义。”

  一名中年人翻身下马阔步走到李泰面前,先作叉手见礼,然后便将一卷礼单递交上来。

  “照料太师是我少辈本分,独孤开府厚赠实在愧不敢当。”

  李泰心里感慨着独孤信做事还算敞亮,面子上还要客气几句。

  中年人却将礼单硬送上来,李泰推辞不过,才示意李渚生入前接过礼单,并将这送礼的队伍引至庄中仓舍前将礼物盘点接收。

  那李屯望着李泰,眼神中意味丰富,过一会儿才有些按捺不住,入前便要对李泰大礼作拜。

  李泰见状自是一惊,连忙侧身避开,口中诧异道:“足下何作此礼?”

  李屯半拜李泰面前,闻言后连忙俯首说道:“不敢当郎君如此称谓,血脉族属以论,某礼当敬拜郎君。旧年命途逢厄,披甲东朝,沙苑之战才侥幸归义来朝,自此充列主公部伍。更幸今日能于关西得拜宗家贤嫡足前!”

  李泰听到这话,才知这李屯居然也是出身他们陇西李氏,连忙入前将人扶起,口中说道:“神州板荡,王统蒙尘,诸家血脉飘零东西、情痛难免。各自守志不堕,已是人间幸运。

  我也只是宗家后生,见识浅薄,未受亲长教诲详细便痛失养护,心境彷徨,怯论是非。但见将军追从仁义主公,也深为庆幸。”

  他心里自是巴不得整个关西都是他们宗族亲戚,但突然听到这李屯自陈家世,一时间也无从确定真伪,只能先敷衍几句,我年纪小,你可别骗我。

  那李屯听到这话便也歉然道:“是某唐突冒失,郎君请勿介怀。既知郎君所在,春秋不失访处,久后自然相知。”

  李泰虽然不能确定这李屯身世真假,但心理和态度上还是亲近几分,先将此人请入庄内厅堂坐定,待到李渚生盘点礼物返回之后,便手书一份谢帖请李屯带回呈给独孤信。

  他想了想之后,又解下腰间宇文泰赐给的金印,就席印在一张空白纸上递给李屯,然后便笑语道:“人间历劫,诸道不昌。能作长守者,唯是门风德行,前者大行台召见,赐此金印褒扬家风。

  今日能与将军相见,诚是欢喜。以此祖声箴言共勉,盼于此乡声势再兴!”

  李屯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肃,先是避席而起,然后俯身膝行入前,两手接过那印文纸张,一脸肃穆的恭敬说道:“先人累世造此金玉家风荣耀人间,后继者岂敢有悖?自当以命捍卫,誓守不违!”

  李泰瞧着李屯如此郑重严肃的表态,一时间也是有些错愕。他本来只是想炫耀一下,自己是大行台钦定的陇西李氏关西分李大头目,却没想到李屯反应竟然这么庄重。

  待到送走李屯一行,李泰才转回头来想问问李渚生,刚才这李屯身世到底靠不靠谱。他倒没想挖独孤信墙角,但若能在独孤信部下中发展一个内应出来,总也不是坏事,大可以亲上加亲啊。

  但他还没来得及发问,李渚生已经忍不住先作发言:“阿郎看过那礼单没有?独孤开府所赠,真是丰厚啊!”

  “礼出礼入,不值得大惊小怪。恒业固守,才是家事根本。”

  李泰随口回了一句,咱家虽然还未巨富但也不差,至于因为收一份礼就这么七情上面?

  说话间,他接过那张礼单随便扫了一眼,先是不以为意,然后便呆若木鸡,过一会儿才有些语调干涩道:“我去仓里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