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章:计划

    “嗯,走!去瞅瞅!”

    王河摆足了“二爷”的架子,跟着前来请他的丁三就下了楼,在前面引路的丁三走几步就得停下等等,王河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任是丁三急的上蹿下跳的,他就是不加快步伐。

    “二爷,这是您要的东西,庄子上有几位巧匠,说东西不难做,就抓紧时间赶制出来了,您瞅瞅还合心意么?”

    丁三虽然急,但言语上甚是尊敬,王河不免对他评价又高了几分,自己本来就是想惹他生气和自己翻脸,最好是能动手,以此来试探王波的底线,没想到对方不上套。

    “不错!”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件皮甲,皮料是用王河带回来的变异牛尸体上取下来的,为此他还专门把刚搞到手的匕首借了出去,否则仅仅是切割皮料就能把这些人难住。

    这件皮甲背后有固定横刀的卡扣,左肋有枪套,胸前是固定匕首的刀套,这都是王河自己设计的,在他看来,匕首绑腿上有点傻,哪有那功夫蹲下抽刀,不如放在胸前,刀柄冲下,抽拔的方便。

    王河对这皮甲相当的满意,不仅实用,还防弹防刺,不是横刀级别的武器根本伤不到皮甲,而且这款式做的还相当漂亮,当外套穿显得彪悍、霸气。

    皮甲上还设计了多个口袋,挂具模块等等,完全可以当作战术马甲使用,肘部肩部还加装了变异牛的骨头,进一步增加了防御力的同时,还可作为攻击手段使用。

    除了皮甲,工匠还赶制了一面盾牌,一副手套,皮盔,护腿,还有一双鞋,都是用变异牛的皮和骨头做的,仅是这一套下来,就用光了变异牛身上所有最好的皮料。

    “二爷,这头牛身上的皮料被烧坏了不少,能用的皮料都用了,剩余的牛骨也按您的要求做了十六柄骨枪,肉也全部处理了,知道二爷您饭量大,这肉一会给您送会房间,您慢慢享用。”

    “这肉能吃?”王河闻言,不由的脱口问道,他还真不知道变异动物居然能够食用。

    “能啊,这变异的动物,除了内脏和脑子,其他的肉都是可以食用的。”

    丁三有些诧异,这位“二爷”居然连这都不知道,不过随后就释然了。

    看来是真没缺过食物啊,波爷的眼光就是毒辣,这绝对是位有真本事的人,一般人饿极了谁还管你变不变异,逮什么吃什么,只有时刻能搞到可以放心食用食物的人,才不会去冒那个风险。

    于是对待王河,越发的尊敬了,态度更是恭敬了几分。

    王河瞧对方的神态,透着一股子谦卑,莫名其妙的笑了笑,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继续看着工匠准备的其他东西。

    不得不说这些工匠真的是末日极稀缺的人才,短短的一下午几个小时的时间,不但处理了整头变异牛,还打造出来二十多把飞斧,十多柄大砍刀和钢制的长矛,以及七八张尼龙绳编制的大网。

    王河对此很满意,又让丁三找了七八个身强体壮,反应敏捷,胆大心细的人,把尼龙网,长矛和大砍刀分发下去,准备明天带着这些人出发去水塘。

    本来他还想带上丁三,这一看就是个好手,可惜丁三说什么也不去,理由也很简单,他是王波的贴身保镖,重要的左膀右臂,轻易不会离开王波。

    为此王河怀疑,这王波一伙人里也不是铁板一块,王波和丁三两人死守这里不敢轻易离开,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防着某人一手,某个比许医生狡猾阴狠的多的人。

    交代好这八个人注意事项和需要各自准备的东西,王河又折返回工匠那里,声称要看一看变异牛剩下的边角料还有什么可以用的。

    对于如此抠门的要求,倒是没有人觉得意外,末日什么东西都缺乏,任何东西都会物尽其用,有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

    而王河的目的,只是想看看牛脑子里,有没有进化原液。

    这当然不能明说,倒不是他不想告诉这些人这个秘密,他更多的是担心有些人会铤而走险,为了得到力量而铸成大错。

    很快王河就被带到了还没有扔掉的废料面前,一堆内脏下水,散落的碎骨片,和一大团黑糊糊的脑浆。

    “这是怎么搞得?你们就这么浪费材料么?”

    王河突如其来的暴怒,吓得几名工匠跪倒在地,平日里王波对他们也只是管个吃穿住,不许随意走动和外出,只能待在这后院的牲口栏里,一出点小事就是一顿责罚,所以虽然对王河的生气不明就里,但还是习惯性的下跪求饶。

    “这些骨头碎片,打磨打磨就是上好的箭簇,这牛肠处理干净晒干之后又坚又韧,用来缝制皮革,不是上等的材料么?还有这……”

    王河上前一脚踢向牛脑浆,踢得是四分五裂,露出扔在后面几个牛胃来。

    “这牛胃,收拾利索不就是四个坚固耐用的背包?简直浪费材料,还不快去处理?”

    说完,他还蹲下身子,从地下捡起几片骨头,可惜似的摇摇头。

    几名工匠连忙一拥而上,还不忘去通知其他人一起来,按王河说的,捡起所有还能利用的东西,去处理收拾。

    一旁的丁三目瞪口呆的望着王河,还真是个人才啊,这都能想得到,简直是抠门界的王者啊。

    他哪里知道,这位王者一脚踢开脑浆就看到了一团拳头大的进化原液,趁着弯腰捡骨头的时间,顺手就用矿泉水瓶装好藏怀里了,至于什么牛肠牛胃的,都是他在胡咧咧,也就骨头做箭簇是他的真实想法。

    又装模作样的训斥了一番,王河便回到了房间,房间里除了那一套刚做的装备和几大盆牛肉外,还多了一厚沓纸,他拿起来看了看,上面详细记录了唯一活着回来的那人得所有见闻。

    上面事无巨细,零零碎碎的把整个过程描述了一遍,包括他当时的心理活动和遇事的处理方法。

    幸存者外号老六,据记录所诉,当时他们一行三人,听命去水塘探查,因为前两波人都是驾驶车辆去的,却都没有回来,再没有多余的车辆使用,干脆就让他们三人步行前往。

    在刚走到途中树林的时候,就遇到了第一件诡异的事情,树林里阴冷异常,似乎还有一层薄雾,三人走了好久才走出树林,途中有一个人上厕所,久久不归,耽误了不少时间。

    所幸那人没有一去不返,只不过回来后,老六就总觉得对方不对劲,不过也没看出到底哪里不对,反而在他回来后就很快走出了树林,老六也就没在多想。

    之后在到达水塘前还算顺利,也没什么异常,在水塘外的竹林边,发现了前两次的派出人员和冲少爷驾驶的车辆,车里也没有人,就当老刘准备带人进入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声音,这声音初时没什么感觉,声响也不大,没过多久,这声音竟像是甩不掉噩梦一般,始终盘旋在三人的脑海里,声音也越来越大。

    最后三人连对话都无法进行,除了那“嗡嗡”声之外,什么都听不到,那名半途上厕所的人更是头也不回的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另一个人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老刘硬是忍着这声音的折磨,开着王冲的车,绕过中间那片树林回到了农庄,尽管如此人已经被折磨的有些疯疯癫癫,并且总是在大喊着“别吵了!别吵了!”

    那个声音依然在纠缠着他。

    丁三说,老刘回来后也找许医生检查过,但许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结果,整个人身体没有什么异常,不过他也没说的那么绝对,因为没有设备,所以身体内部出没出什么问题他也不清楚。

    至于是不是心理上的原因,许医生没有说,只说自己没有相关的知识,不敢轻易下决断。

    “走,去找一趟许医生。”

    王河起身就向外走去,丁三面上有些犹豫,劝说道:“还是不用了吧,该问的都问了,许医生那里也很忙的,总去打扰是不是不太好?”

    王河心里暗暗冷笑,知道他们也不想再让自己去和许医生多接触了,一直在防着自己两人见面,可这一面必须要见。

    “没事,再忙也不能耽误我找到冲儿贤侄,我还有些问题必须问问他,还有,我这手臂疼的厉害,得让许医生在检查检查,我可不想因为这点伤,影响我救人……”

    这话里的威胁不言而喻,丁三极为无奈,只好点头答应,开玩笑,要是用这不让看伤的借口不去水塘了,王波绝对能端着枪“突突”了他丁三。

    再次见到许医生,对方明显脸上挂着些许的不自然,听到丁三的解释,许医生有些勉为其难的放下手里工作,把他们两人请进了另一件屋子里。

    “许医生,这个老六一点外伤都没有么?尤其是头部,哪怕很小很小的外伤。”

    “据我的观察,没有……”许医生很干脆的给出了答案,并且拿出了当时的诊疗本,上面详细记载了所有的可见创口和有可能引发问题的可能性意见。

    “哦……”王河很认真的看完记录,对丁三说道:“这个老六现在在哪?你去给我带过来。”

    “好的!二爷!”丁三闻言,打开门就找了一个人去办,却被王河又喊住。

    “你亲自去,这个人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冲少爷可就没得救了。”

    丁三哪能听不出来这又是威胁,这明的就是告诉他,这两人要单独聊一聊,自己最好能走多远走多远,不然二爷我就不去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