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九章:水塘

    “不瞒老弟,哥哥有座水塘,养着一些鱼虾螃蟹之类的水产品,喏!这团鱼便是水塘里的产物……”见王河一幅仔细聆听的摸样,依旧没有搭话,王波只好继续说道。

    “本来这水塘的里的产物非常丰富,足够养活着农庄的五十多口人,而且水塘周围本来也没住什么人,那些吃人的丧尸也不往那边去。”

    “平日里塘边都有专人看着,有事会随时回来禀报,你那侄儿,哦,也就是我的儿子每天都会去把捕捉的水产带回来一些,当作农庄的食物,可是昨天……”

    王波忽然面露悲戚,语气激动道:“昨天阿冲自早上出去,到现在毫无音讯,也不见有人回报,我连派出三拨人,一共九人前去寻找,只有一人逃了回来,说是水塘没有任何发现,同行的人去了哪里他也说不清楚,我还想派人前去,却没有一个人肯去,老弟啊,你的本事大家有目共睹,算当哥哥求你,救救你的侄儿吧。”

    若真如王波所说,王河眼都不会眨一下就答应了,但有几点很不符合逻辑,虽然老家伙语气诚恳,但儿子丢了,只是派人去找,自己却在家里干坐着,大家都是有儿子的人,怎么想都不可理解。

    要说他手下没人敢去,王河可不信,仅那个丁三惟命是从的样子,就不难看出王波手下极其忠诚,何况,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光是食物管饱,就有大批人去卖命打探。

    王河想起来,许医生曾说能调动的人手只有十四人,今日出发加上许医生和文静确实只有十四人随同前往,而这王波却说农庄有五十多口人,这显然还不包括许医生等人。

    而且自己的一举一动,事无巨细都偷偷的传递给了王波,许医生这点人里,早就有人被收买了还不自知,只能说明这王波的手下人才济济,却毫无水塘的线索,他还隐瞒了某些事情。

    甄倩从第一面开始,就不停的向王河抛着媚眼,偶尔几次倒酒还有意无意的用身体蹭着王河,也正是因为这样,王河干脆不再喝酒,直到最后才一饮而尽,而且脸上没有一点着急的模样。

    不过自己收了这么多礼,也难得吃饱一次,王河倒是愿意帮他去看看,不过这一顿饭几次语言交锋下来,大概能分析出来。

    一:水塘很危险。

    二:王波对水塘之事有所隐瞒。

    三:他的儿子大概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既然瞒着不说,王河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侄儿有难,我这做二叔的怎么能弃之不管,不过……请哥哥容我修养几日,我这伤还没好,实力十成只丢下两成,怕是就算去了,也无济于事……”

    “哎呀,可等不得了呀,在过几日,阿冲他,阿冲他……”看样子王波是真急了,眼泪都快下来了,不过王河可没那么容易相信他,何况有伤这也是事实。

    “大哥,你看小弟这手臂……”王河亮了一下左臂的绷带和甲板。

    “小弟伤还未愈,今日又大战一场,伤上加伤,仅靠几口刀,一把手枪,区区二十八发子弹,怕是救人不成,还要连累侄儿啊。”

    “这样吧!”看王河一脸的“为难”,王波一咬牙:“我这里还有一把步枪,再给你二百发子弹,你看如何?”

    一旁闻言的许医生等人,俱是露出惊诧的神色,看来王波有步枪的事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站立在王波身后的丁三则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那样子似乎对老板送枪表示极为不赞同。

    只有甄倩一脸的淡然,仿佛对发生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她的眼里只有王河和宾主两人的酒杯,除了不停的斟酒,就是不停的对着王河抛媚眼。

    虽然都在预料之中,但看到王波如此痛快就交出了底牌,还是让王河有些意外,本以为步枪已经是他手里的最后的王牌,看样子这老小子还有藏有不少的私货。

    “大哥……真不是小弟推脱,大哥如此厚待小弟,侄儿有难,小弟便是粉身碎骨也要去救他,但是什么事都要有个计划,慌慌张张的鲁莽行事,乱了章法,会酿成大错啊!”

    王河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任谁看到都觉得他是真心想要去救人,王波微微点了点头,询问道:“那,老弟的意思是……”

    “咱们得寻个万全之策,小弟不是自夸,自保足以,救人的话单凭我一人实难得手,我需要帮手,还有,从这里到水塘一路的地形,水塘周边的环境,所有的可知的信息,哪怕是一草一木一石子都要详详细细的说一说。”

    王波闻言大喜“老弟这是愿意出手相帮了?”

    “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小弟从没说不帮忙,只是讯息太少,又缺乏武器装备,人手也不够,不敢随意应承下来,现在也是看大哥兵强马壮,才敢冒死一搏,要救侄儿还得看大哥的。”

    “明白,我明白!丁三!”王波双手一拍,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回头对身后的丁三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二弟说的就是我说的,要人给人,要枪给枪,只要能把冲儿救回来,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

    “是!”丁三转身对着王河一个鞠躬:“谨遵二爷吩咐!”

    王河摆摆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事不宜迟,大哥!麻烦你安排手下准备一应物资,小弟也去准备准备,这是场硬仗,还需多多筹谋才是。”

    “好!好!好!”王波连忙道了三声好,转身让丁三按王河所说准备,同时又安排了两人跟着王河,明面上是随时听候王河差遣,实际上为了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这是怕他收了礼,一回头跑了,孤身一人的外乡人,真要是跑了,去哪里找?别说那价值不菲的沙漠之鹰,就是那匕首和角弓,也是极难寻的。

    王河自然不会跑,倒不是因为收了王波的礼,更不是和他结拜为兄弟就以字当头了,更多的是因为,许医生和文静两个人。

    种种迹象不难看出,两人与王波不是一路人,大概是形式所逼才走到了一起,从食物就能看出,一个靠种植土豆为主食,一个却是有能力大摆宴席拉拢他这个外人。

    王河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报答许医生,他迟早是要离开这里的,在离开前,他要尽量给这个救命恩人获取足够多的资源。

    两名手下带着王河来到王波给他安排的房间,现在他是“二爷”自然不能再住在地下室那种地方了,王波给他安排到了主楼的二楼,三楼便是王波和一众家眷的住所,二楼和一楼住的都是王波的手下。

    他所有的东西也都拿了过来,不过王河也没有什么东西,也就一个背包放在了许医生那里,还有就是“大哥”给的礼物了。

    王河对两名手下摆摆手,叫他们门口候着去,自己宽衣解带好好洗了个澡,在泥泞的水田里一场好滚,早就有点脏的受不了了,好在这南方水乡水资源丰富,这农庄里就有水井。

    虽说井水冰凉,但以王河的体格不算是什么,洗完澡将换下来的脏衣服丢给手下,叫他们涮洗缝补一下,便坐在椅子上,翻看起王波命人送来的资料。

    不得不说,王波的办事效率还是极高的,先送来的是几份地图,农庄、水塘,以及两地之间的地形、丧尸分布都标记的明明白白,就连灾变前的人口分布,以及灾变后有人看到或者听闻到的消息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这老小子手底下有点人才啊!”

    王河不禁感慨道,这几张地图绝不会是王波两口子能画的出来的,丁三打打杀杀或许是一把好手,但绝没这个能力,不难猜出,作图的另有其人,没想到王波手下倒是能文会武的。

    农庄周围方圆一公里全是田,有菜地,有水田,一览无遗视野良好,到水塘的这条路除了田地以外,会经过一片树林,然后又是水田,直到水塘的范围后,王波种植了不少果树花卉还有竹林。

    并且修建了多栋建筑,建筑物也很有特点,多是以木竹为主搭建而成,是个颇具特色的农家乐度假村,灾变时因为是淡季,连员工都没有留几个,只有看家护院的几条狗,和一个负责养狗的老头。

    灾变后,王波带人前去探查了一番,狗与老头都已不知所踪,下场也不难猜出,不过整个水塘非常安全,而且食物丰富,不仅有水产可吃,竹林果树还有不少产出。

    当时就有人提议,不如就在这里安营扎寨算了,也亏得王波老奸巨猾,觉得这里视野不好,才没有听取意见,没想到这个意见救了他的命。

    看完这水塘周围的详细介绍,王河揉揉脑袋,突然无比怀念起吴婷来,往常这种费脑子的事情可都是她在做,自己只管下决定就足够了。

    “笃笃笃……”

    “二爷,您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要不要出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