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七章:收获

    王河疲惫的躺在水田里,谁曾想的到,和丧尸厮杀已经到了斗智斗勇的地步,需要自曝弱点引其上钩,和人打架都没这么累过。

    直到许医生带着众人赶来,才把他从水田里拽了出来,在田边休息了许久这才带领大伙去村子里收取战利品,当然,临走时不忘将铠尸的脑袋剖开,进化原液这玩意可不能浪费。

    不过王河没有敢再去试图使用,上一次昏迷的结果让他记忆犹新,尤其是不知道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才逃过一劫,这一次他可不敢再随意尝试。

    收好原液,王河驾驶摩托车带着众人向村子驶去,幸存者这时候对他的崇拜到达了顶点,也不再抗拒,驾驶着各种车辆跟在他的后面,直到遇到那只怪物烧死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看着这怪物巨大的尸体,别说是这些村民,饶是王河自己也后怕不已,要不是当时两个汽油桶炸死了这个坐骑,那只铠尸还真不好对付。

    王河倒不是专程来看这尸体的,按他的想法,这么大的怪物这脑袋里极有可能会有进化原液的存在,拎着横刀过去,对准脑袋就是一刀。

    这一刀砍在了怪物脑袋的侧面,谁曾想,无坚不摧的横刀竟然只砍进去寸许,这反而让王河惊喜万分,这么硬的骨头,拿来做装备岂不是连子弹都挡的住?

    想到这,连忙招呼众人,将怪物的尸体抬上一台拖拉机,带上一同向村子驶去。

    “这好像是一只牛。”

    大部队停在村口,许医生看着怪物突然说道,王河闻言重新打量了一番,确实如他所说,这怪物越看越像一头牛,尤其是头顶那两只角,只不过角太小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幸存者们对变异牛不感兴趣,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收集物资上面,这个南方村落简直富的流油,仅是便利店就有两三家,其他的店铺里面物资更是多的数不胜数。

    为了安全考虑,王河还是不敢叫他们随意去搜索,所有地方都是他先去探查一番,彻底排除的隐患,确定安全了才叫村民们进去搬运。

    等到所有车辆都装满了物资之后,才撤离了这里,所有人兴高采烈的,除了开拖拉机,拉着变异牛尸体那位村民,看别人都是成堆的食物,只有自己拉个怪物,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幸存者们大车小车拉了足足七车物资回到了别墅,还好地方大,粮食、菜油什么的通通搬进了地下室,日用品、衣物等等当场就分了一些,剩下的都搬到了楼上。

    出发前王河没仔细看,这院子比他实际看到的还要大的多,房子后面还有一大片地方,猪圈、马厩、牲口栏什么都有,只不过现在没有畜牲可饲养,都空着堆满了杂物。

    “哈哈哈……哎呀这位就是带大家伙清理掉丧尸,带回来大批物资的王河兄弟吧?果然生得是英武不凡……”

    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了正在四处观望的王河,一回头,一个四十多岁,身材瘦高的中年人带着笑容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他的手,热情的有些过分的夸赞道。

    “你的事迹大家伙都和我说了,没想到啊!没想到!王河兄弟看面相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居然如此智勇双全,有勇有谋,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我三十多了……”王河怀疑这人眼瞎,拍马屁有这么拍的么?

    “哎呀呀~真是看不出来,老弟竟已过而立之年,真是驻颜有术啊,我就说嘛,这年轻人生的相貌堂堂也就算了,怎么还带着一股正气,这风度,气宇轩昂,一看就是成熟男人才能有的气质……”

    这货是说相声的么?王河看着面前这中年男人涂满发油的中分头,身上喷洒的香水味道有点直犯恶心,有种想把他这一身裁剪合身,花里胡哨的蓝色花格子西服撕烂了塞他嘴里冲动。

    “请问这位是……”王河再次打断中年人的话,望向一边脸色不渝的许医生。

    “哦!这位是我们盐河镇的镇长……”

    “也是著名的脱口秀演员,王波,王大哥应该在电视上见过吧?”

    一个磁性性感,充满魅力的声音打断了许医生的话,王河这是才发现王波的身后半步,还有一个身材惹火的女人。

    一头长长微卷的黑色长发,慵懒的披在白色的上衣肩头,那夸张的两团快要撑破了上衣的纽扣,修长的大腿上套着一条黑色的包臀裙,更显得身材完美绝伦。

    她向前走了两步,蜂腰细扭,那摆动的圆圆翘臀看的几个正在干活的男人口干舌燥,王河心里突然涌出四个字来“惊心动魄”。

    “你好,我叫甄倩,是王波的妻子。”

    真欠?这名字换在别人身上就是一个一辈子抹不去的笑话,但用在这个女人这里,平添了一份暧昧的诱惑。

    王河微笑着轻轻捏着对方的指尖,微微晃动,权当是握了手,眼神却瞥了一眼旁边的王波,这家伙也算是有点本事,长得一副汉奸走狗相,老婆却是个绝世尤物。

    “咯咯!王大哥还真是绅士呢……”真欠,哦不,甄倩轻轻捂着嘴,低笑一声,似是对王河握手时动作嘲讽,却又让人生不起厌来,望向王河的眼神却是眼角含春,媚态顿生。

    饶是王河这种不好色的男人,也不免得心中一荡,干咳了几声,才敷衍过去。

    唉!男人……

    “哈哈哈……不要干站在这里说话了,显得我这农庄不懂礼数,来来来,我早已经准备好一些酒水饭菜,王河兄弟这边请!”

    好在王波出言缓解了王河略微的尴尬,拉着他就像主屋内走去,一进门,一张大圆桌上摆满了菜肴,甚至还有一瓶未开封的飞天茅台。

    “坐坐坐,快坐下,听闻兄弟昨天就到了,手下这些人不懂礼数,竟然都不通知我,今日准备了些粗茶淡饭略表歉意,招待不周,还望兄弟多担待。”

    粗茶淡饭?王河瞅了瞅桌子上,都是些家常菜,土豆烧肉,清炒豆芽,番茄炖腊肉,还有几道叫不上名的绿色蔬菜,桌子中间一个大盆,掀开盖子居然是一只大甲鱼。

    这些菜放在以前不算什么,按这王波的身份来说,确实称得上是粗茶淡饭,可在这末世,这那里是寻常人能吃的上的东西。

    土豆腊肉腊肠这类东西耐存,豆芽生菜水培生长快,也可以解释,这其它的食材真不知道是怎么搞到的,尤其这甲鱼。

    王波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一旁解释道:“都是些平常的玩意,这里冬天不比北方银装素裹,风景壮丽,好在还有不少野菜可以吃,你看这个……”

    王波指了指一道清炒的绿色蔬菜说道:“这是蒲公英,清炒、炖汤都不错,还有这个……野辣菜、地菜,都是味道不错的,尝尝”

    说罢,就给王河碗里夹了几筷子,又指着甲鱼说道:“还有这团鱼,我在五六公里外承包了片水塘,专门养团鱼,喂得饲料也讲究,营养价值和野的差不了多少。”

    “是嘛,那小弟我可是有口福了。”

    王河吃了几口野菜,清淡可口,味道确实不错,这甲鱼吃起来也是肥美顺滑,对连续吃了好几天零食熟肉的他来说,这所谓的粗茶淡饭,比山珍海味还要顺口。

    不过,嘴里吃着,王河这心里小算盘也没落下,打得是噼啪作响,出发前也没见着王波夫妻二人露一下面,这刚打胜一仗得了一点好处,连酒席都备上了,要说这里面没点事,打死他也不信。

    “来来,王河兄弟,你我本是同姓,更巧的是在这末世你我兄弟二人恰能相识,五百年前莫不是真的是一家人,要不然怎会如此有缘?”

    王波说着话,一旁的甄倩斟满了两杯酒,端起一杯放在王河面前说道:“既然如此有缘,你们俩干脆结拜为兄弟如何?”

    王波一拍掌,大喜道:“好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不知兄弟意下如何?”

    “好啊,大哥,小弟先干为敬。”

    王河端起酒来一干而净,他可没有到处认亲戚的习惯,反正伤一好他就走了,只不过这王波夫妻二人太过热情,他也不愿得罪人,顺便看看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哎呀!没想到今天真是大喜之日,我王波竟能和这大英雄结拜为兄弟,我虚长你几岁,那就厚着脸做个哥哥了,来人呐……”

    大厅外走进来一个打扮精干的壮汉,一看就和许医生那一伙庄稼汉不一样,体格健壮身材高大,眼神里透着一股凶狠,看来灾变前就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

    “波爷。”来人对着王波一低头,静等吩咐。

    “去把我的宝贝拿来。”

    “是!”

    “大哥这是……”王河知道这是要送礼了,这热热闹闹的拉拢了自己半天,不送点见面礼,怎么可能好意思张口求他办事。

    “哈哈哈……老弟别急,稍等片刻,来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