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六章:水田

    只不过,让王河担心的并不是这两只巨尸,巨尸的前方,一只卧在地下,有如一台轿车大小的怪物让他皱起了眉头,尤其是怪物背上还有一只全身骨甲的铠尸。

    王河快速分析了一下,现在自身力量没有恢复到全胜时期一半,最多四成左右的样子,面对两只巨尸还有一战之力,加上铠尸的话就难以为继了。

    更何况,最难对付的应该是那怪物,单是体型就知道是力量型,如果弓箭在手,还能有一拼之力,可惜远程武器只有几把当作飞刀的剪刀。

    王河缓缓后退,回到村口和文静会合,又在她的指引下来到陷阱处,许医生正带着人在布置陷阱,十几个人像播种一样将装满汽油的矿泉水瓶扔进一片空旷泥泞的田里。

    这片水田被放去大量的水,矿泉水瓶不会没在水里,但是田地泥泞,人踩上去小腿都会陷入在泥中,一旦丧尸进来,就只能站在原地被活活烧死。

    南方的田地大多都这个样子,倒是不用特地去挑选,王河又交代了几句,便带走几十个玻璃燃烧瓶和两桶十五升的汽油,又返回了村子,这次他孤身一人,谁也没带。

    路已经记熟,掐着时间耐心的等待,大概两个小时后,行动开始。

    王河站在屋顶上,将绑着燃烧瓶影尸前臂当作投枪掷了出去,在高速路上他一共得到八支影尸的前臂,此时也不吝啬,两只巨尸分别掷了两支,剩下的都投向了怪物。

    至于铠尸,骨甲的防御太高了,不用妄想能扎穿。

    “呼!”燃烧瓶爆开,大火瞬间包围了巨尸和怪物,缺乏水分又满是油脂的丧尸也瞬间引燃了一大片,王河干脆将剩余的燃烧瓶扔进尸群,转身就跑。

    丧尸根本顾不上身上的大火,嘶吼着追了上来,铠尸驾驭着怪兽撞死碾死大片的丧尸冲在了最前头,怒吼着向王河追来。

    王河头也不回,接连踢倒两个打开盖的汽油桶,飞快的跃上摩托,一拧油门就加速离开,紧追在身后的怪物先是踏上了第一个汽油桶,身上的火焰瞬间引燃了洒在地面的汽油,油桶跟着发生了爆炸。

    巨大的爆炸将怪物整个掀翻,连同背上的铠尸一起摔飞,过了半晌才重新翻过身体,连同追上来的巨尸一起,又追了上来,可惜这怪物和丧尸一样没什么脑子,很快又踏上了第二个油桶。

    “轰隆!”

    第二次爆炸将怪兽和巨尸一起炸飞,怪物的样子无比凄惨,四肢被炸残,再也无力挣扎,躺在火焰中扭动着,被火焰炙烤的慢慢没了反应。

    两只巨尸也只是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动静,连同它们一起炸死的还有无数的高阶丧尸,王河特意在前方等了一会,仅有几只高阶丧尸冲过了火焰,被他一一杀掉。

    剩下的都是普通丧尸,速度缓慢,在穿过火焰的时候就烧死不少,王河驾驶着摩托,在前面慢慢的引诱着尸群向陷阱走去。

    陷阱处空无一人,所有人布置好之后就离开了,在距离几百米的地方远远的观察着,一旦计划失败,他们就会回到别墅去,至于王河下场会怎么样,他们并不放在心上。

    王河也不需要他们担心,驾驶着黑马绕过陷阱,在水田的对面停好车,然后又喊又叫的吸引着丧尸。

    丧尸的奔跑速度并不慢,比普通人还要快的多,这也是为什么这里的人夜间出行的原因之一,汽车的声音会引来丧尸,他们不是对手,徒步的话一旦被发现,又无法逃脱。

    上千只面目狰狞的丧尸飞奔而来,躲在远处的幸存者被吓的冷汗直冒,不免的对独自面对尸群的王河生出一份敬佩,毕竟不是所有人有勇气面对这些吃人怪物。

    他们躲在几百米外,都吓得面无人色,更何况站在近在咫尺的王河,那是需要多么大的胆量才能做到。

    王河的喊叫声,引得丧尸们疯狂的直奔而来,前排的丧尸一脚踏进水田,就把腿陷了进去,失去平衡摔倒在泥里,紧随其后的丧尸也重蹈覆辙,一只只摔进了水田。

    很快前面的丧尸为后面涌上来的丧尸铺了一层“尸路”,同伴们踏着它们的身体又向前移动了几分,不过也没能走出多远,也陷进了泥里。

    几只身上带火的丧尸还引着了水田里的塑料瓶,引发了一连串的小爆炸,不一会整个水田就是一片火海,站在田边的王河,还不时地将幸存者留在田边的汽油瓶扔进火海。

    当最后一只丧尸跳进火海的时候,整片水田都没有一只丧尸能跑到王河的面前,幸存者们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简直不敢相信,竟然这么简单就杀掉了上千只丧尸。

    “兄弟,你真是太厉害了!”许医生带着众人来到王河面前,衷心的佩服道,他们遇到七八只丧尸的尸群都只有跑的份,这上千的尸群,想都不敢想能解决掉。

    “别大意,丧尸里面有很多变异体和进化体,不比夜魔弱多少,这种程度的大火,不一定能解决的了。”

    王河没有掉以轻心,他总有预感这事还没有完,急忙招呼众人离开这里,刚刚说完,一声嘶吼,就打断了众人的欢呼,王河回头一望,原来是那只铠尸。

    铠尸的速度并不快,而且都伴随有坐骑,那只巨大怪物的死,让它只能凭双脚赶路,此时才姗姗来迟。

    眼见自己的手下已经被屠杀殆尽,铠尸一声怒吼,手持骨剑,架起骨盾就冲了过来,它也是从水田径直跑过来的,指不过田里布满了丧尸的尸体,倒是给它提供了便利。

    “你们退远点。”王河抽出两口横刀,对许医生一甩头,示意他离开,就对着铠尸一声大喝:“来吧!”

    铠尸踏着“尸路”疾奔而来,快要到达田边时,已经到了“尸路”的尽头,一脚踏空陷入泥中,身体向前摔去,王河趁机上前就是一刀,却被骨盾架住。

    他没有趁胜追击,再向前自己也会陷入泥中,这样灵活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站在田边保证对方上不来,限制住对方的活动才是取胜的关键。

    横刀卡在了骨盾上,王河用力一抽,没想到将摔在泥里的铠尸拽了起来,他顿时暗骂自己一句蠢材,怎么就忘了铠尸的骨甲和武器都可以变形。

    被铠尸摆了一道,让王河顿时觉得颜面无光,右手长横刀一拧,斜斜的拉开骨盾,左手短横刀一刀劈了过去,铠尸抬起骨剑格挡,却不料王河只是虚晃一刀,收刀抬脚踹在了骨盾上。

    “喀嚓”被卡住的长横刀终于摆脱了骨盾,铠尸被一脚震得向后摔去,沉重的骨甲让它整个陷入了泥里,半天爬不起来。

    其实王河左手一刀下去,以横刀的锋利,完全能废掉铠尸的骨剑,可惜他的左手未愈,这一刀下去,骨剑是斩断了,自己的左臂也可能被震断,铠尸的骨剑马上就能恢复,自己这手臂可没那么快。

    铠尸在泥里挣扎,王河在田边想着对策,汽油全部用完了,否则直接烧它就完了,就这么离开,这家伙迟早会爬上来,追上他们,要知道高级的丧尸已经诞生了些许智慧,如果就此纠缠不休的话,会给这些幸存者带来不小的麻烦。

    铠尸狼狈的重新站立起来,它没有第一时间发起进攻,而是站在原地,似乎也发现了王河不愿进入水田,手里的骨剑和骨盾慢慢化为骨粉,融合在了一起,竟变成了一杆两米长的长枪。

    身上的骨甲也渐渐褪去,露出里面黑灰色的本来面目,大量的骨粉落在泥地上,凝结成一大片圆圆的骨片,铠尸抬脚就踩了上去,双脚就像踩了两片巨大的骨制莲叶,漂浮在了水田的泥地上。

    铠尸不但增加了攻击距离,而且还克服了泥地里的行动阻碍,变得灵活了起来,处在下风的反而成了王河,除了被动防御,就只能远远的退开,让它从容离开水田。

    届时王河的左臂的伤势反而会让他处在劣势,这也是王河不愿面对的境地。

    他在田边格档着长枪,面对铠尸势大力沉的刺击,王河也是勉力支撑着,几次下来,铠尸似乎也看出来他的左臂有问题,几次攻击都对准了他的左边。

    王河一边后退,一边招架着,左手应付的越来越吃力,铠尸也距离田边越来越近,终于,在一次大力抽打中,王河的左臂再也难以招架,短横刀脱手而出。

    铠尸抓紧时机,再次向王河左边抽打过去,逼迫他向后退去,自己好彻底摆脱泥地,岂料王河突然邪邪一笑,不退反进,左肋硬是挨了一击,左手一把攥住骨枪,整个人向铠尸扑去。

    “啪叽”王河连带着铠尸一起扑进了泥里,将对方死死压在身下,右手反手握到,举刀就捅,铠尸急忙幻化骨甲,可惜已经迟了,长横刀直接贯穿了它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