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五章:夜魔

    要知道,昨夜是他把王河背回来的,也是他抢救的,当时王河的样子,和死了几乎就差一口气的区别,除了左臂,身上还有几处贯穿伤,腹部更是被夜魔抓的肠子都露出来了。

    王河自然是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一眼瞥见自己的横刀和背包都扔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也不管还扎在手臂上的输液针头,径直走过去,拉开背包取出食物就吃。

    还是许医生眼疾手快,一把摘下药瓶跟了过去,就见王河背包里起码四五人份的食物,就像是扔进了无底洞一般,被他几口就吞了个干净。

    也不管旁人被惊得目瞪口呆,王河意犹未尽的吧唧了几下嘴,这点食物只是延缓了一点胃里空荡荡的灼烧感,他把目光移到了许医生脸上。

    “请问……能给我拿点吃的么?”王河有些不好意思,可这饥饿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呃……有……有有有!”许医生像是刚回过神来,他还没见重伤一天就能下地乱跑,胃口还这么好的人,不免有点吓着了。

    “小静,去拿点食物来。”许医生连忙指挥文静去准备吃食,自己则检查起王河的伤势。

    “这……这不可能啊,怎么一个晚上就……”

    王河赤裸着上半身,下半身不知被谁套了一条肥大的短裤,身上缠满了纱布,可拆开的纱布下,除了左臂,所有的外伤竟在一夜间长出了嫩肉,只留下颜色粉嫩的几道伤疤。

    “你是怎么做到的?”许医生情绪激动的问道,要知道普通人就这种伤,在末世的医疗条件虽不说是必死无疑,但没有个半年几个月的,不可能恢复到这个状态。

    “我身体好,呵呵呵,吃得多恢复的快……”王河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看对方救了自己的份上,他也不打算隐瞒,准备稍后再详细的解释能力者相关的讯息,现在太饿了,他只想吃……

    等文静端来食物的时候,王河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开始还稍微注意一点形象,当一块土豆被他吞进肚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再保持矜持,狼吞虎咽了起来。

    许医生和文静两人看着王河的吃相,忍不住后退了几步,那狰狞的面容,活脱脱一个见着新鲜血肉的丧尸,左右开弓塞进嘴里,连嚼都不嚼就吞了下去,吃的心无旁骛,忘情自我。

    文静躲在许医生的背后,生怕这暴食的家伙突然冲上来咬她一口。

    其实这些食物并不丰盛,土豆、白米饭、咸菜和几根绿油油的青菜,还有一杯牛奶,看得出来他们平时吃的也不怎么好,这杯牛奶和青菜,恐怕也是因为王河是伤员才特殊照顾的。

    虽然食物不怎么样,但这量挺足,一大盆热腾腾的米饭,拌了些酱油和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油脂,香气扑鼻,还有蒸熟的土豆,也许是王河一开始的饭量把小姑娘吓着了,文静一口气拿了十几个。

    一阵风卷残云,王河抹抹嘴巴,又看向许医生,许医蛇心领神会,转头看向文静,文静两眼泛红,泪都快下来了。

    “还有土豆……其它的都吃完了……”

    “都拿过来吧……”送佛送到西,许医生也有些无奈,谁让他心善救回来这么个大肚汉,一口气吃了自己半个月的口粮。

    怪不得能凭一己之力杀掉一头夜魔,望着王河那超乎常人的魁梧身躯,许医生似乎为他的惊人饭量找到了借口。

    “那个……不好意思,我会还你们的。”

    王河也为自己吃了人家这么食物感到一些愧疚,想到那个便利店的仓库里还有不少食物,他准备一旦左手彻底愈合了,就把那里搬空,全送给这位救命恩人。

    “不打紧,不打紧,地里的土豆也快成熟了,食物我们并不短缺,你安心养伤便是。”

    许医生摆摆手,表现的好像对此并不在意,王河却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些许的肉痛,他有些好奇的问道:“我在路过的村子里看到很多便利店里都有大量的粮油,为什么你们不去拿一些回来呢?”

    “唉!我当然知道哪里有大量的食物,可是没有兄弟你那身手啊,单单就说发现你的那个村子,少说也有一千多只丧尸,白天丧尸的视力和普通人差不多,加上听力超群,很难取得食物。”

    许医生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只有晚上的时候,丧尸看不见东西,我们才能偷偷进去拿几袋粮食,可是还要面对夜魔的偷袭,每次也拿不了几袋米。”

    “所以,我其实想向你讨教一下,你是怎么对付夜魔的,兄弟千里迢迢来到我们这里,一定是经验丰富。”

    王河哭笑不得的挠了下额头,苦笑道:“许医生,实不相瞒,我也是头一次遇到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夜魔……?

    “怎么可能,从河西到江北,一千多公里,竟是头一次遇到夜魔?难道你都是白天赶路的么?”许医生不可思议的问道,在他眼里,白天到处都是尸群,可比夜里偶尔出现的夜魔危险的多。

    王河将路途上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同时问道:“这夜魔到底是什么怪物?我怎么觉得不像是人类变得。”

    “确实不全是人类……”许医生说道:“其实夜魔只是统称,它们和丧尸不太一样,有的是人类,有的是动物,甚至是丧尸变异,虽然外观上有些差异,但其它方面是一样的。”

    “例如,都是浑身粗硬的黑毛,有夜视能力和超强的听力,行动和攻击无声无息,惧怕光白天不会出现,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它们会保留一些原本的外貌和习惯。”

    “比如人类变异的夜魔,脸部和人类相差无几,攻击的时候主要是用双手,犬类变异的头部和狗一样,四肢着地,用嘴撕咬,至于究竟是怎么变异的我们也不清楚。”

    王河回忆了一下,脱口问道:“我杀死的那只,难道是猴子变异?”

    “对。”许医生很肯定的点点头。

    怪不得长得那么像猴,这夜魔听上去可比丧尸难对付多了,速度快,攻击力强,尤其在夜间可是难缠的很。

    思索了一下,王河觉得这些幸存者不单单是食物的问题,明明找对了方法,丧尸更好解决,仅仅是因为数量的差异,就选择了跟更难对付的夜魔死磕,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他们蠢。

    “大概是南北人口差异的问题,这里人口密集,所以一个小村里都能有上千的尸群,夜魔我没什么经验,不过对付丧尸的话我还是能帮上点忙的。”

    “兄弟有什么办法?”许医生闻言,眼神一亮,期待的问道。

    “你们这里有多少人?”

    “一共十五人……”许医生神色一暗,似是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原本有近三十的,因为食物和药品,死了许多人,大多都是被夜魔所杀。”

    王河点点头:“人是少了点,不过够了。”

    “这里面还有三名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和两个十三岁左右的孩子,而且有四个是女人……”

    面对许医生有些为难的样子,王河知道他是怕这些人会遭遇危险,对战丧尸他们毫无经验。

    “放心吧,交给我,只需要他们听指挥就行。”王河自信的拍拍他的肩膀,正巧文静又端来十几个土豆,王河也不客气,坐下就吃,顺便交代了几句要他们准备一些东西。

    他的想法很简单,用火布置陷阱,这战术王河已经用得炉火纯青了。

    吃掉最后几个土豆,他也就是个半饱,也不耽搁,跟着许医生来到了室外,外面天光大亮,也就是中午的样子,王河这才发现刚才的房间是在地下室。

    这是一个处在村子外的独栋别墅,看这位置和别墅的建筑风格就知道,也是个农民自建房屋,样子一般,实用性很强,带有一个大院子,外面是三米多高的围墙。

    院子里种着不少农作物,因为天气还冷,都覆盖着塑料大棚,院子中间一条砖石铺就的小路直通院门,小路上站着十二个面带憔悴的人。

    这些人的精神都不怎么好,看到王河出来,都有些面色不渝,甚至有一个青年还对着地面啐了一口痰。

    王河自然明白,这些人也是和许医生一样带有担忧,认为自己带他们出来纯粹就是送死,这也不怪他们,任是谁也不会对初次见面的人就充满信任。

    “叫大伙出来就是帮忙搬搬东西,看到丧尸我们就撤,不会有危险的……”

    许医生见状连忙上前安抚,王河躲在一边什么都没说,待到这些人跟着许医生不情不愿的出了院门,他才在文静的指引下向村子走去。

    村子并不远,步行了半个多小时,就看到了村口的牌楼,王河带着文静在村口找到了摩托车,先检查了下车况,确认良好无误,这才留下文静,一个人潜进村子观察了一番。

    趴在一间屋子的屋顶眺望,村子里密密麻麻的丧尸,围着一栋好像是村委会的颇为气派的大院,两只三米多高的巨尸在尸群中特别显眼。

    果然上千的尸群必定有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