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三章:江北

    双手搓了搓,王河满意的看着手里搓成铁球的罐头壳,随手丢到一边。

    “不错,恢复了差不多四成左右。”

    他自言自语着,用力攥了攥拳头,在定州的精神病院王河因为饥饿吃了不少的药材,当时也没什么感觉,这几日力量恢复的速度却骤然加快,他自己能感觉的到,哪些药材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接下来的路程危机重重,天知道会遇到什么难以应付的事情,所以王河敞开了肚子,疯狂的进食以补充能量,直到把储备的食物吃得只剩下四五个肉罐头才停下来。

    拍拍好似无底洞一样的肚子,他已经许久没有吃这么饱了,上一次在小镇杀掉无皮尸,昏迷醒来之后好像也有这种饱腹感,但王河完全不记得自己吃了什么东西。

    其实他的心里也不愿意去回想,那天嘴里残留的味道,和小饭馆厨房的那一片狼藉,已经隐隐让他猜到了什么,细思之下,恶心的想吐,干脆当作没发生过。

    稍作休息,王河跨上摩托,向江北进发,挑选的路线依旧是沿着城市的边缘,最大限度的减少与尸群的接触,可惜天不遂人愿,刚刚进入江北市,高速公路就被堆成小山一样的废旧汽车堵了个水泄不通。

    汽车一看就是连番撞击后堆叠起来的,夹缝中还有无数的残肢和被挤压的丧尸,透过缝隙,车山的那一边,密密麻麻的拥挤着无数的丧尸在漫无目的的游荡,偶尔互相攻击着,因此也诞生不少身材高大的巨尸。

    前方道路不同,所幸路边的护栏板也被车辆撞得破损不堪,倒是节省了绕路的时间,王河从一处破损的地方下了高速,行驶在荒废的田地里。

    这里已是南方地区,没有下雪,野地里还算好走,而且还有许多轮胎印,看上去都是刚刚留下的,似乎不久前刚有大型车队从这里经过。

    车辙的方向与自己的目标方向大概一致,看这痕迹最少有五六十辆车的车队,王河干脆就跟着车辙驶去。

    走了没多久,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个村落,不愧是富庶的南方地区,仅仅几公里就能遇到一个堪比北方小镇规模的村庄。

    然而,车辙印也消失在这个村庄的入口处。

    王河停下车,步行缓缓靠近村庄。里面的场景让他大吃一惊。这里一幅刚发生过战斗的样子。

    两只六七米高的巨尸,被几道绳索死死地捆在三四层高的农家自建别墅的外墙上,每根绳索的两段,都系在深深的钉在墙体里,只露出尾部的弩箭上,单是这弩箭就有三四十支。

    这两只巨尸身上还插着无数根长矛,尽管如此,强大的生命力使得它们还没有彻底死去,不过也已经是奄奄一息。

    此外,周围还有无数丧尸的尸体,烧死的,撞死的,最多的还是被冷兵器杀死的,而四周没有一具人类的尸体,只有两三辆报废的汽车,看车辆损伤的情况,应该出自巨尸之手。

    这个车队的人数很多,而且实力强大,看现场的痕迹,可以断定人员伤亡的数量很少,至少,这一场战斗肯定是胜利了,否则不可能有时间收拾好同伴的尸体,而后从容的离开。

    王河分别爬上两栋别墅,将两只巨尸的脑袋砍掉,可惜没有找到有进化原液,倒是用来困住巨尸的弩箭引起了他的兴趣。

    这弩箭分明是用磨尖了的钢筋棍制成的,尾部焊接了一个圆环,用来捆绑绳索,整个弩箭长度在一米五左右,没有箭羽,这玩意得用弩床发射,而且精度很差。

    不过两支一组,系上绳索,到是困住敌人的利器,制作这个武器的人,一定是个天才。

    整个村子搜索了一圈,王河有点想要骂娘了,别说是食物,居然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他只搜索到几把剪刀两三个玻璃瓶和几块破布头,简直比蝗虫过境还要夸张。

    最后从巨尸身上取下几根绳索,聊以慰籍。

    “这帮人的风格很眼熟啊……”

    王河嘟囔着,这雁过拔毛的风格,与吴婷太像了,尤其废弃汽车油箱上被捅破的窟窿,像极了李金钩的手法。

    剪刀一分为二,做成飞刀,好不容易收集了一点汽油灌进玻璃瓶,塞上破布条做了几个燃烧瓶,绳索接成长绳,都归置进摩托车,这里也不值得停留,他又重新开始上路

    如果速度够快的话,说不定能赶上前面的车队,跟在他们的后面走,也能大大减少危险,提高穿越江北的几率。

    然而事与愿违,尽管一路沿着车辙的痕迹,加上地图的指引,连续穿越了数个空无一“尸”的村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将地面的痕迹冲刷的干干净净,也将王河的好运彻底冲走了。

    不可避免的,他又迷路了。

    王河迷茫的站在一个岔路口,南方的冬雨已经将他浇透,寒冷、黏稠,都不及他现在心一半冰凉,从上午吃过那一顿之后到现在,王河再没吃过一点食物。

    沿途没有可补充的资源,所剩也不多,他不敢全部吃掉,前方又失去了目标,迷路加上饥饿,让王河心情烦躁到了极点,干脆捡起一根树枝扔了出去,树枝落地指向左面,他便径直向左面驶去。

    还好这里村庄众多,不过几里地,王河透过漫天的雨水,朦朦胧胧的看到远处有房屋的影子,不由的加快了速度赶了过去。

    还没到村口,几个晃动的身影就让他知道自己选错了路,不过这也意味着,这个村庄没有被搜索过,找到食物的几率很大。

    王河将摩托车停在路旁,用几块塑料布将车盖住,又压了几块石头,这才向村内走去,自从上次摩托被偷走,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他特意收集了一些塑料布以备不时之需。

    连着掷出剪刀,解决了几只拦在路上的丧尸,大雨掩盖了大部分的声音,没有惊动到远处的尸群,王河也终于发现了一个便利店,再也顾不得许多,抽出横刀就跑了过去。

    便利店的门口有四只丧尸,对已经完全挥的动横刀的他来说完全没有压力,几下解决战斗,也不管便利店里的情况,王河一头就冲了进去。

    门口的货架几乎都是空的,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两只高阶丧尸带着十几个小弟见到他马上就扑了上来。

    本就饥饿的王河,看到空无一物的货架,一股无名之火伴随着烦躁一下就涌了上来,想也不想提刀就迎了上去,发泄一般劈砍起来,当最后一只丧尸被劈成两半的时候,他也浑身是伤的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王河蜷缩着身体,不停地哆嗦着,腹中火烧一样的饥饿感觉更是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进食欲望。

    痛苦刺激的他挣扎的站了起来,不死心的向便利店的深处走去,在最后的几个货架上,还有少量的一些过期的零食,王河一头扑了上去,拿起一包零食撕开包装便一口吞到肚子里。

    一包接着一包,嚼都没怎么嚼一下,地上不断飘落着各种食品包装袋,此刻的他,完全被饥饿控制了整个大脑,唯一的想法,便是将眼前的食物吞到肚里。

    不出片刻,几个货架上残存的一点点食物就被吃了个干净,饥饿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货架背后的一扇门引起了他的注意,王河上前一脚将门踹开,里面满满登登的全是店家的存货。

    他直接打开一袋大米,将头埋进袋子里就嘎吱嘎吱的嚼起来,干硬的生米刮着喉咙管被吞下肚,噎的他直翻白眼,随手拿起一瓶花生油就灌了几口,然后继续往嘴里塞米。

    十公斤一袋的大米,五升装的花生油被灌进肚,他还未满足,又拿起一包挂面,袋装的猪蹄,撕咬开包装就吃了下去,连骨头都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知道他吃下去将近五十多斤的食物后,王河突然两眼一翻,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就这么昏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已经是到了夜晚,用打火机的火光找到一节蜡烛,这才打量起周围,看着满地的狼籍,王河已经将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他只记得,自己好像吃了不少食物,而且吃着吃着就睡着了,揉揉肚子,此时竟是没有一点饱腹感,他倒是想的开,眼前还有这么多的食物,干脆继续吃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斯文的多。

    挑着吃几袋熟肉,还有热量极高的巧克力,直到肚子里完全塞不下为止,王河才一口气吞下一瓶可乐,悠悠的打了一个饱嗝,打包了满满两大箱的高热量食物走出了便利店。

    室外的环境让他有些疑惑,白天刚刚下一场瓢泼大雨,此时地面已经干了,几只丧尸已经游荡在了来时的路上,他来不及多想,甩出几只飞刀清理出来路,快速的向摩托车方向赶去。

    回到摩托车,看到仪表上的时间时,王河楞了,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在便利店里睡了足足一天一夜的时间,怪不得外面一点雨后的样子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