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章:搜查

    “哇呀呀~”危急关头,王河一声怪叫,一个转身,左肘向后一个肘击,手中T型棍的长端“噗嗤”捅进丧尸的左眼。

    “吼“丧尸吃痛左爪向外横扫,王河胸口大开,被一爪击飞。

    空中倒飞的王河双手乱抓,正好抠住西户敞开的大门,就在他滚进西户的同时,把大门也顺带着关上了。

    向后翻滚的王河,直到撞上客厅的茶几才停止。

    他迅速挣扎爬起,把大门内侧的木门也紧紧关上,又把就近的家具堵到门口,还不放心,看到厨房的冰箱,忍住伤痛,推过来挤在门口,才瘫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伴随着丧尸的撞门声,王河歇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

    刚才腹部和胸部的疼痛已经减轻大半,他低头检查伤势,骑行服胸部和腹部已经破碎,但身上居然只有一点点淤青。

    回想刚才受到的那两下攻击,一般人早就内脏受损了,再看自己完好得皮肤,王河“腾”的站起身来。

    走进厨房,拿起一把厨刀,咬咬牙,在自己左臂划了一道伤口。

    伤口不深,仅是刚刚见血,王河看了一会伤口,没感觉有什么变化,自嘲般笑笑,便扔下了厨刀。

    “看来想多了。”王河捡起自己得长刀,这才打量了一下这户人家。

    西户和东户的格局差不多,对称的设计,让厨房和卧室的方向正好相反,从大门进来能看见厨房,却看不到卧室。

    门外不断传来进化丧尸愤怒的吼叫声,和不断冲击的撞门声,王河思索着怎么才能走出这困境,四处不断的搜索着,看看有没有有用的东西可以利用。

    当他靠近卧室时,隐隐的听到,卧室里有丧尸低沉的嘶吼和指甲抠门的声音。

    “有丧尸!”王河并没有慌张,卧室里肯定不是门外的那种大家伙,否则他刚进来的时候里面的丧尸就破门而出了,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卧室门是那种圆形的门把手,拧住门把手向里推才能打开门。

    王河拆了一把椅子,找来一节短绳,一头捆在门把手上,另一头拴在椅子上拆下来的长腿上,将椅子腿横过来,拧动把手,缓缓的打开一条门缝。

    “嗷~”门缝处突然挤出一只皮肤溃烂的手,和半张丧尸的脸,门把手上的短绳瞬间绷紧,长长的椅子腿横在门外,让丧尸一时无法完全打开卧室门,只能透过门缝表示它的强烈不满。

    这是一只二十八九岁女孩变异的丧尸,王河依稀记起在小区院子里还见过她,透过门缝,能看到卧室地板躺着两具老人的尸体,一男一女,应该是被杀死并吞食了。

    大概看了看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王河捡起一根从椅子上拆下来的木棍,把丧尸顶进卧室里,关上了卧室门,不是他害怕,是实在没什么必要,既然没有什么威胁,就由它去吧。

    “哐当!”

    门外一声巨响,一定是东户的防盗门被撞开了。

    防盗门和其它门不一样,都是向外开的,丧尸从里面撞击,只有门锁有所阻挡,对进化丧尸的强大力量而言,简直不堪一“撞”。

    像王河所在的西户,从门外向里撞击,是整个门和门框的阻力,相对来说丧尸很难撞得进来。

    不过,现在又一只进化丧尸的加入,就很难说了。

    王河急得冷汗直冒,一只进化丧尸都如此难以杀死,搞得现在弓断了,T型棍也落在了外面,手里只有一把刀,现在又多了一只,还怎么打……

    “哐…哐…”两只进化丧尸的不断冲撞,大门终于快要支撑不住了,门框已经开始变形,水泥和墙皮哗哗的往下掉落,整栋大楼都随着撞击在颤抖。

    “啪”冰箱被强烈的冲击震倒在地,王河望着冰箱若有所思,突然猛地冲向厨房,拧开水龙头,打开橱柜一顿乱翻。

    翻找无果,他又关掉了天燃气阀门,一把将天然气的的软管拽下来,接在水龙头上,软管的另一头甩到客厅。

    随后把堵在大门口的家具移开,将厨房的一大堆调味料扔在客厅地板上打碎。

    一刀割断冰箱的电线,把电线皮撕开,裸漏的铜丝泡在客厅地板上混有调味料的水里,然后将电线插头插在门侧电视机下面的插座上。

    他自己则蹲在电视柜上,双手握刀,像一只埋伏猎物的猎豹,静静的等待着。

    王河紧紧的盯着大门,面无表情,似乎连呼吸都微弱了许多,他左臂上自己划的那道伤口,此时居然连疤都看不到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哐当!”大门终于不堪重负,连带里面的木门撞飞进厨房。两只进化丧尸争先恐后的冲进房内。一脚踩在客厅地板的污水里。

    “滋滋”伴随着电流声,两只丧尸身上腾起股股白烟,长牙相互撞击,响起“咯吱咯吱”刺耳的声音。

    在这电流的冲刷下,那只断臂独眼的丧尸都停止了愈合,满身的细胞在全力抵抗电击带来的伤害。

    显然这种抵抗是徒劳的,丧尸的肉体逐渐在崩溃,身上残留的衣物和毛发已经开始燃烧,皮肤一块一块的崩碎。

    “啪~”一声微弱的塑料零件碰撞声,丧尸停止了颤抖,这间屋子跳闸了。

    断臂独眼丧尸直挺挺的摔倒在地,另一只丧尸则背靠门框勉力支撑才没有摔倒。

    “呀!”只见王河一声大吼,从电视柜上猛地跳起,双手握刀,一个“力劈华山”,对准倚在门框上的进化丧尸的脑袋就劈了下去。

    “喀嚓”丧尸无力阻挡,脑袋从左眉骨到右下巴一分为二。

    解决一只,正准备给另一只补刀的王河,却瞥见楼道里站满了丧尸。

    刚才的撞门声把整个单元单数楼层游荡的丧尸都给吸引了过来,又被门口的进化丧尸堵在门外。

    现在门口的大块头被王河一刀劈死,尸体横卧在旁,这些普通丧尸马上一拥而上,争夺王河的血肉。

    此时的王河如同猎食的野兽,没有后退,反而依托门口狭窄的优势,将丧尸一只一只的放进来,手中长刀左劈右砍。

    普通丧尸的防御力极低,又不会躲闪格挡,被王河一刀一个轻松解决,当最后一个丧尸被王河削掉脑袋后,一阵劲风袭来,勉强反应过来的王河忙架刀格挡。

    “啪~咚”王河整个人,竟然被一巴掌从大门处扇飞,直到撞开卧室门摔进了衣柜里。

    “嗷!”丧尸一看飞进来好大一块“食物”,二话没说就扑了上来。

    王河被摔得头晕脑胀,刀也不知去向,却没有丝毫停顿,一拳砸在丧尸脸上,带着碳纤维硬壳的骑行手套,砸的丧尸满脸开花,脑袋向后仰去。

    王河迅速起身,一脚把丧尸踹倒,接着一脚踏上去,把丧尸的脑袋踩了个稀烂。

    门外一掌扇飞王河的,正是那只独眼断臂的进化丧尸。

    一声咆哮,丧尸冲进了卧室,慌乱中,王河双手乱抓,从地下一把捞起一根带血的钢丝。

    丧尸猛地扑向王河,王河用力一跳蹦上床去,躲开这一扑,脚下一蹬,再次高高跳起,从冲过来的丧尸头顶上越了过去。

    手中钢丝顺势绕在丧尸脖子上,空中一个扭身背朝下落去,双脚对准丧失脑袋狠狠一蹬。

    王河后背落地,头磕在地板上,一瞬间的冲击,摔得他晕晕乎乎的,短暂的眩晕后,王河甩甩头,捂着脑袋站了起来。

    这只进化丧尸的脖子被钢丝勒断大半,只剩脖子后面还带点皮,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看手里的钢丝,再看看两具老人的尸体,不难联想他们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唉~”同样为人父母的王河,叹了口气,将进化丧尸的尸体拖出卧室,关好房门,还他们一家三口一个清静。

    找到自己的刀,重新返回了七楼,背起随手扔掉的箭袋,王河这才走向电梯。

    电梯内还有两具尸体,看装扮和胸章,与之前射杀的丧尸应该是同一支武装力量,王河搜索了一下,找到三把手枪,两面防爆盾,三把匕首以及急救包、手电等等。

    还有一张证明身份的证件,上面写着“总参特殊武器与战术部队……”等字样,剩下的都被鲜血染红看不清了,这大概就是那白色胸章所代表的队伍。

    至于其他东西不是没什么用,就是被丧尸咬坏了,比如无线电什么的。

    王河在电梯里还找到一个手机,王河一眼就认出来父亲的,打开通讯app,有一个未发出的视频。

    视频画面在不停的晃动,电梯里,父亲怀里抱着孩子,郝姨紧张不安的拿着手机,面对镜头,强装镇定的说道:

    “小河啊,外面人都疯了,见人就咬,你何叔要带我们去避难,你要来找我们呀,一会我给你发位置,小虎你就放心吧,我……”

    视频嘎然而止,很明显是手机掉落后,手指的移开,让视频停止了拍摄。

    王河反复看了几次,随着画面的转动,可以看到父亲身后两侧各站着一个特种部队队员。

    从体貌特征可以判断是这三具尸体中的两位。他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在十八楼遇到危险,然后徒步上楼了。

    将尸体拖出电梯,按动了十八层的电梯按钮,随着电梯的上升,王河紧张的举起防暴盾来。

    “叮~”电梯很快停在了十八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