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章:变身

    王河出手快若闪电,八柄投枪,枪枪不落空,楼梯上人没有一个跑的掉,全被投枪钉死当场。

    拔下枪来,王河挨个尸体脑袋上补了一下,这些人吃了那么多人肉,按李晨阳的理论,身体里肯定堆积不少进化病毒,说不准死了以后会不会变异。

    正当他准备上楼的时候,一个黑影从楼梯上一跃而下,王河举起投枪勉力一挡就向后退去,“喀嚓!”手中枪柄应声而断,当他看清对方手上的武器是不禁愕然。

    来人正是两名壮汉中的一员,这时候他已经脱去外套露出里面壮硕的肌肉,看上去比王河还要稍微宽厚一点。

    他手里拿着的确是王河的短横刀,他随意挽了一个刀花,露出一个嗜血的表情,赞了一句“好刀!”

    王河看他的动作,瞳孔不由的缩了一下,对手力气很大,至少耍刀的那几下看的出来,接近20斤的短横刀在他手里轻若无物。

    不过有一点王河比较安心,虽然对方故意耍几下刀,表明自己是个使刀的高手,但他还是能看的出来,纵然对方会用刀,也不会是什么个中好手,完全做不到收放自如。

    刚才在匆忙间,王河只来得及拔出两根投枪,一柄已经断了,他抬手就将枪头掷了过去,人随枪后,手里投枪猛刺了过去。

    对方一闪身躲过投枪,横刀一扫架开王河刺来的这一枪,迎面就向他的脸上砍去,可惜他不知道,就他这点格斗技术,在王河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王河一矮身子轻松躲过,左手下抱小腿,右臂从前胸一把抱住对方,凌空抬起,身体向右下坠,一个“天狗摔”直把对方脑袋向地面磕去。

    “咚!”一声巨响,对方虽然比现在的王河力气要大,而且手握神器,可惜,不过一个回合,脑袋就被砸进腔子里去了。

    “呸!”王河起身夺回自己的短横刀,吐了一口唾沫,又补了一刀,这才拔起剩下的投枪,向楼上走去。

    一上楼,就看到另一个壮汉,正揉着脑袋,扶着还在眩晕状态的张院长,他们两个离得最近,吸入的羽粉也最多,此时壮汉才刚刚清醒。

    王河可没那么好心等他们恢复好了,一抬手一支投枪就掷了过去。

    这人的反应很快,王河刚一出手,他就像是受到什么感应似的,抱住张院长向前一扑,一个打滚又站了起来,从身后“噌”的一下,抽出一把横刀来。

    王河一看差点气乐了,对方手里拿的正是自己的那一把长横刀,感情自己的两把刀,被这两个家伙分赃了。

    对方把手里的长横刀摆了一个架势,身体放的很低,脚上一登,像贴着地面一样滑行了过来,进攻的方式怪异,而且速度还很快。

    王河一跃而起,向他身后越去,对方在地面一滚,一刀接着一刀向王河劈来,刀刀不离他得小腿。

    这姿势像极了地趟刀,王河被打的狼狈不堪,只能左蹦右跳的向后躲闪,他没想到对方力气不小,速度也很快,居然连刀法也很强。

    几个回合之后,王河被逼到一个墙角,手里的投枪一股脑都掷了出去,脚一蹬墙,空中翻了个跟头,短横刀下挑,对方磕开投枪,一时收不回刀来,被这一挑划开个大口子。

    王河占了个小便宜,落地一滚,向门口跑去,但并没有出门,而是一把拽住门板,一用力,竟是把门揪了下来,对方忍着伤痛追上来,刚刚就要故技重试,被王河一门板砸了个正着。

    对方被门板正正的拍在地板上,什么地趟刀根本使不出来,王河借机跳上门板,一顿猛踩,手里的短横刀向下猛刺。

    对方也挥舞着横刀还击,可怜的门板在两口锋利的横刀下,连纸片都不如,片刻间就成了碎片。

    双方也都没讨到好,对方的肩膀手臂都被刺伤,王河的两条小腿上长短不一的被砍了三四刀。

    王河的力量虽然暂时不如之前,但愈合的能力并没有收到影响,只是片刻就已经止血,反观对方,血流如注,好不凄惨。

    一开始王河以为这两个人都和他一样是能力者,这是才发现不对,这两个人受伤不会愈合,连能力者最基本的能力都没有,但从力量上来看,又高出普通人不少,或许只是单纯的强壮?

    接下来发生的事,彻底颠覆了王河的猜测,只见原本受伤严重,强行支撑着与他对峙的壮汉,突然一声怒吼,将手上的横刀丢掉,四肢着地,身体不停的扭曲着,发出骨骼交错的“格拉”声。

    皮肤上竟是开始长出黑色的粗毛,脊背向上弓起,下颌骨向外突出,整个人上半身膨胀了起来,手臂连带着手掌暴涨了一节,变得又粗又壮,指甲更是像野兽一样尖刺锋利。

    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传说中狼人,王河仿佛被这惊世骇俗的变身吓了一跳,转身就向楼梯跑去。

    狼人哪能让他轻松逃走,四爪一蹬就飞奔了起来,那速度快若闪电,几个腾挪就追上了王河,前爪一扑,张口就向他的脖颈咬去。

    也亏得王河的能力稍微有点恢复,抡起横刀就向狼人嘴上砍去,虽然连续挥舞短横刀不如以前那么自如,但多少还能保持一点持续作战的能力,否则近20斤的横刀,早就让他筋疲力尽了。

    狼人嘴上挨了一刀,但没受重伤,牙齿掉落了几颗,嘴角裂开一条血口,反而激的它凶性大起,伏下身子猛扑过来。

    王河几步跳下楼梯,反手横刀向上斜刺,正捅在扑过来的狼人肩膀上,横刀的锋利,和狼人强大的冲击力,像烧红的刀子切过凝固的牛油一样,一下子就卸开了狼人的半个肩膀,连同左臂一起被切了下来。

    原来他早就发现对手的所谓的地趟刀,就是习惯性的压低姿势攻击人的下盘和后路,待其变身后,四肢着地的进攻姿势更是验证了这一点,利用楼梯的地形,王河很巧妙的解决掉了这拥有诡异能力的狼人。

    重伤的狼人并没有马上死去,伤口没有愈合的迹象,但是它的生命力过于惊人了,这样的重伤,连内脏都流了出来,居然还有力气在挣扎,两只狼眼恶狠狠的盯着王河,眼中都是浓稠的难以化解的嗜血与仇恨。

    也亏得王河和刘达星学习的搏击技巧,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实难逃过此劫。

    补刀解决掉这只狼人,王河又回到二楼,张院长已经醒来,跪坐在地板上挣扎的想要站起来,见到他向自己走来,慌张的向后爬去。

    “阿大,阿二,快来救我啊!”

    “你是在喊那两个狼崽子么?来不了了……”王河戏谑的打量着她,半蹲在张院长面前,手里的尖刀还在滴着鲜血,那样子要多凶悍有多凶悍。

    “大哥,大哥我错了,你不是来救我的么?别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张院长害怕的浑身颤抖,哭得梨花带雨,衣服在滚爬时蹭的衣扣被解开,衣摆向上撩起,露出里面两团柔软的浑圆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皮肤白皙,肤如凝脂。

    紧身窄裙下的一双美腿更是诱人遐想,加上她楚楚可怜的表情和那一句做什么都可以,几乎可以说很少有男人能抵抗的了。

    这女人保养的相当好了,40来岁的年纪,身材、皮肤居然和20岁的小姑娘一样,不过可惜王河一直都是一个头脑清晰的,要说面前这个女人没有吸引力那是假的,但他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张院长看着面前这赤裸的男人,他显然有了生理反应,心中暗自得意,她还没见过在自己刻意引诱的情况下,还能把持的住的男人,再看一眼对方强壮的身体,不由的想到似乎给他占占便宜也不错。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张院长面带春色的脸上,当下就把她给扇懵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个耳光扇来,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我的衣服和东西呢?”

    “在三楼……”张院长不敢相信这男人居然舍得打她,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癖好?直到王河拎着她走到三楼,穿好衣服背好自己的物品,她才反应过来,对方还真没把她当回事。

    “说说吧?那两只小狼狗是怎么回事?”

    三楼的这件房间,放满了各种袋装的零食和饮料,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药材和药品,王河也不客气,拆开了就吃,薯片、火腿肠就着可乐、葡萄糖,顺手还把什么枸杞、人参也塞进嘴里。

    他早就饿疯了,根本不看是什么东西,能吃的他就吃,直到肚子里的饥饿感减轻了一些,才想起还有个张院长在那里傻站着,这才抹把嘴,询问起来。

    “他们……他们是注射了一种药,才有了变身能力的。”张院长唯唯诺诺的说道,面对这只顾得上吃,对她的美色一点兴趣都没有人的男人,她完全没有办法。

    而且就那副吃相,会不会一会把她也给吃了,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