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八章:吃肉

    王河没有掉以轻心,对方四个人,暗处还有多少人,有没有武器,这些都不清楚,他不打算冒着风险强闯进去,贴墙绕到了另一侧,这里还有一个边门。

    说是边门,其实也不小,足够容纳两台车并行的大门,旁边就是一个门房,里面空无一人,王河仔细观察了一会,凭他的视力没有发现任何人,便放心大胆的翻了进去。

    精神病院并不大,一共就两栋楼,除了靠近前门的一栋四层高的楼,还有一栋被铁丝网围起来的六层高大楼。

    这六层的楼似乎是住院部,窗户上安装有铁栏杆,楼门外是一个小操场,必须通过铁丝网才出来,此时操场上有不少穿着病服和白大褂的丧尸正趴在铁丝晚上对着王河嘶吼。

    铁丝网的外面停靠了不少车辆,紧紧的抵在铁丝网上,看样子是有人故意为之,为了防止铁丝网被挤塌,也许是丧尸的嘶吼惊动了这里的幸存者,有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河一猫腰,躲在了灌木丛里,两个说话的声音渐渐靠近。

    “这丧尸发什么疯?”

    “谁知道呢,疯子变丧尸,也是疯尸,哈哈哈!”第二个声音自以为很幽默,被自己逗的哈哈大笑,四周随意打量了一番,便转身就走。

    “哎!张院长叫咱们仔细检查,你……”第一个声音还算尽职,却被第二个声音不耐烦的打断道:“哪有什么人,赶紧的吧,一会肉可就抢光了,我可不想饿肚子。”

    “哎!等我一下!”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终究无法抵挡饥饿带来的痛苦,声音的主人急忙追了上去,渐渐的声音越走越远,直到听不到动静了,王河才走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一直在思考刚才的对话,这些人居然有肉吃,要知道现在能见到的动物,大部分都是变异的食肉动物,那些肉到底能不能吃还是未知,而想要捕猎到没有感染的动物,几乎是不可能。

    除非他们饲养有可供食用的牲畜,王河有些期盼起来,他也想吃肉啊,肉带来的能量,是其他食物无法媲美的,尽快恢复实力是他现在最迫切的。

    想到这,王河就跟在两人的身后,向楼前走去,此时楼前聊天的三人和偷车贼已经离开,大概去争抢肉食去了,两个人也是急匆匆的跑进了楼内。

    一楼是个大厅,有十几个人,蹲在地下一人端着一个盆,也不用什么餐具,就用手抓着肉往嘴里塞,刚进去的两人也一人拿一个盆走进了一楼角落的一个房间。

    直接从正门进去显然太过莽撞,对方有十多人,身旁还摆着各式各样的冷兵器,自己虽然恢复了一些能力,但不见得能轻松应对。

    于是,王河又绕回了楼后面,挨个试探每一个玻璃窗,终于让他找到一个没有上锁窗户。

    用手拨开窗户,王河很轻松的就爬了上去,房间内除了一些办公用品之外,空空荡荡的,他见没有危险才往房间里钻去,忽然身体却被卡了一下,险些向后摔出去。

    原来是身后背着的那几根投枪太长了,正好卡在窗户外面,他索性将投枪扔在了窗外,只背着两把横刀,跳了进去。

    尽量不发出声音,王河悄悄打开门,发现外面右侧正好就是这些人煮肉的地方,趁这伙人专心对付食物的时候,一个闪身人已经钻进了厨房。

    这厨房一看就是后期改造的,原本应该也是一间办公室,只不过在原本放办公桌的地方,用砖石垒起了两个炉灶。

    炉灶上面架着两口大锅,锅里还在冒着热气,一股浓郁的肉香从锅里飘了出来,这股香味让王河忍不住的走到了锅旁,拿起炒勺就在锅里搅了搅,想要捞一块肉尝尝。

    下一步却让他差点吐出来,锅里面居然有一颗煮烂皮肉的人头,王河怎么也想不到,这些人居然吃的是人肉,也难怪,其实早就能该想到的,现在哪有那么多的肉可以食用。

    但是作为人类,王河的底线让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步,对于外面的那些人,他从心底已经给他们判了死刑。

    突然,一阵微小的碰撞声和呻吟声,从房间的角落传了出来,原来拐角处还有一个房间,声音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王河快步上前,房门虚掩着,里边有一个男人的低吼声,扭打声和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他轻轻推开一条门缝,只见房间里一个赤裸秃顶的男人,用手中的木棍正在抽打一个中年妇女,女人拼命的反抗,却压根儿不是男人的对手,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王河毫不犹豫冲了进去,一拳砸向男人的后脑,中年男人哼都没哼一声,便昏倒在地。

    险些被凌辱的女人,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有些惊疑的望着王河,他尽量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冲女人笑一笑,安慰道:“没事了,我会救你出去的。”

    女人感谢的向他鞠了一躬,连声谢道:“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已经被他们杀了,然后吃掉了。”

    女人哭泣着,抱住了肩膀,丰满的胸部被挤压更显诱人,虽然已经40岁左右的样子,但是保养的很好,有些半老徐娘的风韵,怪不得这个秃头中年人会起歪心思。

    这个房间里又潮又湿,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床,床上铺着木板,还残留着大量的血迹,旁边的桌子上,一整套血迹斑斑的工具,一看就是用来杀人取肉的。

    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道门,女人指指那道门说道:“里面还有好多姐妹,都被他们囚禁在这里的,没有食物的时候就杀掉用来充饥。”

    闻言,王河有些难以置信的推开了门。里面居然还有七八个人,都是些面容姣好的女性,穿着精神病人的约束服。

    当她们看到有人进来的时候,只有少数几个人发出了惊恐的叫声,其他人都是一脸的麻木。

    她们并不认识王河,但受到的遭遇,让她们无法不去害怕,直到眼前的男人走上前去为她们解开约束服,并安抚她们的时候,眼神里边才有了一些不一样的色彩。

    王河刚帮一个女人解开束缚,突然面前的女人脸上有一种莫名的惊恐,并不是针对他,而是对他的身后,王河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刚要转身,一根注射器扎在了他的颈上。

    王河捂着脖子向身后看去,却是刚刚被他救下的中年妇女,正带着一脸阴狠的笑容,对他注射了什么药物。

    这时他突然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没来得及懊悔,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扔进了一个漆黑潮湿的小屋,上身不知何时被换了一件约束服,裤子和鞋则不知去向,嘴里还塞着好像是布条之类的东西。

    他刚刚站起身,一道门被打开,小屋里进来四个人,借着门外的光线,他才发现身边还有好几个同样装束的男人,带着满脸的畏惧和恐慌盯着进来的人。

    当看到进来的四个人把王河提了出去的时候,这些人的脸上才露出了一种如负重似的表情。

    门外不再是一楼的样子,他被带到了新的地方,不过看周围的环境,应该还在这栋楼里。

    让王河上当的那个中年女人,此时正坐在门口的一张椅子上,一身干练的黑色套装,翘着腿,默默的注视着他。

    女人背后站着两个男人,人高马大,孔武有力,与周围那些衣衫褴褛,骨瘦如柴又脏兮兮的人,呈鲜然的对比,王河四周扫了一眼,看得出来,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到了现场。

    “胆子不小啊,说吧,你是谁?干什么的?”看王河还有心思四处打量,女人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恶狠狠的喝道。

    “你是张院长吧?”王河笑吟吟的问道。

    女人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你认识我?”

    “呵呵,你看看我兜里的证件。”王河答非所问,他就是要这故弄玄虚的效果,兜里的军官证相信这些人早就看过了,故意来这么一出,无非就是想吓唬吓唬自己,弄清楚自己的来头。

    “别说那些虚的了,我的证件你已经看过了吧?我本来就是奉命来救你的,不过是场误会而已。”

    “救我?”张院长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有那么重要么?军方居然专门派人来救她。

    “军团总部急令,搜索所有医疗单位,救援所有有医疗背景的人员,开发研究疫苗,研究工作已经是最后关头了,你就是我的救援目标之一。”

    王河张口就胡说八道,反正对方也没办法去求证,先忽悠住再说。

    看她这样子,专门挑选的衣服,身后男人衣物下壮硕的肌肉,加上略微有些晃眼的光线,无处不在彰显她手握生杀大权的地位,无非就是想从心理上压倒他,套取所需的信息而已。

    “怎么就你一个人?”张院长将信将疑的问道,人也站了起来,向王河走去。

    “我们箭镞小队一共有六个人,负责整个定州的搜索任务,没有办法才分头行动的,我们已经约定今晚在这里集合,我不过是第一个到的而已。”

    王河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