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七章:追踪

    吃掉自己带的干粮,把杂货店里的能吃东西几乎统统吃光,王河这才缓过点力气来,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对付隔壁饭馆里的丧尸了。

    不过这无皮尸的尸体,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利用的,尤其是那大爪子,又轻又利,这可是以前的武器标配,自从有了横刀才不再使用的。

    只是横刀没带,很难把这尸爪卸下来。

    王河又是砸,又是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烧红的刀刃,一点一点,沿着指骨缝隙拆下一根爪子。

    本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但这过程中,手也划伤了,人也累的够呛,他越看无皮尸越不顺眼,举起尸爪就劈了过去,把无皮尸的脑袋生生劈了两半。

    “咦!”

    一滴黄豆大的银色液体顺着被劈开的脑袋滴到了地面,王河大喜,谁能想到这无皮尸竟凝结出了进化原液,这可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虽然少是少了一点,但一定能加快不少恢复的速度。

    王河想都不想,直接用手指捏起来液体,虽然这些没有提纯,但他现在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眼看着液体慢慢溶于他的皮肤之内。

    没多久王河就感到浑身发热,头晕眼花,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在和巨尸之战的时候,他已经吸收了大量的进化原液,身体内的平衡早已被打破,面临着崩溃的边缘。

    只是不知为何被圆盘暂时控制了进化细胞的侵袭,除了大量吸取营养和能量,才能慢慢抵消这种侵袭,这一滴原液给他带来的能量远远不够,反而因为里面携带的进化细胞再次打破平衡。

    王河一开始只是以为这是没有提纯过的原液,所带来的副作用,但接下的身体的异样让他着了慌,皮肤开始溃烂,指甲和牙齿开始变长,人非但没有晕过去,脑子还越来越清晰。

    伴随着头部的一阵刺痛,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字,吃!

    残存的一点理智,阻止了他撕咬无皮尸的冲动,尽凭着意志冲出了杂货铺,王河现在满脑子只剩下食物,义无反顾的撞开小饭馆的门冲了进去。

    饭馆里游荡的丧尸见到王河,非但没有扑上来,反而惊慌的向四周躲避,在王河的咆哮声中逃出了饭馆。

    王河也不管它们,四处翻找着,一爪拍碎一台冰柜后,拿起早已腐坏生肉就大口嚼了起来,他尽存的一点理智早已淡然无存,恶臭扑鼻的腐肉,此时在王河的嘴里格外的香甜。

    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他没有停下一秒钟,满满一冰柜的腐臭烂肉,就这样被他吃了个干净,仅是这些还不够,王河又走进厨房,见什么吃什么,直到连皮吞下一大块火腿后,才骤然晕倒在地。

    一连两日,小镇风平浪静,饭馆外,游荡着几只丧尸,却不敢踏进一步,突然一只影尸出现在饭馆外突袭了一只游荡的丧尸,撕咬了几口后,疑惑的望向饭馆内,片刻后忽然转身跑掉了。

    王河此时刚刚转醒,正在疑惑自己身在何处,一股浓烈的臭味熏得他胸闷气短,随后才发现这股味道居然是自己身上的,自己的皮肤上粘着一层厚厚的灰泥,更恶心的是,裤裆里那感觉……

    自己居然拉裤子了……

    王河简直无地自容,幸亏没有别人,这样子太丢人了,赶紧跑了出去,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进了饭馆,饭馆外居然也没有一只丧尸。

    他返回杂货铺随手拿了一块肥皂,准备用饭馆里的大水缸洗个澡,这味道已经让他头晕脑胀的,再不清理一下,不用丧尸动手,他就得交代在这了。

    刚走出杂货铺,迎面就走来一只丧尸,王河大惊,刚摆出姿势准备迎敌,却见丧尸见鬼似的转身就走,把他愣在了原地。

    “莫非丧尸也怕臭?”

    王河暗暗嘀咕着,也顾不多的那么多,进入饭馆好好洗了个澡,用窗帘遮住身体,也不觉得有多冷,就准备回去寻些衣物再说。

    虽然刚才丧尸没有袭击他,王河也不敢托大,拿着那柄尸爪剑,便往回走,快要到自己驻扎的农家小院时,村口处传来一阵摩托车“突突突“的声音。

    他转头一看,顿时大怒,那不正是自己的摩托车吗?原来王和摩托车停在村口,一直没有动过,钥匙也没有拔,毕竟周围并没有人,丧尸也不会骑摩托。

    没想到现在有两个衣衫褴褛的人,正骑着他的摩托车招摇过市,王河大声叫嚷叫他们停下,谁知这两人理都不理他,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王河也不和他们客气,手中尸爪剑直接就甩了过去,不偏不移。正刺在后座上的人,只听一声惨叫,摔下摩托便不再动弹。

    驾驶摩托车的小偷一慌,也不管同伴的安危,拧着油门加速逃离,王河上前拔下尸体上的是尸爪剑,就追了上去,可惜始终是摩托车的速度快,眼看着就越走越远。

    这时,小镇里听到动静的丧尸都冲了出来,刚才看见王河还躲避的丧尸,此时全然没有了畏惧。争先恐后的向他冲了过来。

    王河转身就跑,慌乱之下又跑进了小饭馆里,丧尸紧追不舍,把他硬生生逼近了刚才洗澡的地方。

    见已再无退路,没有办法,王河只好转身准备殊死一搏,却发现丧尸并没有冲上来,还是开始畏惧的向后退缩,王河百思不得其解,突然发现,阻挡在丧尸面前的,恰恰是刚刚洗澡换下来的衣服。

    此时他才明白,原来丧尸真的是怕这臭味。

    看着地面上那几陀搓下来的污垢,王河上前一脚踢起,踢在了丧尸的身上,丧尸就好像被泼了硫酸一样,哀嚎着转身就跑,这污垢果真有效。

    王河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从自己身上洗下来的脏东西,居然有如此神效,要让人知道了,怕是以后洗澡水都能卖咯天价了。

    他伸手拿起一个炒勺,盛起一点儿地上的污垢,举着一步步向上靠近,丧尸马上就向后退去,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王河就这么走出了饭馆,摩托车的声音引出了大批的丧尸,整条街道上现在不下数十只丧尸,围着身体的窗帘早就在奔跑时掉落。他一手拿剑,一手举勺,赤裸着身体穿过尸群回到了农家小院里。

    这画面极其的诡异,幸亏这里在没有第二个人类,否则王河真的要杀人灭口了。

    一回到小院,他赶紧找了身衣服穿上,食物缺乏也就算了,摩托车也丢了,要知道在车载电脑里,李晨阳还给他下载了一份地图,没有摩托车之后的路会寸步难行,他必须去把摩托车找回来。

    要带的行李并不多,除了一些干粮,就只有两把横刀了,背上自制的干粮袋,王河抄起了横刀。

    “咦?”

    本来还有些发愁,四十斤重的两把刀,会严重拖累自己的行程,毕竟相当于扛了一袋面在身上,而且还有大量的干粮和水,没有摩托车全靠步行,根本走不远。

    没想到横刀入手,却没有感觉很沉,抽出来挥舞了几下,居然还算轻松,忽然王河想到了什么,跑出屋子,单手搬向院子里干农活用的小推车。

    果然,自己的力量恢复了,这装了杂物足有五十来斤的推车,被他单手举起,虽然离鼎盛时期还有些距离,但不用再发愁背负重物和无法使用横刀的烦恼了。

    王河并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只是没想到饭馆居然没有多少食物,既然现在恢复了一点能力,他还是决定把无皮尸的尸体利用起来,做几柄投矛,然后找偷车贼算账去。

    双刀出鞘,有横刀在手,王河还怕什么丧尸,站在小院门口吼了一嗓子,丧尸就拉帮结伙的跑了过来,他卡在门口,借助狭小的空间,一刀一个,将街道的丧尸杀了个干净。

    几十只丧尸,也让王河累的够呛,看来能力恢复的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最多也就是之前的百分之二十左右,幸亏这附近的丧尸不多,要不然可就真是作死了。

    休息了片刻,王河又回到杂货铺,将尸爪统统砍下来,用铁丝固定在木杆上,八根投枪用绳索捆在背上,就向摩托车离去的方向走去。

    途中他还捡到一辆自行车,用横刀劈断车锁,骑上就走,这怎么说也比步行方便的多。

    一路追随着车辙,雪地上只有这么一条轮胎印,差不多蹬了五公里的自行车,王河终于看到车辙拐向不远处的一个围墙环绕的建筑物。

    他跳下自行车,蹲在一棵树后仔细观察起来,在没有把握之前,王河不打算贸然闯上去,对方的行为明显不是什么善茬,自己又当场杀了一个,这事不是简单交涉几句就能解决的。

    这是一所医院,门口的铜匾上写着“定州市信和乡精神病院”大门紧闭,摩托车的轮胎印穿过大门,消失在院里,凭王河的眼力,没发现有站岗的守卫。

    既然无人看守,他也不打算浪费时间,小跑着靠近大门,探出头向里面打探,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黑马摩托车正停在楼前,周围三个人在听一个瘦小的家伙正在讲述什么。

    王河一眼就认出来这瘦子就是偷车贼,另外三人略比他强壮一些,也是破衣烂衫的,手里都没有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