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六章:恢复

    如今的身体不如当初,从房顶那么一跃,让王河的脚后跟受挫,坐在地下好一会才缓过劲来,肚里的饥饿感越发强烈,他一瘸一瘸的走进厨房,取下块腊肉也不管生熟就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油脂的香味,让王河味蕾获得了极大的满足,虽然有些咸,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边啃着肉,一边开始烧火做饭。

    这家的粮食储备比之前那家还多,得益于冬天的寒冷,大部分都没有坏,王河又是弄了满满一大锅。

    吃饱喝足后,他打算把食物都搬运过来,做成干粮,王河不想再次出去收集物资的时候突然又饿了,

    连续搬运了好几次,总算是把所有有用的物资都移了过去,这点活已经累得他满身是汗,可能是从食物中获取能量的效率太低,身体迟迟得不到有效恢复。

    这也是王河要做干粮的原因,再多收集点食物,他打算什么也不做,躺几天养精蓄锐,睡上几天最大限度的防止能量的消耗。

    “怎么会这样?”

    王河想起横刀还在之前的农家小院,丢弃什么也不能丢了这两个宝贝,急忙回去拿,却发现两口刀更重了,原本灰色的刀身,现在变成了纯黑色,只有刃口闪着摄人的银色寒光。

    本来十多斤的横刀,现在分量少说也有二十斤,别说挥舞了,光是背着就已经很沉了,根本没有办法使用。

    王河简直欲哭无泪,趁手的兵器成了累赘,扔又舍不得,只能先背着,他就不信,没有恢复实力的一天。

    而那块本来应该和横刀放在一起的神秘碎片,现在却不知去向,王河翻箱倒柜的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他甚至怀疑,横刀的变化会不会是这碎片引起的。

    连续三天,王河躺在棉被里,和冬眠的乌龟一样,一动不动,饿了就吃,吃完就睡,直到食物快要消耗殆尽,他才重新走出房屋,去往下一家寻找食物。

    经过三天的修养,变化还是有的,首先精神恢复了不少,自己的反应速度好像比之前要快了不少,其次就是力量,虽没有恢复到之前的超强力量,起码现在没有那么虚弱了。

    虽说这几天王河一直都窝在房里不出来,但是下一个目标早就确定好了,是一家小饭馆,选择这里并不是单纯的因为食物,而是这家饭馆旁边就是一家杂货铺。

    农村的杂货铺几乎什么都卖,他想在这里补充点武器,横刀现在不能用,杂货铺里有许多现成的工具,稍加改装就是不错的武器,况且饭馆里目测就有四五只丧尸,天知道还有没有没看到的。

    斧头和柴刀别再腰上,为了保险起见,王河还拎了把菜刀,小心翼翼的出了院门。

    杂货铺大门虚掩,挂着厚厚的棉布门帘,手里的柴刀轻轻挑开一条缝,王河在门口观察了良久,才向里踏出一步。

    菜刀在来的路上劈死两只丧尸,崩了一个大缺口,已经不能用了,紧握柴刀的手全都是汗,他太紧张了,刚才若不是反应快,那两只丧尸差点要了他的命。

    杂货铺里光线昏暗,进门就是一个柜台,摆着烟酒饮料,还有少的可怜的一些零食,柜台后面有一个小门,门敞开着,里面依稀能看到是五金工具。

    王河抽出斧头,里面空间狭小,他不打算冒险进去,左手持柴刀轻轻敲了一下柜台,就听见小门内有东西发出碰撞声,不一会一只丧尸就冲了出来。

    丧尸刚刚露头,王河斧头就掷了出去,正中脑门,丧尸吭都没吭一声,一头栽倒在地,紧跟着后面又蹿出来一只,王河想都没想柴刀也扔了过去。

    谁曾想,这丧尸竟一矮身躲过了柴刀,王河愣了一下,随即就准备逃跑,会躲避攻击的丧尸,最次都是高阶丧尸,哪里是他现在的状态能对付的了得。

    刚退出门外,王河只是瞟了一眼,又快速返回屋内,吓得冷汗直冒,门外居然有只无皮尸,相比之下,他更愿意与高阶丧尸拼一把。

    门外的无皮尸还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到室内的这只丧尸,免得它发出动静,引来灭顶之灾。

    王河眼神一发狠,直接跳进柜台内,抄起一瓶酒就准备和高阶丧尸拼命,然而他举着酒瓶看着柜台后的场景,一时哭笑不得。

    那哪里是高阶丧尸,就是一只普通丧尸,正巧被斧头劈死的丧尸给绊倒了,脑袋还磕在柜台下面的铝合金柜门上,已经磕死了。

    门口突然“咯啦”一声响,一只巨爪捅破了铝合金的大门,王河见状急忙伏下身子,慌慌张张的爬进里屋,把碍事的两具尸体踢出门外,紧紧地闭上了门。

    这里屋连个窗户都没有,黑灯瞎火的,他摸摸索索的找到一把铁锹,斜斜的抵在门口,又开始四处摸索着,寻找其它出路。

    可惜入手之处,都是货架和粗糙的墙壁,四周转了一圈儿,没有摸到门在哪里,倒是让他找到一大盒火柴,只是这火柴微弱的照明,让王河彻底绝望了。

    这狭小的仓库里,竟然没有第二扇门,门外的无皮尸暂时还没有发现王河,隔着门还能听见它正在进食。

    显然,那两具丧尸的尸体,已经成了它的午餐,王河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开始整合这件仓库里头能用的上东西。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这只无皮尸吃完丧尸以后还不离开,那就只能殊死一搏了,一直在这里等下去是不可能的,身上的干粮带的并不多。

    王河大概计算了一下。三小时后,身上的干粮就会消耗干净,如果不及时补充能量,自己最多再坚持一个小时,就会因为饥饿彻底丧失战斗力。

    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与其饿到无法反抗,不如试着拼一把,所幸这杂货铺里,东西还真不少,除了一些可以当做武器的工具,还有不少绳索、铁丝,他还找到几盏煤油灯和煤油。

    点起一盏油灯,看着这些杂乱不堪的东西,王河渐渐有了一个逃出生天的方案。

    花费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利用滑轮、货架、绳索,王河制作了一个陷阱,悄悄的蹲在门背后,拿掉了顶住门的铁锹,轻轻的拉开了门。

    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能看到一个矮小畸形的影子正站在门口,却毫无动静,他的等了片刻,终于看到影子动了一下,王河屏住呼吸,将一颗螺丝扔进了仓库深处。

    细微的金属碰撞声,让无皮尸毫不犹豫的踏进了小门,躲在门后的王河,看到一只脚踏出陷阱,毫不犹豫的用剪刀剪断了身边的一条绳索。

    “嘭!”

    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无皮尸脚下的绳套瞬间收紧,拖拽之下,将它整个倒吊在货架上,王河眼疾手快,连着又切断四根绳索,几根一端用铁丝固定在货架上的白蜡杆,带着风声抽了上去。

    交错的木杆正好卡住了无皮尸,让它暂时动弹不了,王河又跑到货架后面,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套住无皮尸的头,用力拧死在货架上,为了不出意外,费了好大力气,才将挣扎的四肢也用铁丝固定起来。

    无皮尸嘶吼连连,可惜被倒吊绑在货架上,动都不能动,也幸亏这货架是捡的的废钢自己焊接的,虽然不美观,但是绝对的结实和沉重,任凭无皮尸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

    王河抡起一把斧头,砍在无皮尸脑袋上,脖子上,这家伙的防御果然惊人,普通铁质的斧头难伤其分毫,王河找了一柄大号的螺丝刀,想要从它胸口的弱点下手,却被它一口咬住了靴子。

    无皮尸的力量惊人,王河被它一甩脖子带倒在地,连踹了好几脚还紧咬着不放,一着急,攥紧螺丝刀,正捅进无皮尸的眼珠,痛的无皮尸一声惨嚎,松开了嘴,王河跟着又是一脚,揣在螺丝刀上,螺丝刀又深入几分,无皮尸抖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王河靠在墙上,喘了半天才恢复平静,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把仓库门关上,不一会,就听到外面有蹒跚的脚步声,他明白,一定是有听到叫声的丧尸进来了。

    无论如何,这几只丧尸也得解决掉,否则这里是出不去的,王河趴在门上听了半天,似乎门口附近是没有丧尸,他从货架上拿下来好几把斧头,微微打开一条门缝,向外窥探。

    柜台外站着三只丧尸,寻不到目标正在原地打转,稍微把门缝开大点,王河拎起一把斧头,掷了出去,也不看结果,又连着掷出去两把,不得不说他斧头扔的挺准,三只丧尸全部被飞斧解决掉了。

    “嗷!”

    还没等王河喘口气,另外一边居然还有一只丧尸,直接向他扑了过来,所幸丧尸不会绕路,直接被柜台给绊住,王河抬手一拍胳膊,一支弩箭射穿了它的脑袋。

    “呼!”

    王河长舒一口气,总算全部都解决了,赶紧上前把大门关好,用重物抵住,这才坐下好好休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