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五章:独行

    王河那莫名其妙的预感又开始作祟了,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起初他也以为是自己的多疑,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半径的距离也越来越小。

    当他快要走出指挥部的时候,半径距离竟然已经缩到了只有1米左右,王河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发足狂奔起来,来不及退让的丧尸,被他接连撞倒。

    只不过他现在体质虚弱,又背着近30斤的两把横刀,撞倒丧尸无形中也在消耗他的体力,终于在他冲出指挥部的时候,丧尸已经紧挨着他的身体,开始对他虎视眈眈起来。

    所幸指挥部外丧尸还是相对比较少,没有那么密集,王河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己的黑马摩托车还停在原地,他咬咬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玩命的向黑马跑去。

    就在碎片上银色的光泽完全褪去的时候,对丧尸也失去了作用,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的丧尸,齐齐嘶吼一声向他猛扑过来,王河连滚带爬的终于在丧尸追上来之前跨上了摩托车,点着了打火。

    幸亏这辆摩托车被李晨阳改造过,要知道他停车的时候可没有关闭电源,换作没改装之前,电瓶早就已经亏电了,根本不可能打着发动机。

    一拧油门儿,摩托车像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王河迅速将摩托车的速度提到最高,从指挥部外稀薄的丧尸群里中,冲了出去。

    沿着一路上被人踩过,压过,还有车辆车辙的痕迹,王河本想循迹去寻找吴婷等人,但是这条路上同样有不少零散的丧尸,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对付不了这些丧尸。

    最后为了保险起见,王河决定绕路前行,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路痴的毛病让他渐渐迷失了方向。

    一开始王河还能用自己卓越的视力,远远的望到路面和零散丧尸,来决定自己的方向,到后来,他还是迷了路,不但没有看到吴婷等人留下的痕迹,连丧尸都看不到了。

    饥饿和疲惫,在这个时候,慢慢占据了他的身体,而他的背包早已在战斗中失去,摩托车上也没有带多少补给,仅仅只有一两瓶水,当务之急,他需要一个安全的驻扎地,和一口热腾腾的饭菜。

    又前行了几公里,一个小镇渐渐映入了王河的眼帘,小镇不大,只不过比普通村庄稍微大一点,有几栋六七层的高楼,还有不少的商铺,显得比村庄稍微的繁华一点。

    他本想挑一家商店或者小卖铺,去补充一下补给,但是,这些地方往往门口都会有丧尸,让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只有区区的六七只,但是对现在的王河来说,却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最后他挑了一家靠近小镇边缘,只有两三只丧尸的小院作为他的目标。

    因为担心摩托车的噪音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王河远远的就停下了摩托车,步行向小院靠近,悄无声息的靠近丧尸,一个接一个的解决了它们。

    虽然他现在的力量不如以前,但是他的经验却无与伦比的丰富,一对一的解决方式还是很轻松的杀掉了丧尸。

    进入小院后,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住所,王河大肆搜刮了一番,收获相当丰盛。

    他先是换了一身衣服,之前的战斗中,他的衣物早就破烂不堪,一路上寒风凛冽,他已经冻得面色都发紫了,要不是一直趴在摩托车上,靠发动机散发的那点热量,能坚持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

    然后又在厨房找到了米面,和挂着的一些风干的腊肉,腊肠。在院里的地窖还找到一些土豆白菜。

    早就饿的已经有些发晕的王河,着着急急的就开始做起了饭,可是找遍整个屋子,也没有发现一个引火之物。

    还好王河也不是那种对野外求生一无所知的人,多年和祖父在一起生活的经历,让他应对起这些事来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他是先从这户人家的棉被里,抽出一些棉花,铺成片状,又从炉灶里扣出一些草木灰洒在棉花上,再将棉花卷成一个细条儿,用石块压在木桌上用力的摩擦,搓滚。

    不消片刻,棉花便冒起了烟,王河赶紧用棉花引燃一把干草,点燃了炉灶里的木柴,用锅装了一些雪水,化开后,清洗干净食材。

    一顿腊肉烩菜大米饭,很快就做好了。

    王河也顾不上烫嘴,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等吃饱喝足之后悲哀的发现,自己的饭量又大了,竟然一个人就干掉了五斤米饭,加一大锅烩菜,而只不过是抵消了饥饿感而已。

    他突然想到有没有可能自己的能力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因为能量的过度消耗,而暂时无法使用能力而已,可惜净化原液都在李晨阳那里,否则滴上那么几滴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了。

    稍微休息了一会,王河裹着棉被思量着日后的打算,吴婷等人不知下落,也不知道从何寻起,看来只能去海城了,希望能在那里遇到他们。

    不过他现在装有地图的手机也没了,武器也没有趁手的,两口横刀太重,现在根本挥舞不动,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恢复实力才行。

    王河思谋着,手里无意间把玩着那块神秘的碎片,看上去细腻光滑的碎片,摸上去却有些微的颗粒感。

    他有些好奇的端起碎片,在光线下仔细观摩,发现碎片上似乎刻有极浅的花纹,这些纹路王河好像在哪里见过,想了半天,他一拍脑门,这不就和横刀上的花纹一样么?

    拔出两把横刀,王河仔细对比了一下,可以很肯定这纹路绝对出自一人之手,只不过这颜色看上去一个暗沉古朴,一个银光闪闪更像是现代的产物。

    削铁如泥,还会吸收进化液自行增加重量的宝刀,拥有能量可以驱散丧尸的碎片,要说这两样同样神奇的东西不是出自一个地方,他打死也不信。

    可这看了半天,也没能端详出什么其它的东西来,王河肚子里忽然“咕噜”一声,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揉了一下肚子,居然又饿了。

    看来自己能量消耗过度的事情是八九不离十了,至于为什么身体没有崩溃,就不得而知,这饥饿感一上来,王河就控制不住的丢下手里的东西,一路小跑着去做饭了。

    这户人家留下的粮食着实不少,做饭的时候,他特意多做了一些主食,毕竟相比之下菜太少了,能省就省。

    又是五斤米饭下肚,王河意犹未尽的摸摸肚子,重新又煮了一锅饭,看样子,暂时是哪也去不成了,照这饭量,出门不到一公里,就得埋锅造饭,何况这么多粮食也带不走,不如尽量多吃一点。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饭量,不过是第一天,一袋二十斤重的大米,就被他消灭的一干二净,看着剩下的粮食,王河觉得离开这里的时间可能很快就要到来了。

    第二天天刚亮,王河吃饱了饭,决定还是给自己找些趁手的武器,来增加寻找食物的成功率,毕竟剩下的粮食也就够他在吃两天的,之后不管去哪,都要面对丧尸。

    这农家小院里有把柴刀,可能不够锋利,但重在轻巧,挥舞里几下还算轻巧,另外又找到一柄斧头,王河别在腰上,拎上柴刀,悄悄地走出了小院。

    他早就在房顶上看到了隔壁邻居家厨房里,似乎也挂着不少腊肉腊肠之类的,他现在最是馋肉食,有时看到丧尸,也会忍不住想象一下丧尸的肉味。

    领居家院里有两只丧尸,这还好解决,麻烦的是院子里还有一只尸犬,要不是对食物的强烈渴望,王河还真不打算冒这个风险。

    偷偷的爬上邻居家的院墙,顺着墙又爬上了屋顶,为了不让丧尸发出动静,引来远处的丧尸把他围困,王河打算动用他最后的手段。

    抬起左手对准尸犬,瞄准了许久,才用右手轻拍了一下手臂,一支小巧的黑箭从袖口飞射而出,这正是当初李晨阳打造的臂弩,因为只有三支弩箭,王河一直没舍得用。

    黑箭直刺尸犬的眼睛,这狗东西似乎有所察觉,就在弩箭即将刺穿它眼珠的时候,狗头向上抬了几分。

    “噗!”弩箭正射在狗头眼眶下,可惜臂弩的力道不够,这一箭仅扎进去五六公分,并没有致命,尸犬一声痛嚎,便吠叫起来。

    王河一击未能得手,又是一箭,这次更差,贴着狗耳朵擦边而过,此时尸犬已经发现了他,对着屋顶一阵狂吠,远处的丧尸似乎也被叫声吸引,慢慢走了过来。

    想起厨房的那些腊肉,王河不由得舔了一下嘴唇,换了个角度,丧尸看不到他,却正好能瞄准尸犬,把最后一支弩箭射了出去。

    这一次总算没有无功而返,弩箭从狗眼射入,一箭毙命,王河赶紧趴在屋顶上,等了半晌,才重新探出头去。

    没有犬吠声,远处的丧尸也停下了脚步,不一会就向其它地方溜达了过去,院子里的两只丧尸则聚在了犬尸旁,茫然的呆立在原地,片刻后伏下身子,开始进食。

    王河没有错失良机,掏出斧子就扔了出去,一斧子剁死一只丧尸,紧跟着人从屋顶跳下,用柴刀解决了另一只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