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二章:夺权

    上官清瑶双目含泪,看向王河一家的眼神里充满了憎恶和怨恨,包扎完伤口的李金钩嘟囔道:“冤有头,债有主,杀人的你不追,拿别人撒什么气……”

    李金钩像是故意说给她听似的,虽然是嘟囔,但声音可不小,王河立刻低喝一声:“毛毛!”打断了他,赶紧又向上官道歉。

    “不好意思,他无心的,你放心,何叔的仇我一定会报……”

    “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说罢,上官清瑶就向一架武装直升机跑去,一直默不作声的高慧盯着王河,微微一笑,就带人跟着跑了过去。

    王河也不好阻拦,看着上官清瑶抢下直升机就升空离开,只得低声叹了一口气。

    懂事的小王虎,早就想扑进爸爸的怀里了,但看到王河一直都在忙,乖巧的躲在一边不敢说话,这时才跑过来拽住爸爸的衣角,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爸爸……”

    王河闻听,这才晃过神来,半跪在地下,把儿子抱在怀里,禁不住流下泪来。

    这一个多月的提心吊胆,总算是可以安心了,可小王虎的一句话,让王河彻底破了防。

    “爸爸,我好担心你。”

    小王虎竟然不哭不闹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王河一愣,看着孩子明显多了几分成熟的脸,点了点头,经历了末日的洗礼,一个六岁的孩子竟是成长了这么多。

    “小虎,你长大了!”

    王虎只是点了点头,又说道:“我想学射箭,和爸爸一样,杀光那些家伙,还有天上的那些……”

    小王虎指了一下天空中的银色圆盘,小小的面孔上,凝结着一股浓浓仇恨,一时间,王河不知道是该庆幸孩子的果敢,还是该担忧他的心理上的创伤。

    “王哥?果然是你……”

    正当王河和父亲打过招呼,准备撤退的时候,一位士兵跑了过来,惊喜的拥抱了一下他,王河这才认出来这个被枪火熏得一脸黢黑的士兵,正是许久没见的梁浩。

    “小梁?你怎么在这?没有跟那些士兵一起撤退嘛?”

    在王河的印象里,这几位士兵好像都是精英士兵,应该和那些装备精良的士兵一起的才对。

    “怎么可能啊,那些人是雇佣兵,坐的都是私人直升机,能给我们留几架运输机就算不错了。”

    王河愕然,这些公司连军用飞机都可以私人化么?也太夸张了……

    “王哥,当初你救下来的人都在这呢,除了周佳栋那小子命不好,没回来,其他人一个都不少,只不过,这次难说了。”梁浩苦笑着说道。

    “现在这里的最高长官是谁?”不管怎么样,想要离开这里,还得依靠军队的直升机,他决定会会这里的长官,最低限度先让自己家人撤出去。

    “哼……早跑了,何中校也死了,现在军衔最高的……我去找找看。”

    机场大门很坚固,加上大量坦克和装甲车在与丧尸游斗,为机场撤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平民已经开始排队登机,但是还在按照名单一个一个的挑选,浪费了很多时间。

    终于在王河快要急得火上房了,梁浩领着一个人跑了过来,还是个老熟人,张兴凯。

    “王哥,没想到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张兴凯上来就给王河一个大大的拥抱,言语里很是激动。

    “行了,叙旧的话一会再说,你现在是最高长官?这么撤要撤到什么时候,这不是浪费外面拼命的战士们的生命么?”

    “对,我现在是中校,不过我的命令不一定管用,本来军团内就派系林立,加上这生死关头,谁都想先撤,直升机又不够用,所以……”

    “所以就不顾这些民众的死活,挑几个有权有势有点用的,剩下的就自生自灭了?我看错你了张兴凯!”

    王河一听就炸了毛,指着张兴凯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后者涨红了脸,也没有出言反驳,还是吴婷好言劝道:“你别这么暴躁,这也不是张兴凯下的命令……”

    “王哥,我是真没办法,兄弟们的命是你救得,你说怎么办,都听你的,我张兴凯这条命就交给你了。”

    张兴凯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也不想看着外面那么多弟兄在拼命,那些指望军人保护的平民却被抛弃,最后让一群蛀虫逃出生天,可命令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张兴凯,你带上毛毛去指挥室切断通讯,速度要快,别留下把柄,小梁,去把老兄弟们集合起来,去指挥室埋伏。”

    “王哥,你想……”张兴凯惊愕道,他没想到王河居然这么大胆,这要是传出去,可是要被军团追杀到底啊。

    “没错,既然他们不听你的,留着有什么用?有事相商还是假传命令,随便找个借口把军官引进去,在指挥室全部解决,就说是丧尸干的谁能知道?”

    “可就算解决了这些军官,还有不少士兵,他们只听从直属长官的命令,我……”

    “那些士兵是不是都在看监管平民?”王河注视着远处吊儿郎当的士兵们,拿着武器,不去对抗丧尸,而是在普通民众面前耀武扬威。

    “是,他们监管平民只是个借口,其实就是方便登机逃跑,真是什么将带什么兵……”张兴凯忿忿不平的回道。

    “解决完指挥室,你就下令所有军人都去抵御丧尸。小梁,你混进平民里找到天源市的幸存者们,等我信号制造暴乱,缴了那些士兵的枪,石冲你也一起去。“

    张兴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可是……这样会死很多人的……“

    “等丧尸攻进来,谁都活不了,抓紧时间吧。”

    王河也不愿意这么做,但不听调令的士兵至少有两百人,如果这些手持武器的兵痞有所察觉,势必会发生冲突,对撤离影响更大。

    况且,目击者也太多,一旦有人上报给军团高层,张兴凯小命难保。眼下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既能加快撤离速度,又能把锅甩在丧尸和上千的平民身上,至于死掉的人,那只能说命不好了。

    不一会,无线电里传来了李金钩的报告声,15名从哨兵连队救出来的士兵,已经将六名军官杀死,并且张兴凯下达了全员进入紧急状态的命令。

    无数收到命令的士兵都拿起武器冲向了大门口,吴婷那边也完成了任务,幸存者们本来就已经对军方的做法很是不满,稍一煽动就把怒火点了起来。

    王河一下达命令,平民里就炸了锅,一群人对着士兵推推搡搡的,士兵还想鸣枪示警,吓唬吓唬这些人,结果枪一响,更是让人群群情激奋起来,推搡也变成了殴斗。

    二百多名士兵,不到三分钟就被人卸了了武器,暴打一顿,丢在了一旁,当然死伤是难免的,双方至少有30人死亡,10人重伤,这其中大部分是士兵。

    这几乎可以说是微弱的代价,别说是两百,哪怕二十只丧尸扔进人群,造成的伤害也要比这大的多。

    平民中很快有人自发的开始维护秩序,这些志愿者当然都是天源市逃出来的人,李莫、张焕和刘达星带着一帮男女老少,指挥着民众登机,远远的看到王河,热情的挥手打招呼。

    “王大队长!是王大队长!我们就知道,能来救我们的一定是你!”

    人群中传来阵阵欢呼,更多的人想要看看这名英明神武的王队长到底是何许人,顿时场面就混乱了起来,还是刘达星老辣,大喊一声:“快跑,丧尸来啦。”

    人群慌忙向直升机跑去,撤离速度这才又加快了分。

    一架架直升机迅速起飞,直升机只能是尽量挤满人,十架重型运输机,带了足足一千四百人,坐满了所有平民和少部分士兵,没有带武器和食物,匆匆离开。

    张兴凯做为飞行员,也驾驶了一架运输机,临行前约定在距离海城60公里的虎山会合,那里是一处小型军事物资储备点,加上直升机的燃油不足,也只能现在那里暂停。

    将父亲和儿子送上直升机,见面不到一个小时,又是分别,王河心里很不是滋味,揉揉小王虎的脑袋,除了叮嘱他要听话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爸爸别难过,我会听话的,你去救那些叔叔阿姨吧,不用担心我,我等你回来教我射箭。”王虎很认真地说完,拥抱了一下王河,便乖乖的坐在爷爷怀里。

    王河摘下背后的黑寡妇弓,放在小王虎的手里,笑道:“好小子,咱们说话算话,等爸爸回来就教你,这把弓就送你了。”

    安抚好儿子,王河又望向父亲,多年来,父亲的严厉使他刻意的疏远,导致这对父子之间几乎无话可说,此时他尽管肚子里有好多话,到了嘴边也只是轻声一句:“爸,路上注意安全。”

    “嗯……”王建峰嘴唇嚅嗫着,最后也不过吐出四个字:“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