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一章:迟来

    派拉蒙开足了马力,猛地冲进尸群,切割着一片又一片的丧尸,几个来回后,终于把包围王河的那一堆丧尸清理掉大半,王河也在砍杀掉围攻他的丧尸后,重新发动摩托车,从尸群中冲了出来。

    “你疯了么?”对讲机里吴婷怒喝道:“你怎么和丧尸一个脑子,你不会翻墙么?”

    这一骂让王河冷静了许多。五六米高的墙,对他们来说很容易就翻过去了,为什么要和丧尸抢路,真的是关心则乱。

    “老大,东墙丧尸少,墙内向北150米有幸存者。”李晨阳交替操纵着两台无人机,不间断的观察着整个战场。

    “吴婷,你和胖子先撤到安全范围,实时侦察,持续给我汇报,毛毛、石冲,跟我上。”

    “我……”

    “听话,我需要一双能纵观战场的眼睛,胖子一个人不行的,他需要你的保护。”吴婷刚要出言反对,王河就打断了她好说歹说,吴婷才调转车头离开。

    “你别冲动,一定要活着回来……”

    “放心吧,乖乖等我。”王河背好弓箭,从车上取下苗刀,贴着东墙站立在还在行驶的摩托上,猛地一跃,脚在墙上连续蹬踏,单手一把抠住墙头。

    刚要撑身上去,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了他的手旁边,接着又是几枪,一回头原来是石冲。

    “围墙电网。”石冲也不废话,简短说了一句,继续射击,直到打断了王河上方的电网才停了下来。

    王河用苗刀试探了一下,确认没电后,才翻身上了墙头,随后抛下一根绳索,一头系在自己腰上,等石冲从车顶跳下抓住绳子的时候,直接跳进了墙内。

    石冲拽着绳子借力向墙上跑去,几步就上来墙头,刚要向下抛绳索,就听到李金钩说:“不用管我,跟紧王哥。”

    石冲一听飞身跳下高墙,举起步枪一个扫射,射翻几个丧尸,和王河汇合到一处,李金钩将车停在向前自顾滑行数米的摩托车旁,提起速度,在墙面上飞奔起来,只是几秒就到了王河身边。

    “老大,向西10米,右拐上楼。”一台无人机始终盘旋在王河上方,李晨阳在对讲机中将最省时最安全的路线告知王河。

    “三楼向东窗户,跳对面楼顶……”看似常人不能走得路,在三人面前都不是问题,在李晨阳的指挥下,王河在穿过一栋大楼以后,看到了还未全部撤离的幸存者。

    这是一个机场,有八个直升机停机坪,至少有上百名战士在不停的射击掩护着后方大量的人员撤离,而后方却是装备精良的数百士兵在依次登机,还有上千的普通民众在点名登机。

    “这是做什么?”王河有些看不懂,哪有装备精良的先撤,民众挑着撤,真正在战斗的却不管死活?

    “王哥,是上官。”顺着李金钩的手指,王河望去,果然是上官清瑶,她也在抵抗丧尸的队伍中,身边还有几个人正是视频中见过的高慧等人。

    上官清瑶的前方,有两位老者和一个孩子,王河顿时眼圈都红了,那正是何重、王建峰和王虎。

    王河急忙向机场跑去,正面是没法过去的,士兵们正在大量的倾泻着子弹,他们三人不被丧尸撕碎,也会死在士兵们的枪口之下,只能从侧面绕过去。

    王河一边按照李晨阳的提示找着路,一边观察着自己的家人,突然一个军官带领着一队士兵跑向了何重等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很快两伙人像是吵了起来。

    双方越吵越激动,何重一会指一指正在奋战的士兵,一会又指向恐慌的民众,最后跺着脚指向正在登机的军人,神情越来越激动,对方也不辩解,只是拿出一张纸递给了他。

    何重看过纸上的内容,先是沉默了片刻,接着将纸扔在了对方脸上,狠狠的揪住了那军官的衣领,王河眼看冲突升级,脚下不免又加快了几分,绕过几个障碍物,跑到了平民聚集的区域。

    点名的士兵,见三个人冲了过来,举枪上前阻拦,王河掏出军官证,在士兵眼前晃了晃,撒腿就向里跑去,士兵还想拦,被旁边的一个军官一把拉住。

    “别找麻烦,后面那个我认识,别看他脸被烧伤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夜航佣兵团的。”军官歪了歪头,冲着石冲的方向一扬。

    “他们是佣兵?”士兵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感谢道;“多亏了班长啊,要不然我可是惹下大祸了。”

    两个人窃窃私语了一番,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民众间突然一阵骚乱,赶紧又将枪口对准了平民,大声呵斥起来。

    “嘭!”一声枪响,在抵御丧尸的枪声中略显微弱,但是却倒下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何重的身体慢慢得滑倒向地面,被一旁的王建锋一把扶住。

    开枪的军官一挥手,麾下的士兵就举起了枪对准众人,两名士兵上前一把拽住王建锋和王虎就走。

    刚刚回过神的上官清瑶,惨呼一声:“外公!”就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被她身旁的高慧拦住,这时举枪瞄准他们的士兵也开枪了,高慧身后一名大汉走上前去挡在了众人前面。

    “嘣嘣嘣……”子弹打在这名壮汉的周围,突然凝固在了空中,像是空气变得粘稠,使子弹无法穿透,定格在了空气中。

    “你敢!”

    眼见肇事的军官带着自己的父亲和孩子就要离开,王河大怒,一声大吼,抽出弓箭连珠急射,瞬间射倒四个人,骇得军官拔腿就跑。

    石冲一梭子子弹打过去又射倒了一片,李金钩几个闪身,追到了跟前,手里影尸枪连刺十几下,让人惊异的是,军官全部挡了下来,甚至还有余力掩护两名士兵带走了祖孙俩。

    眼看父亲和孩子就要被带上直升机,情急之下,一把举起石冲就扔了过去,也亏得是石冲,一声巨响砸在了两名士兵面前,又满身是血的跳了起来,上前一刀一个解决了这两个家伙。

    军官见人质被救,自己的手下也死伤殆尽,上官清瑶更是咬牙切齿的冲了过来,当下也不恋战,虚晃几招,丢下一个手雷,转身就走。

    王河眼疾手快,一把推开上官清瑶,捡起手雷甩了出去,借这时机,军官已经跑到了直升机,紧随其后的李金钩提枪就刺,岂料这军官像是背后长了眼,侧身一滚躲过,转身就扑向李金钩。

    李金钩挺枪迎了上去,却是虚晃一枪,人已经一个瞬闪到了军官背后,枪头直刺后脑,这军官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硬是强拧身体避过,枪尖擦过脖子,豁了一个大口子。

    军官捂着脖子,表情狰狞得一声低吼,裸露在外的皮肤竟“唰!”的一下长出黑色长毛来,五官也开始变形,嘴巴突起,獠牙暴长,看那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只人形大猴子。

    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满是怨仇的瞪着李金钩,四肢并用的向他扑了过去,速度竟然比刚才还快,李金钩一个不留神就被他抓了一抓。

    捂着胳膊上的抓伤,李金钩不由有些脑了,心说这是个什么玩意,怎么变猴了,超级赛亚人么……挺枪佯装直刺,趁对方躲避的时候,一个瞬移到了侧后。

    此时如果是正常人类,身体前倾,余力未竭,除了向前翻滚,没有办法可躲。

    李金钩都已经计划好在对方向前翻滚时,瞬移到前,到时候可就避无可避,这猴子自己一头撞上枪尖了。

    可惜,这不是正常人,这猴子非但没有向前翻滚,只是做了一个双手撑地的动作,一只爪子一把就攥住了影尸枪,李金钩大惊,却被另一只爪子掐住了脖子。

    猴子倒立在地,两只脚也和猴子一样,能抓能握,一脚攥枪,一脚掐脖,身体向上一翻就把李金钩踩在了脚下,眼看那双手的锋利指甲马上就要捅穿他的眼窝了。

    “嗖!嗖!嗖!”三支箭飞射而来,变成猴子的军官只能撒开李金钩,向后跃去,接着又是几箭,像是算准了他的移动轨迹,几乎封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军官大惊,硬是扛着在左肩中了一箭才躲开,转身抓住一名士兵挡在前面,没想到又是几箭,居然拐过前面的士兵,直射他面门,也亏的他反应快,只是脸颊上中了一箭。

    军官惨叫一声,不管不顾的跑进最近的一架直升机,催促着直升机迅速起飞,也不知道他权限到底有多大,还没坐满士兵的直升机马上起飞离开了指挥部。

    刚刚起身的李金钩,提枪就追,一个瞬移就到了直升机的下方,手中黑枪锋利无比,直接捅破了直升机的外壳。

    “毛毛!”王河在无线电里喊住李金钩,示意他穷寇莫追,再看上官清瑶,她愤怒的盯着王河,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斥道:“就是因为你,要不是为了帮你,我外公也不会死。”

    王河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王建峰上前赶紧拦住上官清瑶,诚恳的说道:“上官姑娘,老何的死都怪我,要不是他为了救我,我和我孙子早就被那猴子一样的怪物带走了,是我王家对不住你……”

    王河这才知道,原来那些家伙是来找自己家人麻烦的,可一个平民老者和一个小孩子,究竟是哪里值得他们如此大费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