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九章:视频

    “这么说的话,这种成分对动物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影响,甚至加快了它们的进化?”王河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这么理解也没错啦,也就是这种进化,急需大量的能量,所以它们的食谱才会如此庞杂,什么都吃,而且……”李晨阳突然停了下来。

    “而且什么?”吴婷好奇的问道。

    “而且对人类来说,难道不也是进化,在场的人不都是最好的例子么?”

    王河等人呼吸一滞,面面相觑,李晨阳说的虽然悚然听闻,但是仔细想来,自己五人还算是正常人么?匪夷所思的能力,异于常人的食量,不正和那些变异的动物一样么?

    “把这蛋液保存起来吧,紧要关头可以和进化原液一样当作恢复用的药剂,而且不用担心有副作用,哦,对了,那银色的液体我给它起名进化原液,不反对吧?

    李晨阳将蛋液分装进几个小瓶,递给王河,王河点点头说道:“进化原液……还挺贴切的,那么那些无法分析的细胞就叫进化细胞喽?”

    “嗯,也挺合适的,那颗蛋怎么处理?”

    “不知道,先留着吧,羽粉的分析结果有了么?”王河装好小瓶,又问道。

    “稍等。”李晨阳走向一旁的仪器,取出一个试管,吸出一滴液体重新又放进一台机器,然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说道:“有结果了。”

    他把显示器扭向众人,指着一行谁都看不懂的数据说道:“那些羽粉中含有大量麦角二乙酰胺的成分,也就是致幻剂。”

    “浴盐?一只鹦鹉,身上怎么会有这玩意?”石冲脱口而出,见王河等人一脸茫然,解释道:“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是一种麻醉剂类的毒品,俗称‘浴盐’具有很强烈的迷幻效果。”

    “你怎么知道的?”李金钩好奇的问道。

    “六年前我奉命抓捕一伙毒贩,他们贩卖的就是这个。”

    “我猜大概是这只鹦鹉在灾变前的饮食有关,他的主人可能以黑麦作为饲养它的主食,灾变后这鹦鹉吃了丧尸的肉而变异,又把变质发霉的黑麦给吃了,后来不知怎么产生了化学反应,才有了这个能力。”

    “鹦鹉还吃肉?”李金钩惊异的问道。

    “叫你平时多读书,就知道混,鹦鹉怎么不吃肉了?它们还捕食小型鸟类了。”吴婷抬手就给了李金钩一个“脑嘣”,后者揉着脑袋呲牙咧嘴的不敢吭声。

    “那这羽粉对人类有什么影响吗?或者有什么副作用吗?”王河拿起一瓶羽粉,看了看问道。

    “目前看来这比致幻剂更纯,效果更厉害,大量使用的话,会上瘾的。”

    “这玩意儿先留着吧,鹦鹉那它都能控制丧尸,我们以后应该也能用上。”王河把羽粉收拾好,其实这东西有个更大的用处,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对付同类。

    谁能保证不会遇到有敌意的人类,要知道人性是要比丧尸还要可怕的东西,为了一点权利和欲望,人类自相残杀的事情还少么?

    “走吧,我们去六楼。”李晨阳摘掉手套,领着其他人上了六楼,六楼是办公区,有很大一片区域被电脑机房占据,而旁边的办公室里,只发现了一只西装革履的丧尸。

    “你们公司人很少啊,丧尸都没有几只,是不是不怎么景气?”李金钩手提影尸枪,随手就解决掉了这只丧尸。

    李晨阳闻言,少有的没和他置气,望着丧尸尸体,悲哀之色溢于言表。

    “当时都下班了,除了搞研究的人会主动留下来加班,这上面几层都是做行政工作的,很少会加班,这个家伙,是我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分公司几乎都是他操持的。”

    说完上前替遗体整理了一下衣服,顺手从口袋里翻了一番,似乎找什么东西,又站起身在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

    李晨阳解释道:“公司涉及的机密太多,为了保险起见,每天上班都会检查,不许带通讯设备,手机上交,下班检查后再发回给个人,所以这个区域就是专门检查手机用的,不能随意出入的。”

    “咦?”他握住钥匙准备离开,突然像是在抽屉里发现了什么,拿起来一沓纸,大概看了看,又看向地板上的尸体,神色颇为复杂,隐隐有些愤怒。

    四处翻找了一会,李晨阳拿着两个手机走出了办公室,手一挥,指向电脑机房:“走吧。”

    用钥匙打开锁,李晨阳推开机房大门,指着一大堆的仪器说道:“我们公司目前所有的合作项目都是和政府,还有几家超级商业巨头合作的,为了预防公司的机密泄露,这些设备能读取任何储存媒介。”

    “在这儿你别说卡被损坏了,就算你手机的内存卡被人打成了粉末,我们都能读取出来里面的内容。”

    “这么厉害吗,为什么要这么严格?”

    “这些合作项目很多都涉及到了一些机密,不能让大众知晓的,不容有一点点意外发生,所以要求很严格的……”李晨阳向王河解释道:“把手机拿过来。”

    王河把手机递了过去,李晨阳拆开手机,将其中的内存卡轻轻的用镊子拿出来。

    内存卡上清晰可见的有一片烧焦的痕迹,看样子已经被烧毁,稍微处理了一下,李晨阳就将内存卡插进一台仪器里。

    稍等片刻之后,仪器显示读取完成,他敲下回车键,屏幕上开始出现画面。

    画面很暗,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遮挡住了镜头,伴随着一阵阵的粗重的喘息声,周佳栋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他们……咳咳……为什么攻击我们?”

    “我猜……是我连累了你……”一个女人的声音回答道,王河、吴婷和李金钩吓了一跳,虽然这个声音有些嘶哑和变形,但一下三人就听出来了。

    “是上官清瑶!现场尸体中没有她,她还活着!”上官清瑶帮过自己,她的外公更是算得上对他全家有恩,回想到整个监狱也没看到一具女性尸体,王河不免放松了些神经。

    “哼!”只有吴婷轻声的哼了一下,不过王河并没有注意。

    “什么叫你连累了我?”周佳栋的气息有些微弱,完全是喘不上气的那种。

    “应该是我父亲和我外公的死对头下的手,你没发现么?虽然对方机身上没有编号,但很明显那是军方的武装直升机。

    还有,从天源市撤离到现在,哪架直升机都没事,偏偏就是这架出了故障,速度慢不说,连一架护航的武直都不给留,说撤就撤,你觉得是巧合么,你忘了我是怎么上的这架直升机的了么?

    “你是说……”

    “对,一定是他们……你在干什么?”上官清瑶的声音突然拔高,接着就是几声枪声,镜头一阵晃动,遮挡物被移开,好像是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之后上官的脸忽然出现在了镜头前。

    “我猜的没错,那个飞行员也是他们的人,被我解决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录像?”

    镜头前的上官清瑶,满脸的血污,但看上去好像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她没有看镜头,双手像是扶着周佳栋,而从手机的角度看,周佳栋是躺在地下的。

    “我不行了,我能感觉的到,其实我也不算被你连累,我是‘真相’的人,记住我的代号是‘雨燕’,相比之下他们更想让我死,也有可能是我连累了你。”

    “咔嚓”一台电脑显示器的一角被生生捏碎,捏碎它的人正是一直用手扶着显示器的石冲,众人惊异的看向他,只见他脸色铁青,似乎对‘真相’这个名称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什么?你是……”视频还在播放,上官清瑶也是对周佳栋的话大为震惊,周佳栋却打断她继续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你把手机拿好,这是我的遗言……”

    手机被交在了上官清瑶的手中,镜头慢慢对向了周佳栋,他的左肋插离了一根螺旋桨的碎片,周佳栋面如金箔,气息微弱,他喃喃的说道:

    “我是‘雨燕’,暗语‘无食我黍’看到这个视频的人,请记住,46、4、21……”周佳栋连说了五组数字,每组三个数字,说完之后,像是用光了力气,再也无力看向镜头。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随着瞳孔的扩散,周佳栋再也无法说完后面话,就这样死去了。

    “放心吧,我会帮你保管好的……”上官清瑶的声音有些哽咽,替周佳栋整理了一下遗容,把插进他左肋的螺旋桨碎片拔了下来,突然一声丧尸的嘶吼打断了她。

    镜头飞快的晃动,一阵模糊后,四五只丧尸向镜头扑了过来,而更诡异的是,丧尸身后还跟着几个手拿枪械,一身囚犯打扮的家伙,随后手机好像就被装进了兜里。

    “别咬,别咬,这么正的妞咬了可惜了,嘿嘿嘿……”一阵搏斗的声音后,伴随着有人摔倒的撞击声,被遮挡的画面似乎抖动了几下。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上官清瑶的声音透漏着前所未有的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