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五章:仓惶

    王河反应极快,推弓搭箭,抬手就射,黑箭没入雪地深处,消失不见了,他却很自信的朝箭飞去的方向走去。

    大概二十多米处,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一支玻璃纤维的黑箭深深的插在雪地里,像是把什么东西狠狠的掼进了白雪中。

    王河走上前去,握住箭尾向上一抬,挑起一只和家猫差不多大小的老鼠,箭头穿过了鼠头,老鼠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可还是让王河大惊失色。

    溃烂的皮肤,血红的眼珠和森长的牙齿与利爪,无不说明这是一只尸鼠,而老鼠从来都不是单独出没的生物。

    他第一时间想到就是厨房,那永远都是这些腌臜生物的聚集地,他打算去厨房看看,很奇怪刚才为什么没有发现,或许数量并不多,几只耗子而已,顺手解决掉就好了。

    王河走到厨房附近时,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停下了脚步,厨房门口原本堵住门的那一堆冰冻的丧尸都不见了,只留下黑色的尸血和残渣。

    还有为数不少的黑灰色身影在舔食着雪地上的血迹,王河放轻脚步在不打扰这些家伙的情况下慢慢退了回来,又瞥见民工宿舍被他打开的门内,一大群尸鼠,正在丧尸的身上疯狂撕咬着。

    王河看那密密麻麻的数量,顿时头皮发麻,不禁加快了脚步,迅速返回了营地。

    一回去,他就把所有人全部叫醒,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王河前所未有紧张的样子,也都不敢耽搁,连平时最没正形的李晨阳都没有多言语,赶紧起身。

    把所有能装上车的东西全部装车,刚找到的液化气,炉灶还有锅碗瓢碰大米白面,都被一股脑的塞进了派拉蒙,以至于体胖的李晨阳上车时,硬是挤掉一袋白面才上了车。

    李晨阳还想下车去拾,被王河一把拦住推上了车,催促道:“快,上车,赶紧走。”

    “王哥你别吓我,出什么事啦?”李晨阳坐在车里吓得直打哆嗦,王河也没空搭理他,摔上车门,就跳上了摩托,拧着油门就冲出了大楼。

    刚刚驶出大门,他就停下了车,外面白茫茫的雪地上,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黑灰色的尸鼠,数量比刚才看到的还多。

    派拉蒙紧随其后驶出了大楼,不过吴婷不知道外面有什么,见王河站在那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直接轰着油门就绕了过去。

    “等等……”

    王河话还没说完,吴婷早就绕过他,驾车碾了上去,一瞬间,像是煮沸的油锅里倒了一碗水,鼠群顿时炸了锅,无数尸鼠爬上了派拉蒙,疯狂的撕咬,寻找缝隙,想要钻进车里。

    所幸派拉蒙是专为战争服务的汽车,就连空调排气口和发动机散热口的栅格,都是结实的铝合金,又被李晨阳改造的全身固若金汤,尸鼠的个头又普遍偏大,根本钻不进车里去。

    李金钩驾驶着奔驰同样没仔细看,跟着吴婷也冲进了尸群,当尸鼠爬满了车窗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黑灰的东西是什么,差点就踩了刹车。

    “继续开,别停下。”

    王河在无线电里大喊道,他担心奔驰的防御一旦停下车来,很可能就再也无法启动了,车里的两人也就彻底凉了。

    虽然这车也有不俗的防护,加上李晨阳的改装,如果是丧尸群,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可惜李晨阳没料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奔驰的空气排气口和发动机散热口都是原装的很结实的塑料件,胆子尸鼠锋利的牙齿下,很快就咬了个稀烂,一些体型较小的尸鼠直接钻了进去,很快车上的两人就闻到一股腐肉被烤焦的糊味。

    也不是所有的尸鼠都钻到了发动机附近被发动机烤糊,更多的尸鼠咬穿了内饰,钻进车厢内,对两人发起了攻击。

    李金钩单手拿刀,超快的速度,根本不给尸鼠靠近的机会,一边驾车一边挥手间就杀掉二十多只,可进入车厢的尸鼠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后车厢的石冲双手齐出,连砍带掷,少说飞出去不止三十把飞刀,整个车内钉满了刀子,扎了个千疮百孔,李金钩都快被他给吓死了,照这样下去,被石冲干掉的几率要比尸鼠大得多。

    “换!你开车……”李金钩再也无法忍受飞刀在面前飞来飞去的滋味了,只是一瞬间,人已经闪到了副驾驶,石冲反应也很快马上跳进驾驶室,狠狠的踩下油门。

    奔驰只是短暂的一滞,又猛地提起了速度,李金钩双刀飞舞,没有一只尸鼠能靠近他们俩。

    “快走,加油站碰头。”王河对着无线电大喊一声,调转方向向另一边驶去。

    摩托车想和汽车一样冲出去是不可能的,就算尸鼠不咬他,随便咬断几根摩托的电线或者管子,都有可能瘫痪在鼠群中,到时候王河可是插翅难飞。

    然而不管是哪一个方向,都爬满了尸鼠,它们已经放弃了追逐汽车,转而攻向了王河。

    无奈之下,王河拔出苗.刀将靠近的尸鼠砍飞,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大楼,将没烧完的木柴都堆到了大门,大火总算暂时将尸鼠挡在了楼外面。

    动物本能的就惧怕火焰,哪怕是转化成变异生物依旧保持着这种特性,望着隔着火焰踌躇不前的鼠群,王河却没有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木柴就那么多,一旦火势稍有点减弱,这些尸鼠一定会冲进来,王河骑上摩托直接上了楼梯,到了二楼。

    二楼除了一具冻成冰坨的丧尸,几袋子水泥之外什么都没有,不死心的王河又上了三楼。

    三楼只有一大堆塑料布,除此之外空空如也,王河叹了口气,绝望渐渐的笼上心头,卷起塑料布,又下二楼向尸体走去,他准备把尸体和塑料布都当作燃料,能拖延多久算多久。

    单手提起丧尸时,突然发现丧尸身下有一个大洞,刚好能看见一楼的大厅,望着一楼地板上的那一袋子白面,王河突然想到一个计划。

    迅速来到一楼,将丧尸丢进内层大厅的最深处,又砍下它的四肢,让血腥味变得更浓烈。

    打开白面扬了半袋,觉得不是很理想,扛起剩下的面粉到了大厅外,抓起塑料布向空中一扔,弓箭出手,把塑料布钉在大厅的两个出入口上,塑料布下还留下了缝隙。

    把水泥和平车还有一些杂物统统堆在楼道口,王河从二楼一把一把的往一楼撒起了面粉,不紧不慢,充分的让每一粒面粉尽量漂浮在空中。

    直到门口的火堆火势渐渐变弱,尸鼠被丧尸的血腥味刺激的实在受不了了,饥饿战胜了恐惧,撞开火堆冲了进来,冲着丧尸蜂拥而上,大快朵颐起来。

    区区一只丧尸,哪里够这么多尸鼠食用,争抢是必不可免的,只不过失败者也成了同伴的食物,饿疯眼的尸鼠,不分青红皂白的开始乱咬,不但把丧尸吃的渣都不剩,就连尸鼠也吃掉不少。

    王河这时候也把面粉全部撒完了,望着一楼飘满的面粉,点着一块蘸了汽油的布头,扔了下去。

    “轰隆”

    漂浮在空中的面粉颗粒迅速点燃,瞬间燃烧的连锁反应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威力并不比汽油爆炸小多少,将一楼所有的尸鼠全部炸死,不少尸鼠的尸体也被点燃,空气中一股难闻的焦臭味。

    借着机会,王河发动摩托,从楼上冲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冲出大楼,向工地外驶去,虽然工地上还有不少尸鼠,但已经少了七八成,剩下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路行驶了十来公里,确定没有一只尸鼠跟了上来,王河才慢慢减速,开始按着地图走走停停的向加油站驶去。

    也许是老天爷终于不再为难这个路痴,他这次总算是没有迷路,行驶了近一个半小时,终于找到了加油站。

    然而,比他先行离开的两台汽车,却不见踪影。

    选择这里碰头,是因为周佳栋的手机,手机的损坏李晨阳检查过,是内存被外力破坏,换一般情况根本不可能修理。

    但李晨阳保证只要到达范州市,他旗下的一家公司有设备能读取损坏内存里的内容。

    本来过了扬德市,还有一百多公里就到指挥部了,吴婷的意见是放弃手机里的东西,尽快前往指挥部,但王河预感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坚持要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鉴于王河近期几次的预感都太过准确,最后还是决定多绕行几十公里,先去范州,而这个加油站,就是必经之路。

    起初王河以为是自己走了捷径,抄了近路才先行到达,在无线电里呼叫数次无果之后,便清理了加油站的丧尸,坐在屋里安心的等待。

    又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坐不住了,区区60公里的路程,即使是大雪天,两个半小时,说什么也该到了,想到这里,王河不打算再等下去,选了一条路线,骑上摩托车向工地驶去。

    这条路线虽然有些绕远,但从地图上看,路宽人少,按吴婷的性格,一定会选择走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