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四章:雪天

    王河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驾驶着摩托车行驶在茫茫雪地上,摩托车的仪表盘上显示着附近的地图,不过没有导航功能,在这茫茫大雪中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死胖子,你不是说不会下大雪么?这都下上暴雪了,积雪起码一尺多厚。”王河愤怒的对着无线电大喊道,从他们出发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雪不但没停,反而越来越大。

    跟在摩托后面的派拉蒙上,李晨阳裹着毯子,委屈的回道:“我怎么知道啊,确实没下过大雪嘛……”

    驾车的吴婷说道:“你也别说他了,谁也想不到会是这种天气,还是先找个地方避一避吧,这路很难走了,打开防滑模式轮胎都一直在打滑。”

    王河早就想找个地方避避风雪了,四个轮的汽车都在打滑,两个轮的摩托早就滑出了天际,辛亏李晨阳在摩托的防滑模式增加了两个辅助轮,否则王河不知道已经摔了多少跤了。

    可是这暴雪天,鹅毛般的大雪花,加上吹得人睁不开眼的大风,能见度都不足五米的,哪里能找到躲避风雪的地方。

    “要不我去探探路吧。”无线电耳机里,李金钩说道,他和石冲驾驶着奔驰一直在尾端跟着。

    “也好,小心点,别逞强。”无奈之下,这大概也是唯一的办法了,王河只好同意。

    李金钩领命离去,可是时间都过去一个小时了,没传回来一点音信,暂时躲上派拉蒙里等待得王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无线电呼叫无果之后,王河准备跳下车,准备亲自去找人,这天寒地冻的,视线又受阻,生怕李金钩出点什么事。

    “前行500米,两点钟方向行驶一公里,可以驻扎,我在这里等你们。”无线电里忽然响起李金钩略显疲惫的声音,这暴雪天倒是没有影响这无线电的信号,军工产品果然值得信赖。

    “好,收到。”

    车队再次启程,在阴沉的如同傍晚的暴雪天里,艰难的分辨着道路,其间好几次摩托车陷进了坑里,也亏得王河力气大,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找到了李金钩。

    这是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看规模着实不小,貌似是个正在兴建的游乐场之类的,在李金钩的指引下,直接驾驶着车辆开进了一栋接近完工的建筑物,大伙这才下车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栋楼一共才三层,虽然还没有安装门窗,但整栋楼都是外层环绕走廊,内层一间大厅的设计,整个楼就像是套起来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纸箱,大概是要做VRSoaring之类的影院。

    一楼内层大厅有两个出入口,将车辆停两边在出口处,稍微挡住点未知的危险,五个人又开始犯愁了。

    这地方居然没有一点可用的燃料,连张纸片都找不到,李金钩被冻得有些厉害,躺在车上久久缓不过来,王河和石冲决定出去找找燃料,只有他两人似乎对寒冷没什么感觉。

    绕遍了这片工地,在雪地里倒是找到不少木材,可惜都被早上刚下的雪水浸泡的湿濡濡的,现在都冻出了冰碴,这样的木材是很难点的着的,得先烤干才行。

    石冲那边的收获也差不多,抱了一堆湿柴回来,还是需要寻找一些引火物才行,王河在工地看到一排工人居住的简易房屋,决定去那碰碰运气。

    房屋里肯定有丧尸,看那房屋的规模,至少有几千的农民工,尽管如此,王河还是打算冒险去看看。

    毕竟这天气不尽快取暖是会出人命的,而且太阳能已经耗尽,他不想浪费太多的汽油,使用汽车的空调。

    不过房屋内的丧尸很快就让王河放下了心,也许丧尸都没有体温的过,身上的水分都被冻结成冰了,丧尸都被冻成了冻肉,一个个僵硬在原地,别说走动,连嘶吼都发不出来。

    王河收集了几床被子还有些桌椅板凳,找了张床单撕成布条捆在一起,扛上就往回走,至于那些丧尸,他倒是没有理会,反正连动都不能动,懒得费那手脚。

    有了干燥的桌椅,生火就变得很简单了,很快一个篝火就架好了,火焰的温暖驱散了寒意,大家伙坐在被褥上烤着火。

    几块烧红的木柴被挑拣了出来,塞进一旁的自制野营炉里,炉子上煮着水,几杯热腾腾的开水灌下肚去,李金钩总算是缓了过来。

    “看样子我们要在这耽搁一段时间了,起码要等风雪停了才能走。”王河捡起一块烤干的木头,扔进火里,对依偎在他怀里的吴婷轻声说道。

    “你父亲和小虎现在一定很安全,张兴凯他们会帮你照顾好他们的,不过是耽搁几天罢了。”

    “但愿如此吧……”王河叹了一口,揉一揉手中的柔荑,轻轻放开,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我刚才看到民工宿舍那有厨房,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咱们不是有食物么?”胖子闻言,指指派拉蒙不解的问道。

    “那点食物能节省就节省吧,饭量都不小,吃不了几顿就没了。”王河回了一句,便翻过汽车,走进了风雪中。

    “王哥还真是操劳的命,等雪停了再去找食物多好,非要受这个罪。”李晨阳躺在被褥上,不以为然的揉着肚子。

    “这叫未雨绸缪,你个好吃懒做的玩意。”李金钩慢条斯理的品着热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讽刺李晨阳的机会。

    李晨阳也是个不甘示弱的主,随即破口大骂起来,两人像两只战意激昂的斗鸡,支愣着膀子吵得不可开交,烦的吴婷实在受不了了,连声怒吼才安静下来。

    王河来到工地厨房,这厨房门外不知道堆放了些什么东西,又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把门堵了个结结实实,王河过去先是踢了一脚,感觉很硬,像是踢到了一块冰疙瘩。

    用手拂去积雪,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还有一层布料覆盖着,搬住一块试了试还挺沉,用力一拽,“喀嚓”一声,一大块东西就被王河给拽了出来。

    王河端起来手里东西仔细一看,骇得扔了老远,原来是冻成冰砣的丧尸,被它把整个上半身给拦腰掰断了,那丧尸居然还没死,王河分明看到它牙齿还磨动了一下。

    厨房还是要进的,但这一大堆冰冻丧尸王河可不敢再用手去直接触碰了,刚才是运气好,如果不小心碰到牙齿被咬上一口,天知道他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会不会变异。

    拔出苗.刀,王河用力劈了几刀,像是砍在了坚硬的冰块上,饶是他的力气,也要三四刀才能砍下一块来,这些丧尸都冻成了大冰疙瘩,清理起来很是费解。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太浪费时间了,王河绕着厨房走了一圈,这厨房也是简易活动房,墙壁是薄薄的两层彩钢夹着泡沫,用横刀很快就切割出来一个一人高的大洞,比清理冰冻丧尸要轻松的多。

    厨房里的食物还真不少,除了不少面粉和大米,还有北方过冬三件宝,土豆、冻豆腐、大白菜,这些都是可以长期保存的食物,虽然土豆都发芽了,挖掉芽一样能吃。

    王河赶紧去找了架拉砖的平板车,把食物统统都装上车,顺便把煤气罐、灶台、锅碗瓢盆都带上了。

    王河兴高采烈的把东西往回运,完全没注意到,厨房角落里几个灰色的身影偷偷爬了出来,四处寻找着什么,一片王河掉落的菜叶吸引到了其中一个灰影,它迅速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一片小小的菜叶显然无法满足它的胃口,而平时放满食物的地方又空无一物,这灰影只好跟着落地的食物残渣一步一步爬出了王河切割开的洞口。

    直到它在雪地中咬到一大块肉后,像是品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味一般,大快朵颐起来,但好景不长,它像是触电一般,突然栽倒在雪地里,浑身抽搐起来。

    不一会,灰影又爬了起来,向回跑去,片刻后又重新出现,身后则跟来更多它的同类,来来回回奔走不息,不久后,工地外也聚集过来很多,灰影的数量越来越庞大。

    王河带回来一推车的食物,五个人马上就忙碌起来,蒸了满满一大锅米饭,就着土豆白菜炖豆腐,美美的吃了一顿。

    剩下的也不浪费,下一顿热一热一样能吃,吃饱了午饭,五人除了研究路线,就是闲聊,要么互相切磋一下,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外面的暴雪终于有停下的意思了,可是时间也快要到晚上了,无奈只能在这里过夜,幸好拉回来的木柴够多,否则还真难以抵御夜晚的寒冷。

    夜岗由石冲和李晨阳轮站前半夜,王河李金钩轮站后半夜,而吴婷做为唯一的女性,可以有特权不站岗。

    王河也确实累了,早早的就睡下,迷迷糊糊中被李金钩晃醒,轮到他站最后一班岗了,赶紧爬起身,拿起装备独自来到门口。

    外面的暴雪已经停了,王河顺着墙根解了个小手,抓起把雪搓了搓脸,清醒了一下,便准备回去。

    虽然内层有两个出入口,但这外层只有一个大门,为了给站夜岗的人御寒,他们用几架平车和棉被在大门搭了一个三角形的岗哨,里面再生堆火,人在里面多少不会太过寒冷。

    天色离黎明不远了,都说黎明前是最黑暗的,但这白花花的雪地上有什么东西还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王河烤着火,掏出为数不多的香烟,刚准备点着,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灰影“嗖“一下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