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章:探索

    迅速将摩托驶进地下停车场,趁丧尸还没有追来,王河停好摩托就钻进自己的汽车里,趴到后座位下面,大气都不敢出。

    “嗷~”几只丧尸追了下来,却没有看到猎物,便在原地呆呆地傻站着,偶尔的抽动和摇晃的身体,时刻提醒着危险并没有解除。

    王河原本想静静的等待丧尸们离去,可现在的情况明显和他期望的不同,身上越来越痛,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望了望不远处的电梯口,王河一咬牙,从后座轻轻的翻到后备箱,从随车工具箱里找出一把锤子和一柄工兵铲。

    喝了点车里存放的矿泉水,点了根烟,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便翻回后座,轻轻的打开后门,悄悄的滑了出去。

    王河把工兵铲稍微折叠,握住中间当作一个面手盾,右手攥紧锤子,蹑手蹑脚的向电梯靠近。几个丧尸没听到任何声音,依然站在原地。

    好不容易靠近电梯后,王河却没有立即按下电梯按钮,他犹豫了。

    电梯里会不会有丧尸?

    如果电梯打开的时候,蹿出来哪怕一只丧尸,一定会惊醒停车场的几只丧尸,到时候腹背受敌,以王河现在的伤势,一定不是对手。

    还是走楼梯吧,五楼没有多高,而且他家这里的楼梯有两条,一条是通往单数楼层,一条是通往双数楼层。

    也就是说,王河只需要爬两层楼梯就到家了,况且平时根本没有人走楼梯。

    不再犹豫,王河轻轻地打开楼道门,先观察了好一会,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闪身走了进去。

    楼道里,写着安全通道几个字得标识牌透着惨淡的绿光,虽然有声控灯,王河可不敢发出声音。

    他尽量保持安静,伤痛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每一步都耗费着王河大量的体力,许久才走到了三楼。

    三楼的楼道门紧闭着,透过玻璃并没有发现丧尸,王河稍微休息了一下,继续往上走。

    刚刚拐过弯,一个黑影站在五楼的楼道门前,王河不敢确定那是人还是丧尸。

    向后退了几步,躲在拐弯处,王河犹豫了半天,还是用锤子轻轻敲击了一下工兵铲。

    “叮~”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声控灯突然亮起,同时也传来一阵拖沓的脚步声,有人从上面走下来了。

    王河的一颗心沉到了底,这声音多半是丧尸那摇摇晃晃的步伐才走的出来,可以确定那个黑影就是丧尸。

    静静的躲在拐角处,高高地举起铁锤,等着声音的主人走下来,丧尸走的并不快,良久才走下楼梯,慢慢的拐过弯来。

    一张皮肤溃烂的脸,刚刚出现,声控灯就突然灭了,惨绿色的光照在丧尸的脸上,凭添了一丝恐怖片才有的气氛。

    “去你的吧!”

    王河铁锤猛地抡了下来,他对黑暗打心眼里就渗得慌,加上这烘托到位的气氛,使得他根本顾不得伤痛,用尽了全力。

    “扑通”

    有了声音,灯光又亮起,王河看清位置连着又是几锤,直到丧尸停止了抽搐,他才停下锤击。

    抹了把脸,擦去混合着汗水的污血,王河扶着墙慢慢向五楼走去。

    轻轻打开楼道门,手在楼道墙上摸索声控灯的感应开关,用指头轻轻敲击了一下,楼道顿时被照亮。

    邻居家门紧闭,自己家却大门敞开。

    借着灯光,王河向家里望去,什么都没有,没有血迹,没有搏斗的痕迹,一如往常的干干净净。

    他举起锤子,工兵铲举在胸前,慢慢的走进家门,打开大厅的灯,没有人,挨个房间寻找,依然一无所获,王河轻轻关上房门,用座机拨打了父亲的电话,无人接听。

    父亲和孩子的房间什么都没有少,但是关着的电灯,和敞开的房门,大概能判断出他们刚刚到家,就被什么人给带走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对面的邻居,家中保姆郝姨和邻居老太太关系贼好,听说,老太太的丈夫是某个神秘公司的高管,有权有势,会不会是去邻居家避难了?

    王河又去邻居家敲门,却发现大门并没有锁。里面同样没人,和自己家一样,没有任何慌乱离开的迹象。

    同时王河注意到,墙上的老旧军人照片,还有玻璃柜的摆放的各种军功章和证书,足以表明,这邻居不仅仅是公司职员这么简单。

    同样没有锁的大门,会不会是邻居因为特殊身份被人救走,离开时遇到刚刚逃回来的自己的家人,然后一起离开了?

    疲惫的回到自己家中,自我安慰得猜测了一番,王河却因为疼痛跌坐在沙发上。

    “看来必须要处理一下自己的伤了。”

    当脱下鞋子和外套后,巨大的疼痛袭来,还没来得及上药,王河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客厅。

    黎明,阳光像往常一样驱赶开清晨的浓雾,不同以往,热闹繁华的城市,如今满目疮痍,安静的让人窒息。

    钟楼街,城市的中心,此时浓烟滚滚,没有消防员的扑救,大火肆意的烧了一整晚,几乎毁掉了半个街区。

    灾难爆发时,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呼喊声,奔跑声,撞击声,爆炸声,一夜之后城市就像死去了一般安静,随处可见的废弃车辆,破碎的建筑,触目惊心的血迹揭示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偶尔间,突然出现的幸存者,驾驶着车辆打破了这平静,转瞬间周围便沸腾了,宛如一滴水丢进了烧开的油锅,到处忽然冒出无数的丧尸。

    它们皮肤青灰,脸孔扭曲而狰狞,如同被鲜血吸引而来的鲨鱼,咆哮着嘶吼几声后,便不约而同地对着疾驶而过的汽车追逐了起来。

    双臂没有规律的摆动,双腿深一脚浅一脚的迈步,如此怪异的奔跑姿势,又是如此的迅捷,那快速集结的丧尸,如汇入江河的溪水,短短地时间内,就在车辆的背后,汇成了一条灰黑色的河流。

    那条河流如巨蛇一般蜿蜒翻滚,紧紧的迫了过来,不过片刻的时间,就缠绕上了汽车,将它绞碎,吞噬……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些光球,还在昨夜的位置漂浮着,只是没有了强光,显露出它们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个个银色扁圆形物体,看上去像两个扣在一起的圆盘,从上到下没有一丝缝隙。

    它们寂静无声,只是默默的漂浮在那里,仅仅这个城市就有上百个这样的圆盘,不知道是什么人,又为什么放置在这里。

    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王河猛地被惊醒,“腾”的坐起身来,缠绕在脑袋上的布条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和地板上沾染着鲜血的破烂外套,让他回到了比噩梦还可怕的现实。

    看看表,已经睡了八九个小时,他第一时间寻找手机,想给父亲打个电话,却忽然想起来手机昨晚丢在了高架桥上,抄起座机拨通了父亲的手机,依旧还是无人接听。

    站立在玻璃窗前,王河凝望着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窗外没有以往熙熙攘攘的车辆和行人,像是一张定格了的超大画面,一切都按了暂停键。

    只有偶尔划过天空的飞鸟,远处不知哪里冒起的滚滚黑烟,和天空中巨大的神秘银盘,才让他恍然惊醒,这原来不是一幅巨大的超写实画卷。

    窗外的景色不再熟悉,充斥着荒诞的陌生感,银色圆盘的阴影笼罩在王河的上空,本是阳光明媚的冬日暖阳,此时对他来说,却是遥不可及。

    温热的水不仅带走王河满身的血污,也驱走了盘旋在他心头的寒意,一个热水澡恢复了些许疲劳,让王河的精神也亢奋了起来。

    振奋情绪,把那份低沉压在心底,简单做了份早餐,王河拿着叉子一边吃,一边打开了电视机。

    他决定还是应该先收集情报,再做下一步的计划,一无所知的行动,是带不来理想的结果。

    连换了几个频道,都是没有信号,翻找出备用手机打开各大短视频app,都是相关的世界各地丧尸伤人事件。

    一家新闻平台的录播中,现场记者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丧尸分尸蚕食,紧跟着主播室的主播和工作人员也被突然冲进来的丧尸杀死。

    各大新闻频道都在反复播放当晚的录播,再没有了之后的后续报道,只有各个视频网站还有人上传关于全国,甚至世界各地发生着同样灾难的视频。

    但无一例外,上传者之后都没有了音信,不知是否遇害,唯一可以肯定的,这是世界级的灾难,短时间内救援是不可能有的。

    也有一些博主记录了在灾变来临时拼命求生的视频,甚至总结出了许多有用的信息,王河对比参考自己的经历,受益匪浅。

    首先,世界各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不,是肯定在同一时间被突如其来的银色圆盘发出的光线与声波攻击。

    其次,所有第一时间惨死当场的,几乎都是体弱多病者,他们像是承受不住某种来自体内的压力,从内而外的爆裂开来,化为齑粉,而尸首保全的人则变异为了丧尸。

    第三,丧尸目前分两种,一种是普通丧尸,速度快,力量大,明显没有智商,听力超群,索性视觉和嗅觉与普通人相差无几,甚至还略有不如。

    第二种王河称之为进化丧失,变异时间较晚,与普通丧尸相比,力量更强,速度也更快,除了超强的听力,视力和嗅觉也相对较高,有极强的愈合能力,断肢重生都不是难题,也有一定的智商。

    除此之外就是人类感染变异的时间,王河发现所有的信息里,给出的变异时间都不一样,有人受伤后十多秒就变异成了丧尸,有的需要半个多小时,更是有位博主被丧尸咬伤后,竟录制了将近50分钟才中断了视频。

    但有一个共同点,身体健康,体格强壮的,毫无例外的都变异成了进化丧尸,貌似这也是一种优胜劣汰,要知道进化丧尸可是能够指挥普通丧尸的。

    视频里也有不乏许多对丧尸主动进攻的人,不过在灾变时,还有心情拍摄视频发布的人,胆子基本都不会小,这些视频也给王河带来许多启发,有一些手段值得去学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