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七章:补给

    之前的弓由于保养不当,加上过度使用,接连损坏,王河现在这一张弓是当初出发时就戴在身上的黑寡妇猎弓,中间一直丢在东山军营,直到后来回去才重新找到。

    吴婷早就被惊醒,军弩上弦,也瞄准了门口。

    对于王河的箭术,队伍里所有人都是无条件的信任,用箭无虚发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所以当王河示意他们躲进里屋的时候,没一点迟疑,三个人慢慢的退进了里屋。

    听声辨位,王河听着木门“咔咔”的声音,突然一箭射出,木箭穿透木门一半多,狠狠的扎了上去,门外一阵“吱吱吱”的惨叫,连着又是两箭,门外恢复了平静。

    等了半天也再没什么动静,出去探查又不太安全,王河干催把火架旺一点,在原地蹲守起来。

    天还没亮,看时间半夜三点,让李金钩和石冲休息一会,王河和吴婷代替他们轮值后半夜。

    这俩人确实也没休息够,一个人睡了不过四个多小时,王河和吴婷可是睡足了,精神头正足。

    门外迟迟没有动静,大概6点左右,王河也渐渐松弛了下来,紧绷的神经刚刚放松,就听到头顶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声音本来极小,但在这万籁俱寂的冬夜,对高度紧张的王河来说,无异于炸雷一般响亮,翻身仰头就是一箭。

    “吱吱……”一个猫一样大小的黑影掉了下来,王河借着火光连射几箭,接连掉下来四五个黑影。

    “那有个洞,毛毛……”

    李金钩闻言,捡起一块粗大的木材,一跃而起,狠狠的捅进洞里,还不放心,跳起来连砸了几下,把木头塞的紧紧的才罢休。

    “是田鼠。”李金钩踢了地下的尸体一脚,拨弄了几下说道:“貌似没有变异。”

    “没变异?没变异这么大胆敢袭击人类?”

    “确实很奇怪……”李金钩反复查看了尸体,甚至解剖检查了下胃里,发现都是草籽、稻谷之类的植物。

    “田鼠不可能主动袭击我们……”王河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操起水桶将炉子的木材浇灭,对着李金钩耳语了一番。

    李金钩点点头,王河猛地一把拉开门,李金钩化作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王河又把门紧紧的闭上。

    重新点燃木柴,只不过炉子里湿透了,王河直接在屋子里点起了火堆,烟雾很快弥漫了整个屋子,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再次拉开大门,王河一脚把火堆踢出了屋子,燃烧的枯柴并没有熄灭,反而引燃了院子里的杂草,

    借着火光,院子里蹿来蹿去的好多田鼠,王河也不用弓箭,抽出横刀堵在门口,不一会就砍死数十只大田鼠。

    僵持了有半个小时,蜂拥而上的田鼠越来越多,王河就要招架不住的时候,11点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随着这声惨叫,田鼠的攻势一滞,忽然四散而去,转眼就再也看不见一只了。

    这时候,天也亮了。

    李金钩拖着一个农民打扮的人走了回来,人还没死,只是腹部被捅了一刀,被李金钩打晕了过去。

    这人年纪四十上下,皮肤粗糙,满手是茧子,一看就是个常年幸苦劳作的人,打了桶井水将他泼醒,交给了石冲去审问。

    石冲的长相本就凶神恶煞,加上恐怖的烧伤,少有人看见他能不害怕的,只是沉默的凝视了一阵,还没等他张口,对方就吓得竹筒倒豆子般全部交待了。

    这人本就是吴店村的村民,这里要开发成旅游景点,全村搬迁到了附近的镇子,灾变发生后躲回了村子里,就住在蔬菜大棚附近的菜窖里。

    至于驭鼠之术,是他种的菜总被田鼠偷吃,他一气之下四处追打田鼠,偶然发现这些田鼠竟然能由他指挥,干脆就饲养起来,平时当狗一样给他看家护院,有时候还能当肉食……

    “你们今天带着一群乌鸦来了俺村,俺吓得躲进菜窖没敢出来,你们还偷俺滴菜,俺就是想吓唬吓唬你们,让你们赶紧走,俺怕你们赖着不走了……”

    四人顿时无语,当着他的面又吃了一顿蔬菜肉汤,权当是报复,这才收拾行囊再次踏上路途。

    至于这个会驭鼠的家伙,他们倒是没打算赶尽杀绝,简单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就放掉了,有特殊能力的人,都有比普通人超强的愈合能力,完全不需要担心他。

    六十多公里的路程,说远并不远,但是这里奇特的地貌多少带来一些麻烦,为了不再迷路,只好放慢速度,走走停停。尽量绕过树林,从戈壁和草原行走相对要安全的多。

    驭鼠人说的小镇,他们没有打算去,小镇上并没有加油站,也没有什么可收集的物资,路途本就不好走,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足足走了四个小时,才进入扬德市的范围,这里已经能看到久违的公路,让王河提起来的心放下不少。

    行驶了一段距离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加油站。石冲找到深埋在地底的油罐区,王河将覆盖在上面的水泥撬开,露出了下面巨大的油罐,想办法将汽油一点点的舀了出来。

    给摩托车和汽车加满了油,灌满几个汽油桶,又在加油站的便利店里补充了一些食物,收集了不少物资以后,按照原计划,沿着扬德市外环快速路绕行。

    绕过半个扬德市,就可以离开这个城市的范围,前往下一个城市,吴婷已经规划好了路线,擦过沿途的每一座城市的边缘而不进城,以保证物资补给的同时不会再迷路。

    毕竟直接穿越市中心,难免会遇到许多丧尸,这样就能保证物资的补给,还能规避与大规模尸群的相遇,虽然相对绕远一点。

    “那是什么?”

    前方即将离开扬德,无线电里,王河突然说道:“看左面……”

    摩托车和汽车同时停了下来,路的左面,在一片戈壁上,一栋大楼的楼顶坍塌了一半,一架直升机的残骸,躺在废墟中。

    大楼被高高的围墙包围着,围墙的顶端,还缠绕着一圈圈的铁丝网。

    “那好像是个监狱……看看地图。”

    王河跳下摩托,爬上车顶,越看越觉得那直升机非常的眼熟,冲着车里大喊道:“石冲,那直升机是不是河东省司令部的?”

    “好像……是,确实是,机身上有编号。”

    “王哥,这是河东省第四监狱,全是重刑犯。”吴婷放下手机,对王河说道。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王河脸色铁青,手指勾住衣领拽了拽,似乎影响了他的呼吸似的,脑袋不由自主的向后仰了仰。

    吴婷还没见过他如此的紧张,尤其是因为莫须有的预感就紧张成这个样子,也跟着呼吸急促起来,还没等她说话,王河猛地跳下车顶,从摩托车上抄起苗.刀就向监狱走去。

    “我去看看,总觉得有什么东西……”

    吴婷没有阻拦,反而对着李金钩摆了一下头,后者轻轻一点头就跟了上去。

    石冲默不作声的爬上车顶,手持狙击枪,担任起警戒的职责。

    五米高的墙,对王河来说形同虚设,一个助跑,在墙上连续蹬踏几步就够到了墙头,原本通电的电网早就因为停电而失去作用,被他一把扯掉。

    监狱里还是有不少丧尸的,不过对王河两人造不成什么威胁,直接跳下墙,近身肉搏。

    李金钩背着两柄一米五左右的长矛,是影尸王的手臂改造的,王河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用横刀给他削制好,用起来十分顺手,锋利度比无皮尸的尸爪有过之而无不及。

    长矛每次刺击都能取走一只丧尸的性命,不同于王河长刀的大开大合,李金钩更擅长轻巧灵敏,借力省力的技巧,尤其是王河给他使用了一次银色液体之后。

    路途中,多次遇险,而李金钩每次全力发挥后,都要陷入崩溃边缘,休养两三天才能好转,王河想起自己似乎也有过一次细胞崩溃,然而只是一会就恢复了。

    而且自那之后再受伤,虽然愈合时间没有加快多少,但是却不再需要大量的食物补充养分,于是在征得李金钩同意后,取了几滴银色液体滴在他的皮肤上。

    同样是发烧昏迷,一天之后,李金钩明显能力提升,身体崩溃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但由于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再没有对人使用过,只是给两口横刀滴了一点。

    其他武器试过,但似乎只有这两口不知名材料的横刀对液体有反应,越来越坚硬,越来越锋利,也越来越重,伴随着就连刀柄和护手也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似乎材料也在和刀身靠近。

    王河挥舞着苗.刀,每次挥刀都能斩杀三五只丧尸,上百只丧尸不经意间就被清理一空。

    甩甩刀上的污渍,王河收起刀,向楼上跑去,路上遇到丧尸,连刀都没拔,一拳一脚就轻松解决,直到翻过一片摇摇欲坠的废墟,才来到直升机残骸处。

    机头已毁,里面有一具残破的尸体,机舱内七八具尸体,都是人类,还没有腐烂,直升机另一边变形的机舱门前还趴着一具尸体。

    当王河看到尸体后,身体不禁颤抖起来,那身影太熟悉了,将尸体反过来,赫然正是早应该撤回河东省司令部的周佳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