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六章:乡村

    河东省一座偏远小城的郊外,这里有着奇特的地貌,荒漠戈壁,青青草原,和茂密的森林交织在一起。

    冬日的寒冷掠夺走本该属于它们的颜色,一眼望去满是黄褐的萧瑟,更显的古朴壮美。

    不同于河西省多是崇山峻岭,这里一眼望去,尽是一马平川,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可以称之为山的土丘。

    就在这么一个相对高一些的土丘上,王河静静地站在这里,向远处眺望着,周围说不出的荒凉,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一点人类的痕迹,就连时刻挂在头顶上,早已习惯了的银色圆盘也没了踪迹。

    离开天源市已经半月有余,因为灾变发生的突然,国道和高速并没有多少拥堵,王河几人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到了河西省的边界。

    然而作为能源大省,常年有大型运煤卡车出入边界,高速也终于被侧翻的货车堵了个严严实实。

    无奈,王河绕道走了国道,幸好他们手机下载了全国的地图,一路上按着地图走,磕磕绊绊花费大量时间,总算来到了河东省,可又遇到了新的麻烦。

    他们迷路了,是的,即使有地图依旧迷路了,毕竟地图不是导航,虽然王河常年摩旅,但他也是个路痴,没有导航的帮助,到处乱闯终于困在这荒野之中。

    “怎么样了?”

    吴婷见他皱个眉头,愁眉苦脸的走下山丘,心里也猜了个大概,仍不死心的问道。

    王河摇摇头,接过水喝了一口,回道:“继续往东走吧,总能找到城镇的。”

    说来可笑,他们一开始尽量避免进入城镇,只有需要补给时才在城市边缘地区收集一下物资,现在却巴不得眼前马上出现一座大城。

    食物和水都不多了,最要命的是汽油所剩无几,大概100公里,石冲驾驶的军车就必须抛弃了,那台车简直就是油老虎。

    旅途枯燥且乏味,尤其沿途的风景是一成不变的冬天萧条的色调,更是让人昏昏欲睡,吴婷手里捧着那份资料仔细阅读着,李金钩代替她驾驶着车辆。

    “呀呀……”

    几声乌鸦的叫声顿时让众人的神经绷了起来,这一路上丧尸没遇到多少,这变异的动物可没少碰到,尤其这乌鸦喜鹊。

    它们总是成群的出没,也是最常见的变异动物,资料上也对变异动物描述过。

    大部分食腐食肉的动物,在误食了丧尸的腐肉之后都会变异,力量和灵敏都会增长,但是智商方面没有像丧尸那样退化,甚至比原来更聪明。

    不过动物和动物之间不会传播,不管是咬伤抓伤,还是误食了变异动物的尸体,都不会传染变异,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要不然别说人类,就是丧尸也会很快被变异的动物吞食殆尽。

    王河他们已经和不少变异动物交过手了,最难缠的就是这尸鸟,视野广、速度快、体积小,很是难缠。

    “快走,往南。”

    王河停下摩托,对着无线电大吼道,尸鸟和普通鸟一样,习惯栖息在树林里,放眼望去,只有东北面有一片树林,那几声乌鸦的叫声就是那里传过来的。

    鸟类的眼神都不差,早已发现了这一行人,几声难听的尖啸后,树林腾起一片黑压压的影子。

    王河倒吸一口凉气,这群尸鸟是迄今为止遇到过规模最大的,在这绝对数量面前,除了逃跑,什么也做不了。

    一台摩托,两辆汽车,把速度加到最快,在草原上飞驰起来,王河的技术配合摩托可靠的质量,保持在头车的位置,继续担当探路的职责。

    石冲驾驶的军车,完全可以应付草原复杂的路况,吴婷这时候已经取代了李金钩坐在了驾驶位,相比之下这台SUV要差的多,需要她的天赋才能驾驭。

    但是这种高速的行驶,对车辆的伤害很大,不知道SUV究竟能坚持多少公里。

    转瞬间,车辆已经行驶了六七十公里,尸鸟群依旧紧追不舍,军车的油量已经见底,李金钩甚至都做好了跳车去救石冲的准备。

    “前面有房屋,是个村子,有救了!有救了!”无线电里,王河突然惊喜的喊道。

    前方不远处一串串低矮的农家院子,略有破败的房屋,斑驳得墙面,萧索的村路,无一不说明这个是一个久无人烟的荒村。

    不过能暂时躲避尸鸟的围攻就可以了,哪里还顾得上其它的。

    王河拧动油门,催促着摩托车迅速驶进了荒村,挑选了一个看上去还算破损不严重的房屋就钻了进去,紧随其后的三人也跳下车跑了进去。

    这屋子窗户玻璃都还在,这也是王河一眼就看中它的原因,一进门,王河就四处寻找杂物往门和窗户上堵,然后拉着三人往里屋里跑。

    只要尸鸟长时间看不见猎物,就会放弃追击,这也是路上多次遇到变异动物总结出来的经验。

    四人在昏暗的里屋躲了有两三个小时,直到听不到外面一点点动静了,才试探的走了出来。

    外屋玻璃碎了两块,碎裂的玻璃碎片满地都是,混杂着几根黑的羽毛,屋内有没尸鸟踪迹,看来是飞出去了,向屋外张望了一番,没发现有尸鸟,四人总算了松了一口气。

    来到院子里,王河不放心的又四处张望了一会,这才走到村道上,扶起摩托车。

    “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

    天色也不早了,野外过夜十分不安全,有几次夜间休息都遇到的未知生物无声无息的偷袭,所幸四人身手不凡,敌人也是偷袭不成就迅速遁走。

    不过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偷袭者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者说是什么物种,这些偷袭者来去的速度非常的快,反应也非常快,只出手一次,失败了就消失不见,难觅踪迹。

    也正因为这样,四人形成了绝不在夜晚出行和野外过夜的习惯。

    让李金钩收集一些杂物,把屋子的窗户遮挡住,起码不透光了,王河去周围看了看环境,顺便拾一些木柴,留下石冲和吴婷把军车上有用的东西都搬上了另一辆车。

    石冲驾驶的军车没油了,只能弃车,车上的物资需要转移到SUV里。

    村子看起来荒废时间不算长。

    大多数的房屋保存比较完整,院子的铁门也没拆掉,附近的菜田里还有搭架的竹竿,有的田里还能看到白菜、萝卜等等,只不过长期没人管理,有的坏掉了,有的被动物啃食了。

    远处似乎是有塑料大棚,王河颇有兴致的过去看了看,很意外的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不少新鲜蔬菜,要知道半个多月没见过这些宝贝了。

    摘了不少新鲜蔬果,随便捡了一个破纸箱,一股脑装上就往回走,一抬头,王河看到村子另一边出口有块牌楼,上面写着三个字。

    “吴店村“

    在牌楼旁,有一块空地。

    很像是平时村民们,闲聊聚集的地方,空地中有一口井,井口还吊着轱辘和水桶,王河上前看了看,井里有水,他打了一桶,水质清澈,尝了一小口,还挺甜。

    不过他没有敢多喝生水,还是要烧开了安全一些,这地方要是病了,可不是一件小事。

    提着一桶水,扛着一箱蔬菜,王河又看到摞起来的一堆堆的枯柴,大概是之前的村民收集的,他也不客气,随手拢了一大把,随手捡了根草绳绑起来,连带着一起扛了回去。

    吴婷三人刚把手头的活都干完,正看到王河回来,连提带扛得一大堆东西,三人赶紧帮忙拿进屋,看到蔬菜也是喜得合不上嘴。

    架起火,用把井水倒进铁皮肉罐头烧开,蔬菜也不切,随便洗洗就扔进罐头里煮,那味道香得人肚子里肠子直抽抽,就连孤僻到一点表情都没有的石冲,都吃的嘴角上翘。

    吃饱喝足,王河这时才说起吴店村的事情。

    打开手机地图开始搜索地名,村子并不大,从这头走到那头,一根烟的功夫足以,即便如此,手机地图依然有着很清晰的标识和详细的地理位置。

    原来他们已经偏离了路线,所幸偏离的不是太多,距离河东省指挥部只有170公里,而距离最近的城市扬德市,差不多60公里,他们把下一步的目标就定在了那里。

    扬德市是一个相对比较繁华的城市,这里常住人口有三百多万,按照拥有五百多万人口的天源市的丧尸规模来看,这里的丧尸绝不会少。

    定好下一步的计划,王河又去背回来不少的枯柴,毕竟北方的冬天夜里还是很冷的。

    天刚刚进入傍晚,石冲和李金钩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就分好了值夜的顺序,只有王河和吴婷小声的聊了会天,不一会就睡着了。

    半夜,熟睡的王河突然觉得有些别扭,莫名的有种说不来的压力,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他猛地睁开了眼。

    在微弱的火光中,一张因为烧伤而扭曲的脸,就在他的面前,有些歪斜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

    “啊……”王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喊出口了,也不管对方是谁,一拳就砸到了那张脸上。

    “嘘!”李金钩蹲在门边,拼命的用手示意着安静,王河这才反应过来,被他一拳揍飞的人是石冲……

    石冲半张脸都凹进去了,委屈的捂着脸坐在墙角,更憋屈的是还要保持安静,连句抱怨都不能说。

    这动静虽然不大,似乎也让门外的东西有所察觉,木门被不知是什么东西挠的“咔咔”作响,王河一把抄起弓箭,对准了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