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五章:仇恨

    王河被这么一撞,顿时清醒了过来,回头一把拉开李金钩,弓身上前,苗.刀刀柄向上一敲,架开对方握着匕首的手臂。

    刀鞘旋转,左手刀鞘向对方胸口顶了过去,右手反手握住刀柄,随身一转,苗.刀出鞘,王河已是双手反握长刀,向对方腹部斩去。

    黑影也不慢,双臂硬接刀鞘的撞击,身体借力向后连退几步,王河旋斩落空,左手反握,右手改正握,向前几步直冲,刀随人动,直刺对方咽喉。

    对方连退几步,突然下潜滑步,让过刀锋,反逼近王河,手中寒光一闪,直刺他的左肋。

    王河那么多的招式可不是白学的,左手主握苗.刀,刀身并肘,手臂自然垂下,将对方利刃格开,右腿向前,腰借腿力,拳借腰力,一记右钩拳,扎扎实实的砸在对方脸上。

    黑影一声惨叫,飞出老远,王河苗.刀收鞘,刚才那一拳可是用尽了全力,就是一只无皮尸也能给它把脑浆给打成糊糊。

    对方躺在地上毫无动静,走近一看,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军服,半张脸和身上大面积的烧伤,惨不忍睹,手中依然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

    这家伙绝对不是普通人,从刚才的反应速度和力量来看,不亚于一只影尸的实力,还拥有格斗技巧,很难想象这是一只丧尸。

    这家伙的左脸被王河砸的凹了进去,显然是活不成了,王河刚蹲下身,突然猛地向后跃去,脖颈处已经被匕首划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居然还没死,只见对方一个鲤鱼打挺,又站了起来,左脸的伤口居然肉眼可见的恢复了。

    “吼~”

    这个不知是人是尸的家伙,怒吼一声,双眼血红,正握匕首,刀身贴紧小臂,摆了个架势,就向王河冲了过来。

    王河苗.刀太长,反而不适应和这匕首近身搏斗,干脆把刀一丢,不退反进,拨开虚晃而来的左拳,右脚直踹对方右腿膝盖内侧。

    对方身体一歪,右手本来砍向王河脖颈的匕首,也连带着看向空处,被王河一个擒拿反制在背后。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丢掉匕首,还要在挣扎,换成正常人,早就因为疼痛而匕首脱手了。

    王河也没惯着他,手上一用力,掰折了对方手腕,将匕首甩掉,又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本想直接扭掉对方的头,但一愣之下,只是一直勒到对方晕倒,就松开了手。

    “怎么回事?”

    吴婷和李金钩走上前来,疑惑的问道,王河并不是个对敌人仁慈的人,为什么会放过这个不人不尸的家伙。

    “这是个人,我留个活口问问话。”勒住对方脖子的时候,王河发现这家伙还有脉搏和体温,确定是个活人。

    “人?那挨你一拳,怎么还能活着?”

    “你看他,像不像张铁山?”

    李金钩一愣,确实,这个人血红的眼睛和恢复能力和张铁山一模一样,难道是相同的能力?

    吴婷从背包里掏出一捆绳索,递给王河说道:“先绑了再说吧,看他的样子好像没什么理智了,以防万一。”

    王河点点头,把这人五花大绑起来,不禁又有点疑惑,如果和张铁山一样的能力,即使被自己的裸绞给弄晕了,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会不会是消耗过度,你看连身上的烧伤都没有恢复,口鼻也在溢血。”李金钩检查着对方的伤口说道。

    “有可能,喂他点吃的。”

    李金钩掏出压缩饼干,和了点水,灌进了对方嘴里,开始还没有什么反应,不过几口下去,这人便开始咀嚼了起来,接着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压缩饼干。

    李金钩连着喂下去三块,直到包里的饼干全喂完才停了下来,要知道这一块饼干足够两个人吃一天的。

    “唔……”

    身上的烧伤开始结痂,他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了一眼周围,用沉闷的声音问了一句。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呵呵,你还是先说说你自己吧,为什么袭击我们?”

    “……”

    “说话!”王河上去就是一脚,没曾想,对方“嘣”一下,绳索断开,双手硬接下这一脚,借力翻身站起来,双手高举,大喊一声:“等等……”

    王河一抬手,李金钩停下了快要刺穿对方脖颈的尸爪枪,吴婷也将手指从扳机上移开。

    “我叫石冲,少校军衔,原属河西省兰村指挥部特战大队大队长。”

    “原属……什么意思,退伍兵么?王河有些纳闷追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一个退伍兵在这里干什么?”

    石冲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了一眼三人,然后又了然于胸的微微点了下头,回答道:

    “幸存者中有人受伤不上报,感染了大批人员,枪声和爆炸声引来了尸潮,为了掩护主力部队和难民撤退,我的小队全员战死,只剩下我了。”

    “看你这烧伤,指挥室的影尸王是你解决的么?”

    “是我,我烧死影尸王后就一直退守在武备区。”石冲摸摸脸上的伤疤,狰狞的脸上带着一丝仇恨。

    “那你为什么袭击我们?”

    “我没有袭击你们,我退进来以后就昏迷了,直到刚才才醒。”

    石冲的表情很认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你见过这一老一少两个难民么?”王河掏出手机,打开照片,让石冲看了一眼。

    “见过,老的叫王建峰,小孩叫王虎。”石冲看了一眼照片,很笃定的点点头。

    “他们现在在哪?”王河听对方连名字都说得出来,顿时幸喜若狂,这可是这半月以来最准确的消息了。

    “他们是上级点名命令要求保护好,并在第一时间就撤离的难民,是我亲自送上直升机的。”

    “他们撤离到哪了?”

    “河东省……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的部队番号了吧?”

    石冲打量着这三个身穿军装的人,从他们的举止和习惯上,不难看出他们根本不是军人,可是这身手绝不是普通人。

    尤其那个手拿长刀的大块头,那一脚踹的自己手臂差点骨折,兴许和自己一样,都是能力者,而且比自己厉害的多。

    “军团总指挥部王河。”王河犹豫了一下,这些军人都好像有同样的毛病,瞧不起平民,为了减少麻烦,还是把军官.证给掏了出来。

    “总部?”石冲接过证件确认真伪无误,又还给了王河,然后重新坐到了地下,便不再说话。

    突然的沉默,让王河三人略有些尴尬,最后还是王河主动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杀丧尸。”

    ……

    王河有些无语,这石冲除了开始的时候说了几句话,之后就闷着不吭声,问他也是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简直难以沟通。

    不过总算缓和了一些关系,刚开始的剑拔弩张已经消失不见了,吴婷现在正帮他清理伤口。

    服装烧化后黏在了皮肤上,石冲的烧伤已经结痂,必须要把这些脏东西都清理出来才行,要不然就都留在了长好的皮肤里,会导致感染。

    幸好他恢复力超强,抠掉血痂后很快就又重新结痂了,恢复力和张铁山有的一比,奇怪的是他的烧伤虽然愈合了,但是伤疤却不会消失。

    除了烧伤外,其他的伤疤,倒是没留下一点伤痕。

    “大概是他心理的问题,他本身不想这些伤疤消失。”

    吴婷轻声的说道,女人独有的细腻能感觉的到,这个男人内心充满了悲伤,究其原因,应该是那些战死的战友。

    李金钩独自在武备区搜索了一番,除了武器,没有任何补给,难怪这家伙袭击他们,可能就是身受重伤,身体为了补充能量,自然的本能反映。

    虽然石冲与张铁山拥有同样的能力,但本质上要比张铁山好的多,王河在休养了一夜之后,便收拾起装备,准备离开。

    “你呢?有什么计划么?”临行前,王河询问起一直默不作声的石冲。

    石冲抬头看了看王河,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又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才说了一句:“我要把这里丧尸全部杀完才走。”

    “军营里的丧尸都被我们引到外面了,而且,这个区域的丧尸被我们差不多清理了有三分之二了。”

    吴婷抱着一箱子烟雾弹路过,随口插话道。

    “什么?”石冲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突地跳了起来,跑到武备区门外,整个军营都没有发现一只丧尸,又向大街上跑去。

    当石冲看到那堆积如山的上万具丧尸尸体,和周围坍塌的房屋时,忽然流下了泪水,双膝跪地,对着指挥所拜了又拜。

    “放心吧,兄弟们,王河替我给你们报了仇,我石冲护他一辈子……”

    说完,“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二话不说就要加入这三人小队。

    石冲的身手和能力都非常的强悍,而且熟悉各种武器和军用设备,有他的加入,帮助非常大,王河自然乐意之至。

    收集了一些武器,武备区还有一些汽油储备,王河也没落下,打包带走了不少,为此,石冲从武备区找到一台全地形军车,专门拉这些东西。

    搭了块木板,军车轻松开出指挥部,四个人重新来到大学侧门的小街。

    石冲最后一次回头望去,泪水早已经抹干,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跟随着王河的摩托车,向东驶去。

    “出发,河东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