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二章:谋杀

    众人听闻一滞,对啊,王河一直都在寻找家人,而他的父亲和孩子说到底,依然是在军团的地盘。

    试想,王河去兰村,却因为公然反抗的事情被拒之门外,甚至当成危险分子抓捕或者击毙,还如何去救家人,而且家人也可能因此被囚禁,当作抓捕王河的诱饵。

    “你们几个,都出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张兴凯反应最快,将他们几人以外的士兵都赶了出去。

    “没想到这军团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有权利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么?”愤怒的王河,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把金属制的桌子砸了个稀烂。

    “你可别冤枉人,军团里也不是铁板一块,有讲良心的,就有没有底线的,有些事不是你这种平民可以知道的。”

    上官清瑶撩了一下长发,慢条斯理的说道:“别说是你,有些事,张兴凯这个级别都不会知道的。”

    “王哥,要不你跑吧,趁李江还没来得及下命令抓你之前……”

    张兴凯对上官清瑶的话没有表示任何惊讶,似乎他也习惯了作为一个普通士兵的禁忌,对军团中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唯恐避之不及。

    “你现在就是跑了,一样的结果,因为你已经知道这个命令了,对军团来说逃跑就是反抗。”吴婷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们,李江,和他的三个亲信,以及刚才的出去的2名士兵。”吴婷继续分析道:“除非……”

    “除非把他们全部处理掉……”上官清瑶接过话,继续说道:“这样就等于你不知道这个命令,也就谈不上不配合军团。”

    “你为什么会帮王哥?”吴婷一直都不信任上官清瑶,这个女人给她的印象就是个任性自私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这么好心。

    “不管怎么说,我的命也是他救的,而且我和他并没有矛盾啊,我讨厌的人是你而已。”上官清瑶一只手搭在王河的肩上,捂着嘴笑道。

    她当然也有私心,如果李江用其他理由抓捕王河,以王河的性子岂是老老实实被抓的人,一旦他对军人出手了,上官清瑶的外公何重,必然会被牵连。

    “可他们毕竟是人,不是丧尸啊,我……”

    王河犹豫了,六个活生生的人,其中还有两个无辜的士兵,不是张铁山他们那种猪狗不如的畜生,叫他怎么下得去手。

    “想想你的家人,没什么好犹豫的,况且,也不能让你出手,军团的人又不傻,必须伪装成意外。”

    上官清瑶白了他一眼,心说这人平时的聪明劲都哪去了?

    “我有个主意,上午有几个幸存者在大巴上被丧尸咬伤抓伤了,不是被绑回来了么?”吴婷可没有王河那么纠结,已经开始琢磨怎么弄死这几个人了。

    “是啊,有几个人都感染了被枪毙了,怎么了?”张兴凯回道,他很奇怪吴婷为什么问这个。

    “我们只需要做成是丧尸干的不就行了?”

    在场的人都不傻,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吴婷是想借由被感染成丧尸的幸存者来做做文章。

    比如说,有士兵被感染的幸存者咬伤却不敢上报,导致变异后杀死了不走运的李江少校。

    至于士兵中午被即将处决的丧尸咬伤,为什么到了晚上才变异?那完全看个体差异了,本来变异时间就不是那么精确,或许这名士兵更强壮,抵抗的时间长。

    还在王河犹豫不绝的时候,李金钩已经离开指挥室了,张兴凯则带着门外的两名士兵离开,上官清瑶不知道从哪翻出一瓶酒去找李江了。

    计划很简单,李金钩从军营外砍下一个完整的丧尸脑袋,离开身体的脑袋还能存活一会,会本能的咬合牙齿。

    张兴凯带两名士兵回到宿舍楼,将他们打晕在李江亲信的房间,用李金钩拿回来的丧尸脑袋咬伤。

    最难的是上官清瑶,她既要有合理的理由去保证李江亲信会回到各自的房间,还要让李江感染变异。

    她的答案是,色诱。

    众人顿时了然,这绝对是一个好办法,从初次见到吴婷和上官清瑶,李江就一直用剥掉她们两人衣服的眼神,来回的乱瞟。

    这时候只需要说是替王河求情,请他喝酒,李江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拒绝?到时候再撒个娇,他一定会把亲信赶走,急着春宵一刻了。

    最后是王河,他的任务最简单,只需要在众目睽睽的之下频繁出现,那就是最好的不在场证明。

    王河打算整修下摩托车,修车就要有电,现在只有指挥室和宿舍楼一层供电,其他地方即使有人住也都是漆黑一片。

    1250adv在鏖战巨尸时,被掷来的丧尸砸了一下,到达军营后才发现有些漏机油,放在以前受损不算严重,更换配件就好,现在这就是大麻烦了。

    找来张焕帮忙想想办法,结果他也是一筹莫展,王河只好又把黑马推了过来,这台摩托在这里停放了好几天,被士兵们推移到了角落里,王河找了好久才找到。

    王河本意是想把黑马的配件拆下来用在ADV上,毕竟攀爬能力和续航,1250ADV更胜一筹,但配件不能通用,只得放弃,让张焕帮忙把黑马略加改装。

    宿舍楼前的路灯,是整个军营大院唯一亮堂的地方,王河这架势一打开,自有那爱看热闹的士兵和幸存者凑了上来,王河要的就是这效果,大量的人证物证啊。

    不一会,办完事的李金钩也悄悄的加入到修理摩托车的队列,好像他一直都在似的,忙得满头大汗。

    不止是他,旁边张焕也和人争论起来,原来张兴凯说他的改车方案不靠谱,而且说得头头是道,张焕竟被说的折服了,按张兴凯说的开始修改。

    这俩人各自的任务完成了,现在就看上官清瑶了。

    王河默默接过吴婷递来的水,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开始埋头拆车,等待着上官清瑶的消息。

    “哟~~拆车玩呐……”一个摇曳生姿的身影,从宿舍楼相反的方向走来,手里拎着一瓶酒,一些零食,一幅看上去好像刚从食堂出来似的,。

    “关你什么事?”吴婷一看就知道她已经完成了任务,假装没好气的瞥了一眼上官清瑶,不屑的说道:“大晚上的,你这是要给谁去灌迷魂汤啊?”

    “哼!我和李江少校可是同期的军校校友,叙叙旧怎么啦?”上官清瑶更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晃晃手里的酒食。

    “这可没你们的份哦,只有我们军官有资格享用,哈哈哈……”

    “啊!!!”一声惨叫打断了她的笑声,也打断了众人看热闹的心情,这惨叫分明是从宿舍里传出来的。

    只见李江满身是血,捂着脖子上血肉模糊的伤口,踉跄的逃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几只身穿军服的丧尸。

    “嚯!”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宿舍怎么会有丧尸,还把最高长官给咬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王河已经抽刀上前,几个回合就把丧尸全部砍死了。

    李江摔倒在地,已经是强弩之末,怨毒的眼神直盯着上官清瑶,显然他知道是谁对他下了黑手。

    眼看他话就要喊出口,王河上前一把抱住李江,嘴里大喊着:“李少校……李少校你怎么样?”

    右手慌慌张张的按在伤口上,看似想要帮忙止血,实则指尖轻轻用力,李江只是似有明悟的望了一眼王河,就昏死了过去。

    “他,他死了……”王河抬起头,有些惊讶,又有些悲伤,演技虽有些浮夸,但还是骗过在场的众人,只有李金钩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现在军衔级别最高的是张兴凯,他马上指挥彻底清查宿舍楼和食堂,并亲自检查了所有尸体,为了安全考虑,还命令士兵给李江脑袋上补了一刀。

    可怜只是被王河捏了颈动脉窦,昏死过去的李江,被一名士兵用匕首捅穿了眼窝,死的不能再死了。

    经过几名军官的检查,最终向张兴凯得出一个结果,一名士兵被丧尸咬伤,没有向上级汇报,之后变异并袭击了另一名士兵。

    李江的三名亲信发现后,却被两名变异士兵袭击遇难,最后英勇的李江少校,被亲信咬伤,不幸牺牲。

    “全体默哀三分钟!”

    检查完所有人,张兴凯组织举行了简单的追悼会,随军军医记录了详尽的验尸报告后,一把火烧掉了尸体,这事才算告一段落。

    天还没亮,许多人看到王河骑着改好的摩托车,吴婷和李金钩驾驶着一台suv,三人一同离开了军营,不知向何处去了。

    张兴凯的解释是,王河找人心切,去找家人了。

    其实王河等人并没有走远,夜间出行,比白天要危险的多。

    之所以凌晨离开,是考虑到李江的死是要连夜在指挥室上报上去的,天亮后难免会有新的命令传来,到时候之前所做的就都白费了,只好连夜离开。

    经过一夜漫长的等待,天也只是蒙蒙亮,救援已经抵达,“轰隆隆……”巨大的运输直升机缓缓的降落在军营训练场上,随同护航的还有四架武装直升机。

    一名军官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对着张兴凯敬了个礼,便询问其王河在哪里,“他昨晚就已经走了……”张兴凯无奈的摊摊手,心中暗叹,辛亏走的早。

    “说是去兰村找他的家人,这些平民不听军令,我行我素的不好管呐,连无线电都没带就走了,据他自己说大概还会回来,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什么……走了?”军官惊讶不已,大晚上的乱跑,这人简直不怕死啊:“我这里有两份关于他的命令,还有一封信,现在怎么办?”

    “命令?”看来吴婷预测的还真是准,张兴凯接过三封信,回道:“这样吧,这些东西就放在这里,他回来了再交给他。”

    “上级已经说了,这所军营要彻底放弃了,整个天源市已经彻底沦陷,兰村都已经撤离,只剩下这里了,王河回来也没有人能转交。”

    “什么?兰村已经撤离?”

    “是啊,据说只留下少量军人和平民被困无法撤离,已经被放弃了,大部分都已经转移到了河东省,王河要去兰村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