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一章:告捷

    王河从摩托上抽出苗.刀,急冲至车旁,长刀每次挥动都能带走一排丧尸的头颅,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侧的丧尸杀了干净。

    吴婷和其他人用枪械,将横在路中间的大巴车头和车尾的丧尸火力压制住,王河抽出短横刀,在车厢中间划出一个大洞,车里的人吓了一跳,差点对他开枪。

    “走,快走!”王河大吼一声,收起横刀,单手扒住车窗,用力跃起,竟然单手就爬上了大巴车顶。

    长刀挥砍,将车顶的丧尸清理掉,王河把身上所有的烟雾弹和手雷扔向了尸群,竭尽所能的阻止尸群的冲击。

    但这也是杯水车薪,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丧尸,不远处巨尸和高阶丧尸也在向这里靠近。

    “快点,速度快点……”大巴车里不到20人,已经下车大半,连滚带爬的向车队跑去,王河跳进车内除了两具尸体,还有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蜷缩在座位下面,生死不知。

    他一把拖出孩子,还有呼吸,额头有淤青,大概是刚才磕晕了。

    环视一周,车上还有些弹药和汽油,炸药,手雷什么的没看到,王河一刀砍破油桶,打火机引燃,抱起孩子就跑。

    汽油溅到手上和身上一些,也被引燃了,他忍着疼痛边跑边拍打火苗,等他跑到吴婷身边时,整整一只手臂已经烧得皮开肉绽,所幸孩子没事。

    “叫所有人上车,有伤的绳子捆好。”

    王河一边把孩子交给吴婷,一边对着无线电说道,刚才幸存下来的人,难免有被丧尸抓伤咬伤的,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先绑了再说。

    “你的手……”吴婷看着那恐怖的烧伤,心疼的直掉眼泪,从贴身衣物上撕下一条碎步就要给王河包扎,却被他一把推开。

    “没事,应该能愈合,快,把你们的手雷和烟雾弹留下,马上撤退……”

    危机还没有解除,哪有时间包扎伤口,连推带喊把吴婷赶上车,一股脑的将手雷和烟雾弹丢了出去,尽量去拖延时间。

    不得不说,人类在生死关头爆发出来的速度是惊人的,很快所有人挤上了三辆大巴,有几个受伤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按住,用绳子捆了起来。

    车队再次启动,王河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大半,燃烧的大巴虽然阻挡了一部分丧尸,但依然有一大片丧尸绕过大巴,穿过烟雾冲了过来。

    王河看车队再次开拔,他也不恋战,驾驶摩托追了上去,当然没有忘记起爆事先布置好的炸药。

    伴随着一声巨响,匝道口燃起一片大火,也许是炸药放的有点多,路面出现了裂缝,幸好没有引起坍塌,否则这连锁反应,有可能会危及到车队。

    车队的速度依旧缓慢,前方不停的传来李金钩回报的路面情况,他们没有王河的惊人力量,加上王河手臂烧伤严重,也没办法去清理障碍,遇到障碍物基本都选择了绕行。

    这里已经距离东山军营不远了,丧尸也不多,七绕八拐的走了两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军营。

    因为王伟一直都和军营保持着联系,当车队刚刚出现在路口,军营内就出现了枪声,清理掉了门口零散的丧尸,接应车队的到来。

    “终于又回来了……”王河感概万千,军营内留有不到20个士兵,全部都跑出来帮忙,车队的幸存者也在指挥下下车集合,一时间熙熙攘攘,乱成一团。

    王河早已经累得一屁股在传达室的门前,用力过度,加上手臂的烧伤,让他筋疲力尽,嘱咐了一句注意伤员,就那么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自己不知何时被人抬到了传达室内,躺在行军床上,还盖着棉被,天已经快要黑了,看了看时间足足睡了有五个小时。

    手臂包扎得严严实实,拆开检查了一下,新的皮肤已经长了出来,重新裹好纱布,王河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走到了门外。

    可能是怕灯光引到丧尸,军营里漆黑一片,门口守卫的哨兵说,大部分幸存者都安排在食堂聚集,几个主要成员都在作战指挥室。

    这名哨兵不认识王河,大概是长官交代过,王河一醒来就让他赶紧去一趟指挥室。

    王河闻言就向地下室走去,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前往兰村的计划。

    “你就是王河?”

    穿过两道守卫,刚刚踏进指挥室,一个冰冷的声音,还带有不屑的语气,喝问着他,王河惊异的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没有作声。

    一身笔挺的军官制服,长得白白净净,英俊,纤细,与其说是军人,不如说更像个电影明星。

    “问你话了。”瞧见王河不搭理他,上前一把揪住王河的衣领,盛气凌人的质问道。

    王河看了一眼指挥室内众人,吴婷、李金钩、张兴凯包括上官清瑶都在,除了上官清瑶一脸的幸灾乐祸,其他人都面露怒容,显然很不满这小白脸的做法。

    “听不懂人话么?把你的武器放下,否则滚出去。”小白脸军官气急败坏的大吼,唾沫星子喷了王河一脸。

    王河握住他揪着衣领的手,轻轻一拧,一声惨叫,小白脸就跪在了地下,周围的士兵竟然也没有阻拦,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来这家伙平时也不得人心。

    “你敢……”小白脸另一只手掏出手枪,可惜无法瞄准王河,只能对着周围的士兵们骂道:“你们瞎了么?没看见这平民袭击军人?给我毙了他!”

    “我看谁敢?”

    张兴凯大喝一声,站了出来,士兵们抬起的武器,很快又放了下去。

    “李江,论军衔,你我都是少校,论资历我比你还老几年,你别在这耀武扬威的,上面说请他们回去,并没有说绑,别人有权利拒绝。”

    张兴凯的一番话,让王河心里一咯噔:“莫非这军团高层想抓我们几个?”

    “王哥,王哥你先放开他,这里有军团的命令,还有何中校的信,你看完就知道了。”

    张兴凯走上前来,拍了拍王河的手臂,轻声说道:“这家伙的父亲是军团里的大佬,他的几个亲兄弟也都是军团高层,得罪不起啊。”

    王河皱了皱眉头,一脚踢掉李江手里的枪,把他扔在一边,接过两封信封。

    李江哀嚎着滚了几圈,怒骂道:“好你个平民,我一定要把你切成肉末,我操……”后面的国骂还没出口,就被一个黑影抽了一嘴巴子,却连人都没看清。

    “谁?谁打的我,我操……”

    “啪!”又是一嘴巴,抽的李江口鼻流血,竟是再不敢多说一句,怨毒的眼神瞪着王河,似是要把他瞪个千疮百孔。

    “再瞪,挖了你的眼……”王河看着信,头都没抬,淡淡的说了一句,李江只觉得面前黑影一闪,两只眼睛上眼皮竟被划出两道血口,鲜血顿时糊住了他的双眼。

    “啊!”李江惨叫着夺门而逃,指挥室他是不敢待了,这里太诡异了。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杀了你全家……”

    王河没时间搭理他,看着手里的信件,气得浑身发抖。

    第一封是何中校的,封皮是上官清瑶收,内容却是写给王河的,先是说明直接通话会被监听,只能以写给外孙女的方式来通知王河。

    然后就是对王河的歉意,原来,何中校向上级汇报之后,军团的高层对王河的体质和能力大感兴趣,想要将他“请”到总部,进行研究,以提高士兵的作战能力。

    何中校再三说明千万不要来总部,否则必死无疑。

    另一封信是军团的命令,是直接写给王河、吴婷、李金钩三人的,信里说明了他们三人能力的重要性,想要请他们跟随李江到总部一趟。

    面对灾难,每个人都要为了人类的未来做出贡献,因为王河是平民,是可以为了大义牺牲的弱小平民,所以把他拆了研究是理所当然的。

    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为了大多数人的生存,必须来接受研究,拒绝就是不懂事了。

    王河把信一扔,笑了。

    去也可以,凭本事来抓,让我自己送上门?没长脑子么?

    吴婷也悄声说道:“我觉得这不过是个幌子,哪有那么深明大义的人,傻到自己送上门让别人解剖,我怀疑这是军团内部的斗争,你不过是个开战的借口。”

    王河也是这么想的,但这不是自己这种角色可以参预的,与其担心这些,不如思考一下明天的行动。

    “我觉得这事其实很严重,如果李江要强行带你走,你公然反抗会很麻烦的。”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清瑶突然插了句嘴。

    “有什么麻烦?”王河诧异道。

    “虽然命令是请你主动配合,并没有强制要求,但李江立功心切,一定会动用武力强行绑你……”上官清瑶背着手,带着戏谑的微笑歪着脑袋看着王河问道:

    “你会束手就擒吗?”

    “当然不会……”

    “那就是了,虽然这里的士兵并不全都是李江的亲信,但你一旦反抗,他们一定会如实上报,到时候……对了,你一直在找你的家人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