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八章:转移

    王河拔出长刀,准备收回鞘内,突然发现刀尖处有一点银色液体,凝而不散,也不滴落,甩了两下,液体依然附在长刀上。

    正要用手去触碰,银色液体一颤,没进了长刀内,王河吓了一跳,摸了一下刀身,发现没什么变化,只是隐隐觉得灰色的长刀好像增加一些难以辨别的花纹。

    抽出短刀对比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好奇心使然,王河一刀把丧尸脑袋劈成了两半,拿刀尖在黑泥一般的脑袋里拨拉了几下,终于让他发现了点东西。

    那是一颗圆圆的,比乒乓球略小的银色圆球,似乎是液体,却不像液体那样流淌开,反而聚集成球形,随着刀尖的拨弄而滚动。

    王河捏起这银色水球,仔细观察了半天,除了晶莹剔透,带着银光之外,也没看出什么来,难以想象丧尸那腐败恶心的大脑里居然有这么干净纯粹的东西。

    “王哥,王伟联系到了……”

    正当他还要研究的时候,周佳栋忽然跑来向他汇报,这几天一直对外联络的王伟终于有了收获。

    王河大喜,随手捡了一个塑料瓶,将银色水球塞进去,却不料有大概三四滴粘在了手指上,他也没在意,拧住瓶盖,手指随意搓了搓,就找王伟去了。

    “王哥,我联系到东山军团驻扎地,那里打算在后天全面撤离天源市,现在只留有一支20人的队伍,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王伟看到王河的到来,急忙起身将消息汇报。

    “他们说可以带我们一起撤离,但是我们必须自己前往东山,现在没有交通工具可以来接我们……”

    “告诉他们,明天日落前我们会到达。”王河也不废话,本来也就没指望他们来接,只要这些幸存者有地方安置就行,自己的目的地还是兰村。

    “通知所有人,马上准备好撤离的准备,告诉张焕,把所有车辆给我安排好,明天一早出发”

    “是……”

    王河安排好所有人的任务,就向自己房间走去,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大概是连番战斗太累了,他也没多想,扶着墙刚刚走进房间,腿一软便昏睡在地板上了。

    上官清瑶独自待在房间里,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过脸庞,太丢人,本来以为能扬眉吐气一番,争回点面子,没想到险些闯下大祸,自己也差点把命丢了。

    要不是王河及时赶到,那铠甲丧尸绝对能把整个队伍屠戮殆尽,而且,最关键是自己居然吓得慌了手脚,自尊心极强的她,绝不会容忍自己的表现。

    在军人家庭长大,耳睹目染之下,虽然好胜好强,但她也是个知错能改的人,扭扭捏捏死不认错不是她的为人,就算有些掉面子,她还是决定去找王河道个歉。

    趁着别人各司其职,酒店楼上的休息区没什么人,上官清瑶悄悄的来到王河的房间。

    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她稍加重了点敲门的力度,本就虚掩的木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房间里虽然昏暗,但大白天的,一眼就能看清房间里的情景。

    “王河?王河你怎么了?”

    上官清瑶一眼就看见了昏倒在地上的王河,以为是刚才战斗受了伤,连忙自责的上前查看,发现王河并没有什么外伤,只是皮肤滚烫,怎么也叫不醒。

    别看上官清瑶是一个女人,毕竟是特种兵,力气也是有的,王河180多斤的体重,被她生生的拽起来,扶到了床上。

    只是王河实在太重了,脚下一个踉跄,她跟着一起跌倒,滚在了王河的怀里。

    吴婷正高兴的向王河的房间跑去,刚才有人在员工宿舍发现了发电机,只需要汽油就能使用。

    还有人发现了不少工具,其中就有电焊机,切割机等等,这样为撤退转移又增加不少的成功率,吴婷正准备来把这好消息告诉王河。

    刚推开房门,她就看到王河躺在床上,上官清瑶正趴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动作,都不需要联想,就知道在干什么。

    “你……你们……”吴婷愣在了原地,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居然如此的不懂羞耻,这大白天的,不对,就是黑夜也不行啊。

    顿时她眼圈就红了,这女人本就是个强势好胜的主,别看平时一副高冷漠然的模样,其实在第一次被王河救下性命的时候就已经动了心。

    后来又三番四次的被救,每次看到王河拼命,从来没有尝过恋爱滋味的吴婷,早已芳心暗许,却没想到竟然看到这样的一幕,一颗心“砰”一下碎了满地。

    “你们在干什么?”心死莫大于哀,吴婷没有理慌乱跳下床的上官清瑶,淡淡的问了一句王河,她甚至萌生出马上就和这个人分道扬镳的想法。

    无辜的王河还在昏迷中,躺在那里没有反应,吴婷又上前一步,她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不给一个完美的解释,她马上就离开这里,永远不见他。

    唉……恋爱的女人。

    连做事不过脑子的上官清瑶都闻出来这满满的醋意了,心里哀叹一声,刚准备解释一下,却被吴婷一把拨拉到了一边。

    吴婷终于发现不对劲了,王河面色潮红,一动不动,用手一摸皮肤烫手,再回想刚才两人的样子,她笃定这是上官清瑶的报复。

    “你对他做了什么?”吴婷恶狠狠的盯着上官清瑶,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枪柄。

    “我什么也没有做,我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

    上官清瑶打心底里怵这个女人,不久前把她关在铁门外独自面对尸群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相信,只要自己的举动稍微有些不当,这个女人一定会开枪。

    她举起两只手,证明自己没有恶意,大声解释着,希望能引起路人的注意,能有人来劝劝这个疯女人。

    “我只是把他扶到了床上,刚好你就进来了,我什么事都没做……”

    吴婷哪里肯信,王河又没受伤,这是她亲自检查过的,怎么会好好的晕倒,一定是这个小心眼的女人干的。

    “她在报复王河,报复我。”

    吴婷眼睛中闪烁的蓝光,突然闪起一道红色,脸上的表情也随着红光的出现变得狰狞起来。

    上官清瑶一看对方的表情就心知不妙,刚要出言安抚,就见吴婷把枪从枪套里拔了出来,一惊之下,反应却不慢。

    一把按住吴婷持枪的手,反手拧住手腕一抖,把枪抖掉,膝盖一顶,就把吴婷按在了床上。

    不愧是特种兵,论对付人,还有比特种兵专业的么?

    “你冷静点,真不是我干的……”

    “呀!”

    吴婷压根不听她解释,竟硬生生忍着疼痛将上官清瑶甩开,冲上前去和她正面对打了起来。

    要知道上官清瑶可是正儿八经的搏击好手,吴婷只是仗着本能的反应速度和力量,一点格斗技能都不会,竟也打了个难解难分。

    上官清瑶憋屈得要死,吴婷处处下死手,她可不敢,只能被动防御,几次想要制服对方,却都被挣脱开不说,还狠狠的挨了几下。

    情急之下下手重了些,一个摔绊将吴婷摔了出去,岂料正巧摔到跌落到一旁手枪边,吴婷一把捡起手枪,瞄准了上官清瑶。

    就在吴婷马上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上官清瑶的瞳孔突然闪过一丝蓝光,吴婷马上双眼茫然,动作停滞了一下。

    上官清瑶抓紧时机扑了过去,抓紧她持枪的手举过头顶。

    “砰!砰!”

    两枪打在了天花板上,枪再一次给击落在地上。

    很快,一个听到枪声赶来的李金钩,留着鼻血冲了进来,显然他又一次动用了极速能力,全力赶到的。

    进门二话没说,先将上官清瑶一把拽起来甩到一边,当他看到吴婷的双眼时大吃一惊,又把吴婷给按倒在地。

    闪着红光眼睛他见过两次,一次是王河发了疯似的,但好歹还保持了清醒,还有一次就是张铁山了,那个疯子的样子,李金钩永远也忘不了。

    一掌敲晕吴婷,这才问起事情的前因后果,上官清瑶没好气的大概一说,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房间。

    对她来说,这又是一次颜面尽失的事情,她只是好心将王河扶上床,吴婷二话不说就动手,李金钩也是先对自己出手,最后的质问的语气,就好像所有事都是她做的。

    委屈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上官清瑶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李金钩的内伤让他心力憔悴,将事情交给姗姗来迟的张兴凯等人,自己就被人掺下楼去休息了。

    张兴凯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王河这个平时不管事的倒了也就算了,吴婷还昏迷了,这大事小事全落他身上了

    只能先交代留下几个细心的,照顾王河,现在哪的人手都不足,干脆把吴婷也留在这个房间,方便一起照顾。

    王河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才醒,周围的环境很熟悉,自己还在度假村的酒店里,昨天一阵眩晕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模糊中好像听到了枪声,但是不确定会不会是在做梦。

    想揉一揉有些发懵的脑袋,却感觉手臂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王河侧头一望,发现怀里还躺着一个人,被他紧紧的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