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七章:铠尸

    “开门,让她回来!”

    吴婷也急了,本来就是吓唬吓唬上官清瑶,给她一个教训,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新型丧尸,灾变不过一个多星期,丧尸的进化速度也太快了。

    李金钩已经开始切断绑门的铁丝了,就要开门把上官清瑶给拉进来,突然铠甲丧尸一声咆哮,这群普通丧尸像是得到命令一样,猛地向前一冲,拉住铁门就要向外打开。

    要知道普通丧尸是不会开门的,更不会放弃到嘴的猎物去攻击别的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铠甲丧尸在指挥它们。

    现在已知的拥有指挥能力的丧尸只有高阶丧尸和巨尸,但都没有指挥的这么清楚明确的。

    几只丧尸围住上官清瑶,只守不攻,其他丧尸避开要害,用身体的其他部位卡住众人的冷兵器,只专注于打开铁门。

    这种诡异的行为只能说明这不是简单的指挥,而是操控,这只铠甲丧尸居然能操控丧尸,让它们做出超出本身能力的事。

    铁门处陷入了僵局,如果想要出去救回上官清瑶,就必须打开门,打开门丧尸就会一拥而入,难免就会有伤亡,更何况还有只明显很厉害的铠甲丧尸。

    到时候很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是不开门就只能放弃上官清瑶了,吴婷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对身后的人一挥手,命令道:“开枪!”

    “哒哒哒……”

    密集的枪声响起,倒下一排丧尸,李金钩抓紧机会就要开门出去,铠甲丧尸这时候也动了,胯下的巨犬,如同一阵黑风,直直撞向铁门。

    “哐啷!”

    铁门抖动,连门柱都大力颤抖起来,墙上的水泥开裂,铁门的合叶也开始松动,门前的士兵们已经被撞开老远,又有丧尸靠近,开始拉门。

    枪声再次响起,铠甲丧尸不但将射来的子弹尽数弹开,手臂上的骨盾还猛涨一大截,护住了坐骑。

    普通丧尸竟然也护住脑袋,同时还四处规避着子弹,甚至用已死丧尸的尸体掩护。

    在铠甲丧尸的一声怒吼中,上官清瑶被丧尸推在门前,死死的抵住铁门,投鼠忌器之下枪声顿时稀疏了许多,谁能想到,丧尸居然还会使用人质。

    这下吴婷也慌了,上官清瑶可是何中校的外孙女,也是王河亲口答应的要重点照顾的对象,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还被这么多人看到,怎么和何中校交代。

    “把门给我封死!”

    伴随着一声大喊,一台摩托车疾驶而来,原来王河拉着刘达星出去找了一小群丧尸练刀,直到那名哨兵找到一台对讲机才通知到他,急匆匆的就往回赶。

    摩托车都来不及停好,王河一跃而起,推弓搭箭连射三箭将铠甲丧尸逼退几步,脚下不停,连蹬带踹的就上了墙头,六十磅的清弓被他拉的如同满月,门前丧尸瞬间一空。

    “哎呦喂……”

    这时大家才听见一个老头不住的呻吟,摩托车后面的刘达星一条腿被压在车下面,五六百斤的重量,让他根本抽不出腿来。

    情急之下,王河把他给忘了……

    不提众人是怎么把刘达星挪出来的,王河此时已经跃下墙头,手里的弓就没有停过。

    学习了弓谱所记载的射法,他的射速已经远超从前,加上力大无比,丝毫没有疲惫感,每秒都能射出六箭,就像是个人形机关枪,很快就把两壶箭倾泻一空。

    他的箭壶也是那位赵木匠给做的,利用皮革和木头,不仅能放两壶60支箭,还有卡弓的槽位,两把横刀也有位置安放。

    箭射完,普通丧尸也清理一空,铠甲丧尸也被转弯箭射的满身是伤,王河单手夹起上官清瑶,一个助跑跃上墙头。

    将她向人群一丢,从摩托车上抓起一大把箭,隔着门一顿速射,铠甲丧尸似乎也怕了王河的转弯箭,骨骼疯长,严严实实的护住全身,急催巨尸犬撞向大门。

    可它毕竟是个丧尸,自己护严实了,坐骑可就给忘了,仅仅只是用骨盾挡住了尸犬的头面,四肢和后腰被箭插了个稀烂。

    尸犬四蹄一软,倒在地上,向前滑行了老远,把铠甲丧尸给甩了出去。

    丧尸在地下打了几滚,爬起身来,没有继续攻向大门,居然向尸犬跑去,一把拖起坐骑就往王河的射击盲区跑去。

    王河哪能让它给逃了,跳过大门继续追击,丧尸又挨了几箭,索性也不跑了,一口咬掉犬头,将尸体向王河扔来。

    原来它拖着尸犬逃跑不是为了救它,而是为了吃它。

    王河不慌不忙避过犬尸,箭不停的向铠甲丧尸倾泻,可惜这箭威力还是差点,只能扎进骨甲,难以伤到里面。

    铠甲丧尸吃下狗头后,身形又涨了几分,不但骨盾变大,还长出一把骨剑,咆哮着向王河冲了过来。

    王河的射速又加快几分,转眼间竟将它骨盾射碎一块,然而这弓也许是年代太过久远了,加上王河力气太大,拉距太长,“喀嚓“一声,清弓竟断了。

    王河暗骂一声倒霉,甩掉断弓,抄起一块砖头就砸了过去,一把抽出长横刀,大步上前。

    丧尸刚用骨盾格开砖头,就见一个黑影扑面而来,王河双手握刀,一个力劈华山,兜头就砍了下来,丧尸举盾就挡。

    “喀嚓”骨盾被削去大半。

    相比之下这骨剑却坚硬异常,横刀砍上去竟发出金戈交击之声,虽不是毫发无损吧,也只是被横刀砍出一些缺口而已,并没有一刀两段。

    铠甲丧尸的力气也不小,竟与王河不相上下,见骨剑坚硬,骨盾也不用了,几个回合后,骨盾化成一把稍小一些的骨剑,双剑齐上,一起攻向王河。

    “光你有双剑?我还没有双刀么?”把短刀一把抽出来,王河无比庆幸之前去了一趟西山,这把短横刀这么快就用上。

    同样是一长一短,双刀对双剑。

    王河有些郁闷,这丧尸就和开了外挂一样,力量大,有智商不说,还能变出武器来,也就是王河,换了其他人早就没命了。

    铁门处围观了一大群人,也是心急如焚,看着一人一尸你来我往的对阵半天,不分个胜负,想帮忙又插不上手。

    吴婷连下了几道命令,叫人去做好撤退准备,把脸色惨白,蜷缩在角落的上官清瑶带走,去做全身的检查。

    自己则返回酒店,找了个视野极佳的窗口,架好狙击枪,随时准备支援王河。

    这时候心态最好的可能就只有王河了。

    难得遇到一个不相伯仲的对手,他把这两天学到的技巧发挥到淋漓尽致,刀法,拳脚,包括弓谱上的一些招式,逐渐融合起来。

    以身为弓,以臂为弦,以刀为箭,不但把学到的东西运用的越发成熟,更是领悟到了许多心得。

    铠甲丧尸就惨了,本来丧尸巨大的力量和不知疲惫的特性,还能打个平手,渐渐的王河的刀越来越快,越来越刁钻。

    从一开始的硬碰硬,到最后的借力打力,毫无技巧可言的丧尸,越来越落下风,要不是靠着身上的骨甲足够坚硬,王河砍在它脖颈的一刀足以要了它的命。

    丧尸是不知道畏惧的,即使这只铠甲丧尸略有智慧,懂得躲避危险,但它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逃命,始终都在疯狂的反击。

    王河也没想到这家伙的骨甲居然和骨剑一样坚硬,几次攻击都没有造成有效伤害,双刀加快了几分,试图找到铠甲的弱点。

    “铛~”

    忽然随着一声尖啸的枪声,一颗子弹打在了丧失的腘窝处,丧尸腿一发软险些跪下,王河立马明白,这是吴婷在提示他弱点所在。

    不禁暗骂一声自己笨蛋,再厚的铠甲它也要能活动才行,腘窝和肘窝必定没有防护,自己只顾得领悟刀法,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

    左手短刀佯装突刺,右手长刀横扫,架开丧尸左手骨剑,右腿前跨,旋身回转,闪到对方身侧,短刀直刺丧尸左腿腘窝。

    丧尸此时重心全在左腿,根本来不及躲避,右手剑回身抵御架住了短刀,岂料王河这也是虚招。

    他真正的目标正是右手的肘窝。

    长刀闪过,黑血四溅,丧失右手齐肘而断,仅在肘间连着一点骨甲,王河没停下手,左手短刀借机在它双腿腘窝处划过。

    “扑通”铠甲丧尸双膝跪地,仅剩一只左手还能活动,王河一脚猛踹,把它踹趴在地上,一脚踩在丧尸的左肩,长横刀从颈窝骨甲缝隙处猛地刺了进去。

    丧尸疯狂挣扎,不一会,就没了动静,骨甲和骨剑“噗”一下就化成的碎片,露出里面黑灰色肌肉虬结的丧尸本尊。

    本来王河还想这骨甲和骨剑质地坚硬,拆下来当作护甲和武器还不错,没想到竟随着丧尸的死亡都化成了骨片,不免有些失望。

    看来这骨甲不仅仅是骨质组成的,可能还混有丧尸大脑的活性细胞,受丧尸大脑控制,丧尸死后,细胞没有大脑的指挥也就失去了活性,骨质也就变得松软了。

    “咦?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