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五章:箭支

    周围越来越黑,王河最近也算是历经磨练,没有以前那么慌张了,四处打量着向深处走去,无意间发现墙壁上悬挂的火把。

    有火把就说明方向正确,没人走的地方放火把干什么?按照这个逻辑,王河掏出打火机一路把火把都点燃,顺着火把的方向找到了洞穴。

    洞穴.里黑漆漆的,王河终究还是害怕了,擦了一把满头的虚寒,举起一个火把先扔了进去。

    接着火光,洞穴.里还是当年的那副景象,黑色的棺材横在中央,香烛排位一个都不少。

    最瘆人的两个纸人站立在洞口,五官描绘的惟妙惟肖,尤其是眼睛,盯的王河腿都开始抖了。

    话说恐惧到极致就是愤怒,王河眼珠子都开始泛红了,骂了一句脏话,就冲进了洞,横刀一抽把两个纸人砍了个稀碎,还一把火给烧了。

    没有这两个阴森森的纸人,王河总算平静了一点,至于棺材,他才不怕,天天见死人,早习惯了。

    棺材用钉子封死,王河也没有打开棺材的习惯,供桌牌位上的字他也看不懂,好像是篆文,供桌后有一片小空间,靠近石壁处用油布盖着什么东西。

    王河上前掀开油布,是一个一人高的架子,架子上一套不知道哪个朝代的甲胄,甲胄上还挂着古色古香的弓袋,里面插着一张未上弦的古弓。

    这弓上的雕花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王河连忙抽出来细看,却大失所望,年代太久远了,这弓已经不能用了。

    失望的把弓放回弓袋,但怎么也塞不回去了,打开一看原来里面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拿出来,却是一本弓谱。

    也算,总好过空手而归,把古弓放回去,弓谱收好,却瞥见这铠甲还配了一长一短两口刀。

    王河也没往心里去,这刀再好,也好不过背上的横刀,漫不经心的把刀抽出来看了看。

    果然,这长刀虽装饰精美,可这材料很普通,已经有些年代,看样子保养的很好,但也开始长锈了。

    抽出短刀时,王河却愣了,这短刀的材质居然和横刀一模一样,灰黑色泛一点蓝光,古朴而厚重,刀柄刀鞘一看就是后配的,略有些不搭。

    王河试了一下,锋利度,硬度都没什么区别。

    短刀也是横刀的制式,全长八十公分,整个比横刀短了二十公分,王河也不矫情,一起背在背上。

    甲胄旁边还有一片油布覆盖的东西,王河随手掀开,是一堆包裹着油布的圆柱形物品,一个一个的堆起一大摞。

    随便拆开一个包裹,王河乐了,里面都是已经做好的箭支,这一包就差不多50只,光这一堆最少都有10包。

    “好家伙,爷爷啊,你准备这么多箭做什么……”

    王河彻底搜了一遍洞穴,除了箭支,还有几张保存不错的弓,全让他打包搬出了窑洞,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王河打算在这里凑合一夜,明天再回。

    箭支保存的不错,都还能用,弓有几张不能用了,弓片有些发干,有断裂的风险,剩下凑合能用的有三张。

    一张清弓,一张明小梢,都是牛角贴片的复合弓,还有一把,居然是箭牌的针刺。

    王河哭笑不得,爷爷生前最恨洋鬼子的东西,想不到老爷子居然赶时髦,会收藏一把进口滑轮复合弓,还是很大众,很普通的那种。

    用对讲机和吴婷解释了一下,天黑也确实危险,答应天亮一早就回去,王河就在荒废的小屋内凑合睡了一夜。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度假村两个站岗的年轻人就看见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后座上捆着小山一样高的油布卷,直奔他们而来。

    “站住!什么人?”

    一个守卫大喝一声,紧张的端起短矛。

    “你疯了?那是王大队长,你不怕吴队长收拾你啊……”另一个眼神好的守卫急忙拉住他,点头哈腰的给王河打开大门。

    王河点点头,骑着摩托驶了进去。

    守卫脸色苍白的想象着吴大队长的“残暴手段”吓得手脚发软。

    队伍里传言,吴婷一言不合枪毙两名闹事的老头,还把不听话的女人喂了丧尸,吴队长的名号,比王河本人出现都管用。

    酒店门口,吴婷已经在这里等待了,见王河回来,忙指挥人去卸下摩托上的东西,接过王河手里的头盔,柔声道:“回来了……”

    恍惚间,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

    “嗯,幸苦了。”

    王河拥抱了一下面前的人,突然反应过来,又尴尬的松开手,挠着后脑勺边走边说道:“有吃的么,饿死我了……”

    吴婷羞红了脸,这么多人看着,也太丢人了!

    饭桌上,王河和李金钩俩人一人捧着一个大碗,装满了面条,面前只摆了一个菜,一大脸盆的肉,现在也吃的就剩下点汤了。

    “再来一碗……”

    两人像比赛一样,吃完最后一口面,又把碗端了起来。

    “这都第二碗了,还吃的下?”

    煮面的大娘都快疯了,这二位爷已经吃下去普通人五倍的食物了,竟然还不够。

    “煮去吧。”吴婷坐在一旁吩咐道,别人不知道,她最清楚,因为她的饭量也在增加,虽然没有这两个家伙夸张,但也是普通人的两倍有余。

    “身体怎么样了?”

    王河悠闲得点了根烟,意犹未尽的擦着嘴,歪着脑袋看向李金钩。

    “还行,不能用全力,提不起劲。”李金钩灌了一口面汤,又夹了两口肉渣,吧唧着嘴。

    “估计消耗太大了,连着两天高消耗,又没及时补充营养……”王河用力吸了口烟,弹掉烟灰。

    “好好养着吧,侦察的事交给我。”

    王河之所以这么费尽辛苦去找东西,也是这个原因,不管巡逻还是侦察,哪怕之后的撤离,李金钩是绝对的主力。

    现在有了摩托车和弓箭,他完全也可以做到高速移动和悄无声息的解决丧尸,之后的撤离行动,由他探路,队伍交给吴婷和休养好的李金钩,这是最好的选择。

    “嗯”李金钩应了一声,连吴婷都没有反对,三个人太默契了,都明白王河的意思。

    “对了……”王河又猛吸一口烟,看向吴婷。

    “你的能力,你请教过张蒙了么?”

    “咳咳……别抽了,呛死了。”吴婷扇扇鼻子前的烟雾,直到王河讪笑着拧灭烟才继续说道。

    “还没有……事情太多了,而且张蒙也才刚刚能下地行走,我不太好意思去麻烦他,不过其他方面我都尝试了一下。

    首先近身格斗我找过刘达星了,他说我的天赋比你还高,只是力量不足,武器方面,上手也很快,稍微练习一下就能掌握要点。

    然后还有我的计算和分析能力,虽然具体我也不明白,但是我用尽全力的话,能精准预测到下1秒的要发生的事情。”

    王河想了一下,站起身从三张弓里选了一张磅数最轻的,大概教了一下动作要领,让吴婷瞄准20米外的一个小树,试着射了一箭。

    “咄”木箭深深的扎进树干,王河一惊,新手二十米能射中这么细的树干,那天赋的有多高,要知道一般人五米都难以命中。

    “难拉么?”王河挑的这张弓,差不多45磅,是一张明小梢,灾变前就是王河差不多20箭也会感觉到手臂酸麻,绝大部分人都会拉着吃力。

    “有点,挺重的。”吴婷甩甩手,看样子还算轻松。

    这已经是比大部分男人的力量大多了,王河不禁暗赞道,但是弓不适合吴婷,显然她的力量无法持续作战。

    “叫周佳栋送把狙击步枪来,顺便把张蒙也叫过来。”王河随便拉住一个人吩咐了一句,和吴婷又回到了饭桌,这时新煮的面也端了上来。

    “呼噜……呼噜”一大碗面条加剩下的那点肉汤一点没浪费,都让两个大肚汉给吞了下去,临了王河还要了一大碗面汤。

    他的原话,原汤化原食。

    不一会,周佳栋和张蒙一起来了,张蒙曾是军队里拿过第一名的王牌狙击手,他的枪法一直被几名军人追捧,可惜一直受伤未愈,现在也只是勉强能行走,所以大家也一直没有机会见识一下。

    专业的事,专业的人来做,对于枪械王河不懂,便让张蒙指点了一下吴婷,片刻后,100米外的一节树枝被吴婷一枪打断。

    王河又拿起弓,仰射一箭,叫吴婷用枪射击木箭,别人可能看不清,王河的目力看的清清楚楚,木箭被子弹临空打成两段。

    “好家伙,你这天生的狙击手啊。”王河兴奋的拍了拍吴婷的肩膀,之所以让她射飞箭,就是想看看她的计算和分析能力,果然这就是为了狙击设定的能力。

    吴婷也兴奋的俏脸通红,马上拉着张蒙开始认真学习枪械和狙击的知识,从今往后,她可是真正能独当一面的狙击手了。

    张蒙一脸茫然,今天刚刚能下地行走,就迫不及待的保养他的宝贝狙击步枪,刚拆开他的CS/LR4,就被叫出来。

    看样子是想叫他教吴婷这个没摸过狙击枪的小姑娘,张蒙实在有点无奈,狙击手是随便一个新手能胜任的么?

    当吴婷开第一枪的时候,张蒙呆了,这怎么可能是个新手?第二枪的时候,张蒙觉得这帮人是在耍他,因为他也做不到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