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章:重伤

    工具箱里也没什么合适的东西,一把锤子,一柄扳手,勉强能当作武器,王河顺手拿了出来,扳手别在腰上,手握铁锤,就要回身帮忙,却一眼瞥见了桌子上的摆放的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照片很新,看样子不过是近几年拍的,照片上的一家三口笑的很开心,只不过,三个人的样貌让王河一时呆住了。

    照片上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分明就是眼前的老人年轻版的样子,尽管他白发斑斑,满脸皱纹,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个七十岁的老头,那服饰却是中年人的打扮。

    再看丧尸,五官虽有些变形,但是与照片上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和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一模一样,这两只丧尸分明就是照片上的母子。

    难怪会在这里藏着丧尸,怪不得叫自己什么都别管,此时老人已经睁开了双眼注视着自己,看着他近乎哀求的眼神,王河一时间什么都明白了。

    手里握着的铁锤无力的垂了下去,犹豫片刻,向对方点了点头,转身翻窗跳了出去。

    看着离去的王河,老人苍老的面容上露出释怀的表情,怜爱的望了一眼快要再次暴起的丧尸,将它们一把推回屋内,狠狠的关上了门,似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走回沙发,一个踉跄就摔在了沙发里。

    他缓缓的举起右手,喃喃自语道:“我救不了你们,或许他能……”

    右手手掌上赫然一个血淋林的牙印,老人却微笑着,似乎为能结束这场悲剧而欣慰,他望着房间被里面的丧尸砸的“咚咚”作响的木门,低声呼唤了几声,便无力的垂下了手臂。

    几分钟后,尸体突然开始抽搐,猛地从沙发上弹起,白色的长发遮住了眼睛,嘴角因为怒吼而撕裂,皮肤肉眼可见的开始溃烂,变得灰白。

    它一步步的走向房间,伫立在门前,门内的丧尸也恢复了安静,就那样站在门后,两只丧尸隔门而立,默默的,似是在用另一种方式,互诉衷肠……

    他没能救得了自己的家人,王河或许还有机会救回父亲和孩子。

    一路奔跑在窗后的小路,这里果然如同老人所说没有丧尸,王河心里清楚,这个人消耗自己的生命为他创造了一条逃生的路,不过是因为同样的境地引发了他想要弥补自己心中的缺憾。

    一想到对方最后那张俨然变成七十岁的苍老面孔,王河心里就不怎么好受,那个人铁定是没救了。

    衰老让他根本没有体力离开这里,依靠便利店的物资他能生存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更何况在他的眼神中,王河没有看到一丝求生的欲望,所谓心思莫大于哀,莫过如此。

    拐过一个弯,正对面一道铁质的栅栏门,隔着大门是一条宽敞大街,上面还有高架快速公路,正是王河一开始的目的地,他紧跑几步趴在栅栏上向外望去,果然自己的摩托车正躺在门外十多米处。

    隔着老远,王河依然能听到商业街上嘈杂的声音,或许正是这个原因,街道上并没有丧尸,偶然能看到远处隐隐约约有身影一闪而过。

    王河确认安全,后退几步,助跑起跳跃上铁门,三下五除二便翻过了大门,小跑着奔向摩托车。

    几百斤的摩托,没有点技巧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扶的起来的,好在对他来说,扶车简直是家常便饭,支好车,重新打火,可结果网王河心凉了一大截。

    摩托车毫无反应,本来这种事情常有,摔车后关闭电源,静置一会,再次打火就可以,但在这个环境,着实让紧张的王河出了一身冷汗。

    关闭电源等待的过程,尤其漫长,他四处张望着,握着锤子得手指因为用力显得有些苍白,突然身后的一声低吼吓得他一个激灵,一转身,一只丧尸已经冲了过来。

    看到丧尸的一瞬间,王河反而冷静下来了,人最怕的就是还未出现的未知威胁,当具体的事物出现的时候,反而不在那么恐惧。

    他挥舞着铁锤迎了上去,丧尸只会向前猛冲,只有吞食的欲望,面对挥舞下来的铁锤,不躲不避,被王河一锤砸塌了半个脑袋,接连几锤下去,便跌倒在地,再没了动静。

    喘了几口粗气,王河再次启动摩托,依旧没打着,无奈只好又关闭电源,岂料刚才出现丧尸的地方,竟又跑出来两只丧尸。

    丧尸奔跑的速度比人快的多,一转眼的功夫两只丧尸已经到了近前,王河抬起一脚踹倒一只,自己也被反作用力震得向后踉跄几步,另一只丧尸已经扑了上来,直接将他扑倒在地。

    王河猛地一推,丧尸虽然力气大,但体重并不重,被他推的直起了身子,王河挥锤横扫,正砸在丧尸的左侧太阳穴,一声让人压酸的骨骼碎裂声后,丧尸栽倒在地。

    没有休息的时间,另一只丧尸已经扑了上来,王河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又一次踹倒丧尸,伸手去拿锤子,谁知铁锤竟嵌在了丧尸头骨里,任凭他如何使力也拽不出来。

    还好腰间还别着一把扳手,王河丢掉锤柄,抽出扳手上去就是一顿猛砸,总算是解决掉了这只丧尸。

    “吼!”

    还是那个方向,四五个身影向这边走了过来,王河一惊,转身就向摩托跑去,这次再启动不了,他就只能靠双腿跑路了,四五只丧尸他绝非敌手。

    “突突突!”摩托车终于没有掉链子,在最危急的时刻被打着了,丧尸已经向王河狂奔而来,他随手将扳手砸了过去,一拧油门换档加速,飞快的逃离了丧尸。

    王河急转方向,拐上了高架匝道。

    高架桥上不管是人,还是丧尸都很少,他轻松躲过路边停靠着的被撞毁的汽车和觊觎他血肉的丧尸,风驰电掣的向前赶去。

    每当遇到有停靠的汽车时,他都会减速观察一番,尽管如此也有好几次差点被路边的丧尸扑倒。

    前方一台横在路中间的计程车让王河不得不紧捏前刹,这台计程车和另一台汽车发生了事故,两台车几乎堵住了整条高架,使得王河的速度急剧下降,才能勉强绕过去。

    一个晃神,王河丝毫没注意一个黑影直直的向他撞来,“砰”一声巨响,摩托车半吨多的重量,把迎面而来的黑影直接撞飞。

    摩托车摩擦着火花滑出去六七米远,王河腾空而起,又重重的摔向地面,他本能的向前翻滚,以抵消这惯性减少伤害。

    突如其来的事故让王河脑袋发晕,在地下躺了片刻,他挣扎的爬起身,经历过多次摔车的王河知道,自己先落地的身体左面,左手、左臂、左肩、左腿最轻都是个骨裂。

    可能现在还没什么感觉,明天,不,很可能过两个小时,就会开始用不上力,并开始剧烈疼痛。

    此时的他顾不上那么多。

    “嗷……”

    一只丧尸从车旁扑了过来,狠狠的咬在他的胸膛上。

    “啊!!!”

    王河丝毫没有防备,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本能的向后一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慌乱中,一把推开丧尸,王河手脚并用的倒爬,直到碰到一辆撞毁的汽车才停下,胸口护甲救了他的命,丧尸的撕咬只撕开了骑行服的外层。

    这只丧尸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王河,仿佛盯着一块垂涎欲滴的美味蛋糕,它的双臂肌肉翻卷,肉眼可见得骨头断裂,一只脚也不去向,满身是血。

    可即便如此,它还在“嗬嗬”的怪叫,用残缺的双臂向前拼命的爬去,仅剩的一只脚狠狠的蹬着地面,双臂的伤口和断脚处,裸漏的肌肉和血管在不停地蠕动。

    这正是刚才被撞飞的黑影,一只嗜血残暴进化的丧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伤口似乎正在生长,随着肌肉和血管的蠕动,骨骼似乎也在拉伸。

    “饿……饿啊……”

    丧尸含糊不清的嘶吼着,很快就爬到了王河的脚边,张口大嘴迫不及待的咬了下去,他本能的一缩腿,条件反射的跳起来,一把拽开身后的车门,想要躲进车里。

    车里却“扑通”,跌出一具尸体,尸体上还爬着一只皮肤溃烂的丧尸正在大快朵颐。

    还好这只丧尸正在心无旁贷的进食,对周围发生的事情并不在意,它没有立即扑向王河。

    心有余悸的王河向后连跳几步,转身离得这丧尸远远的,想要就这么离开。

    “嘶……吼……”此时进化丧尸盯着王河,像是说了句什么,原本爬在尸体上进食的另一只丧尸猛地抬起头,毫不犹豫的向王河冲去。

    “它在控制这只丧尸?”王河大惊,面对冲上来的丧尸,手无寸铁的他不敢让丧尸靠近,抬腿就把丧尸踹到在地。

    丧尸摔倒后马上爬起来又冲了过来,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此时没有武器,仅靠双手,王河还真不敢赤手空拳去打丧尸的脑袋,万一骨骼或者牙齿划破手,那后果不堪设想……

    丧尸再次扑上来,王河手忙脚乱的被丧尸扑倒在地,慌乱间,本能的用手臂去抵挡。

    丧尸一口咬在他的肘部,也幸亏王河穿着骑行服,肘部的护板刚好保护住手臂没有被咬伤,他抓住丧尸的脑袋就往地下磕,一下接一下,直到丧尸一动不动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