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章:枪声

    “周围的情况如何?”

    “酒楼后的小院里有几只丧尸,我们已经把院门用铁丝绑死了,其他出入口没有发现丧尸,很安全……”

    “无皮尸和黑尸尸体别扔……”

    “放心吧婷姐,我都安排好了……”

    梁浩仿佛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打断道:“王哥还没有联系上,我们几个商量,准备等毛毛哥好了以后,一起去哨兵连队看看,王哥那么厉害,肯定是先去哨兵连探路了。”

    吴婷轻轻叹了一口气,王河确实很厉害,这个末世以他的能力,绝对能活下去,可为什么不联系一下,让人提心吊胆的。

    去看了一下李金钩,有大量食物的补充,他恢复得很快,已经能下地行走,只要不是那种高强度的瞬移,基本上不会有太大问题。

    张兴凯等人早已在楼下集合,收拾停妥,手里拿着刚刚打造的尸爪矛。

    这些矛都是一位老人打造的,老人姓赵,50多岁,原本是一位木匠,手工能力很强。

    他在度假村找了一些工具,不但做了几杆一米二的尸爪短矛,还把黑鬼的皮刮洗干净,准备晒干后硝制成皮革,做成护甲。

    吴婷没有带那么多人,只带上李金钩、张兴凯和王伟,人多不一定好办事,其他人都留下来,并安排人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

    “对了,那个叫郑萍萍的女人呢?”吴婷突然想起那个作死,被杀鸡敬猴的女人,当时晕倒在大门处,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不知道,清理丧尸尸体的时候没看到她,也没有人在意,早忘了这个人了。”周佳栋取来吴婷的装备,放在饭桌上。

    吴婷正在吃饭,跟随她一起出发的人都在打包装备,每人一杆短矛,背少许食物和水。

    绳索,铁丝,还有一些工具,四人分开背负,对讲机充好电,又准备了一台车,车里不但有20多个汽油做的燃.烧瓶,还装了一桶十升的汽油。

    李金钩拿了两杆短矛,吴婷除了短矛,军弩,两把手枪也一起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四个人准备妥当,吴婷驾驶车辆,飞速前往哨兵连队。

    吴婷驾驶技术真的是一日千里,一辆国产新能源SUV,硬是让她给开出了WRC的感觉。

    尽管如此,越接近哨兵连,丧尸的数量越多,在最后还差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已经无路可走了。

    四周都是丧尸,此时弃车也无处可躲,吴婷干脆按动喇叭,引来大片丧尸,向相反的方向驶去,等距离足够远后,再绕回原地。

    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在SUV的电量耗光之前,接近了哨兵连。

    “婷姐……”

    李金钩突然指向一栋大楼墙壁上,有人用黑色的喷漆,画了一个圆圈,和一个向上的箭头。

    “是王哥。”

    吴婷不用他提醒也知道这是王河留下的标记,说起来这标记还是她和王河商议出来的,圆形表示安全或者驻扎,箭头代表方向,王河就在这栋楼里。

    吴婷难掩激动的心情,调转车头就向大楼驶去,刚刚靠近大楼,还没找到入口,“嘭”的一声,车顶上有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楼上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吴婷赶紧倒车,谁能想到这都末世了,居然还有高空抛物这么缺德的事情发生。

    “噼里啪啦”

    天空上掉下来一大片毛茸茸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全都是猫,这平白无故怎么下起了猫雨。

    四个人抬头一看,只见大楼半中腰,有一个身影挂在大楼的侧墙上,不是王河还能有谁……

    不提目瞪口呆的四人,王河现在狼狈之极,失足落下楼的瞬间,求生欲让他下意识的一刀捅向大楼。

    也不知道这横刀是什么材料,180斤的重量,加上下坠的冲击力,这刀身居然没有一点弯曲。

    王河因此捡回一条命,但是这大楼侧面居然连个窗户都没有,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挂在这里。

    腾出只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王河尝试着向上攀爬。

    但是光滑的墙壁,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只好掏出尸爪剑,用力的捅向墙壁,他打算借助两把武器的锋利向上攀爬。

    然而,当王河右手用力拔出横刀的同时,尸爪剑“啪”一声折断了,身体又向下跌去,吓得王河重新把横刀捅进墙里。

    横刀再次立功,心有余悸的王河喘着粗气,突然听到有人说了一句:“王哥不高了,直接跳下来吧。”

    王河还以为耳朵听错了,惊愕的四下查看,正是吴婷等人,在冲着他招手。

    “哈哈~你们怎么在这?”

    此时,他距离地面只剩五六米高,王河蹬了一脚墙,拔下刀来,落地一滚,卸掉大部分冲击力,稳稳的站在那里。

    “大部队怎么样?其他人呢?”

    王河收回横刀,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向几人走来,刚问了几句话,一个身影猛地扑进他的怀里。

    “啪!”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来人又飞快的离开,还顺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你就不知道联系一下我们吗?”吴婷一张俏脸通红,还挂着两道泪痕,眉头皱起,气呼呼的问道。

    “我……呃……对讲机丢了……”

    王河顿时不知所措,既然如此生气,为什么还要抱我一下?这大耳挂子抽的,搞得他彻底懵了。

    “上楼……上楼找个地方慢慢说。”

    张兴凯三人强忍着笑意,打着圆场,拉上王河就往楼上走,吴婷轻哼了一声,跟在后面,那翘起的嘴角怎么也掩饰不住她的心里的喜悦。

    周围的丧尸都被吴婷开车引走了,几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单元门,一边上楼,一边把各自的所遇说了一遍。

    陈虎的死着实让王河难过了许久,虽然只认识几天,从一开始的不信任,到后来亲密无间的伙伴,这个职业军人是一条值得托付的汉子。

    吴婷放缓脚步,和落在后面的王河并排一起,与其他人拉开了点距离。

    “其实我还有些事想和你说……”

    犹豫了一下,吴婷期期艾艾的把之前练兵的事情和王河说了一遍,偷偷的观察着王河的脸色。

    “干得好,谁也没有资格平白让别人去保护而不付出,不满意的就让他们滚蛋,自生自灭去。”

    王河不但没有怪她,还特别赞同。

    “我……我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吴婷低着头,不安分的绞着手指,轻声道:“对不起……”

    王河楞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知道是为了那个耳光。

    “没关系的,确实是我的错。”他指了一下哨兵连的方向,接着说道:“是我太着急了,一想到我的家人被困在那里……”

    吴婷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拥抱了一下王河,温柔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无声的安慰,让王河的心暖暖的,这个女孩的温柔,慢慢驱散着他内心的阴霾。

    “哇,好长的刀,这就是你的那口苗.刀?”

    张兴凯试着挥舞了几下,不管重量还是长度,都不是他舞的起来的,见王河和吴婷走上楼来,把刀和连同一起丢失的刀鞘交给了王河。

    “哒哒哒……”

    一阵突如其来的枪声,听声音距离不远,这里已经离楼顶很近了,几人立刻奔上楼顶,顺着枪声向远处眺望。

    枪声来自哨兵连,王河的目力极好,几百米的距离看的一清二楚。

    哨兵连的一栋大楼下,几名士兵正试图冲进大楼,他们每个人都背负着一个大背包,看样子重量不轻,导致这几名士兵奔跑的速度不快。

    身后的丧尸紧追不舍,大楼门口处一伙士兵正在开枪掩护,但枪支开火的声音,又引来的更多地丧尸,本来不大的一个训练场,足有上百只丧尸。

    然而掩护的效果并不好,不断有士兵被丧尸追上,然后受伤倒地,临死前有的士兵将背包扔向前方,也有士兵直接拉响了手雷。

    大楼内不断有士兵跑出来接应,似乎那几个背包十分重要,在牺牲了六个人后,终于抢救回来三个背包,所有人都撤回楼内,枪声这才停止。

    因为枪声的缘故,大门外的丧尸也开始向哨兵连里面拥挤,短时间内,整个哨兵连队训练场上,聚集了上千只丧尸。

    王河摇摇头,都这么多天了,这些人还不了解丧尸的习性,丧尸对声音极其敏感,枪声传播距离又远,要不了多久还会有更多的丧尸聚集过来。

    上午导弹的爆炸声,让几乎半个天源市的丧尸都在向这里迁移,现在就能看到数万的丧尸在万向城方向聚集着,而且数量还在增加。

    时间拖得越久,救援行动就越难。

    如果等到明天,有可能丧尸把整个哨兵连都覆盖了,按丧尸的习性,结成群就很难再散开,到时候这庞大的尸群中更没有救援的希望。

    今天必须得把人救出来。

    “我差不多有办法了……”观察了良久,王河突然说道。

    “啥办法啊王哥?”

    “还不能确定,毛毛,幸苦你跑一趟。”在楼顶遥遥一指,对李金钩叮嘱了几句,王河又和众人商讨起,怎么进入哨兵连。

    “这么多,总不能杀进去吧……”张兴凯望着哨兵连内外无数的丧尸,愁眉不展。

    “先下楼吧,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搞几台车,把丧尸引出来。”

    王河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只好先下楼再说,走到一楼,无意间看到墙上贴着的一张安全提示的告示,让他眼睛一亮。

    “你们说,为什么电瓶车禁止推入电梯,和在家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