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五章:横刀

    王河还是爬起身来向武术用品店走去,他打算碰碰运气,许多刀剑都是管制刀具,摆在明面上卖的基本不是铁片装饰物,就是没有开刃的铁棍。

    但很多商贩也会替客人偷偷订购一些开了刃的兵器,谋取暴利,其中不乏一些名品好刀,因为王河自己也干过这事。

    一把大马士革钢的匕首利润都能上千,别提很多进口刀和仿古刀剑更是暴利。

    王河躺了五分钟,已经让他恢复了不少体力,小跑着进了武术用品店,货架上有几把武士刀和汉剑,可惜都是没开刃的铁片。

    又翻了翻,实在没有可用的武器,保安室门还能撑个5分钟,王河看到收银台后面有个上了锁的小库房,一脚踹开,急切的搜索起来。

    小库房细细长长,中间一条路,两边是摆放货物的架子,都是些拳套,练功服之类的货物,最里面的架子上,有一个纸盒两个木盒。

    王河眼睛一亮,抱起三个盒子跑出库房,急慌慌拆开纸盒,是一把训练用现代反曲弓,王河大喜,真是雪中送炭,刚想要弓,这就捡来一张。

    熟练的拆开包装,安装好上下弓片,拧弓上弦,这种弓,他至少玩坏了上百张,闭着眼都能安装,24磅的拉力,轻松上弦。

    “哐啷”屋门最终还是没能挡住丧尸,就在弓弦上好的同时,高阶丧尸已经突破封锁,直直的向王河冲来。

    “嗖~”24磅虽然有点威力小,但凭借王河刁钻的箭法,还是能一箭一只的解决丧尸,为了避免丧尸挡住箭矢,王河特意弯曲箭道,避过丧尸的骨盾,专射它们的眼睛。

    20多支箭,以王河的射速,很快就用完了,丧尸群也冲到了不到5米的距离,情急之下王河扔掉弓,抓起一个木盒砸烂,从木盒的碎片中一抓,看也不看就往外抽。

    “沧啷啷”寒光四射,一把宝剑出鞘,精美的做工,殷红的剑坠,王河只是抖了一下剑身,就向丧尸掷去。

    “妈的……太极剑!”王河忍不住破口大骂,那软趴趴的玩意,连块豆腐都切不顺溜。

    还有一个木盒,这木盒将近一米七,王河来不起拆开,丧尸已经近在咫尺,他抄起木盒砸在一只丧尸头上,木盒应声而碎,一把长刀掉了出来。

    王河一把抄起刀,刀鞘贴身向后,右手拔刀横斩,腰身一旋,三只丧尸脑袋变两半,齐齐分家。

    “好刀!”王河赞道,这刀差不多四十公分长的刀柄,一米二长的刀身,全刀一米六,刀背三公分厚,十来斤重,看样子是把苗.刀,但这重量真不是一般人能耍的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订制的。

    普通人舞起来肯定太重,但在王河手里,正好。

    双手持刀,王河不退反进,这苗.刀比他之前的苏格兰斩剑还长出20公分去,正适合群战,躲在狭小的商铺了根本施展不开。

    前斩后旋,围着他的丧尸被砍的七零八落,王河没有一点武术功底,全靠着一膀子力气和反应能力在运刀,渐渐的竟也悟出一点用刀的心得。

    撩、劈、砍、点、闷、刺、砸

    王河越打越顺手,这刀就像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一般,虽然比那苏格兰斩剑重了一倍有余,却越来越运用自如。

    等到他来不及回刀,用刀柄砸死一只丧尸的时候才发现,上百只丧尸,竟被他杀了个干净。

    “好刀,真是好刀……”

    王河这才觉得浑身肌肉发酸,累得坐倒在地上,捧起这把苗.刀仔细打量起来。

    黑色刀柄、护手,刀身狭长,和普通苗.刀无二,只是这刀背厚度和重量确实少见,刀柄末端还装有一个比刀柄略细,约十公分长的圆底长锥。

    关键是这刀身和尾锥上的暗色的花纹,王河仔细辨认,确定这是一把由大马士革钢打造的苗.刀。

    “好家伙,这得多有钱……”王河不禁叹道,据他所知,一把大马士革钢的小匕首就能卖到六七千元,这一把刀的价值十倍,不,五十倍的价值都不止啊!

    喜滋滋的收好宝贝,在一共三层的商城里搜索了一圈,可能是好运气都用来捡苗.刀了,再没找到什么好东西。

    在武术用品店勉强给尸爪剑配了个剑鞘,又在三楼户外用品店换了一双“踢不烂”马丁靴,防弹衣虽然破烂但还能用,其他的衣裤换了身新的。

    又找了一些防摔的护具和一双防割皮手套戴上,王河走到了三楼经理办公室。

    从早上起来吃了一点东西,这都快中午了一口水没喝,一口食物都没吃,他现在的消耗量巨大,自从和常人不一样之后,饭量与日俱增,连吴婷一个小姑娘都比陈虎这个汉子能吃。

    整个商城转悠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矿泉水空瓶,王河决定到经理办公室碰碰运气。

    办公室大门紧锁,这难不倒王河,少见有尸爪剑捅不破的东西。

    几下破坏门锁,打开大门,王河大步走进办公室,这里肯定没有丧尸,否则撬门时就听见动静了。

    办公室里一张办公桌,桌后挂着字画,桌子上还摆放着两把武士刀,抽出刀看了看,高碳钢,质量不错,不过有了苗.刀,这两把凡物可有可无。

    随手扔在一边,翻开桌子找了半天,有包泡面,一包饼干,两根火腿肠,聊胜于无,饮水机里有水,可惜没有电,凑合着吃喝了一顿,瞥见旁边的书柜里好像有酒。

    这经理也是个好酒之人,满柜子都是酒,王河全都拿出来开始挑选,不是他想喝酒了,而是想挑几瓶高度酒用来做燃.烧瓶。

    挑选了半天,超过50度的白酒很少,而且效果不是很好,王河还是装了两瓶,即使不做燃.烧瓶,用来消毒也不错。

    很快王河的注意力就被另一个柜子吸引了,这个柜子有锁,看里面都是些瓶瓶罐罐的,撬开柜门,里面竟然都是泡着些药酒,还有一个一米二左右长短的木盒。

    王河有点无语,什么人没事干弄这么多药酒,既然想身体好,少喝点酒不好嘛……

    抛下这个悖论,王河对这个雕花精美的木盒大感兴趣,黑红色的木盒上还有一把精致的小铜锁,一看这包装就价值不菲。

    不过这世道,再值钱的东西,没有用处就一文不值,王河掰断铜锁打开木盒,里面竟是一把一米长的横刀。

    “又是刀……”王河有点失望,有了苗.刀,王河对近战武器几乎没什么需求了,如果是张弓他早就乐得蹦起来了。

    那张24磅的反区弓毕竟磅数太低,没有带的价值,已经被他扔掉了。

    抽出横刀,灰黑色的刀身泛着一点点的蓝光,古朴厚重,和整个黑色的刀柄刀鞘都十分搭配,对着办工作劈了一刀,结果大吃一惊,横刀轻松劈断了整张桌子。

    王河惊讶的看着手里不那么起眼的横刀,就算拿苗.刀来砍,也不会这么轻松啊,试着又砍了一刀办公室的铁皮门,那手感的顺滑度,几乎和尸爪剑不相上下,甚至更顺手。

    “捡到宝了……”王河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收好刀,挂在腰间,这刀鞘还配有一个专门的皮带,正好可以系在腰上。

    木盒地下还有一张纸片,王河捏起来,上面写着,横刀,天源市拍卖所,160万共和币,等字样。

    “160万?年代不详?”好家伙……”

    王河彻底惊呆了,160万不算太多,但买把年代不详的刀就有点太奢华了,这刀挂鞘的皮带一看就是近代的产物,刀柄刀鞘要显得古旧得多。

    至于刀身,王河玩刀这么多年,几乎什么材料都见过了,正经的乌兹钢打造的大马士.革刀也见过不少,陨铁打造的马来克力士剑也有幸玩过一把。

    但这把横刀,真的没有辨认出来是什么材质的。

    摸上去冰冰凉凉又不是金属,像石头又坚硬的多,说起来和黑尸枪那种材质很像,这刀身看上去,那种古老的气息,说有千年都不止。

    收起疑惑,现在考虑这些学术问题没有半点帮助,有那时间不如赶紧想办法穿过公园和别人去汇合。

    再没找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王河下了楼,穿过满地的尸体,来到了操场。

    操场上一只丧尸都没有,倒是捡到几瓶没开封的可乐,算是又补充了点糖分,小跑着翻过围墙到了公园。

    公园不算大,中心有个小湖,湖的北侧有一群丧尸,大概五六十只,看装扮应该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湖的左侧也就是南面,一些健身器材围着不少大爷装扮的丧尸。

    看来锻炼身体也是拉帮结派的。

    王河的目标是穿过公园,在公园的西南处出去,也是他所在位置的正对角,遥遥望去,对面空空荡荡,自己面前也是寥寥无几的几只丧尸。

    捡起一块砖头,向湖面扔去,“梆”一声,湖面冻得很结实。

    天源市入冬很早,零下七八度的日子持续了有半个多月,丰河这种活水的大河很难结冰,像这么一面小湖,早就冻得结结实实了。

    王河抽出横刀,一跃而起,一刀砍掉一只挡路丧尸的脑袋,跳下湖面,向着对面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