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四章:酣战

    王河纵身一跃,落在了墙头,只是墙头不是平的,用水泥糊成了凸起状。

    王河脚下一滑,一屁股骑在了墙头上,吓得他脸色煞白,要不是刚才谨慎行事用砖头耐心的清理了玻璃渣,这一骑可是要把命根给伤了……

    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一边踢碎玻璃碴,一边向前慢慢挪动,王河在这五米远的墙头上走了10多分钟,才跳到隔壁墙上。

    好在这样的墙并不多,除了这个院,其他院的墙头上都没有玻璃,速度也开始加快,最后小跑着到了街角。

    这里开始才是正真的挑战,墙下从刚才开始就跟着一小堆丧尸,现在越聚越多,至少有五六十只在抬头仰望着他这个猎物。

    王河已经犯了难,从这里到公园目测有七八百米,中间隔着这么多丧尸,而且数量还在增加,保守估计周围的丧尸全部引过来起码有数百之多。

    怎么办…一直站在这墙头之上干耗着也不是办法。

    王河环顾了下四周,一栋建筑物的侧面引起了他的注意,有些路痴的他,突然想起些什么,拿出手机仔细翻看地图,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栋建筑是天源市新开的体育用品城,刚刚开业一个半月,当初开业的时候还请他们这些做体育用品的老板来参加仪式,期望能有个体商户在这里经营。

    当时王河虽然有多余的资金,但考虑到精力有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居然绕到了这里。

    他记得这个商城背后是个小操场,一些篮球、足球的培训班都开在这里,以附近中学的学生和一些爱好体育运动的年轻人为主要生源,生意非常的火爆,当时自己确实挺心动的。

    按照灾变时的时间来看,商城当时应该已经下班,操场上的培训班只在周末授课,所以应该是没有人。

    操场到公园只有一墙之隔,虽然商场也在马路对面,地面也是满地的丧尸,不过有条路是丧尸无论如何也堵不住的。

    王河顺着墙头拐弯向东走去,多亏了这里的院墙都是围着院子一圈盖的,如果是改成铁栅栏,他可就真无路可走了。

    快要走到头的时候,王河停了下来,墙边两米处是一颗大树,他的路就在这了,抽出尸爪剑,用力一跃,短剑猛地插到树上。

    王河左手扒树,右手使剑,就这么爬上了大树,一拧身站在了一支斜斜伸向路面的粗壮树杈上。

    收起剑来,深吸一口气,猛然在树杈上奔跑起来,一个飞跃,跃出大树,目标竟然是路边的路灯杆。

    只见他一把抱住电线杆,左脚使劲蹬,左手搂住金属杆,右手右脚向路边探去,虽然有些下滑,好歹及时一把搂住了路边红绿交通灯的电杆。

    然后手脚并用的攀到了顶上,站在了红绿灯和一大堆监控上。

    而马路对面,和红绿灯并排的,自然是拍摄交通违法的监控杆。

    大部分比较宽敞的马路,红绿灯与监控杆多少都有点距离,且不在一条直线上,不过这种相对狭窄的道路,为了方便电线的连接,几乎都是并排的,离得也非常的近。

    虽然挂着红绿灯和监控的金属杆看上去比较纤细,但承重应该没有问题。

    王河直接在上面飞奔起来,越过一米多远的间隔,落在对面的监控杆上,脚下不敢停留继续向前奔跑,因为监控杆居然被他的给踩的弯曲变形了。

    几步跑过监控杆,就在它快要完全承受不住王河的踩踏时,王河已经高高跃起,双手扒住了路边的路灯。

    趁着大量丧尸还没有围堵上来,王河滑下路灯,向着商城狂奔而去。

    闪过几只迎面而来的丧尸,不做过多纠缠,抽出尸爪剑,一剑砍断锁住大门的U型锁,回身挥舞短剑,杀死几个近身的丧尸,转身闪进商城。

    用铁丝把门把手缠绕几圈,赶紧躲上楼去,丧尸在撞击了一会大门之后,没看到猎物,也就偃旗息鼓的散开了。

    王河在二楼待了好一会,见大门完好无损,这才从藏身处走了出来,这里并不安全,他记得这里至少有10多名保安,保安室就在二楼。

    即使当时已经下班,商城至少也会留下几名守夜的保安,而且通往操场的后门也在保安室的后面。

    商城背后就是操场,为了防止被失误飞来的足球篮球砸坏门窗,所以整个后墙是没有安装门窗的。

    也为了方便工作人员进出,从商场的另一边侧面二楼保安室外,外挂了一个金属楼梯,当初王河还嘲笑过这奇葩的设计。

    抽出大剑,王河闲庭信步的来到保安室,在他看来,最多留下三四个守夜的保安,就算全部尸变了,也不是那么难对付。

    站在门外,用大剑敲击了一下旁边店铺里的金属货架,几声丧尸嘶吼从保安室里传了出来,一只高阶丧尸,推开门走了出来。

    王河挥剑直上,格开丧尸伸过来的爪子,剑身擦着丧尸的胳膊,顺势向前劈去,只是一招就砍掉了高阶丧尸的脑袋。

    经过几天的战斗,王河再也不是那个被丧尸撵的到处跑的菜鸟了。

    杀掉这只丧尸,拉开保安室的大门,一只普通丧尸正面扑来,被王河一脚踹倒,刚上前补了一刀,后门被一把拉开。

    能开门,会开门的,除了人类就只有高阶丧尸了,王河毫不犹豫,大剑从下往上一个撩砍,从门缝处劈了过去,一只灰色手臂被齐肩砍断。

    高阶丧尸惨叫着倒退几步,王河冲出门外,趁胜追击,结果了这个家伙,然后就被门外的情节吓楞住了。

    门外密密麻麻站满了大大小小的上百只丧尸,虽然体型差距很大,但一眼望去,几乎都是高阶,看那装束和操场的布置,分明是在举办什么活动。

    王河欲哭无泪,谁能想到培训班会在圣诞的时候举办联欢活动,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参加。

    可为什么这么多高阶丧尸,难道经常运动身体素质好了,变异了也是起码是个高阶?这算什么?健康的丧尸么?

    王河看这情况,当然是先撤为上,一转身就往保安室里跑,可惜高阶丧尸的反应极快,已经蜂拥而上,还不等他关上房门,丧尸已经一头撞了上来,把门直接撞掉了。

    完了,再跑也无济于事,保安室的另一扇门也扛不住这么多高阶丧尸的冲击,自己也不是李金钩不可能跑的过丧尸,还不如借助这保安室的狭小博上一搏。

    王河转过身来,大剑一挥,劈死了一个刚刚进门的丧尸,守在门口与高阶丧尸群厮杀起来。

    王河的力量和耐力远超从前,又借助长剑的长度几乎让丧尸近不了身,只可惜连日的战斗,让这把搁置在书架上多年的苏格兰斩剑快速的进入了金属疲劳。

    “咔嘣”已经微微有点变形的大剑,终于结束了它的寿命,从剑柄处断裂开来。

    “MD……”丢掉剑柄,王河抽出腰间的两把尸爪剑,连充当剑鞘的扁铁管都来不及拔掉,随手甩开,连连几剑把冲进屋的丧尸杀掉,重新就卡在门口,寸步不让。

    尸爪剑太短,连上指骨剑柄也不过50公分左右,难免的,在丧尸不顾性命的冲杀下,王河开始受伤,被丧尸抠抓的满是血口。

    正值寒冬,北方的天气已是零下七八度,王河满头大汗的拼命厮杀,面对尸群,王河还是第一次没有后路的正面肉搏,而且是上百只高阶丧尸。

    已经守在门口杀掉近三十只高阶丧尸了,越来越重的喘息,和双臂肩膀的酸痛,提醒着他体力开始透支了。

    动作已经开始变慢,刺出去的剑,再抽回来时,变得重喻千斤。他好想休息一下,哪怕只是几秒,只要让他稍微休息一下,就一定能坚持到杀光这些家伙。

    “啪”左手的尸爪剑,捅进丧尸的脑袋时,被尸体带偏,一不小心透过头骨捅在了墙上,来不及拔出来,就被拥挤的丧尸生生卡断。

    又缺少了一支兵器,单手短剑难以压制住猛冲进来的丧尸,王河毫不犹豫的选择撤退,几步撤出门外,反手关住房门,紧追其后的丧尸,猛扑过来,一下把门框都撞歪了。

    王河不敢耽搁,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把附近商户的收银台,货架乱七八糟全堆在门口,这才瘫在地上抓紧时间休息起来。

    大门外还有几百只丧尸,冲出去也是一番苦战,这保安室的房门根本撑不住几分钟,到时候前后夹击更难脱身。

    王河躺在地上,顺便环顾四周,期望能寻得一些趁手的兵器。

    保安室的门已经破开一个洞,王河实在有些想念自己的弓箭。

    跳伞时虽然不忘拿上了长弓,但昏迷时长弓脱手,早就不知道掉在了什么地方,只留下20来支箭没有丢失,否则,就这个破洞也能隔着门射死几只。

    “有几瓶汽油也好啊……”这个纵火狂,又怀念起放火烧尸的日子。

    左右都是些足球篮球的队服和鞋子,再往后远处有一家武术用品店,不过这些刀剑就是些铁片,表演还行,拿来砍丧尸还不如棒球棍实在。

    这家店门口还有不少当作武术棍贩卖的白蜡杆,但是对付这些高阶丧尸,一棍子下去没多大伤害,王河现在需要的是能一击毙命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