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三章:爆炸

    “小心……”周佳栋一声大喊,巨尸连续抛来十几只丧尸,砸在赵娜的前路,她把孩子一把塞进周佳栋得怀里,嘴里含糊不清的急呼一声:“快去开车……”

    然后双手比做手枪,向拦路的丧尸指去,“嘭嘭”两声轻响,两只丧尸的脑袋就被炸开了,周佳栋趁机带着孩子上了车。

    紧跟着巨尸又扔过来好几只丧尸,自己又纵身一跃,一脚踩倒了陈虎,赵娜连点几下,巨尸只是轻微一晃,伸手就是一掌。

    “走啊……快走了啊……”失去舌头的赵娜只来的及再点一次爆炸,就被一掌拍飞在墙上,奄奄一息之时,虽吐字不清,却异常清晰的大喊着。

    周佳栋流着泪,踩动油门,在满车孩子哭喊着哑妈妈的悲恸声中,离开了小巷。

    “孩子们……孩子们你们要好好活下去啊,我有孩子,有好多孩……”眼前仿佛女儿的身影在向她招手,赵娜不顾丧尸在身上的撕咬,满脸幸福的微笑,牵向女儿的手。

    “妈妈来了……”

    吴婷流着泪,躲避着小巷外成群的丧尸,同伴的牺牲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让她心里无法承受,尤其是王河的生死未卜,机炮声停了之后,许久没了动静。

    关掉对讲机的王河不知道这些,只是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悸动,他看向吴婷离去的方向,心中忽然有点悲伤,鼻子莫名发酸起来。

    “可千万别出事啊……”王河收回目光,当下楼下群尸乱舞,不少高阶丧尸,黑鬼,无皮尸甚至许多小型巨尸在大楼外墙攀爬而上。

    他看向一边的空地导弹,这大杀器已经被激活,只需要扔下大楼就可以爆炸,现在其他人已经远离这里,应该不会波及到他们了。

    王河背上降落伞,这是昨晚李金钩专门去坠落的直升机给他拿回来的,一般直升机上是不配有降落伞的。

    李金钩也是听张兴凯说,这种武装直升机有横向弹射装置,才给飞行员配备了降落伞,是一个低空K型伞,也是他唯一逃生的底牌。

    把箭壶绑在腿上,抬起空地导弹向楼下扔去,一把抓起长弓,转身向大楼另一侧跑去,快到楼顶边缘时纵身跃起,同时拉开降落伞。

    “轰轰轰……”空地导弹剧烈的爆炸瞬间摧毁了广场上的一切事物,无数的丧尸,包括10多米高的巨尸,瞬间就化成灰烬。

    随后北侧的三栋大楼,仿佛受伤的钢铁巨兽,无力的,呻吟着,轰然坍塌,激起巨大的烟尘。

    碎裂的钢筋混凝土流星雨般,伴随着冲击波,向四周飞散而去,如同巨大的箭矢一般,穿透了无数房屋,成片的房屋接连不断地坍塌。

    不懂得躲避的丧尸,被成片成片的波及而死,遮天蔽日的尘土挡住了刚刚升起的太阳。

    王河被这股冲击波吹上了天,在烟尘中滚动,漂浮,完全搞不清自己的方向。

    无数的碎石溅射在他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血口,冲击与撞击,加上翻滚与旋转,王河终于昏迷在天空中……。

    “轰”

    空地导弹的巨大爆炸声,把围堵两支车队的丧尸全都吸引了过去,压力大减的车队,却没有太多庆幸的欢快,反而忧心忡忡的向万向城方向望去,眼神中只有深深的感激与担忧。

    ……

    恍惚间……

    王河爬在一棵树上,努力的向上攀爬,树枝上挂着一个多啦A梦的蓝色气球,他好不容易骑上树杆,手指离那个气球只有十几厘米远了。

    王河突然想起今天他带着全家去郊游野餐,父亲和郝姨在远处小溪边架火烧烤,准备野餐的食物,他和儿子王虎在这里玩耍。

    一不小心,儿子没有抓牢,气球飘到了树上缠绕住了树枝,王河正在努力够向气球,儿子在树下大喊着加油,一切都那么美好。

    他看了一眼树下的王虎,大笑着说道:“别着急,爸爸快要拿到了。”

    “爸爸加油,嗷~”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儿子会突然发出那阵嘶吼,王河还是没有往心里去,可能是那个丧尸的梦太恐怖,太真实了,幻听了吧。

    他笑了笑,双手撑住树杆,向前挪了挪,终于够到气球,突然脚被人拽了一下,他向下一滑,有些生气的看了眼王虎。

    “这样很危险的,你会让爸爸受伤的。”王河无奈的看着拽住自己脚的王虎,耐心的说道。

    “给我……给我……嗷~”王虎的声音不对劲,沙哑、低沉,有些歇斯底里。

    王河甚至能看到他的眼球慢慢的变成灰色,蔓延着血色的细丝,皮肤变得溃烂,面目狰狞的向他索要气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王河有些不之所措,急忙向远处呼喊着父亲,却看到一个全身灰色,关节长着骨盾的怪物,正在撕咬着自己的父亲,郝姨躺在一边,生死未卜。

    “给我……把你的肉给我……”

    抓着父亲脚的王虎,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怪物,疯狂地拉扯着王河的脚,巨大的力量让王河难以保持平衡,仰着头向树下栽去。

    “唔……”

    王河睁开眼,额头的疼痛让他有些昏昏沉沉,眼前的环境有些陌生,头顶上的是什么?蓝白色,还连接着这么多绳索,降落伞么?下面的是什么?人么?怎么这么多人……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脚上被猛地一扯,自己又向下滑了一点,低头一看,一只面目狰狞的家伙,正拽着自己的脚拼命的往下拉。

    瞬间醒悟过来的王河,连忙双脚乱蹬,挣脱开丧尸的撕扯,双膝弯曲避免再次被拖拽,这才打探起四周。

    此时他挂在一栋住宅楼的一楼阳台外,降落伞好像挂在了四楼阳台的防盗护栏上,不过看样子不是太牢靠。

    自己好像在昏迷后被降落伞带到了这里,额头应该就是在降落伞被挂住时磕的,还好一楼阳台也有防盗护栏。

    王河抓住护栏,以防降落伞再次滑脱,向阳台内张望了一会,似乎是没有丧尸,用力拉弯护栏,打破玻璃钻了进去。

    屋内检查了一圈,没有丧尸,没有人类,王河收回降落伞,仔细回收了伞绳,伞太大,也没想到有什么用,先弃之一边,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自己的位置。

    看周围的建筑,这里应该是老旧住宅区,最高不过六层的房屋,大概率这里居住的老人居多。

    果然,观察了一会丧尸,发现基本都是些老年人变异的,天上的圆盘数量不算多,说明这里不应该是繁华的街道。

    从丧尸的年龄和周围的建筑,王河拿出手机打开地图,结合自己跳伞的方向,推算了下大概的位置,估摸出来一个目标。

    这里应该是位于万向城西北5公里左右的公园小区,虽然有点远,胜在人少,附近有个老公园,也是这个小区的名称由来。

    穿过公园,就离哨兵连不远了,总的来说,还算是个好消息。

    步行的话大概需要1个小时左右,避开丧尸稍微绕点路,大概中午能够到达,至于周围的情况,还是需要勘察一下才行。

    王河思索了一番,决定先上楼顶看看情况再说。

    屋内大概搜索了一番,老人的家里果然没有什么即食食品,大多都是生的米面,早就停电的冰箱里还有些生肉和蔬菜,不过大部分已经臭了烂了。

    至于其他东西也就是一些报纸杂志可以利用一下做点护甲,至于武器也没有可用的,倒是还有一些急救药品,和囤积的一些毛巾肥皂蜡烛等等日用品。

    带上看似有点用处的东西,王河向房屋大门走去,透过猫眼,发现楼道里居然挤满了丧尸,无奈只好选择从防盗护栏爬上去。

    现在的王河,爬个护栏轻轻松松,用了不到10分钟就上了楼顶,得亏这类老楼都是家家户户装防盗网,特别方便攀爬。

    站在楼顶,果然看到不远处的道路标识牌,另一边遥遥能看到公园,虽然和自己预估的位置有些偏差,但是不算差太多,再看街道上,废弃车辆不多,但是丧尸不少。

    这里几乎都是一栋楼一个院,每个院子都用三米高的围墙围着,大概当年这一片的住宅和围墙都是同一个建筑队承包的,围墙和围墙都是连着的。

    这个院子里大概有五十多只丧尸,街道上至少有上百只,可能灾变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

    路面不能走,王河打算从西侧顺防盗护栏下到2楼位置,再跳到围墙上,那边围墙距离大楼只有一米五左右。

    可是围墙上插有碎玻璃用来防止人攀越,虽然自己恢复力很强,但平白受伤也不理智,尤其如果扎破了鞋伤了脚,就很影响移动速度了。

    王河在楼顶寻找了半天,最后用尸鬼剑抠了一块砖下来,用伞绳绑好,开始往下攀爬,爬到二楼的时候,拿出砖来,一下一下的掷过去,把墙头的玻璃砸掉。

    声响吸引了不少丧尸过来,不过王河早已观察了许久,这里除了普通丧尸,没有其它种类的,看来丧尸的种类和人类生前的身体状况有很大的关系。

    往复十来次,终于清理出一块墙头来,王河收起砖,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