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章:箭术

    “快,撤离,能动的马上给我上车,张焕你负责,优先儿童……”

    正在往过跑的吴婷一听,马上转身又跑了回去,边跑边喊。搞定了六七台汽车的张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慌慌张张的也跟着大呼小叫起来。

    顿时五六十人的难民乱成了一锅粥,奔跑、呼喊、叫骂、推搡,各种无意义的举动,大大延迟了撤离的效率。

    吴婷愤怒的掏出手枪,拧下消声器,对准两个争抢汽车的老头连连扣动扳机,巨大的枪声瞬间让难民们恢复了冷静,安静又绝望的看着吴婷。

    “孩子优先上车,然后是行动不便的,把收集的物资给我装上车之后是女人,最后是男人……”

    吴婷面无表情的拧上消声器,装好手枪,看也不看地下的两具尸体。

    “这女人好狠……”王伟皱着眉头,面色不渝的看着吴婷小声说道:“说杀就杀,还是两个老人。”

    “该杀,那俩老头你是没看见,刚才上楼梯的时候还是别人搀扶的,现在自己跑着就上车了,还把人家小朋友给推下车去……”

    张兴凯不愧是飞行员,眼神极好,刚才一群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而且,这么乱根本无法效率的撤退,还有可能造成不必要的踩踏伤亡,不狠点是没办法的。”

    王河抱起李金钩,大步跑向汽车,李金钩忽然一把抓住王河的衣领,气若游丝的说道:“高……高阶丧尸的愈合……能力……你的力量……我……我饿……”

    说完就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昏了过去。

    把李金钩放进车厢,王河一时没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低声呼唤了几句,没什么反应,正在帮忙撤离的赵娜见状,连忙拿起瓶水给李金钩喂了一点水。

    很神奇的,李金钩本来气息微弱的快要没有呼吸了,突然嘴巴砸吧的“吧唧”作响,然后睁开眼看着王河说到道:“吃的……给我……”。

    王河顿时哭笑不得,把一点饼干泡烂喂给他,又拿来点食物和水,还有一瓶可乐,李金钩饿死鬼一般风卷残云,几秒就吃下去多半。

    边吃,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道:“那家伙愈合很快,力量和你差不多,小心……”。

    王河刚要继续问他张铁山到底什么情况,就听见几声慌乱的尖叫,一回身,一个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家伙,走上了负一楼。

    “吼!”一声怒吼,张铁山扑向了人群,一个体制虚弱的中年人被他一把抓住,一口咬在脖子上。

    中年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脖子就被啃断,人头滚落在地,而凶手正对着脖腔大口大口的吸食着血液,他的伤势随着吞食飞快的愈合着。

    “所有人上车,吴婷!带他们走,去出口。”

    “出口”是他们临行前制定的目标,隔壁西北侧最后一栋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出口。

    吴婷一听,就知道王河是要他们马上离开这里冲出去,自己要留下来拖延时间。

    但她没有按照王河的要求去做,而是给张焕指定了一个方向让他带上所有车辆在那尽头等候,自己则留下来要与王河并肩作战。

    “快走啊!”王河发现吴婷没有离开,急得大喊大叫。

    他拿起重机枪却不会上弹,丢下又拿起弓箭,连着射了几箭,刁钻的箭法暂时压制住张铁山让他一时无法靠近。

    “这里没有丧尸,他们暂时还安全,下一个停车场如果有丧尸,我一个人怎么保护他们?”

    吴婷冷静的反问了一句,拔出双枪来,帮助王河压制着张铁山。

    “……”王河一时无言以对,确实,到时候可能会全军覆没,自己费劲周折救了这么多人可不是为了让他们送死的。

    “那就…弄死他…”

    王河咬咬牙,眼中蓝光闪动,提弓上前移动角度,连珠箭,箭箭直奔要害。

    张铁山左蹦右躲也不免挨了好几箭,一怒之下,护住面门,直直的向王河撞了过来。

    王河手中长弓连射,先是膝盖半月板,两腿各是两箭,张铁山腿上一软,惯性让他向前摔了个大跟头。

    紧接着十数支箭插满他全身,张铁山不顾身上的箭支,就地一滚,一把抓起中年人尸体掷向王河。

    王河一个鞭腿把尸体踢到一边,张铁山已经趁机冲到他面前,双手抱拳一个重炮砸了下来。

    “滋哒哒哒哒哒哒……”

    张铁山胸前瞬间爆起一团血雾,整个胸口被打了个稀烂,哀嚎着向后飞退而去。

    转头一看,原来是周佳栋和邢涛两人抱着重机枪,只不过开枪不到一秒,就被震得向后摔去。

    这种12.7毫米口径的重机枪,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徒手操纵的,即使是两个人,也抵挡不住那恐怖的后坐力,周佳栋的右臂因此受伤,一时抬不起来了。

    张铁山想要拉近距离,又被重机枪给打了回来,他没有看到机枪手已经没能力操纵重机枪,龟缩在一根柱子后面,把身上的箭,地下的碎石烂砖一股脑给掷了过来。

    虽然没啥准头,但胜在力大,王河急忙叫众人散开躲避,尽管如此,一块水泥还是砸破了正在修理机炮的张兴凯的额头,顿时鲜血直流。

    张铁山躲在水泥柱后面,时不时的扔点杂物,王河推弓搭箭,瞄准了柱子,不熟悉的人以为他要射穿柱子,不禁觉得异想天开。

    只有吴婷发现,这和平时的搭箭点不一样,另外,王河正在用力挤压箭杆,使之变形弯曲。

    “嗖”鬼牙箭出手,直直的射向柱子,忽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箭居然转弯了,它绕过水泥柱,直奔柱后的张铁山。

    张铁山明显没料到弓箭还能这么玩,被一箭射在脸上,紧跟着又是几箭,统统命中。

    张铁山不甘的摔倒在地,这神乎其技的箭法,惊得众人哑口无言,隔了好一会,才齐齐一声喝彩。

    “好家伙,王哥您这箭法也太神了……”陈虎已经不是第一次看王河射箭了,但这转弯箭他还是头一次见,这崇拜感已经是爆棚了,上前就要拥抱王河。

    “孤陋寡闻……这又不是我发明的。”

    王河鄙视的瞥了陈虎一眼,抽出尸爪剑,向张铁山的尸体走去。吴婷双眼蓝光一闪,警惕的看着尸体,忽然一脸震惊的喊道:“小心!没死……”

    王河一脸愕然,下意识的双剑护前,张铁上猛地原地跃起,一拳砸在剑上,力气之大,让王河瞬间双剑脱手。

    紧跟着他原地转身,左拳横摆直奔王河的面门。

    王河连续几日酣战丧尸,虽都是依靠本能和反应能力,但实战经验属实丰富。

    几乎张铁山刚转身,他就一脚踹在张铁山的左膝上,上身后仰躲过这一拳,右手已经抓住背后长剑的剑柄。

    “嘎啦~”张铁山的膝盖骨骼发生错位,上身的惯性让他无法保持平衡,脸朝下摔去。

    王河大剑已经抽了出来,顺势一个正劈。

    张铁山右手一拳砸向地面,把水泥地面砸出一个坑来,自己右手也是血肉模糊,借这一拳之力,身体侧翻险而又险的躲过剑锋。

    整个人趴在地上,双腿一蹬,就像是欧阳峰的蛤蟆功一样,直扑王河。

    王河一剑未中,反手向上一撩,正封住张铁山这一扑,只是他没料到,张铁山有多疯,他竟然左臂横挡,自己断臂的同时,把剑锋给挡偏了方向。

    自己一头撞到王河的腹部,王河顿时被他扑出五六米远,倒在地上。

    张铁山右臂单手紧紧抠住王河的作战马甲,任凭王河双腿连踢也不松手,大口一张就咬在王河的腹部。

    幸亏,人类早已进化的下颚没有那么突出,张铁山的牙齿也没有像丧尸那么巨大,这一口没有咬住肉,只是咬住了防弹衣。

    被他一撕扯,防弹衣加马甲被咬下一块来,吓得王河冷汗直冒,这要是咬在腿、胳膊、脖子,这一类不像肚子那么平坦的地方,铁定能给咬废了。

    王河一把抓住他的头,手指都抠进张铁山的眼眶里了,眼睛的疼痛总算让他抬起一点头。

    王河趁机右腿一抬,磕了张铁山一膝盖,又拉开点距离,这才一脚把他蹬开,捡起大剑,就地一滚一跃而起,劈头就是一剑。

    张铁山连连打滚躲过剑锋,趁着王河旧力未尽,又扑了上来,右手推住王河肩膀,左臂锋利的断骨,直刺王河脖颈。

    王河借势低头一滚,大剑从下往上一个撩劈,阻住张铁山的追击,大剑空中画个优美的弧线,斜斜的又劈了下来,不过再没敢用全力。

    他终于明白功夫电影里为什么总说出招要留三分力,刚才几次遇险都是自己不留余力的全力劈砍,才导致收不回力,来不及防御。

    “是你……是你杀了我哥。”

    张铁山咬牙切齿,恨意滔天的双眼一片血红。

    “哼,就是老子我……”王河不屑的回了一句,身体微微的做着调整。

    “你们兄弟俩尽干的不是人干的事,畜生都不如,你趁早和你哥团聚去吧。”

    “死!!!”张铁山一声怒吼,直扑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