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九章:瞬移

    张铁山居然还活着。

    李金钩简直无法相信,别说是人类,就是巨尸在这样的大火里也不可能烧了半个小时还能爬的出来。

    但是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常理可言?

    李金钩舞起黑尸枪,把速度发挥到最大,想趁张铁山重伤之际直取其头颅。

    “铛”看似毫无意识的张铁山,竟然挥手砸向李金钩,完全不顾枪尖快要捅住自己的脑袋,以命换命的攻击,让李金钩只好收矛格挡。

    借这一击,张铁山翻了个身,一声怒吼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丧尸般毫无人性的眼神,邪恶的盯着李金钩,恶魔般迸射着火星的脸上,缓缓的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李金钩脚下不停,俯身前冲,双枪连续刺击,从膝盖往上直到腹部所有的人体弱点刺了不下10多次,动作快如闪电,枪枪入肉。

    可惜张铁山没有被这些攻击影响到,仿佛没有痛觉一样,双手向下一捞,就要把速度飞快的李金钩控制到怀里。

    可惜李金钩的速度岂是他能控制的,弓步侧滑躲过这一抱,人已闪到左侧。

    双手就没有停过,动脉,筋膜,关节所有能致命的,限制行动力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双脚和双手就像是不相干的两个人,你跑你的,我刺我的,动作行云流水,围着张铁山一顿输出。

    恶魔般的张铁山几次反击不中,有些恼羞成怒,重心放低,双手毫无章法的周围一抡,李金钩跃起空中,双枪刺向后脑。

    岂料,张铁山只是虚晃一枪,就是逼他跃在空中时无借力之处,无法闪避,双臂如两条巨蟒缠向李金钩,手指如毒牙般抠住了他的胸背。

    李金钩不慌不忙,身体在空中一扭,双脚绞住张铁山的脖子,以此为轴,身体一转就脱离了张铁山的双手,只留下一件防弹马甲被抓的稀烂。

    人抱住张铁山的肩膀,双脚从后向前空中一甩,张铁山瞬间失去平衡,被惯性带的向后栽倒,李金钩反握短枪,枪尖并肘,一个肘击直刺张铁山的面门。

    “嘎嘣”张铁山钢牙一咬,竟死死的咬住了枪头,这黑尸枪虽非金非石,可是比金石更硬,他居然靠一副牙齿能咬的住,简直匪夷所思。

    李金钩急忙抽枪,张铁山却不给他机会,趁他难得这停下移动的功夫,抬手就是一拳,把李金钩砸飞五六米远。

    被砸飞的李金钩,直撞到一根柱子才停下来,伴随着柱子表面水泥龟裂,他的后背也发出骨骼交错的“嘎嘣”声。

    “哇”的吐了一口鲜红的血,李金钩的胸前,凹进去一个硕大的拳头印,双手,脸上都是在近身战时,被张铁山身上的未被熄灭的火星所烧伤。

    再看张铁山,刚才还像木碳一样冒着火星的地方,被流出血熄灭。

    身上的皮肤先是胸口,然后是腹部,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完好光滑的皮肤像是在生长一般蔓延,直到覆盖了张铁山眼角上最后一处伤痕。

    他像一头饿疯的狼一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猎物,取下咬在嘴里的短枪,猛地一甩。李金钩本能的一侧身,黑尸枪“嘣”一声钉在身后柱子上,直没枪柄。

    “好大的力气……”李金钩暗叹一声,回过头来略有些惊恐的看了眼张铁山。

    随后下定决心一般,咬了咬牙,收紧下巴,眼神也锐利了起来,紧要关头,不拼命看来是难以取胜,甚至一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他双眼蓝光闪烁,几个呼吸间,身体已调整至理想状态,虽然伤势只是略有好转,但战意盎然,一股庞大的气势透体而出。

    双脚一蹬一声炸响,人如炮弹一般直奔张铁山,张铁山虽面无表情,但突然收起的蔑视和抬起防御的双手无不表示他也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

    面对对方黑色短枪如灵蛇吐信一般直刺左眼,张铁山右脚为轴,左脚后撤,右手向前探抓,左手抬高护住面门。

    他一改以伤换伤的打法,生怕这声势浩大的一枪能刺穿自己的脑袋,而采取了防守反击,眼见身影靠近,张铁山拼着左手受伤,右手直扣李金钩的手腕。

    谁知,一抓之下,右手竟穿过一道虚影,抓了一团空气在手,残影散开,李金钩早已闪在他左后侧空中,双手握枪从上往下猛扎下去,目标竟还是他的左眼。

    张铁山一惊,情急之下猛的一低头,黑枪刺破他上额角的脸皮,划过他的头骨,从头顶的头皮穿出。

    李金钩一手枪尾,一手枪头,脚在张铁山的头上一踹,向后翻了一个跟头,硬是撕破张铁山的头皮,把枪给拽了出来。

    双脚没有落地而是在身后的柱子上一蹬,又扑向张铁山,目标还是左眼。

    暴怒的张铁山不退反进,左手头上一抹,一甩,鲜血甩在李金钩的脸上,正好阻了他的视线一瞬,张铁山紧跟着一拳砸来,不料一拳打在空出。

    李金钩不知何时已闪在他侧面,短枪执着的刺向左眼,张铁山狼狈的一躲,后脑勺又添一伤口。

    如此反复多次,李金钩固执的只刺张铁山的左眼,速度快的如同瞬移一般,每一次都能给张铁山添一道血口。

    也得亏他恢复力超强,否则单是这出血量,也能要了张铁山的命。

    但也只限于次了,张铁山满身是血,但状态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反而适应了这种进攻,甚至主动出击去逼迫李金钩一次又一次的提高速度来瞬移攻击。

    相反,李金钩的状态却越来越差,面如淡金,嘴角鼻底都有血迹渗出,速度也越来越慢,神乎其技的瞬移也渐渐的使不出来了。

    终于,精疲力竭的他,又一次被张铁山一掌拍飞,这一次,透支的身体让他一时无法站起身来,躺在地下,无力的喘息着。

    看着张铁山狞笑着一步步向他逼近,恐慌无助的表情终于出现在李金钩的脸上,他手忙脚乱的仍了几样东西,妄图阻止张铁山的靠近,甚至还扔出去一瓶矿泉水……

    “哈哈哈……”张铁山狞笑着接住塑料水瓶,真是瞌睡给了个枕头,一个被火烧了半天的人,口渴程度可见一斑,毫不犹豫的拧开就喝。

    刚灌了两口,张铁山“哇”一下把刚喝进去的液体全吐了出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水为什么味道这么奇怪,一个黑影飞射过来,这次不是他的左眼,而是他手中的塑料水瓶。

    “哗啦”塑料瓶怎么可能挡得住黑鬼短枪的锋利,瞬间破成两节,里面的液体淋了张铁山一身。

    再看李金钩,掏出一个打火机,一个瞬间就来到他身侧,快若闪电的点着液体,一个闪身就瞬移到了楼道口,头也不回的向上跑去。

    “啊~……”再次被汽油点着的张铁山,嘴里喷着火,大声惨嚎,扑倒在地,打起滚来。

    原来,李金钩早已注意到张铁山长时间战斗的剧烈运动,竟然只出了一点汗,伤口处的血液也逐渐变的越来越粘稠。

    联想到他在大火中连续被灼烧了半个小时,即使他用了什么未知的手段在体内挡住了火焰的伤害,还让细胞不断的恢复和愈合保住了一条性命。

    但失去的水分,和细胞再生需要的营养,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恢复的过来的,而自己有意露出的水瓶更是让张铁山无意中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因此他故意被击中,又表演了一段惊恐,乱丢东西的经典桥段,才让这计划成功,只是看样子只能拖住这个恶魔一会。

    自己精疲力竭的样子也不全是装的,等他跑上负一层的时候,鼻子嘴巴已经流的满是鲜血,甚至眼角耳朵都开始流血了,显然是身体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王河这时候刚从电梯井爬下来,他没有用绳索速降,所有的绳索除了把机炮,机载重机枪还有子弹绑在身上。

    剩余的一大截,他一头绑在了空地导弹上,一头绑在身上,就这么吊在下面,一点一点爬下电梯井。

    要知道这玩意可是有上百公斤的重量,一般人别说移动它,就这样把它吊在身上也要被绳索勒成两节了。

    “你看一下,这机炮拆下来就没有射击开关了。”王河把绳索解开,拿下机炮交给张兴凯,顺便把机载机枪也一起交给周佳栋,让他们检查一下。

    接过武器的俩人,人都傻了,先不说那一百多公斤的空地导弹,就看这机炮和机枪,显然是被生生从直升机上拧下来的。

    固定和链接的地方,被大力扭曲和撕裂的痕迹控诉着这个强拆狂人是多么的残暴,在王河的不断的催促之下,几个士兵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在武器上。

    “这枪没问题,当时我们没有人能不借助工具把它拆下来,所以子弹几乎没有损耗,四箱子,一共5000发左右,不过……打不了多长时间……”

    周佳栋抱着重机枪对王河说道。

    “哦,那个机炮呢?还能……”

    王河话刚说到一半,就看见李金钩浑身浴血的走上楼来,虚弱的栽倒在地,连忙跑了过去,一把抱起他,对随后跑来的吴婷喊道:“快,马上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