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八章:恶魔

    “王哥,有人。”忽然通风管内有人说话,正是李金钩,他翻身跳下管道,小声对王河说道:“那人速度不快,但……看上去不太对劲……”

    “快抓紧时间,张铁山回来了!”王河催促了众人一句,小声问道:“怎么个不对劲?”

    “他的样子,不像是个正常人类,不对……该怎么说呢……他的眼睛像丧尸……”

    “丧尸?!!!”王河愣了一下,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随即摇摇头,马上对李金钩说道:

    “先不管了,马上把那几个站不起来的弄到洞口外去,叫吴婷带上那些女人搀扶上剩下的人,先撤离到墙洞外。”

    李金钩点点头,一次两人,连拖带拽的给弄出去,吴婷也打包完毕,叫体格不错的女人们,把老弱病残连搀带抬得全给弄到洞外。

    赵娜也带着几个女人回来了帮忙,总算把物资和人都先给挪出去了,王河开始布置起陷阱。

    先把张兴华的尸体摆放在显眼处,周围摆上杂物和尸体,造成打斗的样子,又恰到好处的空余出一人的位置,来保证张铁山能正好站在这里。

    利用绳子、木棍和尸体把一个装满汽油的水桶倾斜的放置在空余空间的上方,并保证尸体被触碰时水桶会把汽油倾倒在张铁山身上。

    把高处所有的油灯都撤掉,越发昏暗的环境让人无法注意到水桶和细绳,最后把装有汽油,高度酒,和其他易燃液体的塑料瓶隐藏在尸体周围。

    同时留下几盏点燃的油灯,再把墙洞的房间略微打扫,营造出有人来过,但没有动过家具的样子。

    搭好床板,铺好床单,隐藏住洞口,所有人都撤了出去,王河则趴在墙洞外,从床下的缝隙,观察着另一边。

    “快!加快速度,保持安静,快!”吴婷指挥着一帮人搀扶着严重拖沓速度的老弱们向楼上转移,毕竟这群人长时间没有吃饭,身体太过虚弱。

    那20多个年轻男女都已经累得满身虚汗,咬着牙坚持,小梁已经上下来回跑了2次了,将两个站都站不起来的老人给背了上去。

    李金钩更是跑了八趟,饶是他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也有些腿软了,不过好歹是把最难转移的解决了,剩下的人也都撤离了这一层。

    “哐啷~咚~”伴随着通风管道口碰撞的声音,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王河顿时紧张的盯着那边。

    忽然一声不似人声的悲吼,一个人影一闪,就听见一个沙哑可怖的声音大吼到:“哥!哥!这是谁干的?我……”

    话还没说完,先是水桶倾倒的“哗啦”声,接着火光乍起,伴随着一阵阵惨呼,一道扭曲的,不断挣扎舞动的火光投影在墙上。

    毫无疑问,陷阱成功了。

    地上的塑料瓶装的各种燃料接连不断的被引燃,爆炸,整个罪恶的营地都笼罩在大火里。

    那道火影以常人不可企及的耐力抵抗着火焰的吞噬,哀嚎着四处碰撞,翻滚,猛烈的大火烧得他皮肤和油脂“滋滋”作响,就连丧尸被烧个三四分钟这时候也该倒下了。

    可这张铁山,真如铁做的一般,大火已经烧了七八分钟,不仅没有失去行动能力,居然还在滚滚浓烟中寻找没有着火的地方打滚,试图熄灭身上的火焰。

    然而他的努力终究是徒劳的,几次尝试之后他终于滚到了破洞所在的房间,但是很快的,他身上的大火同样引燃了房间里的一切,包括王河在这里藏匿的燃料。

    王河几乎在整个负四层都放了一些燃料,以确保陷阱的成功,他知道,对方只要还有一口气,那么自愈就有可能救他一条命。

    眼见着张铁山渐渐的动作迟缓,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连哀嚎声都变得衰弱,无力,最后翻滚的火人停止了挣扎。

    不知是不是命运使然,张铁山正好面对着王河倒下,惊恐无助的双眼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恶狠狠的盯着王河,似乎在用眼神叱骂着他,诅咒着他。

    这时候王河才明白,李金钩说的眼睛像丧尸是什么意思,那眼睛中丝毫看不到人性,只有深深的恶意,对杀戮的渴望,对生命的蔑视。

    他像嗜血的怪物般,咬噬着注视着的灵魂,王河不禁打了个冷战,残留的一点愧疚与不忍统统离开脑海,只剩下庆幸。

    终究,再强大的怪物也抵抗不住大自然的武器,张铁山不甘的闭上了双眼。

    王河擦了一把冷汗,最后再确定了一眼,站起身来,准备去与大家汇合,这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吴婷与李金钩已经在旁边等候他多时。

    他有些虚弱的笑笑,三个人向楼上走去。

    负一层,五十多人在这里狼狈的席地而坐,陈虎带着四个士兵向王河报告,这四个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满地的老弱病残,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领导,我是飞行员张兴凯,这是周佳栋,王伟,邢涛,感谢您的救助,我们……”

    王河抬手打断他的感谢,只是急急得说道:“地下室着火了,必须马上撤离,你们也看到了,这么多人,我们需要交通工具才能及时离开,你们有什么办法?”

    “报告,我可以启动一些车辆,我是汽修工。”突然被救人员中有一个小伙子自告奋勇的喊道:“但是太好的车没办法……”

    “好,太好了,你……你……还有你,你们跟着他去把所有的车都试一遍,这个停车场能启动的车都给我开过来,越多越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焕……”汽修工马上带着三个人,挨个砸车玻璃收集工具,去寻找合适的车。

    王河一转身又对吴婷说道:“一:叫所有人保持安静,二:让所有人收集玻璃瓶,矿泉水瓶,布料……”

    “三:收集汽油或者高度白酒。”吴婷俏皮的歪歪头,眨眨大眼睛笑道:“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呃,记得让他们和张焕沟通一下,别把能用的车给破坏了”王河一笑,这女生真的是善解人意。

    “好的。”说完,吴婷转身离开,王河犹豫了一下,对李金钩说道:“你还是去看看张铁山的尸体,我总是心神不宁的……”

    “你疑心病真重……”李金钩吐槽了一句,还是转身下楼。

    他知道王河不管什么事都要再三确认和检查才会放心,所以虽然不以为然,但还是按要求做好每一件事,可能这就是真正的同伴。

    “对不起,时间紧迫,没有时间聊天,别介意。”王河对静立在一旁的张兴凯说道。

    这四个人,和陈虎一起默默的在一旁等着,丝毫没有不满,可能陈虎也告诉过他们的经历,和李金钩忽悠他的身份。

    “没关系,长官,我们现在可以做些什么?”张兴凯真诚的问道。

    “你们直升机上的机炮还在么?还有多少子弹?”

    “在啊……2000多发子弹吧……”张兴凯莫名其妙的回答道。

    “我要是拆下来,你能让机炮正常使用么?”王河一听2000多发子弹,兴奋的追问道。

    “可……可以……可是那玩意很重……”

    “行了,能用就行,对了你们不是五个人么?还有一个呢?”

    “他在孩子和饿坏的那些老人那里躺着,伤不碍事,就是行动不便……”陈虎回答道。

    “嗯,你们维持秩序,叫他们尽量保持安静,催促一下交通工具的进度,我上一趟楼。”

    王河边走边说道,顺便把身上的装备卸下来,交给陈虎,只带了一柄尸爪剑,一支手电,和一大捆绳索。

    “领导您这是……”张兴凯惊讶的问道。

    “我去拆机跑。”说完就走进了电梯井,飞快的向上爬去。

    “他没开玩笑吧?拆……拆机炮?”周佳栋在一旁大惊小怪的喊道。

    “我没和你们讲我们坠机以后是怎么冲出去的么?”陈虎翻翻白眼,最讨厌这些上课不好好听讲的……

    几人面面相觑,惊讶的合不上嘴。

    负四层,浓烟滚滚,李金钩蹲在楼梯的角落里,一动不动的盯着烈火熊熊的墙洞,百无聊赖的拿着短枪抠指甲。

    浓烟没有影响他的视线,只是刺鼻的气味让他很不舒服。

    从背包里拿出毛巾和水,浸湿了绑在脸上护住口鼻,跟着王河这个纵火犯,这两样东西几乎成了必备品。

    火苗不时的舔舐着洞口,照这个速度下去,这栋楼很快就没法待人了,光是这浓烟就能把人给呛死,这下面虽然易燃物少,但水火无情,大火一定会烧上来的。

    “唰…唰……”什么东西在摩擦?李金钩突然隐约听到一点声音,就在那大火中,难道是什么东西燃烧的声音?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诡异的声音像极了……像极了匍匐前进的人摩擦着水泥地板的声音……

    “唰……”一只焦黑的,冒着火星的手忽然从火焰和浓烟中伸出了洞口,紧跟着是另一只手。

    一个满身冒着烟的人,像是烧着的碳块一样带着通红的火苗和“噼里啪啦”的油脂燃烧声,如同从满是烈焰的地狱爬行而出的恶魔一般,来到了人间。

    张铁山,居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