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七章:安抚

    吴婷紧张的坐在地板上,双手不安的握在一起,从刚才外面的吵杂声,到后来的枪声,她就知道一定是王河来救她了。

    枪声停止,却迟迟不见王河身影,她开始担心王河是不是遭遇什么不测,毕竟对方手里不少枪支,王河只能靠冷兵器应对。

    直到门被踹开,那熟悉的强壮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她飞扑进对方怀里,号啕大哭起来,所有的恐惧和委屈都不见了,只为这个人的平安喜极而泣。

    “婷…婷……你没事吧?”王河大惊失色,以为吴婷受了伤,或者更糟糕的事情,但吴婷只是抱着他哭。

    直到他仔细观察,发现衣衫完整,这才放下心来,低声说道:“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众人走出房间,王河指挥把食物和衣物分发下去,又安排陈虎带着几名青壮下楼去把所有人都接上来。

    这时发现一名士兵是被搀扶着走出来的,一问才知道,这名士兵的腿被张兴华给打断了。

    士兵指着一个枪手的尸体说道:“就是他,我看着他从一个中年男子变成这个样子。”

    王河看了看尸体,确实和张兴华的体型差不多,没有再说什么,让他坐在角落里,让吴婷去拿些药物给他看看腿。

    被解救的年轻人大约有20人,一半多都是女人。

    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孩穿好衣服,拿着食物,走到王河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抬起头来已经是泪流满面,颤抖着说道:“谢谢……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很快,这一举动感染了所有人,每一个人都自发的向王河道谢。所有人,包括吴婷等人,哪一条性命不是王河救回来的?

    “王哥真的太厉害了,他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受伤的士兵对正在处理他腿伤的吴婷说道,吴婷喜滋滋的“嗯”了一声,夸王河,就像是在夸她一样,让她说不出的受用。

    手轻轻地拉起士兵的裤腿,拿出消毒水准备消毒,突然,吴婷楞了一下,马上不动声色的又继续处理起伤口。

    但是就这么简单的一愣,还是引起士兵的主意,他突然掏出一把抢,对准吴婷,小声喝道:“别动,别吱声,小心我打死你!”

    “你是张兴华吧?”吴婷嘴里说着话,手上继续包扎着伤口,头都没有抬一下。

    “小姑娘,你挺聪明啊,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张兴华不禁愕然道。

    “你腿上的肌肉太软了,皮肤也太白了,他们那些当兵的,哪个不是晒得黢黑的皮肤,腿上都是硬邦邦的腱子肉,你这一看就是缺乏锻炼……”

    吴婷面带微笑,小声回道:“这伤也是你自己搞的吧?怕人看出身高不对……”

    “厉害……厉害……小姑娘,你是叫吴婷对吧,这样吧做个交易,只要你配合我,我就不杀你,我在隔壁藏了辆车,还能带你一起逃……”

    张兴华话还没说完,就见包扎好伤口的吴婷抬起头来,一边嘲讽的看着他,一边问道:“你就不奇怪怎么是王哥一个人么?”

    张兴华这时才像刚想起来似的一惊,对啊,那个无声无息拿着两把黑色短枪的毛头小子呢?

    “我在这里……”

    像是回答他心里的问题一样,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脖子右面和左后腰的两把锋利的枪尖冷冽的摩擦着他的皮肤。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触感和熟悉的境地,张兴华差点哭了出来,连忙丢下手枪。

    却见王河忽然看向他这边,轻蔑的笑了笑,竖起大拇指,划了一下脖子,自己只觉得脖子一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来,李金钩在第一个枪手尸变时就打开了电梯门,抓紧消防管道贴在天花板上,一直在等待王河的信号。

    吴婷端着药品纱布走向伤兵时,他看见王河突然对着伤员扬了一下下巴,他才潜伏在张兴华的头顶上,直到他掏出了手枪。

    张兴华的死,静静悄悄,容貌也在死后慢慢变成了一个秃顶的中年人,虽然作恶多端也算死的痛快。

    最难过的就是陈虎和另一位战士了,历经千辛万苦,躲过了丧尸,却一不小心一位战友牺牲在人类手里,让陈虎一时无法接受。

    留下吴婷在负四层,交待她照顾这些被解救人员,这里食物还算充足,让这些人先养养精神。

    王河带着李金钩和陈虎,准备先行一步,把被困的几名战士救下来。

    经过反复核对,7900也就是拐九洞洞直升机幸存的5名战士所说的变异丧尸,其实就是赵娜。

    既然这里比较安全不如先救下来,在这里休整一下,再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刚刚钻过墙洞,赵娜就追了过来拉住王河,用手机告诉他一条坏消息,尸体中没有张铁山。

    “你确定么?”王河面沉似水。

    赵娜肯定的点了点头,又低下头在手机上打起字来:

    “张铁山的精神不太稳定,又喜欢好勇斗狠,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杀人取乐,张兴华也拿他没办法,就每天叫他去楼上清理丧尸。”

    “他一个人?张铁山的能力很强么?”王河差异的问道。

    “张铁山脑子不好使,但身手很好,我见过他赤手空拳杀了10几只丧尸。”

    “他就这么听话?张兴华靠什么控制他的?”王河很疑惑,按理来说,有这样的精神问题和高超的身手,不可能会被人完全的掌控在股掌间。

    “张铁山是张兴华的堂弟,他的父母去世后,都是张兴华照顾他,从小一起长大,对他忠心耿耿。”

    “张兴华就不怕他受伤变异了?还是就根本不在乎他这个堂弟?”

    “张兴华为人薄凉,把张铁山当作一条凶猛听话的猎犬,他们主要是食物来源也是张铁山一个人清理了负一层的酒店厨房。

    那次张铁山受伤很重,全身都是抓伤和咬伤,又哭又喊的哀嚎了一夜,张兴华怕他变异,就把他锁在楼下和那些人质关在一起,但是第二天就什么事都没了,张铁山的伤全好了。”

    “难道他免疫病毒?不会被感染么?”

    王河大惊道,他想起自己在城中村的时候,身受重伤,也是昏迷了一天一夜才清醒,吴婷也说他哀嚎嘶吼了很久。

    但自己并没有被咬,只是被无皮尸爪子抓伤,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完全免疫。

    还记得直升机坠落的时候,那名受了重伤死在酒吧的士兵可是一点被丧尸抓伤咬伤都没有,一样还是尸变了。

    张铁山这可是扎扎实实的免疫尸毒啊。

    “不知道,我也同样问过张兴华,他只是说不是那么简单,之后就什么都不说了,每天很放心的让张铁山去猎杀丧尸,从来不担心他的安危…”

    看来张兴华也防着赵娜一手,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和她讲。

    王河低头沉吟了一下,迅速作出了决断。

    “毛毛从通风管上负一楼,有人进了通风管不要接触,及时回来汇报。”

    “陈虎带上食物、水和药品先去找你战友,等体力充沛就马上回来去负一层汇合。”

    “赵娜和我马上回去组织撤离。”

    几人纷纷领命,按照安排各自去忙,王河领着赵娜回到吴婷那里,言简意赅的把大概情况和她说了一遍,马上把年轻力壮的人召集过来,组织安排这里的老弱病残转移。

    转移,但是转移到哪里是个问题,怎么转移同样是个问题。

    如果赵娜所说属实的话,赤手空拳杀死十几只丧尸,且不说他的胆量和心理的问题,单就这身手也不是在场几人可比的,王河希望能做到万无一失。

    “赵娜,带上所有的小孩,能拿多少东西就拿多少东西,马上去北侧大楼负一层张兴华准备的车那里等我们。”

    赵娜知道王河说的北侧大楼就是指直升机坠落的这栋楼,连忙叫大一点的孩子抱上一些食物和药品,乱哄哄的就往房间深处的洞口走去。

    王河又指派了五六个女人背上一些物资,抱起年纪小的几个孩子,一起撤离。

    “小梁……”这个陈虎以外唯一幸存的士兵,马上立正站好等待命令。

    “组织所有的年轻男子先把所有物资打包,能背得都给我背上,然后搀扶上还能走动的人先撤一波。”

    “是”

    “吴婷,带剩下的女人去帮忙打包物资,速度要快。”

    “嗯……”吴婷点点头,带着一帮娘子军,用各种容器开始疯狂打包。

    “剩下的人,能自己走的,马上从里面的房间撤退到另一栋大楼,上负一层等待,速度要快,张铁山马上就会回来了……”

    本来或躺或坐的一群中老年人,刚补充了一点食物,还在懒洋洋的恢复体力,看别人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挪动一下身子。

    这时候一听张铁山,还有点力气的马上站起身来就往破洞处走去,实在没力气的,就靠着墙一点一点的往过蹭。

    可见这恶魔一样的张铁山给这些人带来多大的心理阴影……

    “王哥,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