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六章:怒袭

    王河可没李金钩那本事,整理好装备,摸着黑慢慢爬了下去。

    赵娜紧随其后,她双臂箭伤还没好利索,爬得慢,等她的这功夫,李金钩已经把电梯撬开一条缝,在向外张望着。

    赵娜一落地,踩着丧尸的尸体,就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这里没有派人看守,只是用一些杂物堵住了,人质都在电梯右面的房间里锁着,平时也没有人看守,不给吃饭很多人都没力气折腾,所以只在负五层到负四层每天轮流两人在那里站岗。”

    王河点点头,李金钩加快了撬门的速度,门一打开,王河就钻了出去,轻手轻脚的开始疏通走廊。

    刚通出一条缝隙,就让李金钩穿过去,望风戒备防止出现意外,自己则加快速度疏通,需要两三个人才能抬的动各种家具杂物,被他一个人轻松搬开。

    “这里……”

    赵娜举着手机,在王河眼前晃了晃,就向右侧跑去。

    王河推开最后一个碍事的桌子,几步跟了上去。

    刚一右拐就看到一张破木头桌子,桌子后面是左右排开的四扇木门,赵娜已经从桌子旁的墙上取下一串钥匙,挨个打开木门,王河走过去向木门里看了一眼,顿时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

    四个房间内都是些老弱病残幼,每个房间大概6到9人,房间只有10平米不到,大部分时间人都只能坐在地下,连躺平的地方都不够。

    房间里并没有厕所,只能拉尿在地下,刺鼻的臭味充斥着整个五层,怪不得没人看守,单是这股味道也没多少人有勇气一直待在这里。

    流淌着屎尿的地板上,放着两个脸盆,就是这些囚犯平时喝水的器皿,至于食物,根本就没看到有一点残渣,几个年纪大的已经饿得站不起来了。

    所有人都只是麻木的看了看打开的木门,连想出去的力气都没有。

    “妈妈,妈妈,哑妈妈来了……”

    一扇木门被打开,这个房间里都是一些孩子,有10几个之多,最大的八九岁,最小的两三岁,看到赵娜,孩子们马上拥了上来,紧紧的抱住赵娜,眼神渴求的望着她。

    据赵娜自己说,张兴华嫌麻烦竟然把这些孩子都扔在了这里,一口食物都不给他们吃,要不是赵娜心善,平时偷偷的给这些孩子带点食物,这些孩子才坚持到了现在。

    王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灾变爆发一个礼拜,就发生这种骇人听闻的人间惨剧。

    这些畜生简直连丧尸都不如,他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瞳孔里竟然出现蓝红两色交替闪烁。

    “其他人关在楼上,都是些青壮年,除了被他们用来淫乐的年轻姑娘,剩下的男人被他们天天虐待洗脑。

    有的人受不了就加入了他们,不屈服的就关押起来,用来……用来和丧尸肉搏……供他们观赏取乐……”

    “你留在这里照顾他们.”

    王河放下背包,把里面的食物和清水都拿出来,大步向楼梯走去。

    不一会李金钩走了过来,沉默木纳的脸上罕见的出现震惊和愤怒的表情,把背包扔给赵娜,头也不回的向电梯走去。

    王河拼命的压抑住心中的怒火,瞳孔里蓝光逐渐占了上风,轻轻推开门,推弓搭箭,慢慢向上走去。

    由于没有电,可能也没有收集到蜡烛,楼道里点着油灯。

    一个午餐肉的金属罐头壳,里面倒了些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油脂,一截布头搓制的灯芯,昏暗的灯火,也仅仅是驱散了浓稠的黑暗而已,远远谈不上照明。

    一个守卫靠在负四层的楼梯栏杆上,面对着楼梯门,背对着王河。

    负四到负三楼梯上堆满了杂物,阻挡住了丧尸大军,守卫与其说是看守人质,更多地还是预警来自楼上的丧尸威胁。

    只是此时背对着楼梯不知道在防备着谁。

    这里只有这一个守卫,赵娜说每次都是两人放哨,另一个守卫不知去了何处。

    王河收起弓箭,抽出尸爪剑,切刀潜入,左手捂住守卫嘴巴,右手一剑抹了他脖子,守卫挣扎了一下,就软软的瘫在王河怀里。

    将尸体轻轻的放下,没发出一点声音,王河稍微推开点门缝,向里面张望。

    透过门缝能看到里面或玻璃,或陶瓷,或金属的的器皿点满了油灯。

    三个打扮邋里邋遢,衣服上满是油腻污垢的人背对着他,躲在一张放倒的桌子背后。

    其中一人拿着一把手枪,瞄准着天花板上的通风口,另外两人一个拿着把菜刀,一个拎着一柄斧头,也紧紧的盯着通风口,紧张的汗都流下来了。

    看来这张兴华已经安排好了埋伏,估计另一个入口人更多,定是猜出来赵娜会言无不尽的全部交代了,可惜他想不到,王河另辟蹊径早就已经潜伏在他们背后。

    悄悄推开门,王河一闪身到了三人身后,反手从前往后搂住持斧人的脖子,右手一剑斩向拿手枪的那人后脖颈。

    “咔嚓”枪手人头落地,持刀的刚一回头,就被王河一剑刺穿脖子,口中溢血,眼神惊恐的瞪着王河,扭动了几下,便垂下头去。

    持斧人面朝上,后仰着被王河夹在腋下,喊又喊不出来,王河小臂向上一抬,他立马停止了挣扎,整个人瘫软下来,眼中的不解与悔恨随着瞳孔扩散慢慢消失。

    说起来挺长,实际上只是霎那间的事,王河无声无息的解决了三人,拿出手机,贴着墙探出手机摄像头。

    果然,拐弯处还有三人,同样趴在充当掩体的杂物后面,一把霰弹枪,一把手枪瞄准着通风管,还有一个不知道拿着什么武器。

    负四层和负五层的结构一样,埋伏的这三人背后就是电梯的走廊,再往深处一间房间外,同样埋伏着五六个人,手中的武器对准房间里面。

    那个房间应该就是能通往隔壁大楼地下停车场,张兴华的所谓后路了。

    王河记住几人位置,收回手机,抽出一支鬼牙箭。

    之前他不用鬼牙箭射人,就是怕丧尸牙会将射伤的人类变成丧尸,现在他反而想把这些畜生都感染成丧尸,也让他们品尝一下绝望的滋味。

    “嗖~噗次……”王河闪身一箭射出,又飞快的退回,埋伏的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手持霰弹枪的人已经脖子中箭,倒在地下。

    旁边的人马上对着王河的方向连开数枪,连深处埋伏在房间门口的六个人也跑了过来,枪口对准这里,只要他一露头就要给打成筛子。

    油灯点了不少,但依旧太过昏暗,王河看不清张兴华在何处,也有可能张兴华早就改变了容貌。

    既然无法擒贼先擒王,那就只能全部解决了,王河退后一步,挑了个角度,对准天花板的消防金属水管射出一箭。

    鬼牙箭锋利无比,脆弱的生铁管被扎了个大洞,里面滞留的污水下雨似的喷了出来,枪手抬头发愣的一瞬间,王河再次闪身而出,连射两件,又退了回去。

    “噗噗”又是两人倒地,剩下的人肝胆俱裂,这是什么箭法,只是一闪就射出两箭,箭箭要人命,吓得举起枪来一顿乱射。

    狭窄的走廊,钢筋混凝土的墙壁,子弹弹射的到处乱窜,有几颗险些打中王河,这倒是启发了王河。

    捡起枪来,对准墙角一阵输出,几颗跳弹反射,真的听见有人惨叫一声,显然是被流弹打中了。

    对方显然也意识到这样除了浪费子弹,还有可能误伤自己人,随即停了火,紧张的望着王河的方向。

    王河也收起枪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看样子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激烈的对持,就这样忽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双方就这么沉默的等待对方先出手。

    枪手们紧张的瞄准前方,完全没注意,先前被一箭射穿脖子的同伴,手指突然动了一下。

    “嗷~”被鬼牙箭射死的枪手弹地而起,猛地扑向曾经的同伴,张口就咬。

    一声惨叫惊得几名枪手顿时乱成一锅粥,举起枪来不管不顾的乱扫,把丧尸和受伤的枪手打成了筛子。

    即便如此还不放心,抽出刀来,脑袋上又补了几刀才算放心,没想到的是,另外两个被箭射死的此时也尸变了,混乱的枪声再度响起。

    等了一会,枪声停止,不管是丧尸还是人类,都静静的躺在地下没了声息。

    王河这才走了出来,在所有尸体脑袋上都补了一刀,做完这一切,才继续向深处房间走去。

    房间里没人,一侧墙下有一块木板,搬开木板露出一个洞来,想必这就是赵娜所说的出口了。

    转回身来,把另外一个房间门一脚踢开,里面全是男人,衣衫不整,遍体鳞伤,陈虎和两名战士也在其中。

    看见是王河顿时泪流满面,陈虎更是大喊道:“王哥我一猜就是你,只有你能救得我们……”

    王河让他们赶紧出来,又踹开另一个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但放着很多物资,衣服、床单、被褥、食物、水、弹药虽不太多,但什么东西都有点。

    王河现在没心思在乎这些,他只惦记的吴婷去了哪里,马上走到最后一个房间,同样一脚踹开。

    里面10多个白花花的身躯蜷缩在角落里,只有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特战服,正是被绑的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