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四章:恶人

    “呵呵……”哪知王河看都不看他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么久,躲哪去了?”

    “你管我躲哪?我叫你放下……”中年人话都没说完,突然发现这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自己身后的人。

    “放下枪……”中年人的身后,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让他浑身一抖,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钻出来的,他压根就没有发觉这里还有第四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中年人还妄图操控局势,可惜脖子右面和左后腰,穿透衣服得锋利寒意,让他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强装镇定,用质问的语气大喊大叫。

    “毛毛叫他小声点,在喊就给他气管上开个口。”王河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眼睛始终盯着爆炸女,只要稍有异动保证一箭射穿对方的脑袋。

    “两位,有话好说,你们突然闯进我们的地盘,我们不过是正当防卫,能不能先放下武器,咱们好说好商量,别伤了和气……”。

    中年人倒也干脆,这俩人根本不吃硬的,脖子上的刀尖竟然真的刺破了皮肤,慢慢的插进自己的喉咙里,吓得马上放下枪,说起了软话。

    通风管上的火箭快要熄灭了,远处的尸体篝火的火光被墙壁和汽车遮挡的根本照不到这里,光线越来越暗。

    王河忽然笑了笑,说了句:“好啊!”手中弓箭往下垂了一垂,身体却突然向左一晃,耳边传来“泊”的一声,手中的箭早已射了出去。

    “啊!啊!”火光熄灭,周围又重新陷入黑暗的同时,也传来一男一女两声惨叫,以及中年男子一串肮脏的咒骂,扭打和哀嚎声。

    不一会周围又重新归于平静,一支火箭又射到了通风管上,只见爆炸女左右手各插着一支箭,疼的浑身直抖,脸色苍白,本来姣好的面容扭曲着,恶狠狠的瞪着王河。

    后者却从背包里抽出一根铁丝,上前从绑住她的双手,还把铁丝绞的紧紧的,嘴里还塞了一块脏兮兮的,不知道从哪台车里找到的擦车布。

    李金钩在另一边也用铁丝绑住了中年男子,中年人握枪的右手食指已经被齐根切断,疼的满头冷汗。

    嘴里还塞着自己的一只鞋子,这时候他才看见对方手里拿的根本不是刀,而是两柄狭窄细长的黑色短枪。

    “别这么瞪着我,你这伤明天就好了。”王河看着她眼睛里透出来的蓝光结合她诡异的爆炸技能,料定她和自己三人一样。

    果然,闻言爆炸女瞪大眼睛,仿佛不可思议对方怎么知道的,王河也不理她,径直走到中年人面前,看了看他眼睛说道:

    “你就够呛了,落个残疾,说吧,为什么袭击我们?”

    “咳……”鞋从嘴里拽出来,中年干咳了几下才说道:“你们不知道从哪钻进了我们的地盘,我们不过是想保护自己,谁知道你们下这么狠的手。”

    “狠?没你们狠吧,刚才她可是差点爆了我的头啊。”王河指指爆炸女,又指指自己的头,蹲下身对中年人阴森森的说道:“不说是吧?毛毛,挖了他的眼。”

    语气平淡,随手挥了挥,好像对挖眼这种事已经是家常便饭。李金钩更是二话不说,拎起一把黑枪,踩住中年人的脖子,嘴里还低喝一声“别动,捅歪别怨我……”

    “别别别……我说……我说”中年人吓得连连求饶,李金钩停下了手,中年人哼哼唧唧的嘴里还说着废话。

    “我说两位爷,您这也太狠了,我又没说不说,上来就挖……”。

    眼字还没说出口,李金钩一声厉喝“还tm说废话”按住他的脑袋,黑枪就要往下捅。

    “我说…我说,我叫张兴华……噗哇……”

    只见王河一脚踢在张兴华的脸上,鼻梁歪到了一边,门牙也被踢断,鼻子嘴巴里的血趟了一脸,但王河的一句话吓得他连惨呼都不敢。

    “弄死吧,全是废话……”

    说罢,王河转身就走,张兴华脸色一变,就在李金钩短枪快要落下的同时,他急喊道:“我们是逃犯……”

    黑枪停止在他眼珠前,还差几毫米就破了他的瞳孔了,张兴华吓得冷汗直冒,一动都不敢动,嘴里却不敢停下来,继续说道。

    “我们从天源市第四监狱被押送到天源市第一监狱,押送途中一个犯人咬了狱警,我们趁机抢了枪就躲在了这里。

    我们一共三十个人,还有十多个平民,有四把手枪,四把霰弹枪,自己改装的匕首、短刀二十多把……”。

    “我们看你们的打扮像是特警,肯定是来抓我们的,所以就动手了……大……大哥……大哥我都交代完了……”。

    “你犯了什么事?”

    “贪污,渎职,原来是警察……”

    “她呢?”王河指了指爆炸女。

    “防卫过当,过失杀人。”

    “详细点。”

    “赵娜,被绑架,遭到歹徒的强奸,反抗时用剪刀杀死四人,还剪了对方生殖器。”

    王河挑挑眉,这女人真凶……

    “像她一样的还有几个?”

    “还有一个……”

    “有什么特殊的?”

    “赵娜可以压缩指尖的空气,像子弹一样打出去,威力不大,但是能爆炸,据她自己说,好像和什么气压有关。还有一个叫张铁山,钢铁厂的工人,一言不合杀了他的组长,力气很大,还有……”

    “还有什么?”王河皱皱眉,显然对他欲言又止,有些不耐烦。

    “这个不知道算不算特殊的,张铁山这人精神有点问题,谁要是惹了他,就和疯了一样乱打乱杀,谁都拦不住,简直……简直就和……野兽一样。”

    看的出张兴华很怕这个张铁山,提起他的时候,竟然紧张得浑身哆嗦。

    “你们的老窝在哪?”

    “在……在负四层……”张兴华犹犹豫豫的,还是老实交代了。

    “这楼上是酒店,负四层是洗衣房,负二以上都是丧尸啊,唯一的通道就是这通风管,我们已经在这下面待了快一个星期了。

    开始还有电,有自来水,后来停电停水,现在酒店的发电机也不能用了,我们每天四十多个人吃喝都是问题。

    张铁山让我们囚犯每天轮流从通风管道出去搞点吃的,今天刚轮到我……我们两个,我本来就想逃出去自首的……是赵娜,就是这个臭婊子非要偷袭你们。

    她是张铁山的姘头,我又不敢惹她,你们现在不弄死她,她一定会想办法害死你们的。

    大哥……大哥,我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回去一定会被张铁山给弄死的,求你们……我……我自首,我……请求立功表现……”

    这张兴华也许是真怕李金钩挖他眼珠子,竹筒倒豆子般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可能真的如他所说,他们一直都待在地下,压根不知道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哪还有人管他们这些逃犯。

    “呀……”正当王河准备冒充一下人民警察,宣布让他戴罪立功去一趟他们老窝,爆炸女赵娜却不安分的嘶吼起来。

    她挣扎着站起身,愤怒的盯着张兴华,怪异的嘶喊声像是在诅咒着他,让人毛骨悚然。

    “喊什么喊!不怕招来丧尸?”李金钩丢开张兴华,抄起黑鬼枪就要给赵娜一个教训。

    张兴华在身后恐惧的喊道:“这女人就是个疯子,她就是想招来丧尸和我们同归于尽,楼道间里的丧尸就是她喊来的,还让人和丧尸搏斗,她以此取乐……”

    “闭嘴!”王河一声喝骂,这张兴华喋喋不休,大喊大叫,他才更容易引来丧尸,被王河这么一喝,张兴华马上闭上嘴,一声不吭。

    李金钩上去就给赵娜一脚,赵娜摔了个跟头,嘴里却一直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杀时各片只……杀时各片只……”

    “等等……”王河阻止了李金钩,蹲在赵娜面前,发现这个女人并没有歇斯底里的想要同归于尽的样子,反而一脸的哀求,一直重复着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你是说,他是个骗子?”王河略一思索,试探性的问道。

    赵娜一听,面露喜色,连连点头,还张开嘴对着王河。王河不明白什么意思,李金钩却看的清清楚楚,脸色微变。

    “哥,她没舌头!”

    “什么?”王河打开手电一照,果然,这女人舌头只剩下半截,怪不得老发出这怪声。

    “她这舌头是怎么……”王河边问话,边回头看向张兴华,哪料,张兴华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一滩血迹,和一团铁丝。

    “糟了,上当了……”王河心里一沉,恐怕,吴婷陈虎他们都被他们的人抓了,这赵娜显然已经是弃子了。

    “喔嚷时入,喔冉依门嘘秀依门轰伴”赵娜再次开口,可惜没有舌头,这发音怎么都听不明白。

    “解开她。”王河也不怕她再搞什么小动作,让李金钩解开铁丝,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扔给赵娜。

    “打字,还有刚才张兴华说的哪句真,哪句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