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一章:黑暗

    “这屋里还有什么能用的?”王河还是不死心,又问道。

    “有几把铁锤和撬棍能当武器,剩下都是机油还有轮胎,还有一些毛巾,其他的……没什么了……”一个战士回答道。

    “毛毛。”王河突然对李金钩说道:“你和我去趟地下停车场。”

    …………

    王河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带着李金钩拿着一桶机油和一条轮胎,顺着楼梯走进停车场,才发现整个停车场一点光线都没有,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王河不由自主的蹲在地下,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

    李金钩轻笑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拿出一个手电筒打开,用力丢到远处。

    手电砸到一台汽车,又弹了几下落到了地上,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十多个黑影,嘶吼着对着微弱的光亮冲去。

    用力拍了拍王河的肩膀,抓起他身上的弩,又指了指丧尸,李金钩便蹲在一旁抽出两把短枪,静静的守卫着他。

    王河端起弩,远处手电的亮光总算给他带来一点安慰,擦一把头上的冷汗,深呼吸了几次,集中注意力,开始点杀丧尸。

    随着一只只丧尸中箭倒地,王河的脸色也逐渐平和,眼神中闪着幽蓝的亮光,当最后一只丧尸倒下之后,王河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眼中的蓝色一闪而过。

    李金钩自然也注意到了那抹蓝色,在黑暗中尤其明显,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他们三人彼此都注意过,每次瞳孔中闪现蓝色时,他们都会进入一种绝对冷静的状态,不论做什么都会百分之二百的专注进去,甚至会有比平时更强的能力。

    王河重新拿出一支手电,在停车场里四处照了照,确定这个小小的停车场里没有危险后,才向尸体走去。

    他准备把这些尸体点着当作照明。

    不管是人还是丧尸都含有大量脂肪能充当很好的助燃物,他们的手电必须节约电量,眼前也没有什么可燃烧的东西,只好恶心点打这些尸体的主意。

    “叽叽……”

    王河刚把汽油淋到一具尸体上,就听到一声怪笑,这声音和刚才在二楼听到的一模一样,他顿时紧张了起来,单手端弩,另一只手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汽油。

    “轰”

    尸体很快燃烧了起来,衣物和脂肪烧的“滋滋”作响,空气中很快弥漫起一股肉被烧焦的臭味,借着火光,王河平端着弩四处张望。

    “那边…”忽然,李金钩低喝了一声,随机一个打开的手电筒向停车场深处丢了过去。

    王河只看到一个影子一闪就不见了,而李金钩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扑了出去,只留下一个残影。

    王河根本看不清黑暗之中到底有什么,只是听到几声金属撞击的声音,然后又归于平静。

    他大声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应答,一急之下,拖过一具丧尸的尸体,淋了点汽油,一把火点着,向前扔了出去。

    火光又照亮了一下,但依然看不清黑暗处,也没有李金钩的身影,王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汽油全部倒在几具尸体上,一把火点着,往黑暗处连着丢了几个。

    反正这里汽车不多,只要没有烧着车导致爆炸,把外面的丧尸引进来就行。

    火光照亮了整个停车场,王河依然没有找到李金钩,但是却看到了一个诡异的“人”。

    这家伙趴在两台车之间的阴影里,说它是趴着,是因为它胸口着地,两只袖子里明显是空的,松垮垮的耷拉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拖在后面。

    长长的头发,一张森白的脸,还有一双凸出眼眶的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王河。

    也没见它有什么动作,好像胸口鼓动了一下,就消失了,只听到轻微的“啪”一声。

    王河一扭头,那东西就已经落在了一台车的车顶上,一双恐怖的血眼,像是有无尽的冤仇,要把他生吞活剥。

    王河瞬间就紧张起来了,刚刚恢复冷静,就遇到这么个鬼东西,李金钩也不知道去向了,显然是被这玩意给害了。

    “叽叽……”

    他紧绷的神经突然就被这诡异的笑声给压断了,王河只觉得脑子里“嘣”一声,好像某根保险丝被烧断了一样。

    “啊……”一声大吼,王河整个人居然胀大了一圈,脸上,手上青筋鼓起,瞳孔诡异的闪过一丝红光。

    脚上用力一踏,竟然在坚实的水泥地上踏出一个脚印,身体向前一冲,碎裂的水泥被蹬的四处飞溅,整个人竟以不亚于李金钩的速度飞射出去。

    手中两把尸爪剑,狠狠的劈向那诡异的怪物,“轰“一声,车顶被他硬生生给劈成了三瓣。

    所谓恐惧的极致是愤怒,王河现在就是被这鬼东西给吓得暴怒了,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街,双剑一阵乱砍,直劈的停车场尘土飞扬,火花四溅。

    那鬼东西左躲右闪的,四处逃窜,最后竟然像是害怕的退缩起来,几个腾挪,向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跃去。

    看样子那里面就是它的栖身之所,怪不得王河和吴婷能在二楼听到它的诡异笑声,这中央空调的通风管可是遍布了整栋大楼。

    “噗嗤~”就当这怪物快要钻进管道的时候,一柄尸爪剑,从管道里探了出来,直直的插在那鬼脸上,怪物抽搐了几下,便挂在剑上不动了。

    甩掉怪物,管道里钻出个人来,一只手捂着肩膀,蹒跚的跳下管道,原来是李金钩。

    和怪物短暂的交手之后,他的肩膀就受了伤,他早就看到怪物从这里钻出来的,干脆就在这守株待兔,利用狭窄的管道限制住对方速度。

    没想到,怪物竟被暴怒的王河给吓破了胆,居然想要逃回栖息地,被他一剑给捅了脑袋。

    “呼~呼…”暴怒的王河还没有到敌我不分的地步,看到李金钩杀了怪物,开始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眼中的红光又恢复成黑色,精疲力竭的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金钩神色复杂的看着王河。

    刚才那情形,让他也受惊不少,不是王河的速度和力量,而是暴怒时传达出来的那种暴虐、残忍、血腥地的气息,比一只饿疯的巨尸给人的压迫感还要强烈。

    甩掉尸爪剑上的血,李金钩一剑划开怪物的长袍,“咦”了一声,一把抓住怪物的长发猛地一拽,竟拽下来一个头套。

    再看尸体,原来这是一只无皮尸,矮小的身体套着面具和长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个无手无脚的怪物。

    “操……”王河大大的松了口气,躺倒在地。

    李金钩看看无皮尸的脸,看看手里的头套,不管哪个角度,都是无皮尸的面相更恐怖一点,再看看王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绕过一个旋转的大坡,两人来到了停车场的进出口,在向上一点就能看到出口处挤得满满的丧尸。

    王河不敢再往前走,生怕引来丧尸。招呼李金钩把机油倒进轮胎内,塞了块擦车布进去,用打火机引燃,俩人退后几步,静静的蹲在那里等待。

    不一会,烧着的机油冒着蓝烟,轮胎冒着黑烟,刺鼻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出口。

    虽不如烟雾弹的效果,但也相当理想了。王河捡起一扇被砍掉的汽车车门,朝着烟雾就丢了过去。

    “哐啷~”车门落地的声音不大,但在这一片安静的世界里,如同炸弹般巨响,况且还靠近出口。

    很快就听到几只丧尸被引了下来,两人脸上各自绑了一块浸湿的毛巾,便悄悄的潜了过去。

    在烟雾中悄无声息的解决了几只丧尸,就连被道闸档杆拦住的几只丧尸也被王河用弩一一杀死。

    重复几次之后,再没有丧尸下来,王河这才悄悄摸到出口处,观察起街上的情况。

    出口处丧尸基本已经清空,零星的几只被王河用弩解决,对面大楼的入口在他们的右侧方向,直线距离不超过60米,只是这60米挤得满满的都是丧尸,很快这出口处空出来的一片也会被挤来挤去的丧尸给填满。

    王河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便招呼李金钩撤退。

    回到修车铺,陈虎也从楼顶下来了,王河招呼大家说明了情况,简单准备了一下。

    收拾好无皮尸的爪子和牙齿,搬运了十多个轮胎和机油,擦车布、毛巾、衣物等布料也收集了不少,又重新来到停车场出口。

    轮胎塞满布料,倒上机油,一把火点燃,把它们滚到空地上,等到浓烟笼罩的时候,几人系好浸湿的毛巾,在烟雾的掩护下小步推进。

    王河和吴婷一个用弓一个用弩,把前方再次清理出一片空地。

    三名士兵把点着的轮胎滚过去,再次等浓烟滚滚的时候,向前推进,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六个人杀到对面大楼的入口处。

    三名战士按王河的指示,把最后几个轮胎一字排开点燃,浓烟把整个大楼入口笼罩的严严实实。

    李金钩把回收的箭递给王河,自己拿出胶带,贴在门旁窗户的玻璃上。随着王河一点头,抡起大锤砸破玻璃。

    贴了胶带的玻璃,轻微的一声“嘭”,只引的两只丧尸靠近,刚刚穿过浓烟,还没看清人,就被王河和吴婷一人一箭解决。

    李金钩扒在窗户上向里面探查一圈,伸进手去打开窗户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