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章:变故

    王河回想起老板娘,是个清丽脱俗又干练的女孩,这小张可能已经暗恋了不知道多少日子了,于是点点头道了声保重,就带着几人向楼下走去。

    小张在他身后轻声说到道:“大哥,路上小心,如果有啥危险就赶紧回来。”

    “知道了。”王河点点头,虽然素不相识,萍水相逢,这小张却如此古道热肠,他倒是衷心的希望对方能平安无事,有机会遇到了一定要报答他。

    一楼除了几具尸体之外,没有丧尸,看来街道上的骚乱将丧尸都引了出去。

    这是一家花店,王河抄起一把园艺的小铲子当作武器,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但就在他不经意的转头间,一双血红的眸子却忽然印入了他的眼帘。

    他指着阿玲就大叫道:“小心!她变丧尸啦!”

    “吼~”

    王河的话还没有落音,阿玲竟然一把按住杨尧就是一口,杨尧的脸颊瞬间就被她活活撕了一块,痛的他在地上连连惨叫,满脸都是血。

    谁知大个子一把推开王河,拉着自己的女朋友就向外跑去,服装店门口的丧尸一下就围了上来,扑倒了两人,疯狂的撕咬。

    王河抡起园艺铲,冲上去一下就捅在阿玲的后脑勺上,并不锋利的园艺铲瞬间砸断了阿玲的脖子,女孩身子一软立刻趴在杨尧身上不动了。

    “救命!救命啊……”

    杨尧手忙脚乱的踹开阿玲的尸体,捂着脸在地上拼命的哭喊,王河急忙扑上去捂住他的嘴巴,厉声骂道:“别他妈嚎了,再嚎丧尸就进来了!”

    “救救我啊,我被她咬了!”

    杨尧挣扎着,不管不顾的大声喊叫,王河一着急,对准他脖子就是一拳,直接将杨尧打晕了过去。

    门口的丧尸正在向花店里靠近,突然服装店传来敲击卷闸的声音,有人还在里面大喊大叫,听上去像是小张的声音,本来已经走向花店的丧尸,一窝蜂又扑回了服装店门口。

    王河知道这是小张在给他制造机会,心里又多了几分感激,趁着丧尸离开,急忙向摔倒的那摩托车跑去,扶起摩托车,跨上就走。一路向东边路口驶去。

    从事件爆发,到现在,短短的三十分钟,一场史无前例的械斗,在全球所有的角落上演着。

    没有人注意到,除了逃命的人群,和猎食的丧尸,还有一些人,呆滞的站在原地,任凭人们对他们的拉拽,推搡,碰撞,没有任何的反应。

    甚至被汽车碾压,被人群踩踏,他们依然没有痛苦,没有一点表情的变化。更奇怪的是,疯狂嗜血的丧尸,就当他们不存在一样,从他们身边忽略而过,没有任何的兴趣。

    有些人在躲进建筑物的时候,无法抛弃自己已经变得呆呆傻傻的同伴,顺便伸手把他们一起拉进房屋内躲避。

    就在这时,那些呆呆傻傻的人们,突然不想再保持沉默了。

    他们喉咙里嘟囔着古怪的声音,呼噜呼噜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动作。

    他们拉扯着周围的人类,弯下身子,身体痛苦的扭曲,又像是在抗拒着什么,苦苦的挣扎。

    突然他们暴怒般仰天大吼,喉咙里的那模糊不清的古怪声音也终于被同伴们听清了。

    “饿……饿啊…………”

    血红色的眼球布满灰色的血管,脸因为牙齿暴长而撑裂得嘴角显得格外狰狞,青灰色的皮肤下手指粗的青筋如蚯蚓般蠕动。

    它们扑向身边的人类,圆锥型的指甲包裹着指尖,锋利,坚硬。仅仅几秒钟就将周围的人类屠杀殆尽。

    人们在短暂的震惊后,快速的反应过来,举起手中的武器开始反抗,只是这些进化的丧尸并不像普通丧尸那样愚笨,它会躲闪,会格挡,力量惊人,速度敏捷,轻易就化解了人类的攻击。

    不单如此,这些进化丧尸还从关节处长出一片片的骨盾,人类的攻击被这些从肘、膝、肩长出的骨盾阻拦,无功而返。

    人类好不容易燃起的一丝曙光,又被绝望所笼罩,胜利的天平完全倾倒在丧尸的一方。

    王河驾驶着摩托车狼狈的躲避着丧尸的围捕,眼看距离路口越来越近,可眼前的丧尸也越来愈多。

    当他看到同样是一位摩托车骑士,被疯狂的丧尸连人带车扑倒在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摩托车是没有一点外壳保护的,在密集的人群中简直就是送死。

    逐渐恢复冷静的他,开始寻找适合的逃亡路线。

    摩托车的机动性弥补了它的缺点,灵巧的躲过堵在半路的车,远远的,王河发现一条无人问津的小路,他记得那条小路出去就是上高架桥的匝道。

    凭借高超的驾驶技术,穿梭在人群中,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王河就到了小巷的入口。

    他捏了下前刹,调整重心,压低车身,捏离合,退档,踩后刹,一个滑胎过弯就进了小巷。迅速挂档拧油门,一套操作行云流水,箭一般远离了人群。

    突然,出口出现几个身影,丧尸对鲜血的渴望,让它们面对疾驶而来的摩托车时,兴奋的扑了上去。

    避无可避,王河望了一眼出口,咬了咬牙,算准时机,猛地一松离合,瞬间让车轮恢复动力,引擎爆发出来的力量让胯下的黑马一个甩尾,180度的旋转,车尾把冲上来的丧尸直接撞飞。

    随即王河又一个180度原地掉头,重新面对出口,加大油门,轰鸣着冲了出去。

    眼看摩托车就要驶出巷子口,斜刺里闪出一个黑影,直直的撞在摩托车上,摩托车摩擦着火花摔出了巷子,王河却向后飞去,连翻带滚的摔在一个铝合金制的门上。

    撞翻摩托的丧尸虽也是重伤,但不影响它进食的欲望,踉跄着站了起来,瘸着一条骨骼尽碎变形的腿,一步一步向王河走来。

    昏昏沉沉的王河,只觉得身后的铝门忽然被打开,一只手拽住他后脖的衣领,把他拖了进去,随后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河突然惊醒,猛地坐起身来,后脑勺的疼痛让他禁不住又躺了下去,周围一片漆黑,昏迷让王河搞不清楚这是哪里,也不知道了时间。

    忽然,他听到了有人在呼喊、呻吟、奔跑,这熟悉的嘈杂声逐渐拉回了他的记忆,突然一声惊悚的惨叫声,顿时让王河清醒了大半,连疼痛似乎都减轻了不少。

    “糟了!”记忆的回归,让他想起了还有事要去做,身体的无力感让王河费尽全力才掏出手机,借助手机的灯光,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张毛毯。

    周围很黑,勉强能看到有一张茶几,可能是受伤的缘故,再远的地方就看不清楚了,没来由的一股股的恶心感随之而来,天旋地转的眩晕,让他连手机都有些拿不稳了。

    “别动!你伤的很重……”黑暗中,传出一个粗重带着颤抖的声音,之后就没了动静。

    迟钝的反应让王河这才注意到不远处一个铝合金制的,似曾相识的门,正发出“梆梆”的拍打声,显然门外有只疯狂的丧尸,意图冲进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保持着安静,很快丧尸失去了耐心,片刻后,门外就停止了响动,只剩下远处时不时传来的哀号声。

    “我昏迷了多久?”王河率先打破了沉寂,低声问道。

    “二十分钟左右吧……”房间里忽然亮起了一束光,是手机屏幕,“身体不错,这一会儿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玩完了。”

    这个声音一如既往的粗重,可能是拍打了二十多分钟的丧尸终于离去了,没有了威胁,声音也不再颤抖,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轻松的调侃,大概主人也是个乐观的人。

    “多谢了!”王河再一次挣扎的要起身,这一次声音的主人没有阻止,而是随着手机屏幕的晃动,越走越近,直到扶住王河身体,才看清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

    “兄弟,你这样走不了多远的,那吃人的怪物就是没腿,爬得都比你跑着快,你在歇歇,等伤好点了在上路,不要急于一时嘛!”

    兄弟?看着对方头顶夹杂着的丝丝白发,即使王河现在不太清醒,也忍不住撇了撇嘴,自己有那么老么?

    况且现在哪有心情养伤,他挣扎的要起,可是虚弱的根本拗不过老人,被重新按了回去,浓浓的眩晕感,加上老人的安抚,王河再一次陷入昏睡。

    这一次他睡得很沉,连老人给他处理伤口时都没有醒,王河的后脑勺上裂开一个大口子,血流了一大片,头发糊住了伤口,老人只得顺便给他剃了一个大寸头。

    虽然只是简单的消毒和包扎,但那颤颤巍巍苍老的双手,却始终没办法利索的清洗干净伤口上的污血,老人有些懊丧的捏了捏手指,似乎很不习惯似的甩甩双手,在浪费了大量的消毒水后,才用一些干净的布料缠裹住王河的头部。

    消毒水清洗掉的血水顺着沙发流向地面,沿着地面瓷砖的缝隙,缓缓淌进了旁边的一道门内,突然,门后发出一阵嘶吼,很显然里面有被血腥味刺激的狂性大发的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