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七章:投枪

    指骨拿布条缠了几圈用来防滑,又把陈虎他们从铁艺店里找回来的钢管挑了两根比较粗的,用短剑截断。

    王河捡了块石头把截短的钢管砸扁,勉强能当作剑鞘,要不然,插在腰间,连腰带都要划断了,如果不小心把自己给伤了,那两瓣变四瓣…

    七个人,一人一把短剑,最长的两把别在王河的腰上,剩下的就是长矛了。

    铁艺店里除了一些方的圆的粗的细的钢管之外,还找到一些粗铁丝,之外什么都没有找到,连根工具的毛都没有看到,还好现在有了尸爪剑,要不然可得把这帮人愁死。

    用剑把钢管切短当作矛头,钢管和白蜡杆上钻几个窟窿,铁丝穿过去拧好,防止矛头脱落,再把矛头的的前端砸扁,用尸爪剑削尖,一把长矛就做好了,如法炮制做了七根长毛,剩下材料也没浪费,每人又做了两把短矛。

    “哥,你让我们搬回来这么多白蜡杆,也用不上啊。”陈虎望着地下粗粗细细的几十根木杆问道。

    “谁说用不上的?”王河嘿嘿一笑,指挥几人把30多根粗大的木杆挑出来,截成一米八到两米的长度。

    把一截短钢管两头削尖,一头对准木杆的横截面捅了进去,以他的力量,也是又拧又转的才通进去一半,然后递给陈虎指着30米外的一面墙说道:

    “奥运会看过吧?标枪知道么?掷过去……”

    “咣~”一声响,木杆竟狠狠地扎在了墙上,要知道这可是30米外的砖墙,出手的也不是力气非人的王河,而是比普通人强点的陈虎。

    众人看这效果,也不废话,连着做出30多杆投枪出来,为了能投的更远,增加杀伤力,还把枪头一边削成锥形,又削了些木片用胶带固定在投枪前面增加重量。

    然后把所生不多的手雷和一些灌了汽油,高度白酒的燃.烧瓶也绑上去。

    剩下10来根细的木棒,王河没有浪费,全部截成90厘米左右,一端刻出凹槽,一端套上抠出洞的黑鬼牙,再用细铁丝稍微固定一下,30多支没有箭羽的齿箭就做好了。

    “你现在没有弓,做这么箭干嘛?”拿尸爪剑给背了一路的黑鬼牙掏了半天洞的吴婷,甩着发酸的手问道。

    “你没发现还有一个白蜡杆我没有动吗?”王河对着一个最粗,最直的白蜡杆,扬了扬下巴,说道:“这玩意做长弓正好。”

    王河拿起尸爪剑比划了几下,挑了不太光滑的一面开始削木头,借着锋利的剑锋,不到一会,一把中间圆,两边扁的长棍就削好了。

    摔破一个瓷碗,把木棍刮得没有毛刺以后,拆下陈虎和两个士兵的鞋带绑在木棍两端的弦槽里,找根棍子一头顶在木棍中间,鞋带勒在棍子的另一端,把长长的木棍顶成弓形,又拿起剑来,修了修上下弓片,让弧度更完美。

    “训会弓,我去找点材料做弦。”本来训弓时间很长,现在也没有多少时间给王河慢慢搞了,稍微训一训,不至于一下拉断就好。

    “鞋带不行么?”陈虎趿拉着军靴,手里拿着一把伞兵绳说道:“不行的话,这个行不行?”

    “不行,这和鞋带一样,多少都有点弹性,要韧性足,结实,一点弹性都没有的,细一点没关系……”

    王河皱着眉,一边四处打量着有没有替代品,一边就走出门外,向城中村内走去。

    几人跟着他,拿着新鲜出炉的长矛,开始满村转悠,一边清理丧尸,一边四处寻找,像极了进村偷鸡摸狗的鬼子……

    “王哥,找到些补鞋的胶水。”

    吴婷从一家杂货铺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大把胶水,一边抱怨道:“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纸箱,除了胶水还有个缝鞋的工具,这胶水能拿来固定那些齿箭么?”

    “缝鞋的……”王河略一思索,问道:“有缝鞋线么?”

    “有……有好多颜色呢。”

    “太好了……”王河大喜,连忙进屋抱起箱子就走,远远的喊道:“再看看有没有箭羽的替代物。”说完人就不见了。

    留下六人面面相觑,垂头丧气的开始找箭羽。

    一群人忙忙碌碌,干到了天黑,士兵们找了一把鹅毛扇子,但能用的羽毛不多,毛毛抓了只鸽子,也不过几根羽毛能用。

    剩下的箭只好用胶带纸粘厚了剪成羽毛状来替代,等吴婷等人把箭羽粘好,箭头也点了一遍胶水。

    王河的弓弦也差不多缠好了,弦上点了一层胶水就算大功告成了,剩下的就等胶水干透了。

    劈柴烧水,王河做了顿饭,简单填饱大家的肚子,就早早休息,准备第二天离开这里。

    天刚亮,王河背上大剑长弓和背包,带领大家开上村里找到的一台江铃皮卡,向南出发。

    这路线是昨夜吃饭时几人商量的,哨兵连位于丰河的西岸,在长街桥和中环桥之间。

    两座桥的东岸都是比较繁华的大街,街道两边都是住宅小区,还有许多购物广场和商务大楼,丧尸的数量肯定不少。

    王河提议从中环桥过河,在往北折返几公里就是哨兵连,理由是,中环桥的西侧相对长街桥的西岸人要少的多。

    吴婷却表示反对,中环街虽然住宅区和商业区少,但是路面没有小巷和小路,只有几条宽敞的大街,往北拐的话,更是有两家农贸市场,如果丧尸太多,根本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长街则不同,下桥后向南便是一条小路,小路左右都是巷子,即使丧尸太多,也可以进巷子躲避,就避免了被大范围围攻的局面。

    两人争执不下,最后决定边走边看,反正都得先向南走。

    皮卡很快就驶到了这条新修马路的尽头,隔着路口的铁皮围挡,能清楚的听到路面上丧尸的低吼,还有那悉悉索索的无数脚步声。

    王河站在皮卡车斗里,猛地一拍车顶,大吼一声:“冲吧!”。

    吴婷一脚跺下油门,皮卡像脱缰的野马,撞飞围挡,一跃而出。

    皮卡连着撞飞几只丧尸,在其他丧尸还没有包围过来前,一口气撞出500多米去,终于看到了第一个路口。

    吴婷一把方向向西驶去,站在车斗挥舞长矛驱赶爬车丧尸的王河,一个没站稳,险些甩出车外去,吓得哇哇大叫。

    这要是摔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纵使他力拔山兮气盖世,也得给活活分尸了。

    皮卡飞快的行驶,按照之前计划的路线,到下个路口向南就是长街了,如果长街不能通行,只能提前拐入小巷,沿河岸行驶到中环路。

    吴婷驾驶着汽车,眼中隐隐蓝光闪烁,皮卡忽左忽右尽量避免正面撞上丧尸,以拖延这台车的使用寿命。

    尽管如此,车头已经变形。副驾驶和后座的几人拿着短矛,不停的把爬上车的丧尸捅下去,同时祈祷着,引擎撞坏之前,进气口不要被丧尸血堵塞。

    皮卡一个漂亮的漂移,转弯向南开去,王河来不及感叹吴婷的车技是越来越好,就看吴婷猛打方向盘,车辆向着一个计划外的狭窄小胡同向西驶去。

    正当几人疑惑之时,从侧过的车窗看到,南去长街的路口,一堆汽车撞成了一座小山,小山层层叠叠的汽车里,全是丧尸伸着手,努力的向外攀爬。

    整个小山,将他们预订计划的小巷路口都堵得死死的,怪不得吴婷要提前拐弯。

    小胡同非常狭窄,勉强能过一辆车,可远远的能看到,胡同的尽头正横停着一辆车,堵住了巷子口,按照他们的速度,这一头撞上去,注定要车毁人亡。

    “停车!停车啊……”陈虎在后座失声尖叫。

    吴婷却极度冷静的大喝一声:“不能停!王河……”

    王河拿起一根投枪,拔掉绑在投矛上手雷的拉环,瞄准堵路汽车的地盘下就掷了过去。

    投枪借着王河巨大的力量直直扎在车底,一声爆炸,竟把车炸的翻了个跟头,正好让出路来,皮卡带着风,“呼”一下,冲出了小胡同。

    这时皮卡已经行驶在丰河沿岸的公路上,头顶上是长街桥,桥上满满当当的丧尸,听到桥下的汽车引擎声,开始奋不顾身的往桥下跳。

    现在只有一条路,绕过这些悍不畏死的丧尸,继续向南,从中环桥过河。

    吴婷丝毫没有犹豫,加速冲向桥底。

    短短的一百米,桥上像下饺子一样掉下来上百只丧尸,最先落地的几十只丧尸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后来掉下来的丧尸,几乎毫发无损的站了起来。

    吴婷连绕带撞得堪堪冲过桥底,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一直5米高的巨尸从天而降,差一点就落在了皮卡上。

    饶是如此,皮卡也被震得跳了起来,把车里的人颠得是七荤八素的,车斗里的王河更是带着几根投枪一起颠出了车外。

    王河一落地,连恍惚的时间都没有,连滚带爬的就向皮卡跑去,吴婷连忙减速,待王河爬上车的时候,巨尸也晃着脑袋站了起来,迈着大步就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