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六章:理智

    两名战士用军刺解决掉丧尸,几人躲进屋内,急救经验丰富的士兵,用手术刀破开伤口,取出尸爪,清理、消毒、上药、缝合,并喂了抗生素。

    为了防范两人感染尸毒,又用绳索捆好,这才躺倒休息,连个站岗放哨的都没来得及安排,呼噜声就此起彼伏了,吴婷很自觉的拿着短矛守卫起众人。

    王河这一昏迷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几名战士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他和毛毛会不会尸变。

    毕竟大灾难那一天,所有人都看见人类被丧尸咬伤或者抓伤最后都会变异成丧尸,这种变异传播的途径和原因究竟是什么,现在谁也说不清。

    直到第二天清晨,李金钩醒来,士兵见他没有任何异常,才放下一半心来,然而王河到了第二天下午仍然没有清醒,反而发起高烧。

    胡说着别人听不懂的梦话,时不时发出丧尸一般的嘶吼,挣扎着束缚,要不是李金钩和吴婷拼死护着,士兵们很可能早就把他安乐死了。

    直到第二天夜里,王河突然开始抽搐,像是冲击着某种关卡,整个身体抽搐扭曲成一个正常人根本做不到的奇怪姿势。

    忽然他仰天怒吼一声,睁开一双血红的眼睛。

    “吼~吼……”

    王河的异状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连吴婷和李金钩都拿起了武器,然而一声嘶吼之后,王河再度陷入沉睡。

    就当几人犹豫,是将他弃之不顾,还是结束他的生命的时候,王河竟然悠悠醒转,嘴里还嘟喃着要水喝。

    看着王河像个正常人的样子喝着水,还有回复正常的双目,众人才算放下心来,几名士兵还上前给王河松绑,顺便检查他的伤势。

    “怎么会这样……”拆下绷带,王河伤口居然全部都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道道疤痕。

    陈虎的手不自觉的又向匕首伸去,也难怪他会紧张,类似的愈合能力,也只在高阶丧尸身上才见过。

    “我们是特殊能力者……”沉默寡言的李金钩突然说道,他走到几名士兵面前,脱下上衣解开绷带露出自己的伤口。

    “啊……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陈虎看到李金钩的伤口竟然也全都愈合了,大惊失色道。

    “我们是什么人,不是你该问的,甚至你都不应该知道…不然为什么我们几个平民会加入你们参与救援行动?”

    李金钩很装逼的穿好衣服,漠然的注视着几人接着说道:“何中校的权限有多高,你不会不知道吧?”

    陈虎顿时心里打起鼓来,何中校多高的权限他不知道,但肯定比自己高,再回想之前三人的战斗力,和坚决不撤退,即使分道扬镳也要去完成任务的样子。

    陈虎心里断定,他们一定还有其他秘密的任务,不能让别人知道,而自己等人误打误撞居然知道了自己不该知道的东西,那将来回去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几位长官,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嘴巴很严的……”陈虎断定三人等级一定比自己高,还是高出好几层楼的那种,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求情道。

    “算了,记住对任何都要保密,否则……”王河刚才还在昏睡骤醒的恍惚中,这时才清醒过来,连忙配合了一句。

    看向李金钩的眼神却有些怪异,这家伙平时不怎么说话,这谎可是扯得真溜,也就是这种不爱说话一脸高冷的家伙,说谎最容易让人相信。

    “行了行了,散了吧,记得别再叫长官。”吴婷在一旁打了个圆场,陈虎感激的看了一眼救命女神,顺着台阶就下,把几个士兵都叫了出去,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嘿嘿”偷笑了起来。

    虽然三人伤已没大碍,但这精力还没有补回来,所以决定在这多休息一天,顺便整理下装备,补给下食物。

    枪械子弹都打完了,逃亡的路上当烧火棍抡了一路,这会要么丢了,要么坏了,也就王河这个一枪不开的人,还带了两把手枪和一堆子弹,王河索性都给了吴婷。

    四把黑骨枪都还在,分给了吴婷和李金钩。野牛战斗中丢失,黑寡妇放在了东山军营,绣春长刀留给了丧尸做纪念。

    王河现在只有一把大剑,一把军弩,弩箭倒是也不少,都在背包里和一大堆黑鬼牙放在一起,另外还有30多支弓箭。

    王河看着这一堆弓箭有点发愁,没弓,这箭也没什么用,扔了又有点可惜,虽然弩的威力巨大,但是射速远远不如弓。

    弩手射一箭再上弦的时间,都够弓手连射六七箭了,如果是王河这种高手,连射10来箭都没问题,这在遇到多名敌人,想快速解决战斗时,至关重要。

    “长……王哥…”陈虎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手里拿着好几根白蜡杆。

    士兵们也缺少武器,四个人就一把损坏的步枪,还没有子弹,临时赶制的短矛也都不堪重负,无法使用了,甚至还丢了不少,也在四处寻找可以制作武器的材料。

    “王哥,我们找到不少白蜡杆,这东西好啊,又硬又韧还不重。”陈虎喜滋滋的说道,身后几名士兵每人都抱着几根,有粗又细。

    王河眼睛一亮,白蜡杆可是好东西,连忙问道:“哪发现的?还有多少?”

    “村南面,那里有间仓库,东西都搬空了,只找到这些白蜡杆,还有不少,我们这就都搬来。”陈虎一看“长官”对这木杆非常感兴趣,喜滋滋的带上人就走。

    “把所有人叫来,准备赶制几把长矛出来。”待士兵们把白蜡杆全部搬来后,王河对陈虎吩咐道。自己则拿起一根根木杆开始挑选起来。

    王河不但要做长矛,他还准备拿这白蜡杆做两样东西。

    这些校直过的白蜡杆长度都在两米以上,有粗有细,有的粗如儿臂,有的细似手指,合适做矛杆的并不多。

    50多根里面仅有七八根粗细适合当作矛杆,只需要截短到合适的长度就好,足够他们几人人手一根的。

    只是,找遍了村子,清理了一大堆丧尸,也没找到合适的工具,几把刺刀和匕首,砍了半天也没砍断几根。

    毛毛抡起黑枪,到是干净利索的砍断了几根,可他手里就两柄黑枪,根本不够用的。

    “吴婷呢?把她手里的黑枪拿来用用。”王河忽然想起来,吴婷没和他们在一起。

    “我在这……”话音刚落,吴婷提着一袋子东西走了进来,边走边说道:“我在村里小卖铺旁边看到一家做铁艺的小铺子,要不要去看看。?”

    “好,陈虎,你们几人去看看,有工具没有,还有看看有什么能做矛头的。”王河现在使唤这几个当兵的是越来越顺手。

    “是!”陈虎一个立正,便带上士兵们出去了。

    “你去小卖铺干嘛啦,找食物吗?”王河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吴婷忽然红着脸,把手里的袋子藏到了身后,拿起背包小跑几步躲进了隔壁房间。

    王河莫名其妙,还是追着走了过去说道:“你的黑尸枪呢,拿来用用……”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吴婷把一袋子东西塞进了自己背包,眼见的王河还是看到了袋子里露出的一点包装。顿时也闹了个大红脸,忙转身躲开。

    “你拿黑尸枪做什么?”吴婷红着个脸,一边把枪递给王河,一边没话找话的说道。

    “哦……陈虎他们找了不少白蜡杆,我想做点东西,没有合适的工具,匕首太难削了。”

    “试试这个……”吴婷捧起一样黑呼呼的东西,递给王河,原来是无皮尸的爪子。

    王河一愣,怎么把这玩意给忘了,这可是能砍断三棱军刺的好东西啊。

    这一个爪子上四根锋利的黑色大指甲,40多厘米长的指甲直接长在指骨里,这指骨也是坚硬无比,李金钩和陈虎等人用黑枪都砍半天也折腾不断这指骨。

    “咔吧~”只见王河拿起爪子,用力一掰一节指骨应声而断,他还甩甩手说了一句:“真够硬的……”

    李金钩和刚回来的陈虎等人,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吴婷犹豫了一下说道:“王哥……小心伤了手…”

    他还伤了手……李金钩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很快,八只带着指骨的指甲就摆在桌子上,指甲又宽又长,前面一个流线型的尖,尾部十多公分长的指骨。

    真是像极了古代的青铜短剑,只是略微有些弧度,但一点也不影响它的锋利度。

    王河拿起一把短剑,微微用力捅了一下爪子剩下的手掌部分,“呲“一下,就像烧红的刀切猪油那么顺滑。

    要知道拿黑枪砍断无皮尸的手臂和爪子的时候,可是费了老大劲,才从骨头接缝处砍开的。

    王河又拿起一根陈虎带回来的钢管试了一下,也是一剑两段。

    “好家伙,真够锋利的…”陈虎一脸骇然,在看看王河的肩膀,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路就这么扛回来的,换了其他人,膀子都卸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