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五章:血战

    走廊坍塌处,巨尸嘶吼连连,“咚咚咚”的撞击坍塌的水泥,王河弯腰捡起长刀,大喊一声:“快走!”就加入了无皮尸的混战中。

    几人边走边战,士兵们已经退到楼下,推开门,是商场侧面的一条小巷,地面上20多具丧尸尸体,邓刚浑身是血,挥舞着短矛,正在和10来只丧尸近身肉搏。

    陈虎急令开枪射杀了丧尸,许是商场周围的丧尸都被巨尸叫上了楼,周围再没一只丧尸被枪声吸引过来。

    邓刚浑身上下满是伤口,有咬伤,有抓伤,全身脱力的躺在地下,步枪手枪都扔在一旁,早就没了子弹。

    陈虎满眼含泪,邓刚铁定是没救了,自己小队一共九个人,信心满满的出来执行任务,任务没有完成,现在连上自己就剩下4个人了。

    “哐……”一声巨响,士兵们抬头,只见2楼玻璃如满天星雨般落下,一只三米高的巨尸从二楼跌下。

    浑身浴血的王河像战神一般,脚踏巨尸胸口,双手紧握长刀,狠狠的劈向巨尸头颅。

    “咚……”地面被丧尸砸的微微颤抖,长刀嵌在巨尸脑门上,王河刚要拔刀,就听空中一声娇喝。

    “接住!”

    一个黑影被扔出窗口,王河急忙上前接住,却是胸口和腹部都严重受创的李金钩,看那伤口的形状,便知道是无皮尸得巨爪抓伤的。

    紧随其后又一个身影跃出窗口,“扑通”一下落在巨尸身上。

    刚一落地,吴婷捂着腹部,单手持枪向楼上射击,缺口处,无数丧尸一涌而出,大门处也涌出大批丧尸。

    一名士兵举枪开火,没打几枪就没了子弹,甩掉步枪,背后抽出短矛就要上前肉搏,却被一只大手拽了回来。

    王河把李金钩放在士兵背上,大喝一声:“快跑!”便抽出大剑一刀斩去。

    “噗噗”两只丧尸脑袋落地,王河挥舞大剑断后,众人恨不得多长几条腿,玩命狂奔。

    陈虎跑到邓刚身边,准备拉起他时,却发现,邓刚已经开始尸变,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向前跑了几步回头望去,却见邓刚最后一刻,拉响了怀中手雷。

    “轰~”

    爆炸阻了一下丧尸的步伐,王河也转身夺路狂奔起来,突然脑后一阵劲风,王河忙向一边闪去,一个黑影就跳在了他的前方,那只无皮尸挡住了去路。

    “去死!”王河一声大喝,大剑劈头就砸了下来。无皮尸速度奇快,沉重的大剑根本碰不着它半根毫毛,不仅灵活的闪过,反而直奔王河面门。

    后有无数嗜血丧尸疯狂的追赶,王河哪有时间停下来和这无皮尸缠斗,拼着以伤换伤的想法,不退反进,一拳砸向无皮尸。

    “嘭~”无皮尸反应极快,王河拳峰刚到,它就举起双爪护住全身,拳头砸在巨爪之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四溅。

    好在无皮尸也被一拳打飞,前路没了阻碍王河把剑插回背后,捂着手大步流星的追赶着众人。

    “吼~吼~”

    后方传来一阵声若雷霆的巨吼,那只巨尸居然没死,看似臃肿的体型丝毫不影响它的速度,那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王河,脑门上还插着王河的绣春长刀。

    王河只是回头一瞥的功夫,双肩传来一阵剧痛,原来那无皮尸如附骨之疽,又粘了上来,跳在王河的背上,双爪抠住他的双肩,对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下。

    岂料一口咬在剑柄上,王河忍着肩膀的疼痛,向后捶了一拳,却捶了个空,无皮尸吐出剑柄,换了个方向,朝左边脖子就咬。

    王河早有防备,一把抓住尸头,向前一拽,却没把无皮尸拽下来,反而双爪插进肉里更深,疼的王河直吸凉气。

    无皮尸大嘴一张一合,牙齿撞得“咔咔”作响,险些把王河的耳朵给咬下来,王河眼神一狠,脚下不停,双手抓住尸头用力一搓。

    “喀嚓”

    无皮尸颈骨竟被王河一搓拧断,那尸体挂在他背上甩也甩不掉,拔又太疼,只得由它先挂着,索性也不重,避过这尸群再说。

    士兵背着毛毛本就跑不了太快,王河玩命狂奔很快就追了上来。

    只是他这造型太惨了点,几人只是诧异的看了几眼,也没空细问,在吴婷的指挥下,向街对面的一条小巷跑去。

    “烟雾弹……烟雾弹……”

    王河把身上能炸的能冒烟的都扔了出去,吴婷闻讯连扔了几颗烟雾弹,又朝尸群甩了几颗手雷,丧尸的速度太快了,只能靠爆炸物稍微阻挡一下。

    靠着烟雾的掩护,众人拐进小巷,身后紧追不舍得丧尸在烟雾里错过巷口,呼啸而过。

    不过,50多米长的小巷里,没有一个可以隐藏躲避的地方,用不了多久,丧尸又会追上来,丧尸的听觉简直太灵敏了。

    巷子外不知道还有多少丧尸,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众人急需一个庇护所,受伤严重的王河,因为不停的剧烈运动,伤口不断在流血。

    其他人都不敢把无皮尸从他身上取下来,怕长爪一旦拔出会失血过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大巴……”快要跑出巷子口,一名士兵忽然指着前方喊道。

    巷子外,路中间斜斜的停着一辆大巴,众人眼睛一亮,手忙脚乱的爬上车,一名士兵发动车辆,大巴车“突突突”的颤抖了几下,对着冲过来的丧尸就碾压了过去。

    “往南……”此时的王河早已脸色惨白,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一上车就趴倒在地上,只说了两个字,就昏死了过去。

    吴婷手持短矛,把一只爬上车窗的丧尸捅了下去,闻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点地图,对驾驶大巴车的士兵喊道:“前面第二个路口右拐。”

    前面丧尸越来越多,追击他们的尸群也围了过来,大巴车连续撞击之下,已经冒起了白眼,此时大巴车就像是尸海里的一艘小船,随着尸潮,摇摇晃晃。

    车里的人手中枪已经打完了子弹,手雷为了给车辆开道也所剩不多,只能靠冷兵器,把爬上车窗的丧尸杀死或者赶下车去。

    终于,在大巴就要撂挑子罢工的时候,士兵一打方向盘,躲过路中间的废弃车辆,把车驶上马路牙子。

    撞倒几只丧尸拐过了第二路口,冲破一排绿色的简易铁皮围挡,前方道路一下豁然开朗,相比之下,这条路丧尸简直少得可怜,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只。

    解决掉爬上车的几只丧尸,众人瘫倒在地,扔掉手里没有子弹的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吴婷先是检查了一下王河的伤势,也不敢随意拔出爪子,从包里取出一柄黑尸枪,小心翼翼的砍断无皮尸的手臂,简单处理了一下其他伤口,这才走到李金钩身边。

    李金钩从昏迷就被人背着跑,胸前腹部的伤口也一直在流血,吴婷给他撒上止血药,简单包扎了一下,这个倔强的男孩才松开紧握短枪的双手。

    原来这个家伙昏迷了还紧紧攥着两把短枪,背他的人提心吊胆了一路,深怕他胳膊乱晃给捅上一下。

    “接下来怎么办?”陈虎问道,他算看出来了,没这三个平民,他们小队今天必定全军覆没,这时候主动求教起来。

    “这条路是新修的,还没开始通车,前面快到尽头的地方有个城中村,因为拆迁,已经搬走不少人家,可以去那碰碰运气。”

    说完,还低头看了一眼王河,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怎么长的,都快昏迷了,还能想到这么一条逃命的路线。

    “好。”陈虎一拍大腿,说道:“听你的”

    大巴车行驶了差不多两公里,后面的丧尸已经放弃追赶。

    冒着白烟,抖得和一个九十岁高龄的老大爷一样的大巴,最后咳了两下,就彻底熄火了。

    发动不着车辆,只好由四名士兵轮流背着王河和李金钩,吴婷在前面带路,步行前往城中村。

    临行前,吴婷想起王河拧下黑鬼头的画面,便用短枪把无皮尸的头砍下来,拎在手里。

    “你要这玩意干吗?”陈虎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看上去清新脱俗的女孩,拎着一个血淋林,面目狰狞的尸头。

    “这家伙醒来肯定对它的牙感兴趣。”吴婷指指昏迷的王河,笑了一笑。

    一个面容清纯美丽的女孩,白皙轻柔,一双晶亮的眸子澄澈空灵,灿若繁星。

    乌黑如墨的短发,在阳光下乱起几根发丝,她拢了拢耳边的秀发,面带笑容,露出两派雪白而整齐的牙齿。

    沾满血污的黑色作战服,将她高挑秀美的身材衬托出几分英姿飒爽。

    拎着一颗狰狞带血的尸头,漫步在宽阔无人的街道,道路两边的高楼上不时的有丧尸嘶吼哀嚎,这一刻,这副画面深深的刻印在陈虎等人的脑海里。

    ……

    “就这家吧。”

    陈虎指着一家一看就是私搭私建的民宅装修的证所,从透明的落地窗能看到里面有一只穿着白大褂的丧尸,在来回的游荡。

    选择这家,就是因为看上去这是一家没有歇业搬离的诊所,很可能有他们需要的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