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一十一章:局势

    “我叫温丽……呜呜……是……是江北帮吴青的女人……我男人有一百多个手下……呜呜……他有很多军火和物资,他很喜欢我,会出大价钱来赎我的……”

    温丽崩溃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不但对她自信的身材和容貌毫无兴趣,而且只不过是瞥了他一眼,就打算把自己喂了变异兽,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

    王河也不说话,叫来福退下,静静的等温丽平息了一下才接着审问了下去。

    这个岛上三大帮派排名第一的是救世帮,领头的在灾变前就是本地出名的黑恶势力头子,灾变时正巧被刑事拘留,本来过不了几天就会审判,接受法律的制裁,谁曾想丧尸救了他。

    他纠结了一帮犯人,抢了枪,在拘留所里待了几天,后来因为食物的匮乏,没办法只能带着人冲了出来,一番血战之后,到了这座岛,因为眼睛受伤,左眼的疤痕看上去像狼一样,所以有了个外号“狼眼”。

    狼眼的手下鱼龙混杂,大多是些市井混混和亡命之徒,敢打敢拼,出手狠辣,人数众多,有近三百来人,实力也是最强。

    狼眼有一个狗头军师,为人阴险,诡计多端,本身是个教徒,主张用宗教控制人心,所以帮派起名“救世帮”。

    排名第二的自称普民会,他们不以帮派自居,是一些现役和退伍的警察、军人为主,这个普民会的人数最多,但大多是老弱病残,也就是寻求庇护的,真正能用的上的人,不过六七十个。

    但是这些人的作战素养极高,贴身肉搏一个人挑七八个不在话下,一个个又是敢拼命的狠人,而且会长赵铜还是个力量型能力者,因此算是战斗能力最强的帮派,其它帮会也不太愿意招惹他们。

    普民会也是最穷的帮派,毕竟吃饭的人太多,有本事的人却又太少,所以依附他们的,全都是要啥没啥的,在最底层挣扎求生的弱势群体,综合下来只能排在第二。

    然后就是江北帮,论战斗能力不如普民会,论资源储备不如救世帮,他们是一群从江北逃到此处的幸存者,帮主叫吴青,江北人,本来是要前往北方,但是遇到了大股丧尸,只好向南逃了过来。

    后来在途中遇到一群江北大学逃出来的学生,慢慢的成为了这帮学生的首领,最后也扎根在了这里,起名江北帮。

    江北帮多是年轻人,人数大概百十来人,战斗力虽不强,但脑子活泛,反应敏捷,不但自己手工制作了不少武器,还在吴青的带领下,找到一大批军火,实力位居第三。

    他们偶尔会支援普民会一些生活物资,所以两个帮派的关系一直都不错,这也是救世帮容许他们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

    另外还有大大小小十来个小团伙,类似虎山平民组织的佣兵小队,他们不愿意靠大帮派施舍的一些残羹剩饭为生,为了生存自发的组织起来,但是又不得不仰仗三个帮派的庇护。

    因为狼眼为人太过狠辣,手下又都是作奸犯科之人,不太讲究道义,许多小团队都不太愿意依附救世帮,怕是幸幸苦苦一场,最后却被吃干抹净。

    又因为利益纠葛,大多愿意和讲究诚信普民会做交易,但是普民会又太穷,反倒是脑子活,办法多,又和普民会关系不错的江北帮成了最后的赢家,十几个团伙,有八成都依附在其之下。

    不过,江北帮并没有因此就有了和救世帮叫板的实力,一百多人的学生和小孩子,真能上场搏杀的,只有四五十人,其他人也就靠着手里的武器壮壮声势,依附的下属也就能打个顺风仗,形势不对跑的比谁都快。

    追杀而来,被王河俘虏的这一帮人,就是依附在江北帮手下,人数最多的一个团伙,五六十个人已经实属不少,就是没什么武器装备,仅有的几张弩,还是从江北帮那里买来的。

    “其实这位大叔抓我们真的是抓错了人,得罪了他的是狼眼的手下,只不过当时救世帮找吴青谈判,被这位大叔误以为我们是一伙的,所以才……”

    温丽的话没说完,但王河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不过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管他救世帮还是江北帮,迟早都是神箭军团的人,无非分个早晚而已。

    被擒的团伙首领也被带了过来,这家伙倒也光棍,该说的不该说的,真的假的还是谣传的,不管王河问不问,一股脑交代了个干净。

    当王河对手下说,拉回去当奴隶的时候,这家伙还面带着卑躬屈膝的微笑,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这边还在审问,手下就来报告,虎山的支援到了,梁浩亲自带队,一个步兵连一个装甲机动连的兵力,开玩笑,军团最高领袖亲笔书信要的支援,不管出了什么事,王河掉根毛都得让他紧张好几天。

    也怪王河没说清楚,随便写一句“遇敌,速援”,梁浩急得鞋都没穿,带上人马,跟在旺财后面就一路狂奔了过来,一见面,就看见地下蹲了一片人,王河大马金刀的斜坐在摩托上,审问着俘虏。

    俘虏们也没见过这阵势,士兵们全部是清一色的卡车拉运来的,着装统一,装备精良,不但人手一条长枪,腰里还挎着手枪,背后背着弩,长刀短矛一个不少。

    他们行动整齐,动作干净利索,一看就是正规军事化训练出来的,关键后面还跟着四台装甲车,两台坦克,他们那里见过这架势,顿时面如死灰,这会是真的踹到铁板了。

    “你怎么坦克都开来了,总共也没几颗炮弹,还费油。”王河心疼的要命,就这一个装甲连,跑这一趟,就能吃掉他一大堆的油。

    “王哥!你从来也不叫支援,我哪知道你遇到什么敌人了,这不是着急嘛!”梁浩也是叫屈道。

    “算了!赶紧把这些人都给我押回去,全都是充作奴隶,这几天你们军队训练的怎么样了,可能有场仗要打。”

    “要打仗?”梁浩早就盼着出去打一场了,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这帮军人快憋出病了。

    “先回去,回去再说!对了!留几台车,一个班的人就够了,其他人不用回虎山,直接去云顶山驻守。

    王河觉得还是要和吴婷商量一下,她的分析能力强,商讨制定一个更为稳妥的计划,把这个半岛,四千人一口吃下去。

    回到虎山,王河马上通告政法司,组织平民开始搬迁计划,在后勤司的帮助下,先行将一些物资和老弱妇孺先转移至云顶山,部分青壮劳力的家属优先,这些青壮也是第一批建设云顶山的主力。

    打扫清理山庄,建立简单防御,这都需要人,光是那一百多个士兵根本干不完。

    吴婷等人也联系上了,王河将大概情况说明了一下,叫他们尽早回来,顺便询问了一下颜乐乐的情况。

    颜乐乐经过努力控制,终于可以将能力控制在周围一米左右的范围了,而且掌握到了窍门,花费的精力也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上属于“收支平衡”的状态,终于不再怕营养不良了。

    王河也为她对能力的掌握速度感到惊讶,看来只要知道了方法,颜乐乐还是很容易就学会控制的。

    “把她也带回来吧!有些事我需要当面和她聊聊。”

    “可是……好吧!”吴婷是怕颜乐乐这个人难以掌控,但王河说了,是把‘她’带回来,而不是‘她们’,那就是要把其余幸存者当作人质的意思。

    颜乐乐此时也很是震惊,不是因为能有效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了,而是王河的实力,起初她以为不过是一个装备精良的能力者小队而已,但不久后来支援的张兴凯驾驶的直升机着实让她震撼了一把。

    现在又是装备统一的一支军队,看着装甲车和坦克,她忽然替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们感到悲哀,看看人家,飞机坦克的,活的多滋润,自己朝不保夕还得处处防备人,同伴们跟着自己简直就是受罪。

    一听到王河的邀请,颜乐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至于那十几个同伴,她压根没有担心,什么做人质?那是跟着人家享福好不好……

    到了虎山,王河刚要委婉的邀请颜乐乐加入神箭军团,后者却先他一步要求收留。

    “王哥!你就收了我吧,我的能力很有用的,我那些同伴也很能干的,吃苦耐劳,还吃的少,我们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求你了王哥……收了我吧!”

    王河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还以为要威逼利诱上演一场焦灼的心理战,煞费苦心才能收服这个女汉子,没想到一见面颜乐乐张口就说要加入,以至于没反应过来。

    颜乐乐看他不说话,以为对方不想收留她的同伴,毕竟这个时代,哪有那么多资源去养闲人,一着急就拉着王河的手央求了起来,只不过这个姿势加这个语气,怎么看怎么像撒娇。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收了你?你要做妾嘛?”一股浓重的醋味,弥漫在空气中,吴婷铁青着脸,眼神都快能杀人了。

    “对!对!你好好说话,你要加入,我当然欢迎,但是以后说话注意一点,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王河表情淡定,语气沉稳,似乎是没往心里去,背后却已经被冷汗打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