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二章:坠落

    临危之际,重伤的副驾驶一把拉住操纵杆,才避免直升机直直撞向大楼,王河趁这短暂的平稳,一脚将高阶丧尸踹出机舱。

    直升机滑向地面,副驾驶已无力操纵直升机,队长陈虎一把抢过操纵杆,但已为时已晚。

    直升机单脚落地,便翻滚起来,飞机里的人立刻被甩的头晕眼花,如同甩干机里一般,除了抓紧能触碰到的东西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螺旋桨捅向地面被“咔咔”折断,直升机滚出百米撞死无数丧尸,直到滚进一座大楼才停止翻滚。

    “唔……”醒来的王河晕晕沉沉的晃着脑袋,旁边有人又喊又叫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只手伸向他的面前。

    王河无意识的拉住对方的手,被一把拽了起来,这才意识到,拉他起身的是李金钩。

    只见李金钩对着他的耳朵又喊又叫的,却被一阵阵枪炮声掩盖,王河甩了甩头,逐渐回过神来。

    机舱外涌过来一片片丧尸,把大楼内的外挤得水泄不通,吴婷和几个士兵正对着尸群不停的扫射,毛毛则帮助几人把伤员向机外拖拽。

    王河捡起一把步枪,完全不需要瞄准的扫射起来。可这些子弹根本阻挡不住尸群,丧尸像潮水一般,滚滚而来。

    就在重机枪子弹打完,需要换弹时。骤然停止的射击,让丧尸猛然冲到近前,一把将机枪手拖入尸群,机枪手都没来得及呼救,就被丧尸淹没。

    “轰”不知是谁扔出一个手雷,丧尸的攻势顿时一滞,众人背上伤员弃机而逃。

    楼内楼梯被毁,只能向楼外撤退,可楼外尸海茫茫,哪里有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直升机机炮的轰鸣声,20mm的子弹每一颗都能穿过无数只丧尸,大量丧尸如被收割的麦子一般,倒下一大片。

    士兵们欢呼雀跃,以为有直升机前来救援,正在纳闷为什么天上找不直升机时,射击声戛然而止,只听见有人大喊:“快跑啊,我来掩护。”

    众人回头,不知何时,王河把直升机上的机炮给扯了下来,就那么平端着还连着电线的机炮站在大楼外.

    他冲着直升机一声大喊:“开枪!”直升机内,李金钩按下红色射击按钮。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旋转机炮再次开始射击迅速把一侧丧尸较少的街道清理干净,扭过头去,向另一侧开始射击,生生把尸潮阻隔在20米以外。

    所有人目瞪口呆,这是哪来的怪物?不等士兵们解开疑惑,吴婷大喊道:“快走!”这才如梦方醒,拿起武器,背起伤兵一路逃窜。

    “咚咚咚……咔咔咔……”机炮没子弹了。王河丢下机炮,和直升机里跳出来的李金钩扭头就跑,临走时,还掏出两个手雷丢向直升机。

    “轰……”手雷引炸了直升机,巨大的爆炸,让这个饱受摧残的10层大楼摇摇欲坠。

    终于,大楼在一系列殉爆中轰然倒地,将一大群丧尸埋在下面,一只五米高的巨尸循声而来,连食物什么样都没看到,就被大楼活埋。

    “呼哧……呼哧……”一行人跑了20多分钟,在吴婷的指引下跑进一条小胡同。

    望着后面紧追不舍的五六只丧尸,几名战士就要开枪,吴婷连忙告诉他们枪声会引来大量丧尸,这才阻止了他们开枪。

    “不用枪,难道用刀么?”队副邓刚不解的询问道,或许他对刚才王河的表现颇为佩服,但依然不屑吴婷一个女流之辈。

    “等着。”吴婷瞥了他一眼,抽出一支短矛,迎着丧尸就冲了过去,只见她一个标准刺杀,捅死一只丧尸,抽矛急退,又是一刺又放倒一个。

    来不及拔出矛,两只丧尸就冲到近前,抬脚踹倒一只,抽出另一支短矛,横劈过去砸倒另一只,倒提短矛向下一戳,一提,被踹倒的丧尸就一命呜呼。

    随后又一个标准刺杀动作,杀掉最后跑来的那只丧尸,这才慢慢走向那只被短矛砸掉下巴刚刚起身的丧尸,随手将它捅死,回收了两只短矛,走回了小胡同。

    “走吧。”吴婷一句轻描淡写,激的邓刚脸上一会青一会白。

    吴婷一边往巷子里面走,一边拿出记号笔在墙上画了一个圆形和一个箭头。

    胡同不长,有几个铁皮门,不一会几人就打开其中一个铁皮门,进去杀了几只零散丧尸,才发现这是一家酒吧。

    几人放下伤员,用家具堵住正门,正要去堵他们进来的后门时,吴婷却不让,几名士兵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性命都是人家救得。

    “咯吱”后门猛地被推开,李金钩和王河一前一后跑了进来。王河气喘吁吁,李金钩却呼吸平稳,一脸嘲弄的看着王河。

    “你端两下机炮试试……”王河不服气的说道,那机炮别说端起来射击,单单那重量就不是一般人拿的起来的。

    更何况那恐怖的后座力,别说是人,好多飞机无法安装,就是因为恐怖的后座力能把飞机给废了。

    王河现在两条胳膊就像骨头都碎成渣一样疼,双臂都黑了,抬都抬不起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尽量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喘匀一口气,慢慢的走进酒吧大厅,所有人纷纷给他让路,就连邓刚都挪开双腿给他让开一条道来。

    王河慢悠悠的走到角落里的卡座,倒头就睡。李金钩跟在他的后面,见他睡下,便坐在一旁,掏出军刺,一脸的生人勿进。

    吴婷知道王河一定是受伤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伤的还不轻。柜台里找了瓶水,偷偷的包里掏出几片止疼药,身体挡住其他的人的视线给王河服下。

    这些都是士兵,如果让他们看到手臂被震骨折,第二天却啥事都没有,保不齐一上报,他王河就得被解剖研究了。

    伤兵有三个,一个伤的比较重,断的螺旋桨飞进机舱,捅进了他的肚子里,很有可能活不过今晚。

    两个相对伤比较轻,一个伤员脚不翼而飞,刚刚用止血带止住血,如果不及时治疗,很有可能因为感染而截肢,甚至死亡。

    另一个伤员就幸运的多,只是小腿骨骨折,接好骨头后,夹板固定了一下,反正夹板的替代品很多。

    其余的士兵,多多少少带点伤,但基本上不影响活动和战斗。

    留下一人站岗放哨,陈虎把所有人召集到伤兵处商讨起下一步,王河三人只有吴婷走了过来。

    “我能代表他们。”吴婷看了看陈虎不满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你也能替他们做决定?”邓刚接过话,不屑的说道:“别在这商量好了,他俩不同意,到时候我们可顾不上管你们。”

    说完还拍拍自己手中的步枪,在他的眼里,三个只有几把冷兵器的平民,面对尸群,还是得依靠他们手里的重火力,反而把之前谁救了他们早忘的一干二净。

    “能。”吴婷依然淡淡回答

    陈虎注视着面前这个清雅的女子,对她不咸不淡的回答略有些意外,他更希望和王河谈谈,很明显,那个“怪物”才是这三人的头。

    “我们决定撤退,没有直升机就无法救援,我们火力也不够,无线电也无法使用,只有回到东山军营再次组织才有希望完成救援。”陈虎面无表情的对吴婷说道。

    “嗯,行。”

    吴婷的回答完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在陈虎的眼里这些平民可能是有也过人之处,不过也是逞个血气之勇,现在巴不得抽身而退了。

    “没有其他事了吧?祝你们好运,再见。”吴婷说完,优雅的一个转身,就往回走。

    “等等……”陈虎诧异的喊住吴婷:“你什么意思?”

    吴婷一回头,居然也是一脸的惊讶:“既然你们要撤退就撤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们……你们要去哨兵连?”陈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女人疯了么?那密集的尸群和山一样的怪物,她尽然还要去。

    “王河!”陈虎大吼道:“你的人疯了吧?”

    “她的话就是我的话……”王河慢慢坐起身,冷冰冰的说道:“而且我建议你们也最好撤退。”

    “开什么玩笑,你们是要去送死么?”陈虎没想到王河也这么疯,大喊道:“我命令你跟我们一起撤退。”

    “我们不是兵。”王河重新又躺了下去,嘴里说道:“凭什么命令我。”

    “你……”陈虎一滞,对呀……对方又不是自己的兵,凭什么命令他们。

    “陈队,管他们死活,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平民。”

    队副邓刚懒洋洋的躺在卡座里,一脸的幸灾乐祸:“带上他们也是拖后腿,让他们自由行动吧,说不定还能把丧尸群给引走呢。”

    “哼!”陈虎,气哼哼的带上头盔,一屁股坐在卡座上,双手抱胸,狠狠的说道:“睡觉!”

    ……

    “那里有运送酒水的推车,你们可以拿来运输伤员,尽量别开枪,丧尸耳朵很灵敏,走小路,别走大路,对了,最好多找几台车……”

    天刚刚亮,士兵就开始准备撤离,吴婷虽然冰冷,但心底非常善良,不管对方听不听,还是把一些经验说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