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一十章:奴隶

    “幸好遇到了军团长大人您,要不然我们可就惨了…”杨志山心有余悸的说道,他是衷心的感谢王河,尤其是看过那座坐落在湖水中半岛上的居民的生存环境,自己简直就是生活在天堂。

    “是啊!多亏的军团长!”

    “就是!就是!没有军团长大人,我们可就交代在这了。”随行的同伴也纷纷赞同道。

    “要谢就谢它吧!”王河一抬手,白光闪过,浑身雪白,神俊无比的白鹰旺财,瞬间就落在了他的手臂上,王河掏出两片肉干喂给了旺财,后者也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

    “旺财看到了你们,而且你们当中有人和它很熟啊,这家伙拼了命也要救你们。”

    “那个……”一个看上去很是腼腆的小伙子走上前来,很不好意思的举了举手,小声说道:“不好意思军团长大人,我想大概是因为我的缘故。”

    “因为你?”王河看了看面前的人,一点也不觉得熟悉,旺财从出生到现在,几乎和自己是形影不离,不可能有自己不认识,却和它很熟悉的人。

    “是……是的……我姑且算是个……能力者吧!”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能力者?你的能力是什么?”王河饶有兴趣的问道。

    “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力啦!”他挺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能召唤附近的动物,然后操控它们,不过……数量太多,或者太强大的生物,我就没办法了。”

    “你是说,你刚才操控了旺财?”王河一惊,虽然旺财还小,出生还不到一个星期,但它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强大变异生物,等成年了以后,实力恐怕是要比来福还要强大。

    能操控这样的生物,即使是幼年期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这个能力要是用好了,绝对能起很大的作用。

    “只是稍微的……稍微的控制了一下……”小伙子以为王河因为自己控制了他的宝贝战鹰而生气了,整个人都不安了起来,尤其是王河向他走过去的时候,吓得他不由得向后退去。

    “你叫什么名字?”

    “杨……杨宇。”

    王河的表情很严肃,让一旁的杨志山也紧张了起来,急忙上前挡在杨宇的前面,脸上硬是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用乞求的语气说道。

    “军团长……二爷……这混小子是我儿子,有啥做错的地方,老杨我代他赔个不是,看在波爷的份上,原谅他吧!”

    “原谅他?”王河看了一眼杨志山,没搭理他,转而继续问道:“杨宇,我记得所有的能力者都要去登记,然后集中训练,统一安排的,为什么你没有去?”

    “我去了……但是我的能力太弱了,演示的时候只招来几只老鼠,被人嘲笑是想靠变戏法混饭吃,所以我就离开了,跟着我爸爸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也比被人讥讽强。”

    杨宇看上去有些不忿,也难怪,年纪轻轻的,是谁也受不了这个气,杨志山生怕儿子的言论再次激怒王河,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怒斥道:“闭嘴!怎么和二爷说话呢?那可是你长辈!”

    “长辈?”王河哭笑不得,自己啥时候成了长辈了,这杨志山可是真会套近乎,这就攀上亲戚了。

    “行了!我没有怪罪的意思,你儿子的能力很有潜力,回去以后找梁浩报道,给我好好训练。”

    王河转头又看向杨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你的能力很有用,再有人嘲讽你,就给我揍他。”

    “啊?啊!是!”杨宇这才反应过来,高兴的忘乎所以,比起能重新回去训练,更让他兴奋的是王河对他能力的认可和赞许。

    杨志山也是兴奋的直搓手,什么训练,什么能力,在他眼里屁都不是,能被王河看重才是关键,这代表他们父子要就此飞黄腾达了。

    “车上那些就是绑来的人?”

    “是!一共七个人,两个老太婆,三个女人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孩子,我们也是为了能安全逃出来,要不然打死也不会干这绑肉票的行当。”

    杨志山听到问话,赶紧上前回答,他知道自家这位二爷,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不是个喜欢手段太过没下限的主,所以把刻意为之,说成了被逼无奈,不得不说,老家伙脑子是灵活。

    王河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抢回来的人一样算是财产,虽然军团规定不能私自杀人、囚禁和虐待,但允许拥有私人奴隶,只要你养的起就行。

    奴隶听上去不好听,但很多实在活不下去的人,也选择了把自己卖为奴隶,做奴隶虽然苦重了一点,也不是很自由,但是管吃管住管穿,还有微薄的工钱可拿,干够三年就可以摆脱奴隶身份。

    如果你攒够了钱,也能提前赎身,这也是关弘方提出来的,军团免费养活这么多人不大现实,这样将压力分摊给个人,既保证了劳动力,也节约了大量成本。

    奴隶的来源,除了自己卖身,最主要的就是掠劫来的俘虏,但是私人是禁止奴隶交易的,个人抓来的俘虏可以上交换取食物,也可以留给自己自用,等级造册就可以了。

    军团的俘虏,私人也可以拿钱财、物资去换取,当然,一些拥有特殊才能的,或者真心投靠的,不算在内,军团核实之后会发放自由民的证明。

    个人掠劫来的俘虏,如果符合自由民的条件,也会被军团强制购买,以免人才浪费。

    当然,为了防止有人恶意将投靠而来的幸存者当作奴隶来换取物资,或者将有特殊才能的人藏着为自己个人服务,军团也规定了,引荐幸存者和特殊才能者加入,会给予相当丰厚的报酬,至少都是双倍的。

    这杨志山明显是想把这些人拿去换了物资,否则这一趟出来,可就真的亏大了,先不说武器的租赁费用,光是雇佣的那几个人也够他心疼一阵子的。

    王河也不拆穿他,打量起车上的那些老弱们,果然正如杨志山所说,这些人的着装和气色明显要比那些追兵好很多,这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人,有这样的待遇,确实很不正常。

    “军团长……二爷……”杨志山觉得还是后面这个称呼显得亲近一些,连忙改口:“二爷!这些人里面有一个女的好像地位不低,我给他们喝水的时候,那女的点头,他们才敢喝,就是那个……”

    他手一指,王河在畏畏缩缩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女人,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虽说穿着打扮不算多么好,但和周围的比起来,宛若一只高贵的白天鹅,落在了穷酸的鸡窝里。

    一看这出众的气质,就知道这不是一般人,在这末世,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怕是活不了几天,就会被那些手里有一点实力,又心理变态的人,活活玩弄而死。

    她却能如同淤泥里不染污垢的白莲花一般清洌,那高冷又不失风神绰约的样子,只有被人全身心的呵护下,才能保持至此。

    “她一定是某个大人物的家眷!”

    王河心里暗自揣测,杨志山见二爷目不转睛的盯着女人,心里不由的有些后悔,这女人本来是想留着给儿子做个媳妇的,虽然生过孩子了,但这末世还想奢求什么贞洁烈女嘛?

    这女人长的实在是招人喜爱,二爷既然看上了,那就只能忍痛割爱了,女人嘛,等飞黄腾达了,还发愁找不到儿媳妇嘛?

    杨志山自我安慰了一番,刚要开口,就听见王河说道:“把她给叫过来,我有话要问她。”

    “好嘞!二爷您稍等,我这就去请。”说不定将来这就是不知第几房军团长夫人,杨志山连请字都用上了。

    女人很快就带到了王河的面前,样子很是高傲,站在那里也不看王河,那样子好像不是被绑的阶下囚,反而像是别人要求她办事一般。

    王河不以为意,别看这女人很冷傲的表情,光是从她吞咽口水蠕动喉咙的样子,和不经意间将身体摆成个妙曼的s型,就知道,这女人很会装,是个玩弄男人的高手。

    大部分男人对这种御姐型的高冷女人,是没有抵抗力的,越是对他不理不睬,越是百爪挠心的想要征服对方,甚至是成为忠实的舔狗,这女人似乎对这套路十分的拿手。

    可惜,王河偏偏不吃这套。

    “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一撩头发,斜眼瞥了一眼王河,如果是在灾变前的酒吧,这样的动作可能会把一群男人给迷的死去活来。

    “温丽。”

    “来福!”王河一看温丽的那个样子,不耐烦的情绪就浮了上来,直接叫来福站在了女人面前。

    来福最近的体型又大了几分,四脚着地与温丽也是平视,那硕大的狗头,血口白牙,把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温丽给吓得花容失色。

    “给老子好好说话,没规矩的玩意!”王河怒叱一声,同时精神力发动,将温丽的恐惧放大几倍。

    “哇!我错了,不要吃我,我错了!”温丽再也绷不住了,吓得连哭带喊,叫声都变了音,下面更是尿水横流,生生在松软的土地里,留下个坑。